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日本逆潮捕鲸背后的政治
  新华网 ( 2018-02-14 07:35:00 ) 来源: 《环球》杂志
 

    “日本政府长期以来都是自民党的天下,自民党的基础在农村、在渔民。为了党利和选票,自民党一直给农民、渔民提供各种高额补贴。政客和官僚的相互勾结,造成捕鲸活动一直延续至今。”

《环球》杂志记者/马琼

  日本官员1月24日说,日方考虑“升级”捕鲸船“日新丸”。西方媒体解读,这一动向意味着日方将不顾国际社会反对继续推进捕鲸活动。

  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捕鲸、食鲸国。早在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就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但是允许科研捕鲸。此后,日本便以“科研”名义继续在南极捕鲸,数量之大令人咋舌。

  在国际社会强烈的反捕鲸声讨中,海牙国际法庭2014年裁定日本在南极的捕鲸活动并非出于科研目的。但日本却不顾禁令,于2015年强行恢复捕鲸。日本政府给出的理由是,坚持捕鲸是基于日本固有的饮食文化传统以及继续科研捕鲸的需要。但真相却远非如此。

全身是宝

  在日本,商业捕鲸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尤其在二战后食物资源极其匮乏时期,鲸肉是日本人重要的蛋白质来源,甚至可以说是日本人的“救命肉”。鱼市上鲸肉销售一度非常火爆。

  随着二战后日本经济起飞,日本人食物选择不断丰富,加上鲸肉肉质粗糙,冷冻后口感不佳,当前日本餐桌上的鲸肉消费已大不如前,人均年消费鲸肉仅为30~40克。

  但是,日本国内的鲸肉需求并未因日本人食用鲸肉显著下降而减少。近年来,日本除出动大型捕鲸船南下捕鲸,还从冰岛、挪威进口大量鲸肉。据报道,2014年5月,日本从冰岛进口2000吨鲸肉。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测算,2000吨鲸肉相当于日本此前6年从冰岛进口鲸肉的总和。

  事实上,鲸肉除了可以供人食用,还可研磨成粗粉,制成饲料和宠物食品、加工成人造纤维等。此外,日本还在偷偷出口鲸肉。2009年,洛杉矶一家餐厅和首尔一家餐厅被发现非法出售鲸肉菜肴,经DNA配对实验检测,这两家餐厅的鲸肉均来自日本。

  除了鲸肉,鲸身上的其他部位也大有用处,可谓浑身是宝。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刘云告诉《环球》杂志记者,“鲸脂含有大量甘油,可用来制造肥皂、化妆品、鞋油、画笔和蜡烛,还可用来当作某些精密仪器的润滑油;须板可做成鞋拔子、小提琴和工艺品;鲸的皮和胃可加工成奢侈品;其脑垂体和甲状腺可制成激素类药物;肝可做鱼肝油;牙齿可做印章;骨头可加工成钙片、肥料和味精原料;软骨则做成骨胶、明胶、胶片和胶囊;脆骨则可用于制作羽毛球拍。”

  而日本大量捕捞同属鲸目的海豚,其主要原因是海豚的眼珠富含DHA,而DHA是大脑和视网膜的重要构成成分,对胎儿、婴儿的智力和视力发育至关重要。日本通过先进科技对海豚眼珠中含有的DHA进行提纯,然后将其做成适合儿童喝的碳酸饮料,目前这样的饮料在日本随处可见。

政治需要

  不过,日本对捕鲸的执着绝非只是图其经济上的好处,还与该国政治密切相关。

  2017年8月,加拿大著名动物保护者保罗·沃森在海洋守护者协会网站上发布声明称,将放弃在南太平洋阻拦日本捕鲸船,因为“日本采用军事侦察技术,依靠卫星实时监控海洋守护者协会的反捕鲸船,轻易地躲避我们……日本捕鲸者不仅得到了政府提供的资源和资金,还有强大的政治支持。”

  有报道称,此前在日本政府高官的一次内部座谈上,一名高官坦言,当前鲸肉的商业价值不是很高,在南极海域捕鲸也非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并严重损害日本国际形象,“但现在很难终止,主要是出于政治方面的考虑。”

  旅日学者凌庆成认为,“日本政府长期以来都是自民党的天下,自民党的基础在农村、在渔民。至今,日本在太平洋海域共有捕鲸船1000余艘,捕鲸渔民及相关产业工人达10万人。为了党利和选票,自民党一直给农民、渔民提供各种高额补贴。政客和官僚的相互勾结,造成捕鲸活动一直延续至今。”

  为迎合民间情绪,给自己捞选票,日本政客在捕鲸问题上不乏各种作秀。国际法庭2014年判定日本南极捕鲸违反国际公约后,自民党捕鲸议员联盟随即召开紧急会议,一起食用鲸肉咖喱饭,表达不满。在自民党总务会长二阶俊博的提议下,自民党总部食堂当年还出现了鲸肉餐,并把每周五定为“鲸日”。

  另据媒体披露,受日本政府委托进行“科研捕鲸”的两家单位——日本鲸类研究所和共同船舶株式会社实则是捕鲸的宣传机构和日本鲸肉的主要销售商。日本市场上流通的鲸肉中,70%由共同船舶株式会社销售,价格也由其制定,以回收科研经费的名义,每年销售额约为45亿~50亿日元。而随着日本鲸肉消费量的不断下降,“科研捕鲸”2005年后陷入赤字,而填补赤字的钱来自国民缴纳的税金。据粗略统计,2005年后的10年间,日本政府向日本鲸类研究所提供了约80亿日元税金。

  此外,上述两家机构与其主管部门日本农林水产省也存在“旋转门”之嫌。日本鲸类研究所最近几年的人事变动情况显示,其多名成员是前农林水产省水产厅官员,他们的年收入高达上千万日元。而共同船舶株式会社97%的股份由农林水产省主管的5个财团法人所有,很多成员早先也供职于农林水产省。

资源之争

  除了直接的经济和政治利益,日本坚持捕鲸还与其作为岛国,陆地资源匮乏,害怕失去海洋资源控制权的心理有关。

  国际捕鲸委员会成员克拉彭说:“日本捕鲸业和其他海洋资源控制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一个极度依赖海洋资源的岛国,在日本看来,一旦离开捕鲸业,日本的渔业政策就得不到保障,捕鲸更像是一场海洋资源的战争。”

  以日餐中的高级食材蓝鳍金枪鱼为例。根据国际大西洋金枪鱼保护委员会2007年的一份独立审查报告,当年日本进口了3.2万吨蓝鳍金枪鱼,而大西洋全年可供捕捞的蓝鳍金枪鱼只有2.95万吨,前者高于后者8.5%。

  由于长年过度捕捞,且自身生长缓慢,近年来全球具有繁殖能力的蓝鳍金枪鱼数量已显著下降。而鲸是蓝鳍金枪鱼的主要捕食者之一,因此,在日本看来,禁止捕鲸,放任其数量增长,无疑会对该国蓝鳍金枪鱼的供应安全造成影响。2001年,在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一次会议上,日本农林水产省水产厅官员森下丈二就据此向对禁止捕捞南极小须鲸的管理政策提出反对。

来源:2018年2月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