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菲律宾有群“欧巴”的孩子
  新华网 ( 2018-03-22 16:17:34 ) 来源: 《环球》杂志
 

  在诸多因素影响下,一些韩国人怀着找乐子的心思前往菲律宾,在孩子出生后甚至尚未出生就一走了之,杳无音讯。不少韩菲混血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降生的。

《环球》杂志记者/杨天沐

  每到周五,在马尼拉的机场总可以看到一些戴着帽子、背着高尔夫球包的韩国人走下飞机。他们成群结队而来,颇为熟稔地给完小费之后,坐上车匆匆离去。

  他们是典型的“周末高尔夫球手”,不远千里来到菲律宾,只为在这千岛之国享受一个舒适的周末。

  在马尼拉及其周边地区,打高尔夫是一项特别的旅游项目。据一名菲律宾朋友介绍,在马尼拉的高尔夫球场打一场球才500比索(约合61元人民币),还配有专职球童服务。

  而在马尼拉的红灯区,则不时可见一些浓妆艳抹的酒吧女,站在韩文的标牌下,用半生不熟的韩语招徕顾客。在酒吧、按摩店、高尔夫球场,她们以酒吧女、按摩师、球童的身份走上出卖身体的道路。她们中的一些人希望在外国游客中能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男友,能在新的国家,以新的身份开启新的生活。

梦与债

  “周末高尔夫球手”只是万千赴菲韩国游客中的一部分。2017年,超过160万人次韩国游客到访菲律宾,韩国继续蝉联菲律宾外国游客来源地之首。菲律宾旅游部长万达·特奥曾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迫切地希望继续保持现有良好状况,不懈地推动菲律宾旅游业发展,以满足韩国旅游市场不断变化的需求。”

  在失业率5.4%、未充分就业率17.4%(2016年7月数据)的菲律宾,韩国游客的消费和他们带来的工作机会,是不少长期处于失业边缘的菲律宾人的希望。

  在菲律宾的一些地方,无论是服务生还是收银员,公司大多是以半年为期聘请临时工,薪资低,正式岗位几乎没有。年纪一大,在没有特别专长的情况下,就只能等亲友救济了。

  出国做菲佣也是一条出路,但这条出路也不容易。她们需要前期花费时间和资金投入培训,因此出国的菲佣往往都身负债务,需要挣钱还债。这份工作不止于辛劳和压力,有时候还会遭受屈辱。近期,一名菲佣在科威特因不堪遭雇主性侵而自杀。此类事件常常见诸报端。

  对于怀揣梦想的一些菲律宾姑娘而言,韩国男友提供的不只是异国情缘与优渥的生活,还有移民的希望。

  而对于找到菲律宾女友的韩国人来说,这个国家同样是美好的:白色的沙滩、碧蓝的大海、低廉的生活成本以及暖风微醺下的柔情。

  然而,这并不是菲律宾的一切。菲律宾是一个天主教国家,教会势力大。“孩子是上帝赐予的礼物”,菲律宾法律规定禁止使用避孕套等计生用品,从而导致生育率非常之高。

  当菲律宾女友的肚子开始变大,考虑起婚姻问题的时候,对一些韩国男友来说,温柔乡就显得不再那么美妙了。

  在菲律宾,婚姻被视为两个家族联合的契约。一名在菲律宾落地生根的朋友介绍说,自从成家之后,他的生活开销就大了许多,常常要出钱接济岳父家的人。有时候,甚至出现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借住在他家的情形。

  对于那些短期居住在菲律宾的韩国游客来说,这样的情形是难以接受的。

  但是,感情不合、无法接受某种传统,在菲律宾根本就成不了离婚的理由。在教会的影响下,在菲律宾不可离婚,只能选择婚姻无效。也就是说,必须找出证据证明当时结婚就是一个错误,才能得出婚姻这个仪式是无效的结论。这一系列的法律进程代价非常大,耗资不菲,持续时间长。这一切,使走到谈婚论嫁地步的韩国男友在做出决定时慎之又慎。

  韩菲混血儿协会创始人之一孙诺米说:“他们(韩国人)是来享受生活的……他们绝不会想着娶菲律宾女人,然后在这里定居。”

  在诸多因素影响下,一些韩国人怀着找乐子的心思前往菲律宾,在孩子出生后甚至尚未出生就一走了之,杳无音讯。不少韩菲混血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降生的。

生与活

  在曾经美丽或不那么美丽的相遇里,韩菲混血儿来到了这个世界。据美国媒体报道,在菲律宾大约有3万韩菲混血儿。

  混血带来的独特外貌给他们带来的是排斥,因为他们的母亲是以违法的手段 “想要追求不属于自己的虚荣”,在菲律宾社会不招人待见。

  混血儿的身份还影响到他们的就学。适龄儿童上小学需要注册登记,但这些孩子不能提供自己父亲身份的证明。无奈之下,他们往往要伪装成亲戚家的孩子才能入学。

  雅松·萨孔16岁了却还在上六年级。他记得自己在4岁时见过来自韩国的父亲,一名服装商人。早年间,因为家庭贫困而辍学,如今萨孔在韩菲混血儿协会的帮助下得以再次接受教育。

  据孙诺米介绍,协会给这些韩菲混血儿提供基础教育以及韩国文化教育,包括学习韩语。

  萨孔说,他的梦想就是去韩国,对自己被抛弃也不怨恨,只是有点想父亲了。“我不恨他,我不知道他和我妈妈为什么要分开。”

  更糟糕的情况是,一些韩菲混血儿无法接受教育。

  俞的母亲曾是一名在高尔夫球场工作的实习生,她在球场上结识了自己的韩国男友。很快,她怀孕并生下了俞,而那个韩国男友则孤身一人回到韩国,再无联系。

  俞的母亲忙着工作挣钱养家,没有时间管教他,也没钱供他上学。俞不知道自己父亲的情况,只有一张他的照片,他往往通过击打照片来发泄怒气和不满。

  “当我走出家门时,周围的人都在悄悄议论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真讨厌自己有这副长相,韩国人对我这样的混血儿也不友好。”

  一些韩菲混血儿变成了所谓的“街童”,成群结队整日在街上游荡。他们常常穿着脏得发灰的T恤衫,在各个路口等着。一到红灯亮起,他们就分散到车流中,拿着一块破抹布随意给车抹两把后向司机要钱。通常情况下,如果司机发善心给了一个孩子,瞬间一帮孩子都会围上来要钱。

  这些孩子拿到钱后,又往往会去买一种植物粉末。据知情人士介绍,这种植物粉末具有类似毒品的作用。

  菲律宾的一些有识之士指出,通过教育或许能够改变一些菲律宾姑娘的想法,即通过嫁给外国男友改变命运。然而,从事韩菲混血儿调查的非官方组织负责人李永熙说,有些混血儿由于没有足够的教育与培养,往往会再次陷入卖淫和暴力组织的怪圈。

来源:2018年3月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5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