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实探深圳影院:活下去成为行业唯一目标
2020-03-03 08:52:23 来源: 证券时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有着很强“人群聚集”属性的电影院更是面临开工无期的窘境,3月2日,证券时报记者实地探访了深圳龙华、福田几个主要商圈的电影院,都是大门紧闭,正在等候开工通知。

  根据猫眼数据显示,截至到2019年底,全国影院数量为12408家。疫情之下,2020年春天的第一场电影注定要比以往来的更晚一些。

  疫情之下

  电影院长时间停业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让所有影视从业者期待落空。

  自1月23日春节档所有影片全部官宣撤档后,一个多月的时间,累计撤档的电影已超过28部。这意味着2020年的春节档,行业基本颗粒无收,这对于寒冬中的影视行业无异于“灭顶之灾”。根据猫眼电影网站显示,即将上映的115部电影都在3月中旬以后,最快上映的《调酒师》暂定于3月13日上映。

  作为全球银幕数最多、票房产出第二的电影大国,疫情令中国电影行业陷入停摆。2020年春天的第一场电影比以往来得更晚一些,线下电影院依然还在等待复工通知。

  3月2日,证券时报记者实地探访了深圳龙华、福田等主要商圈的电影院开业情况,发现都是大门紧闭并未营业。福田区深业上城英皇电影城在门口贴上通知称,鉴于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为配合国家防控工作,英皇UA电影城将自3月2日起继续暂停营业。

  此外,福田市中心彩德城的中影国际影院同样暂停营业,门口保安向记者表示,目前平安国际大厦3楼的商铺以及影院都处于关闭状态,何时复工还在等通知,影院开业并没有那么快。

  记者查阅猫眼网站全国影院营业状态,显示目前全国影院都暂停售票,截至2019年底,全国影院数量为12408家。

  暂停营业对影院来说是一拳重击。一位资深影城投资人简单算了一笔账:一张电影票的价格,扣除各种税费后,片方分款和院线抽点基本上砍掉60%左右,剩下40%再减去租金水电、人力成本和其他耗材费用,盈利微薄。而1月份本就是片荒,因此春节档电影通常被寄予厚望,然而疫情突袭,电影全部撤档,很多影城1月份亏损在30万元~50万元不等,2月份基本全部停摆,两个月亏损就上百万。

  在深圳某影院从事柜台售票的小黄向记者透露,从3月起她所在的影院公司全员降薪30%,停工期发最低工资70%,全年不调薪,不接受的员工可以主动辞职。

  线下影院关闭相当于直接切断现金流,因此不少影院开始了自救行动,万达影城、博纳国际影城、金逸影城、大地影院、百纳国际影城等都纷纷通过线上渠道开设卖品店,清理节前储备的卖品存货,比如零食、爆米花、罐装饮料等,与此同时,影城也开始售卖电影套票,比如19.8元一张2D/3D兑换券,预先绑定观众回笼资金。

  2月26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发布北京市电影行业复工防疫指引,要求电影院在复映初期一定时间内,按隔排隔座售票,同时建立观众信息登记制度,详细登记观影人身份证号等信息。这则指引被视为电影行业复工复映的信号。然而,北京市最新回应称,“从目前形势来看,电影行业还不具备开工条件,目前还没有做出允许电影行业开业的要求。”

  活下去成为

  行业唯一目标

  随着影院重新营业时间一推再推,越来越多的“待业”影片也令市场积攒了诸多存货,需要时间来消化。

  回想2003年非典过后,餐饮旅游等行业就曾掀起报复性消费的浪潮,如今这场疫情背后是否也酝酿着一股报复性消费巨浪,席卷影视行业?业内纷纷猜测,一旦电影院恢复营业,短时间内可能会迎来“待业”影片的密集上映潮,并掀起一场排片大战,“报复性观影”可能会重现。

  深圳某影院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即使防疫工作结束也不会马上出现反弹,防疫结束后的1个月时间里观众不会想去电影院,因为电影院属于密闭空间,观众会在潜意识里觉得这个空间不安全,可能要到下半年七八月份左右才会全面好转。也即是说,上半年影院基本没有多少收入,即使密集排片观众也不一定会把之前没看的电影全部看完,毕竟时间有限,对于很多影院来说,上半年的业务占全年收入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一。因此影院可能也会倒闭一批。”

  据中金公司数据显示,2018年春节档全国观影人次超过1.4亿,票房收入达57.7亿元,贡献了全年9.5%的票房;2019年影视寒冬,春节档仅录得59亿元票房,但占全年总票房的比重仍保持在9.2%的高位。

  英嘉星美影城相关负责人表示,电影市场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但不可否认的是,需要有重量级影片的出现来带动整个市场的恢复,如果能够有大片上映,吸引观众前来观影,想必电影市场最快能在暑假期间逐渐恢复曾经的状态。

  影院关闭直接影响票房收入。据不完全统计,一共有19家影视上市公司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其中亏损状态的公司达到10家,包括万达电影、华谊兄弟、欢瑞世纪、北京文化、华策影视、唐德影视等行业巨头。

  2月28日,华谊兄弟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9.6亿元,同比下降262.56%,根据公告,造成华谊兄弟上年度大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主投主控电影项目的缺失。此外,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和其他资产减值准备。

  疫情之下,影视内上市公司2020年一季度收入也必将受到极大冲击。

  此外,影视行业的寒冬,从资本离场的速度亦可见一斑。据投中数据显示,2019年影视传媒板块的融资金额不足200亿元,较2018年出现断崖式下跌。

  不仅是影院暂停营业,整个影视行业全面停摆,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剧组暂停影视拍摄工作。疫情之下,活下去,成为大部分影视人、院线人、中小影院唯一的目标。在疫情未结束的这段时间里,所有影视公司都在做最坏的准备。目前来看,影视行业大部分中小企业已经停工观望,行业巨头也已砍掉了大部分新业务的拓展计划。(记者 罗曼)

+1
【纠错】 责任编辑: 于杨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初春拉鲁湿地
初春拉鲁湿地
“城市摆渡人”的坚守
“城市摆渡人”的坚守
汶川姑娘驰援武汉的七次请战
汶川姑娘驰援武汉的七次请战
花香伴春耕
花香伴春耕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53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