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创新供应链金融,畅通产业循环
2020-07-13 09:26:48 来源: 半月谈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对我国的供应链是一次重大考验。近期商务部等8部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工作的通知》提出,充分利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企业,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加强与供应链核心企业合作,支持核心企业通过信贷、债券等方式融资,用于向中小企业支付现金,降低中小企业流动性压力和融资成本。

  无需抵押物,放款时间最快只需几分钟,信用分享最远到达核心企业第9级供应商,成本低于市场融资利率……疫情以来,全国多地创新实践,为上下游企业提供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为中小微企业纾困。但与此同时,供应链金融仍需解决核心企业内部动力不足、个性化需求难满足等问题,以确保风险可控、创新可期。

  “越往供应链上端走,找钱渠道就越窄”

  供应链金融,是指金融机构对产业链中的核心企业及其配套企业进行的一体化整体金融服务。相比大型龙头企业,疫情对广大中小微企业的冲击更大,中小微企业对金融支持的需求也更为迫切。

  多年来,银行传统的应收类融资业务往往仅能覆盖到核心企业的一级供应商,上游多级供应商则难以通过传统渠道获取融资。究其原因,多级供应商往往是小微企业,信用风险难以判断,亦难以提供足值有效的抵押物。近年来,金融科技的发展为银行介入供应链融资,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提供了契机。

  “传统方法向银行贷款,因中小微企业普遍没有抵押物,很难成功。越往供应链上端走,找钱渠道就越窄。”农行惠州分行副行长王全力说,供应链金融可以打通核心企业生态圈的神经末梢。

  TCL集团一级供应商达2000余家,上游2—N级供应商上万家。中国农业银行广东省分行与简单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合作,为TCL上游供应商定制“链捷贷”产品。仅1年时间,已有500余家TCL集团上游供应商申请办理“链捷贷”,融资规模61亿元。TCL整个产业链的融资规模已达160亿元。

  惠州市永晖兴数控科技有限公司是TCL的三级供应商。公司财务负责人徐小珍说,2019年5、6月,公司尝试收下客户的金单(货款到期支付凭证),并通过“链捷贷”融资,享受优惠年利率4.8%。“以前TCL只给一级供应商提供金单,贴现期半年,对中小企业来说,时间较长。”徐小珍说,“链捷贷”无需抵押物,一下解了燃眉之急。

  截至今年5月末,全国农行“链捷贷”业务累计融资发生额超过200亿元。木林森股份有限公司通过“链捷贷”累计融资近4亿元,拓展供应商40余户。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通过“链捷贷”累计融资金额2.1亿元,拓展供应商10余户。中国铁建港航局集团有限公司通过“链捷贷”拓展供应商30余户,累计融资金额0.73亿元。

  同广东一样,浙江也致力于以科技手段精准对接供应链金融需求。截至4月末,浙江辖内银行为1.48万家产业链核心企业提供9659亿元周转资金,为5万余家上下游中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支持1.18万亿元。

  核心企业闲置授信可“共享”

  产业链环环相扣,任一环节阻滞,上下游都会受影响。疫情以来,当不少中小微企业为资金犯难时,全国多地创新实践,为上下游企业提供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为中小微企业纾困。

  ——利率低,操作灵活简便。惠州市普安电子有限公司是TCL集团的一级供应商,以前常用银行承兑汇票贴现等方式补充流动资金。“贴现手续比较繁琐,只能全额贴,而且速度比较慢,经常要等很久。”该公司副总经理张荷青说:“‘链捷贷’几乎是秒放款,且利率低,操作灵活简便,还可根据实际需要进行拆融,目前已融资1亿多元。”

  ——优化上游多级供应商贷款方式。惠州高盛达智联科技有限公司也是TCL的一级供应商,公司2019年通过“链捷贷”融资近3000万元,单笔最大1800万元,靠的是TCL授信。“去银行承兑汇票,利率大概是6个点,通过农行平台利率是4.8%。”公司财务部负责人杨勇说,他们已为上游30多家供应商转让金单进行融资。“上游中小微企业普遍认为,通过供应链金融方式贷款更容易,且金单由TCL承保,即使上游小企业倒闭,银行也可找TCL这棵‘大树’。”

  ——降低核心企业采购成本。TCL集团副总裁黎健说,供应链金融把集团信用分享给整个链条的小企业,其实也能帮TCL降低采购成本。“集团在银行的授信额度是有节余的,1000多亿元的授信实际使用率只有30%多,有大量的授信额度闲置。”

  ——闲置授信得到有效利用。农行广东省分行行长朱正罡说,“链捷贷”有效解决了围绕核心企业上游多级供应商的融资问题。“利用核心企业闲置的银行授信,各层级供应商可享受到与核心企业相近的融资利率,及时补充流动资金。在疫情特殊时期,客户只需在线自助申请贷款。”

  平衡好风险和创新的关系

  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何晓军说,供应链金融在现代经济体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从目前融资数据来看,中小企业贷款金额占银行贷款总额的比例低。超40%的中小企业融资难,且成本比大型企业高。不少二级以上供应商,仍难以获得银行贷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等认为,发展供应链金融能够有效克服单个中小微企业的信用和信息问题,精准有效畅通产业循环,落实“六保”任务。但也要防范供应链金融出现虚假融资、重复融资、自我融资等现象。

  “核心企业驱动”模式存在一定局限性。“核心企业内部动力不足。”简单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向晓丹说,部分核心企业由于传统上对供应商生态不甚关心、改变原有支付模式会增加前期工作量、不愿分享自身授信给供应商融资、担心采购数据外流等原因,对供应链金融积极性不高。

  部分个性化需求尚无法得到满足。朱正罡认为,供应链金融产品的应用场景,需核心企业针对业务特点对现有财务运作机制进行适应性调整,但这种新型模式对很多核心企业而言尚十分陌生,需花费时间来进行调研评估。同时,产品适用面还不够广,系统功能扩展性有待提升,产品仍需进一步优化升级。

  高度重视供应链金融风险防控。“供应链金融是一种风险系数较低的融资方式,虽然历史上曾有过教训,但随着金融科技、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风险会降低。”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徐秀彬认为,尽管目前尚未出现新的问题,但一方面要对供应链金融涉及的各类主体进行监测预警、分析研判,另一方面要在供应链金融领域探索开展监管沙盒试验,平衡好风险和创新的关系,确保风险可控、创新可期。(记者 刘宏宇 黄垚  刊于《半月谈内部版》2020年第7期)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佳宁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夏日古镇风光美
夏日古镇风光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211126229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