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同是要约收购 报价高低有何玄机
2020-09-09 08:29:41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有人开出明显高于市价的价格却买不够相应股数,有人开出的收购价看似没有吸引力(低于市价)却可能如愿购得目标股份。盘点近期要约收购案例可发现,价格似乎已不是决定收购成败的关键要素,而这背后的运作逻辑无疑更值得玩味。

  A股最新一起要约收购发生在两家上市公司之间。根据金徽酒9月8日所发公告,豫园股份拟通过孙公司海南豫珠,向除豫园股份之外的其他持有金徽酒流通股股东发出部分要约,计划以17.62元/股的要约价格收购4058.08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8%)。

  今年8月初,豫园股份通过协议受让的方式从亚特集团处购得金徽酒29.99%股权,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基于此,豫园股份阵营本次要约收购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进一步巩固对金徽酒的控制权,优化金徽酒持股结构。需要指出的是,海南豫珠此番开的要约价为17.62元/股,低于金徽酒最新股价,对其他股东而言似乎并不具有吸引力。

  与之类似,前不久格兰仕拟要约收购惠而浦61%股权的案例中,尽管格兰仕“胃口”很大,但其开出的要约收购价(5.23元/股)也明显低于惠而浦市价。若是在完全市场化的运作逻辑下,想要标的公司广大股东以低于市价的价格将股票“亏本”卖出,显然难度极大。

  那么,豫园股份和格兰仕究竟有何底气呢?

  记者注意到,上述两个案例有个共性特征,即要约收购发起方均是上市公司新主或潜在新主,且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持股比例都很高。在此背景下,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即便双方有意定向转让,也不能直接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交易股权,唯有履行法定要约收购义务。例如,豫园股份此前便精准受让金徽酒29.99%股权从而止步要约收购线,如今再通过要约收购方式增持部分股权;格兰仕则索性直接计划以要约收购方式来实现对惠而浦的绝对控股。

  如此一来,在要约收购环节只需要惠而浦、金徽酒各自的大股东(或原大股东)主动接受要约,并不需要其他投资者参与,那么相关要约收购便可告成。加之要约收购前后相关上市公司都涉及控制权变更,核心交易双方此前或早已达成了交易共识。有了核心股东“兜底”售股,这或许是要约收购发起方敢于以低于市价提出要约收购的原因。

  可见,上述两个案例算是要约收购的特例,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当作曲线的协议转让,只要上市公司大股东“配合”,并不需要广大中小投资者参与便可成功实施。与之相反,由于相关要约收购是面向广大股东,目前正在实施的方大钢铁对东北制药的要约收购仍充满变数。

  方大钢铁今年5月曾向东北制药控股股东之外的全体股东发出要约收购,尽管其开出的收购价高于当时市价,但最终仅有不到15万股股份接受了要约。为此,方大钢铁于今年8月再度发起要约收购,目标收购东北制药10%股权(对应1.35亿股),虽然6.59元/股的要约价仍高于市价,但截至9月7日预受要约股份数尚不到500万股,足见“全面撒网式”要约收购难度之大。

【纠错】 责任编辑: 高畅
加载更多
绿色墨脱
绿色墨脱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克什克腾风光
克什克腾风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126469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