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香港拆弹专家:这是我们的责任,没时间害怕!
2018-02-05 21:45:19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香港2月5日电 题:香港拆弹专家:这是我们的责任,没时间害怕!

  新华社记者张雅诗

  “你没有时间去害怕,只感到自己责任重大。”香港警方爆炸品处理课炸弹处理主任卢秉善5日在位于湾仔的香港警察总部对媒体这样说。

  1月底,湾仔港湾道一个地铁建设工地于一周内两度发现巨型战时炸弹,警方迅速展开部署,包括疏散人群并封锁附近多座楼宇,最后成功销毁炸弹里的火药,解除危机。

  “当时只想着以保障人命和财产安全为己任,若被恐惧支配则无法履行任务。”卢秉善当天在记者会上回忆说,处理第二枚炸弹时雨势颇大,埋在沙石中的炸弹正慢慢被冲洗出来,需要尽快以沙包固定其位置。

  自1998年加入爆炸品处理课的卢秉善强调,他们在处理炸弹时依靠的不是运气,而是平时的训练、经验,以及同事之间的合作。

  这两枚炸弹均是二战时期美军使用的ANM65型高爆空投弹,一枚重约450公斤。加上2014年于湾仔皇后大道东发现、重达900多公斤的美国海军M-66型未爆炸弹,香港历史上共3次在闹市发现巨型战时炸弹。

  警方这次分别花了24小时和26小时处理两枚ANM65型未爆炸弹。负责拆弹的警方人员每两小时换一次班,而由于卢秉善是主力拆弹人员,工作时间比其余同伴的长。他表示,他喜欢自己的工作,专注拆弹时完全不觉得累,直到完成工作的一刻,才感到心神俱疲,想倒头就睡。

  警方于当天向媒体展示两枚弹壳,与此同时,卢秉善展示他的幸运T恤,上面以英文写道:“Keep Calm. I’m a Hong Kong Bomb Disposal Officer.”(保持冷静。我是香港炸弹处理警官。)

  香港警方爆炸品处理课高级炸弹处理主任周锡健也表示,虽然这工作有危险性,但他们处理炸弹期间不会想太多,只是一心尽好职责。“如果我们不做,谁做呢?”

  周锡健说,上周四发现的那枚战时炸弹最难处理的地方,在于它处于不稳定的位置,加上下雨,让人看不清楚炸弹引爆管等结构,警方花了很多时间去固定它才能处理。

  “处理这枚炸弹有一定的危险,万一发生爆炸,它在近距离产生的热力可达3000至4000摄氏度,碎片可以飞至1000至2000米范围,杀伤力会很大。”周锡健表示,他们花时间最多的是疏散人员,起码用了12小时进行疏散和封锁范围。

  周锡健说,处理这枚炸弹颇有压力,除了担心它会爆炸,也希望尽快把它处理掉,免得封锁时间太长,对市民造成太多不便。

  另外,警方在大约两年前为香港铁路公司员工进行相关培训,帮助他们增加对炸弹的认识。因应这次挖出战时炸弹,警方将于下周再为港铁员工提供培训。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晴
相关新闻
  • 香港警队举行“警察招募日” 逾2000人申请
    港警队6日在警察总部举办冬季“警察招募日”,招募见习督察、警员及辅警警员。此次招募日共收到2304份申请,平均40名投考人竞争一个见习督察职位,人数为历届冬季“警察招募日”第二高。
    2018-01-06 22:05:45
  • 香港警察:绩优生的最好证明
    香港2017年总体治安情况统计数字日前出炉,香港特区2017年度犯罪案发生约5.6万起,较2016年减少4629宗,按年下跌7.6%,创1975年以来新低;整体犯罪率约为0.76%,创1971年以来最低,在国际大城市中属于较低水平。
    2018-02-01 10:41:59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惠若琪退役
惠若琪退役
开往春天的列车
开往春天的列车
-30℃ 边防官兵巡逻美成一幅画
-30℃ 边防官兵巡逻美成一幅画
邕城樱花绚烂时
邕城樱花绚烂时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