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美俄《中导条约》面临“死缓”
  新华网 ( 2018-01-15 07:30:28 ) 来源: 《环球》杂志
 

    如今,刚过完30岁生日的《中导条约》虽尚未被彻底宣判死刑,却已濒临名存实亡的境地。与此同时,这种“久拖不决”的状况,也反映出美俄矛盾的固化与国际局势的复杂。

康杰

  俄罗斯与美国之间围绕《中导条约》的“口水仗”愈演愈烈:美国声称俄罗斯正在研制新型武器,于是拨款进行相关研究以作回应;俄罗斯则对美国的武装无人机和在罗马尼亚、波兰部署的MK41发射系统表示不满,诸如此类等等。

  《中导条约》全称为《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由苏联和美国于1987年12月签署。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条约权利和义务。

  如今,刚过完30岁生日的《中导条约》虽尚未被彻底宣判死刑,却已濒临名存实亡的境地。与此同时,这种“久拖不决”的状况,也反映出美俄矛盾的固化与国际局势的复杂。

美国“留后手”

  《中导条约》签订30年来,美俄(苏)战略能力、国际格局和军事技术状况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当年维系条约的一系列共同利益基础已不复存在。近年来,美俄都表现出了废弃《中导条约》的意愿。

  2013年5月,美国负责军控与国际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露丝·哥特穆勒首次向俄罗斯发出官方抗议,并在2014年年初向北约全体成员国通报俄违约情况。2015年美国国会和学界就“违约”掀起批俄小高潮,时任总统奥巴马为了争取俄罗斯在伊朗核问题和全球核裁军上的支持,对此采取了偃旗息鼓的态度。2017年,随着美国新一轮政治周期的到来,双方的履约矛盾再次高涨。

  2017年3月至8月,美国国会召开了一系列与《中导条约》相关的听证会,国防部要员提供了关于俄罗斯违约威胁的证词。9月18日,参议院通过了《2018年国防授权法》,要求国防部长马蒂斯立即着手研发射程在500~5000公里的公路机动陆基常规巡航导弹系统,并在法案颁布后的120天内提交一份报告,对改进现有导弹系统和研发新中程导弹系统的费用、周期和可行性进行比较研究。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法案上签字,标志着法案成为正式法律。

  虽然《中导条约》并未禁止缔约国研发相关技术,但美国此举,无异于公开宣布为“后《中导条约》时代”留后手。

  对美国而言,陆基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价值不容忽视。在美国看来,其潜在对手未受《中导条约》约束,通过发展和部署先进的中程导弹武器、网络战能力、反卫星武器等,形成可观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限制和削弱了美军的“战场行动自由”。而美军现有的空基和海基远程常规打击力量已日益稀缺,技术优势下降,这在西太平洋地区体现得尤其明显。如果能突破条约限制,装备中程导弹武器,将有助于缓解远程精确打击力量不足的窘境。

  美国陆军正在积极为研制中的“陆军远程精确火力(LRPF)”导弹系统增加反舰能力。该系统射程500公里,正卡在《中导条约》的限制门槛上,跨过去只是“捅破窗户纸”的事。

  为了达到制衡亚太对手的目的,美国军政高层和学术界一再主张重修《中导条约》,即美俄仍在欧洲和其他地区禁止中导武器,而在亚太地区解除限制。2014年,美国防务学者曾经在国会提出“中导亚太解禁”方案。2017年4月,太平洋司令哈里·哈里斯在国会公开建议与俄罗斯重订《中导条约》,允许双方在欧洲以外地区部署中程导弹。

俄罗斯“走捷径”

  俄罗斯近年来也在言语和行动上多次表达了“废约”意愿。2007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慕尼黑安全峰会上第一次建议将《中导条约》多边化,得到美国支持,但其他大国毫无意愿加入这一条约。2013年,时任俄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曾经在电视节目上暗示,美国从条约中受益比俄罗斯更多。2016年,普京在瓦尔代论坛上表达了对《中导条约》的不满,认为俄罗斯邻国都大力发展中导能力,而俄坚守条约是一种自我牺牲。

  普京表态背后,是其面临的战略局势的变化。冷战结束后,俄罗斯周边安全环境大为恶化,军事能力持续萎缩,核武库更新速度放缓。北约东扩、颜色革命、美国在东南欧的反导网络等对俄罗斯的安全和传统威慑能力构成了严峻挑战。

  另一方面,近20年来,中程导弹已从冷战后期的鸡肋,转变成迫切的现实需要。对处于相对弱势的国家而言,先进的中程导弹提供了改变战场态势的物美价廉的选择,成为重要的“变局撒手锏”。而俄在中程导弹武器方面有雄厚的技术基础和储备,重新研发和装备中程导弹将是俄强化威慑能力的捷径。

  近年来,俄罗斯战略学家提出了“非核吓阻”学说,认为在新的作战环境下,因为核武器使用的门槛过高,单纯依赖核武器无法有效对潜在对手形成威慑。而远程常规精确打击能力,既能实现对敌方高价值军民用目标和关键战场节点的有效毁伤,也能确保将冲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在局部战略竞争中有着比核武器更好的威慑效果。

  同时,俄军近年来实现了全面转型:其建军目标从苏联时期的应对全面战争和核大战,转向迅速打赢局部常规冲突;俄军的建军重心也向着灵活、机动、精干转变,以远程精确制导能力、信息战能力为新的重点方向。2017年1月,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指出,在未来装备发展中,精确制导武器的重要性超过核武器。到10月底,俄国防部副部长鲍里索夫表示,核力量、高精度武器、信息化建设,将会是新版国家武器装备计划中的三个核心方向。

  《中导条约》禁止的中程弹道导弹和中程陆基巡航导弹,正是这种远程常规精确打击能力的重要一环。就俄军未来的新战略学说和建军规划而言,《中导条约》已成了需要冲破的桎梏。

投鼠忌器

  既然美俄双方都有“退约”或“废约”的动机,那为何《中导条约》还能至少维持名义上的存续呢?

  首先是国际声誉问题。虽然“口水仗”不断,但美俄双方都不愿单方面退出条约,不愿因此背上“破坏军控和防扩散体系”的罪名。2017年12月14日召开的特别核查委员会第31次会议上,美俄都认为“继续延续条约意义重大”,并同意“努力维护和巩固条约成果”。

  其次,美国担心一旦正式废除《中导条约》,俄罗斯会在新的中程导弹军备竞赛中占据先机。美国认为,俄罗斯可能迅速在欧洲恢复RSD-10“先驱”(北约编号SS-20“佩刀”)中程导弹的部署,其射程覆盖美国全部驻欧基地,对欧洲构成更大的战略压力。特别是欧洲目前的反导体系将效用大减,成为昂贵的摆设;而美国发展对等的中程导弹则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资金,这对于目前仍然不充裕的国防预算而言,无疑不是个好消息。

  最后,最重要的是,美俄在重订条约方面仍有重大甚至是根本性的分歧。有专家指出,对俄罗斯来说,西侧是其主要的威胁来源方向,解禁中程导弹武器,首要的部署区域必然在欧洲;而美国考虑到跨大西洋关系的稳固和北约的团结,是不会同意在欧洲重新部署中程导弹的。

  对美国来说,“醉翁之意”显然在西太平洋和中东——除了遏制中国,还希望向沙特等盟友出售中程导弹武器,遏制伊朗。而俄罗斯明白,在亚太和中东地区解禁中程导弹部署,对自己而言得不偿失:一方面,俄罗斯在这两个方向上没有大的安全威胁,没有部署中程导弹的必要;另一方面,这也会严重损害俄与中国和伊朗的关系。因此,美俄双方虽然都不满于现状,但在如何改变现状上,是迈不齐步子的。

来源:2018年1月1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