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叶建明:对基本法教育香港需要重新上路 

2015年04月13日 10:39:41 来源: 新华港澳

福建省政协常委 香港泉州同乡会会长 嘉鸿集团董事长 叶建明(资料图)

  文/叶建明 福建省政协常委 香港泉州同乡会会长 嘉鸿集团董事长

  最近内地与香港都在高调纪念基本法诞生25周年。似乎是转眼间的事,香港基本法已经颁布25周年,实施18年了。这部攸关香港繁荣稳定的香港宪制性法律经历了回归前的动荡,经历了回归后18年的风雨彩虹。当我们环顾香港今天面临的政改困局,当我们总结回归后香港出现的种种问题,我们发现,虽然香港人对基本法三个字耳熟能详,但对基本法的一些具体条文却有些模糊,甚至当别有用心者另有解读,断章取义时,不能明辨。

  今天香港面临新的转折时期,此时此刻我们更加需要普及基本法,正确理解和执行基本法,对于基本法的教育需要重新上路。

  香港是个法治社会,民众普遍认同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在香港纷纷扰扰的各种所谓“多元化”的声音和态度上,法治是香港社会的最大公约数。而基本法,就是保障香港社会繁荣稳定、保障香港市民利益的基石。经历了回归前那段时光的港人都知道,基本法对于香港,对于港人的意义。

  基本法起草于1985年,整个起草过程历时四年零八个月。59名起草委员会委员直接参与其中,包括23名港人。为广泛搜集社会各界意见和建议,起草委员会在香港成立基本法谘询委员会,由180位香港各界人士组成。谘委会两度举行公众谘询,听取市民对基本法草案的意见,而香港各界人士也非常踊跃,共提出了8万份意见和建议。这份经过千锤百炼的法律可以说是香港各界人士的心血结晶,也是全社会的广泛共识。

  但是,在近年来,这份“共识”却常常遭到有意无意的误导或曰歪曲。最典型的可能是2002-2003年,当香港特区政府准备自行就基本法23条立法时,对于基本法23条的误导或者刻意歪曲就铺天盖地的来了。最为典型的说法是如果就基本法23条立法,香港人的人身自由没有了,个人隐私不保了,香港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都将丧失。正是这样误导和歪曲,煽动了港人的恐惧,最终23条立法夭折。

  23条立法真如洪水猛兽,会剥夺港人的自由?

  澳门的立法最能说明问题。

  2009年初,也就是澳门回归九年多的时间,澳门顺利通过就澳门基本法23条立法。如今已经过去六年多了,但世人所见,23条立法非但没有剥夺澳门人的自由,相反澳门经济繁荣,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

  其实,基本法23条要求香港自身就国家安全立法,既是香港对国家的责任,也是中央对香港的信任,更是保障香港自身利益的必然。因为只有23条立法完成,香港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才能走得更加坚实。

  基本法23条立法的积极意义既有澳门的正面事实作榜样,也有香港的反面事实为教训。去年持续70多天的非法占领行动,令市民痛苦不堪,而且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占领行动有外部势力的参与,凸显了23条立法缺失的后果,以及立法的更加迫切性。正反两方面的事实是对基本法最好的诠释,正是如此,经历了多年的被误导后,如今愈来愈多的市民已经意识到基本法23条立法并非如某些人、某些政治力量所解释的那样。

  另外遭遇强力歪曲的就是基本法45条关于行政长官选举的条文,也就是如今正在进行的政改。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表明2017年香港特首可以由普选产生,而特区政府也正在就此进行努力。但一些反对派人士对基本法45条进行歪曲,提出公民提名等违背基本法的观点,并企图就此否决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

  在此,笔者要强调的是,当年23条立法夭折是个重大教训,对香港影响深远,香港市民当记取,不可再蹈覆辙。对于那些刻意歪曲基本法搞乱香港的人,我们要在关键的时刻给他们以教训,正如特首梁振英所说,把他们踢出议会。而同时,善良的香港人需要对基本法有更多的了解,避免被误导。

  基本法教育需要重新上路。作为港人的“护身符”,对基本法必须全面准确了解和执行。基本法起草和诞生是在社会的广泛共识上完成的,今天落实基本法也需要全社会的广泛共识,准确执行。对于基本法的普及应该是多样化的,建议当年基本法起草的亲历者也就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以及基本法谘询委员会成员能够重温历史,就20多年前基本法一些条文的立法原意广而告之,帮助市民深入认识这部法律。社会各界包括社团也应该以多种方式组织基本法讲座,令所有市民,包括长者、青年人、在校学生都能够对基本法有基本的认识,避免被少数人误导。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0001276826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