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特稿:千锤百炼 高度民主——香港基本法起草过程钩沉

2015年06月12日 16:41:37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6月12日电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颁布25周年。从1985年7月到1990年4月,基本法的起草共历时4年8个月。近日,新华社记者专访了健在的6位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听他们回忆当年参与起草的那些事儿。

  群贤毕至 精英荟萃

  1985年,中英联合声明正式生效,香港进入回归前的过渡时期。“当务之急就是将‘一国两制’设想所形成的政策用法律形式规定下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汉斌回忆说。

  根据六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决定和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的任命,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于1985年7月1日正式成立并开始工作。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的王汉斌被任命为副主任委员。

  草委会由59人组成,其中内地委员36人,香港委员23人。内地委员中包括周南、鲁平等有关部门负责人15人,胡绳、钱伟长等各界知名人士10人,肖蔚云、许崇德等法律界人士11人;香港委员中,有包玉刚、李嘉诚、查良镛等工商、文化教育、法律、工会、宗教等各界人士,以及以个人身份参加的香港行政、立法两局议员和香港法院的按察司。

  香港圣公会荣休大主教邝广杰是香港宗教界代表。回想起第一次与内地委员碰面,邝广杰说,内地委员都是有学识、有水平的专业人士,非等闲之辈,而且个个谦恭有礼,虚心聆听香港草委的想法,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起草委员会首先拟定了工作规则,初步确定基本法结构,然后设立了5个专题小组,即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专题小组,居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专题小组,政治体制专题小组,经济专题小组和教育、科学、技术、文化、体育和宗教专题小组,负责具体研究基本法中的专门问题,并起草有关条文。

  时任中国银行副行长李裕民所在的经济专题小组共有14位委员,勇龙桂、黄保欣分别担任内地、香港委员的召集人。“小组委员包括内地经济专家和香港工商界知名人士,李嘉诚、霍英东、查济民等几位先生都在其中,委员们的专业性、代表性都很强。”他说。

  字斟句酌 千锤百炼

  在各专题小组起草条文的基础上,起草委员会又成立了由包玉刚、胡绳副主任委员主持的总体工作小组,对各章节条文进行了调整和修改。1988年4月,基本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布,历时5个月在香港和全国其他地区及各有关部门中广泛听取意见。征询期结束后,起草委员会先后举行了各专题小组会议和主任委员扩大会议,对基本法(草案)征求意见稿的条文作了修改和调整。

  王汉斌回忆说,草委们敞开思想、各抒己见,有时会围绕某个表述、某种观点进行交锋,但最后总能本着民主协商的精神就所讨论的主要问题取得共同看法。

  79岁的新界乡议局前主席刘皇发是草委中唯一一名来自新界的代表。回忆20多年前起草过程,他说,委员们高度认真负责,对于基本法的每一项条文以至条文的遣词用字,都慎重斟酌、反复讨论。

  “以我最熟知的基本法第40条为例,委员们为了更透彻了解新界原居民的情况,特别组织了一个调硏团队到新界围村,实地听取村民的忧虑和期盼,最终使草委会同意将‘新界原居民的合法传统权益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保护’的规定写进基本法第40条。”刘皇发说,这项条文确保了新界原居民原有的生活方式不变,也反映起草过程尊重历史、实事求是。

  长年从事法律工作的资深律师谭惠珠现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至今,她还珍藏着当年参加草委会时的手写笔记本。翻开厚厚的记录,上面写满讨论细节,比如关于香港驻军章节,谁来出资、谁来提供场地、驻军的职责范围等。

  “从一开始有很多争议,到一次次的咨询和调研,可以说基本法中的每一个条文、每一个字眼,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经过反复讨论,最终敲定下来的。”谭惠珠说。

  完全透明 高度民主

  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委员们一致认为,成立一个全港性的有广泛代表性的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很有必要,可以作为香港各界人士与起草委员会联系、沟通的桥梁和反映对基本法意见和建议的重要渠道。

  民建联前主席、特区立法会议员谭耀宗当年是草委里年纪最小的一位。作为香港劳工界代表,他参与了咨询委员会的筹组工作。他回忆说,香港不同阶层的200多位代表先后参加了咨委会,委员会在香港通过多种形式开展对基本法的宣传、推广工作,收集了大量有关基本法的意见和建议。内地草委也经常来香港与咨询委员会面,深入基层走访,倾听市民声音。

  基本法起草过程中,在香港进行了两次大规模咨询活动。王汉斌透露说,草委会对基本法草案先后作了100多处修改,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咨委会整理的港人意见。

  “正是因为起草过程完全透明、公开,每一条内容都经过深思熟悉,广泛凝聚了香港社会的共识,兼顾国家及香港社会各界利益,颁布时才会受到香港社会的广泛欢迎。”谭耀宗说。

  1989年1月,起草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采取无记名投票的方式,对基本法(草案)及有关文件逐条逐件地进行了表决。“按照规定,载入基本法的所有条文、附件和相关文件,必须经过起草委员会全体委员三分之二多数赞成。也就是说,基本法的任何条文,如果香港委员全部不同意就不可能获得通过。”王汉斌说。

  邝广杰至今对有关界定什么人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讨论记忆犹新。经过充分商榷,最后决定根据中英联合声明,让移民海外的港人也能保留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可见基本法对港人的宽松。”他说。

  谭惠珠直率地说,眼下香港关于行政长官选举办法的争论最为激烈,但“提名委员会的方式,实际上是由香港委员最初提出来的。老实说,不是由于内地草委的支持投票,我们香港没有普选”。

  ……

  卅年弹指一挥间,往事并不尽如烟。尽管年事已高,但受访草委们对起草细节仍历历在目,更为自己有幸参与这项为香港特区奠基立规的工作深感自豪。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立法,内地和香港委员亲密合作、群策群力,共同完成了这项光荣使命。”90岁高龄的王汉斌感慨道。(执笔:赵博,参与采写:苏晓、张雅诗、查文晔、王欣、张晶、牛琪、颜昊)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0001115602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