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从持牌经营到技术创新,出海东南亚金融科技下半场
2020-11-27 13:44:59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东南亚互联网金融市场在经历早期的无序竞争、监管出清后,已经逐步进入稳定状态。技术创新,将是东南亚金融科技创业下半场。

  自东南亚金融科技监管风暴以来,中国出海金融科技公司密切关注着当地监管政策。

  2020年10月28日,马来西亚证券委员会(SC)新修订的《马来西亚数字资产准则》正式生效,以推动数字资产领域的负责任创新,有效管理风险和保护投资者利益。这是继印尼金融管理局(OJK)在线借贷六项新规后,东南亚金融科技监管又一只靴子落地。

  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出海东南亚始于2017年。当时,东南亚市场业态几近空白,移动互联网渗透率持续增长,面对上亿人口的金融需求,中国公司蜂拥而至。在最高峰时期,仅印度尼西亚就有超过2000家金融科技公司。但两年繁荣过后,一场现金贷监管风暴席卷印尼,东南亚各国金融监管随之升级。

  据ADVANCE.AI(领创智信)《东南亚金融科技市场风控报告》,2019年,大批中国出海企业因监管收紧、逾期率攀升、市场收缩等因素关停东南亚业务。

  突来的挫败,并没有磨灭出海公司征战的决心。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开始转变经营策略,即从单纯消费信贷业务转向金融科技解决方案。对资本市场蓄势待发的蚂蚁集团在此前的招股书中也披露,计划将IPO收益的10%用于扩大全球市场,东南亚市场正是重中之重。

  野蛮生长,出海公司率先抢滩东南亚

  时间拉回到2017年,印度尼西亚成为中国科技金融公司的注册热土,并以其为立足点,辐射新加坡、菲律宾、泰国等。

  当年,印尼金融监管局预测,以金融科技为基础的贷款业在未来几年会暴涨。截至2017年11月,当年印尼在线贷款总额已经达到2.25万亿印尼盾(约合11亿人民币),是2016年的8倍多。

  事实上,实际增涨数字可能更另人咋舌。原因在于,印尼监管机构的统计数据局限于市场上仅有的27块P2P牌照,大批中国出海企业尚未被关注。

  在创业者眼中,彼时的东南亚正如同2013年的中国,大批银行无法服务的客户对信贷产品的需求极大。根据咨询公司Solidiance《印度尼西亚银行业数字发展报告》,截至2017年,印尼约有1.5亿人没有银行账户或者登记注册开放性金融科技解决方案。

  融360、小米金融、掌众金服、拍拍贷、闪银等公司以在线贷款为内核,将P2P、分期贷、软件系统开发等在国内已成熟的金融科技模式搬至东南亚,为中低收入群体和中小微企业提供迅捷的金融服务。

  领创智信是一家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科技公司,曾协助融360、拍拍贷等多家中国出海企业完成东南亚本地化业务,领创智信CEO寿栋此前对媒体表示,印尼P2P模式受到政府当局严苛的监管,因此中国出海企业更倾向于采用其他在线贷款模式,比如现金分期贷、消费分期贷、发薪日贷款、贷款超市等。

  CashCash就采用了为贷款平台导流的贷款超市模式,时任CEO林毅在接受采访时认定,“与中国类似,印尼贷款超市产品,存在1年100倍增长的土壤。”

  事实证明,CashCash上线十天即做到了GooglePlay印尼当地金融产品下载量的第一名,并逐步发展了金融产品社区、助贷客服板块等。强势入场的Cashcash也获得了资本的关注,在一年内完成两笔数百万美元的融资。

  老牌玩家下场参战,新兴巨头也想在此分得一块蛋糕。

  2018年3月,小米公司第五家授权店落户雅加达,小米金融借势在印尼市场上线了一款贷款超市App。同时,小米公司在招聘网站上悄然上线了一个新岗位:金融政府关系(印尼方向)。

  在领创智信CEO寿栋看来,市场空白期对所有产业都是一把双刃剑,“对于金融科技产业,印尼市场最大的难题是征信体系不完善。我们开始为中国出海企业提供本地商业服务,通过人工智能技术验证相关信息,最大可能地降低欺诈风险。”

  印尼的年轻人平均每人有2~3张姓名不同的身份证,且当地岛屿众多、交通不便,特殊的社会文化、地理环境让实名认证和催收闭环都陷入困境。因此,风险相对较小的贷款超市模式,成为大多数中国金融科技出海者的首选。

  合理的解决方案,上亿级别的受众群体,几近空白的市场业态,但一场监管风暴突袭吹散了“处女地”所有的美好。

  2019年初,印尼金融管理局宣布封杀上百家未能取得监管认证的金融科技公司,同时联合GooglePlay下架相关现金贷产品。

  印尼从金融科技创业者出海的滩头阵地,变为惨烈的生死场,407家公司登上监管的黑名单。随后,东南亚各国金融监管部门相继开始规范市场,野蛮生长的时代过去了。

  有知情人士表示,融360正在考察市场,或将在印尼外的东南亚市场开启新业务。小米金融在此之后,也将目光从印尼转向印度。

  监管收紧,东南亚市场进入稳定发展期

  当新的金融解决方案裹挟着大量外资涌入,冲击必然猛烈。东南亚当地政府此刻已清醒地认识到金融体系改革和征信体系搭建迫在眉睫。

  监管沙盒和牌照机制,陆续在东南亚各国出台。

  新加坡的监管政策规定,除申请相关牌照外,金融科技创新类的项目可以申请进入沙盒监管。即在限定的业务范围内,金融科技创新项目被允许落地和发展业务。

  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曾对媒体表示,新加坡监管机构鼓励互联网金融创新,申请牌照时也很高效。因此,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出海时将新加坡作为辐射东南亚市场的落脚点。

  AFTECH是印尼金融服务管理局正式任命的数字金融创新组织者协会

  印尼金融管理效仿了新加坡的监管沙盒机制。截至2020年8月5日,印尼有158家金融科技借贷公司获得注册或许可牌照。有3家中国出海金融科技公司获得了网络借贷注册信(临时牌照),分别为陆金所、360金融和信也科技(拍拍贷)。

  另一些国家也开始在金融改革领域发力,有的以试运营的形式,尝试搭建具有自身特色的金融科技产品市场准入体系;有的仿效中国,在利率等方面进行窗口指导。

  寿栋认为,东南亚市场最终都会走向牌照化。“金融类风险型业务,持牌合规经营是长期化的趋势。领创智信要求技术团队严格遵守当地的数据隐私准则,同时还通过组织沙龙、定期分享白皮书的形式,引导合作伙伴关注最新的监管动态,希望合作伙伴都能持牌,更合规、更长期地经营本地业务。”

  金融监管政策的升级进化,改变了东南亚金融科技市场格局。当地传统金融巨头及新兴金融科技集团正在完成对“规范后市场”的整合。

  此时,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开始强势介入东南亚市场,其麾下的金融科技公司Akulaku,已在印尼、菲律宾、越南和马来西亚拥有600万用户,年交易额超过15亿美元。目前Akulaku拥有电商、消费贷和理财等业务。2019年4季度,Akulaku收购了一家印尼商业银行BYB,试图借此机会布局数字银行业务。

  东南亚金融科技市场在经历早期的无序竞争、监管出清后,已经逐步进入稳定的状态,巨头收割市场的时间到了。

  技术创新,东南亚金融科技创业下半场

  对于金融科技的创业者来说,东南亚仍存在大块市场空白。

  据贝恩、谷歌和淡马锡联合推出的《东南亚数字金融服务报告》数据显示,东南亚的互联网经济仍然在快速增长,在2025年将达到3000亿美元,与此同时,仍有超过75%的消费者缺乏充分的银行服务。

  而此前一轮的监管升级,促使继续征战东南亚的金融科技企业转变经营策略:从单纯消费信贷业务转向金融科技解决方案。

  一些金融科技公司通过技术创新赋能在线理财及资产管理产品,采用定制化、模块化,满足当地监管要求的云输出模式。也有金融科技公司开始将人工智能、算法模型、机器学习等新技术运用到个人信用评估过程。

  在金融领域,“计算机视觉”这一人工智能类别早已被广泛使用。ADVANCE.AI通过提供OCR人脸活体识别,解决登录过程中身份验证流程自动化的问题,同时结合反欺诈名单、信用评分等产品,应对东南亚尚不完善的征信环境。

  寿栋认为,“OCR技术适用于多个行业中用户身份信息认证,用户欺诈风险防范等各类场景。印尼电商平台Gojek和Bukalapak,目前就使用我们的人脸识别技术,实现商户端身份验证,解决商户欺诈防范问题。”

  随着东南亚电商的兴起,各国对于电子支付和消费信贷的需求逐渐形成具有本体特征的有差异化的市场结构。当各国监管政策相继落地后,东南亚这块金融科技创业的热土,仍将魅力倍增。

【纠错】 责任编辑: 周楚卿
加载更多
赏雪
赏雪
长春:“冻城”美景
长春:“冻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长江我的家
我的长江我的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793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