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香港“树医生”李国文:治愈树,被树治愈
2020-12-13 08:42:2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新华社香港12月13日电 题:香港“树医生”李国文:治愈树,被树治愈

  新华社记者洪雪华

  树艺师李国文整理自己的工作装备(11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

  2009年的一天,一群人聚集在香港观塘玛丽诺书院里一棵树龄70多年的南洋杉前,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反对砍树”的口号。

  树艺师李国文被人围住,根本无法靠近那棵树,他是当天负责砍树的人。警察很快赶到现场维持秩序,20多米高的南洋杉最终结束了生命。

  “树艺师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砍树。”李国文说,那棵南洋杉根部受损严重,流淌出像胶水一样黏稠的树液,随时会倒塌,危及行人安全,学校才决定移除。

  但树艺师更多时候是给树看病,他们也被称为“树医生”。香港特区政府发展局数据显示,香港注册树艺师有1000多人,有超过100万棵树需要管理。

  “树其实跟人一样,也有脾气和性格”

  树艺师李国文演示用于修剪树枝的工具(11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

  长期在户外工作,李国文的皮肤黝黑,但饱满的精神状态丝毫没有显示出他已经63岁了。他有一套树艺师工作装备:安全帽、护目镜、攀树绳、电油链锯等。

  “树艺师的工作并不轻松,经常日晒雨淋,树上还有蛇虫鼠蚁。但当你认真投入就会发现其中的趣味。”李国文说。

  给树看病,李国文会“望闻问切”,观察树干、树皮、树叶,闻闻树的气味。有的树叶子卷曲发枯,树液比正常的少,可能遇到了病虫害。

  “树其实跟人一样,也有脾气和性格。”李国文说,春天是树木最活泼的季节,到了冬天,很多树木落叶后变得光秃秃的,更适合修剪。敲击树干时,年轻健康的树声音浑厚,老树、病树的声音则软弱无力。

  一名合格的树艺师,至少要认识两三百种树木。只有足够了解树木品种,才知道哪些树木坚韧、哪些树木柔弱而容易感染真菌。

  香港树艺行业里,有树艺技工、攀树师、树艺师等工种。树艺技工和攀树师主要负责修剪和处理树木,树艺师则为树木的生长提供方法和建议,工作内容包括树木危险评估、健康状况检查、处理树木伤口、撰写评估报告等。

  李国文曾是香港市政局的公务员,有着多年的树木管理工作经验。2007年,他成为国际树木学会注册树艺师,开始扎根香港树艺行业。

  退休后,李国文创办了香港树木学会和树木护理公司。有人找他砍树,他评估后发现那些树木没有潜在风险,为此推掉送上门的生意。“我和树木打交道20多年,把它们当成朋友。”

  协调人和树的关系

  树艺师李国文攀树(11月23日摄)。他说,帮树木看病很多时候要攀爬上去才能找到病因,站在树下什么都看不出来。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

  “如果一个树艺师不懂攀树,只能算半个树艺师。”他说,帮树木看病很多时候要攀爬上去才能找到病因。

  李国文也是一名专业攀树师。小时候趁家人不注意,他经常偷偷爬上自家果园的龙眼树和荔枝树。八年前,李国文打破了自己的攀树纪录,攀爬上一棵位于美国的80多米高红杉树。

  “年轻时跑步十公里,游泳四公里,我还会攀岩。”说话间,他搬来一个五六十斤的铁架,拿起一块十几斤的木头放置在铁架上,准备演示用于修剪树枝的电油链锯。

  除了给树看病,树艺师还要协调人和树的关系。有人投诉树木根部挤爆了水泥路,有树艺师到现场检查后发现并不是树木的问题。有工程要挖路,树艺师要施工人员保证不会伤害到路上的树。公路两边种树,树艺师建议选择树冠窄、树身高的树,以方便来往车辆通行。行人路种树,树冠不能太低,否则行人路过会撞到头。

  香港最初并没有统一的种树标准,不少树木种植得过于密集,树木竞争生长后,因为空间不够而变得很细,不健康。“香港树木管理已经有了改善,但仍需重视这些问题。”他说。

  李国文记得在大屿山西北部的沙螺湾,有一棵400多年的老樟树,六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抱住树干,他特地去见过那棵树。2004年,香港特区政府选定了约500棵树木编入《古树名木册》,不少百年古树位列其中。

  在他看来,人和树的关系应该是亲密的。

  发现树的美丽

  树艺师李国文接受记者采访(11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

  2008年,香港树木管理工作引起社会关注。

  那年8月,赤柱一棵老树倒塌压死了一名年轻女子。媒体报道后,全港一片哗然。有人组织抗议活动,声讨树木管理工作的缺失。

  2010年,香港特区政府发展局成立树木管理办事处,专门统筹协调各个部门的树木管理工作。但树木管理办事处只能发挥“协调”作用,没有被赋权规管树木管理工作。政府各个部门对树木护养的安排仍有不足之处,在树木管理的分工上,也存在分歧。

  香港没有统一的树艺师注册制度。不少树艺师证书由国外树木学会颁发,这些学会要求申请者有树木管理工作经验。拿到证书后还要积累数年工作经验,才能“持证上岗”,给树看病。

  “参加我课程的学员大概有一半会加入树艺行业。”如今,李国文的身上有更多标签:香港树木学会课程导师,雇员再培训局树艺课程导师,树艺及园艺业行业培训咨询委员会委员。

  除了香港树木学会,雇员再培训局、香港职业训练局、香港浸会大学等机构和院校都开办了树艺相关课程,旨在培养更多专业人才。

  2016年,香港特区政府成立树艺及园艺行业培训咨询委员会,为树艺行业建立一套行业标准,也为将来引入树木管理人员注册制度做准备。

  2019至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特区政府建议投放2亿港元设立“城市林务发展基金”,鼓励学生修读树艺课程。

  记者问,香港树艺行业还要多久才能发展成熟?李国文说,至少十年吧。

  今年5月初,中环红棉路美利酒店前,一棵百年古树节果决明开出了红粉相间的花朵,花朵随风飘落,市民们站在古树前,发出了惊叹声。

  “美丽!”这是李国文常用的形容词。树艺师的幸福,就在于引导人们发现树的美丽吧。

【纠错】 责任编辑: 邱丽芳
加载更多
国际·一周看天下
国际·一周看天下
初冬时节景如画
初冬时节景如画
赏雪
赏雪
长春:“冻城”美景
长春:“冻城”美景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854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