新华网 正文
互联网大咖2019网事
2020-01-03 09:48:07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1994年4月20日,北京中关村数百台教育网电脑成功“接上”国际互联网,拉开了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大幕。25年间,网络世界包罗万象,从PC互联网时代门户的一家独大,到移动互联网BAT的三分天下,再到AIoT时代的百家争鸣;潮起潮落中,互联网创业者群星闪耀,胜负之外又是另一番景象。

  刚刚告别的2019年,对中国互联网人而言注定不凡。有人隐身幕后、有人厉兵秣马、有人临阵破局、有人向死而生。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赛场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图变、图存、图强,穿越周期,植根实业、造福人类,方能走得长久。

  转身

  黑色铆钉皮衣、一头脏辫,选在教师节当天退休的马云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聚光灯下一曲《怒放的生命》,让8万人的杭州“莲花碗”燃爆全场。

  同一天,阿里巴巴庆生20周年,一曲《You Raise Me Up》完成了阿里两代董事局主席之间的更迭,张勇接棒登场。

  作为中国互联网武林的风清扬,马云曾用10分钟的“梦想说”引入软银,没有规划、没有蓝图、却吸引孙正义凭直觉完成了软银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一直追随至今。“关心人类、识人善用”成为孙正义给这位19年莫逆之交的最新评价,所有过往,皆成传奇。

  2019年11月26日,当阿里在港股敲响上市锣“回家”时,“冻资王+募资王”的双料冠军没能唤回马云。彼时的他正在非洲“巡访”,通过创业基金培养非洲的年轻企业家,为阿里巴巴共建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开疆辟土。

  “我还没有时间来得及和马老师通话,但能够实现夙愿回到香港、实现新的里程碑,相信他也会非常高兴。”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张勇在上市仪式后如是说。也许,正应了马云辞任公开信上所说:“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

  相较于阿里的回归,腾讯明显低调得多。

  2019年,正在打“产业互联网”下半场攻坚战的马化腾,将“产业端”改革的大旗交给了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这一年,在“没有2B基因”、“财报不及预期”、“游戏收入下滑”的种种质疑声中,腾讯将科学家放到战场中、升级使命愿景为“用户为本,科技向善”,拉开一场持久战的架势,应对迎战。

  2019年12月19日,腾讯宣布云计算年度收入在第三季度破100亿元,成为头部云计算公司中增速最快的厂商。而在此前的三季报首次单独披露云业务收入时,腾讯云单季获得47亿元收入,已经超过2018全年收入的一半。为此,腾讯云和TEG(腾讯技术工程事业群)团队成员每人获得一部iPhone 11 Pro新款手机奖励,这个重量级“阳光普照奖”的人数超过了8000人。

  从2019年两会建议中触“云”,到年底盘点溯源的改革中,腾讯第一产品经理马化腾“四两拨千斤”,以云计算为杠杆,将科学家推到“商场”上,打破工程师的封闭体系,用技术铸高行业壁垒。“传统产业和互联网正融合成一个命运共同体。”马化腾说,“产业互联网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破局

  面对腾讯、阿里的大象起舞,移动互联网赛道上的新选手们则轻装上阵,以高速发展跃入大众视线。进入2019年,创立第四年、上市第二年的拼多多异军突起,市值突破400亿美元。怕坐飞机的黄铮让拼多多的股价一飞冲天,更让阿里、京东、苏宁等前辈急不可耐地补课“社交电商”。

  黄峥是一个极致的实用主义者。他在与巴菲特午餐后曾感慨,那顿饭对他最大的意义,是让他意识到简单和常识的力量。他曾多次在采访中拒绝“第二个阿里”的类比,但却多次表达对李光耀的敬佩,李光耀以信奉实用主义著称。理解了这种认同,也就理解了拼多多“实用”的底色。

  不到四年时间,拼多多的极速扩张让“羊毛党”和社群领袖同时进入互联网圈层,这些被资本质疑为“有毒”的流量,被拼多多谱写成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

  与黄铮一样不走寻常路的还有张一鸣。

  2019年,字节跳动没有如约上市,然而Pre-IPO融资750亿美元的估值已经远超许多互联网上市公司的市值。

  新生代互联网创业领袖中,张一鸣不惧权威、甚至有些享受与之对抗。彼时今日头条撕开流量的口子,张一鸣抓住时机“唰唰”又是几剑,祭出头条系内容矩阵,紧接着,抖音在短视频时代星火燎原。

  俗话说,“看一个人的价值,去看他的对手就行了”,这句话格外适合张一鸣。从2018年腾讯对头条的1元索赔,到最近的百度诉今日头条不正当竞争获北京海淀法院受理,“字节”在巨头间“跳动”,已经撼动了既有的格局。

  然而,随着战线推进,张一鸣也逐渐发现巨头并非是“纸老虎”,2019年初,字节跳动高调推出社交软件“多闪”,张一鸣正式向腾讯的大本营社交软件发起挑战。

  有趣的是,当天罗永浩、王欣也都推出了各自的社交app。然而微信牢固的城墙给他们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课。三款产品最终如泥牛入海,甚至连水花都未激起。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对于游戏板块的挑战也遭到腾讯系强力反击,至今收获寥寥。在这两个领域撞了一鼻子灰的张一鸣似乎开始在“对抗”的基调下调整方向。他已将眼光放到了更广阔的海外市场。

  马化腾是资深天文迷,张一鸣对宇宙也充满兴趣。未来的“头腾大战”还不止于此,无论是抖音还是微信、星辰大海总有相逢处。

  取舍

  2019年,有人破局,也有人断腕。但面对互联网的快速更迭,断腕后能否回血自救,才见功力几深。遥望海外,“明天回国”贾跃亭面临债主万里讨债,在听证会前数天突然申请破产重组保护,企图以此苟延残喘。而在国内,上了“老赖”名单的罗永浩发文表示要好好赚钱努力还债,转身就坦然地接受了“全球首席忽悠官”头衔,卖起了“鲨鱼皮”涂料。

  浪花淘尽英雄。突破行业周期活下来一下子变得紧迫起来。2019年三八妇女节前一天,网易创始人丁磊亲赴北京,裁掉了网易女人——一个不赚钱的小频道。10月初,伴随着网易有道分拆上市,有道内部“人员优化”的传闻也不胫而走,有员工匿名在职场APP上爆料称,2019年应届生遭离职。

  养得肥黑猪、卖得出考拉、裁得了员工——网易2019年几次登上热搜,其实也是发展瓶颈使然。但几经腾挪后,网易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游戏业务营收占比重回80%以上,再次成为造血的中坚力量。

  而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早年跟随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丁磊买入网易,看着如今仍高达每股300美元的账户,可能也只会嗟叹一句:“断腕如丁磊,真小人又如何?!”

  得失

  2019年农历春节,百度在猪年春晚大撒红包,风头一度盖过微信和支付宝。春风得意中,董事局主席李彦宏却在AI开发者大会上被人迎头泼了盆“冷水”。随后,老将卸甲、高管换血,尽管有号称“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开放平台”的Apollo支撑自动驾驶业务崛起,但仍阻止不了百度市值跌破450亿美元,不及BAT阵营另外两家的十分之一。

  百度寂静无声的背后,是李彦宏的进退维谷。自与头条系对阵开始,百度广告收入遭到头条系大肆瓜分。一时间,对于百度失去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讨论已甚嚣尘上。李彦宏在陆奇离职后对“all in AI”战略的摇摆让外界批评其缺乏战略定力。但这似乎揭示出公司内部改革与业绩之间的矛盾比较突出。

  回顾2019年三季报,百度通过削减开支使毛利率得到修复,但核心广告收入增速进一步放缓,与此同时AI板块仍处于前期投入阶段。主营收入承压背景下要继续保持AI板块的投入,对于百度的压力不言而喻。

  有业内人士直言,百度若想成功转型,就应该私有化退市。这一招,马云也曾经用过。若想有所得,李彦宏可能还要先放下更多。

  相对于李彦宏的左右为难,雷军2019年更像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2018年小米的港股之旅是一波不折不扣的“高开低走”。上市满6个月时,伴随第一批基石投资人解禁,小米股价近乎腰斩。不少机构在2019年1月的首次解禁后就斩仓离场。2019年7月,伴随第二批解禁的到来,股价再次触及低点,持续巨资回购仍无济于事。

  一边是小米股价“跌跌不休”,另一边是“金山集团”分拆上市结出硕果。

  2019年11月18日。金山办公登陆科创板,首日市值即达600亿元。敲锣当天,雷军喜笑颜开:“金山能不能做到百年企业我们不知道,但已经做了三十年,而未来三十年里,金山办公上市应该是一个浓墨重彩的开局,我们也期待金山云能够尽快成功上市。”而就在此前数日,港股的金山软件向港交所提交了分拆金山云上市的建议。

  当2020年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时,互联网大咖们又将迎来新的起点。赛事波诡云谲,坚固的堡垒也可能转眼变成禁锢的樊笼,胜负谁人定?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下半场的赛点已经到来,未来,更让人期待。(记者 温婷 罗茂林)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婷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腊八到 粥飘香
腊八到 粥飘香
湖北宣恩:腊月花争艳
湖北宣恩:腊月花争艳
青海湖进入封冻期
青海湖进入封冻期
多彩盐湖入画来
多彩盐湖入画来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41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