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京都西阵织的“爱马仕”梦想
  新华网 ( 2018-05-11 13:15:34 ) 来源: 《环球》杂志
 

    “未来希望将西阵织的技术与中国设计师的想法、中国公司强大的执行力和推广能力结合起来,要是能够打造中日合作的‘爱马仕’就好了。”

《环球》杂志记者/杨汀 胡俊凯(发自东京)

  对日本传统文化感兴趣,或者去过京都的人,大概都会知道日本的国宝织品——西阵织。它起源于和服腰带,后被广泛运用于日本各类传统织品和文化遗产的修复当中,作为传统工艺的代表之一,西阵织成为日本民族文化传承的重要部分。

  与许多传统工艺一样,西阵织也面临越来越严重的传承危机。如何保持工艺的“传统”,留住传承的“队伍”,通过创新激发活力,实现传统工艺与现代产业结合?京都的西阵织产业做出了一系列探索。

传承

  西阵织是京都“先染织物”(用染色丝线织出图案称为“先染”,先织再染图案称为“后染”)的最高峰,拥有超过550年的历史。从事西阵织的工艺企业和作坊集中于京都西北地区,这也是西阵织之名的由来。据京都市政府的统计数据,截至2011年,京都市共有从事西阵织的企业369家。

  创建于1894年的“龙村美术织物”(以下简称“龙村织物”)是西阵织的代表性传承者,也是京都最大的织物公司。在该公司位于京都市中心的展厅,《环球》杂志记者看到各种花纹极为繁复精细的和服腰带、锦帐,以及该公司受政府和科研机构等委托修复的织物文物复原品。据该公司经营本部长武村恭志介绍,该公司在1955年前是个人所有的织物商店,1955年改组为现代公司。起初以生产和服腰带为主,后来拓展到各种纺织工艺品,并从事文化遗产修复和复制工作,近20年还生产飞机和新干线的座椅罩等产品。

  目前,几家西阵织大企业仍传承着西阵织的所有织、编、刺绣方法,以及缀、经锦、纬锦、缎子、朱珍、绍巴、风通、綟织、本皱织、天鹅绒、絣织、紬等传统种类,产品以传统织法和纹样为主,部分稍加变化。

  二战前,西阵织主要面向日本皇室、神社、寺庙等;二战后,日本希望将丝绸销往国外、赚取外汇,西阵织担负起向海外推介日本丝绸的使命。今天,日本的“国家门面建筑”如国会议事堂、最高法院、迎宾馆、国立剧场等的内装中都有西阵织,日本领导人赠礼也经常选用西阵织。

  武村说,日本的纺织技术集欧洲、中近东、亚洲之大成,因此西阵织在技术上其实进步空间已经不大,创新主要是在素材和设计上,如开发新素材的丝和布料,利用不同性质的丝表现出传统织物没有的“立体感”等。

  此外,西阵织在修复和复原历史文化遗产方面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比如龙村织物,从创始人龙村平藏一代开始,就接受东京艺术大学等的委托,研究和复原奈良的正仓院、法隆寺、东大寺的织物文物,成功复原70种左右。因为对传统织物的杰出贡献,龙村平藏被日本政府授予紫綬褒章。目前,修复和复原历史文化遗产的作业已传承到龙村织物的第四代所有人。

困局

  不过,武村也承认,现今市场对传统织物尤其是和服腰带等价格昂贵的织物的需求正日渐萎缩,这是西阵织面临的首要难题。即使是龙村织物这样的西阵织第一大公司和“政府采购”供货商,腰带、挂画等传统织物产品的销售额也只占其总销售额的一半。

  除了需求萎缩,西阵织传承面临的难题还包括后继乏人、上游渐渐衰落、政府补贴少、传统经营体制存在弊病等。

  武村坦言,手工纺织技术复杂而辛苦,从入门到能够独当一面需经年累月,同时传统的、严格的“师徒”制度也令年轻人望而却步。在这种情况下,西阵织传承队伍不断萎缩。

  据京都市政府提供的数据,1990年,京都市共有西阵织从业人员12307人,到2002年已减少一半多,至5764人,到2011年几乎又减少了一半,至3126人,平均每家公司(作坊)从业人数为8.5人。

  作为京都最大的织物公司,龙村织物一共有87名员工,其中手工艺者一共有20人,8人拥有经济产业省颁发的“传统工艺士”资格,其中最年长的80多岁,最年轻的30多岁。

  拥有“传统工艺士”资格的手工艺者可对其他员工进行指导,但不是从前那种严格的“师徒”制度。“现在有志于织物工作的年轻人本已不多,如果太严格,怕把这些人吓跑了。”武村说。

  为了确保技术传承,龙村织物十分注重吸收新的技术人员,比如从京都造型艺术大学等艺术类大学招聘。此外,武村表示,“对于真正有热情、有志于此的年轻人,没有一点基础也会接收,慢慢培养。”

  上游严重衰落也是西阵织面临的严峻课题。传统织机渐渐老化、破损,而织机的生产商倒闭的越来越多,令织物企业颇感困扰。

  据京都市政府提供的数据,1990年,京都市内共有西阵织织机7823台,到2002年下降了一半多,仅有3635台,到2011年又大约减少了一半至1690台。

  武村说,现在能生产西阵织手工织机的工厂只剩一家。龙村织物未雨绸缪,之前在其他织机厂商倒闭的时候,就去收购了不少织机及零部件,以供未来替换使用。

  “上游严重衰落的原因之一是政府扶持、补贴不够。”武村感叹说,政府对传统工艺领域的补贴非常少,补贴和支援更多流向了高科技等政策倾斜领域。

  此外,传统的经营和销售体制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西阵织的传承和发展。

  武村说,龙村织物是家族企业,不上市。京都的传统工艺企业大都如此。这些企业认为,引进外部资金,就会有很多外部意见,导致难以保持传统。同时,从事西阵织的企业也不太进行并购。“会吸收技术人员,但一般不会收购别家,因为各家在工艺、技术上各有风格,大体上业内一看就知道这是哪家的东西,不希望因为收购而被稀释。”

  不过武村也坦言,这种模式一方面是一种文化,在保持企业特色和传承传统上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同时也导致无法整合和优化资源配置,制约了企业发展。

  在销售上,西阵织企业也面临类似问题。龙村织物的供货渠道主要是百货商场和吴服(和服)店铺,很少面向个人。武村说,西阵织的销售行规,不是对方开价高就卖,而是看重稳定的关系。开拓新销售渠道有时还要看老主顾的脸色。

突围

  面临诸多困难,西阵织该如何突围?

  以龙村织物为例,在和服腰带等“看家产品”销售有限的情况下,该公司开发了手包、名片夹、钱包等在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小物件,争取年轻消费者和观光游客。同时还积极研发利用西阵织技术的机械织法,为列车、飞机生产座椅罩。目前,在新干线和飞机座椅罩生产上,该公司在日本国内已占据最大市场份额。

  西阵织的另一家代表性公司川岛织物前社长青户紘表示,在公司一蹶不振的时期,他曾无数次阅读社史,与老社员、生意对象深谈,最后认为,在破除组织保守化、挑战新事物的同时,还必须在保持企业核心竞争力,即“织、编技术”以及“丝的研发、染色和加工”上下功夫。

  目前,川岛织物已开发出能吸收新装修房间里甲醛等有害物质的窗帘,可形成“枕型”空间、不用金属丝就可做成汽车座椅罩的弹性聚酯纤维等产品,公司甚至还有生产宇航服的打算。此外,川岛织物还发售了面向儿童的“玩具织机”,销量不俗。

  青户说,机械和电脑操作普及以来,传统手工艺者都有“被机械抢了饭碗”的担忧,虽然也学习了操作机器和电脑,但内心还是更愿意亲手接触丝、布。传统工艺行业应珍惜工艺者的这种心情。不能仅考虑效率,还应保证手工艺者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会带来新的发现。自己的公司曾尝试用电脑操作来织一幅《悲母观音》缀锦画,需要1500种颜色的丝来织出4500种颜色,但最终电脑和机械织出的产品,在细节和神韵上均不如手工。

  在销售上,龙村织物和川岛织物都表示,目前还必须依赖传统渠道,但也正在拓展海外市场。武村说,虽然和服腰带、装饰品等产品在海外的接受度难料,但其技术可以应用到其他领域。2017年12月,包括龙村织物在内的4家西阵织企业到上海的高岛屋百货商场进行展出,中国顾客对这些商品非常感兴趣。

  武村兴奋地表示:“未来希望将西阵织的技术与中国设计师的想法、中国公司强大的执行力和推广能力结合起来,要是能够打造中日合作的‘爱马仕’就好了。”

  在经营体制上,川岛织物还进行了突破,在销售增长很快的纺织产品领域引入外资。青户表示,有人认为引进外资对传统工艺产业是“在伤口上撒盐”,公司的不少员工也不理解,但事实上,引进外资有利于公司内外技术的结合。

  此外,西阵织的企业和作坊还在加强产业联合,“抱团取暖”。它们成立了“西阵织工业组合”和“西阵织会馆”。关西地区也成立了“关西传统工艺品志愿者向导协会”,为国内外游客开设各种介绍传统工艺的活动和讲座,并开发体验传统工艺制作的旅游项目等,帮助拓展传统工艺品的需求。

  同时,日本政府也推出了一些政策,帮扶西阵织的小公司和作坊。例如,近畿产业局就制定了专门政策,帮助那些面临后继无人问题的西阵织中小企业提前进行经营者的更新换代:对于有希望子承父业的中小企业,会尽量劝说子辈继承,并给予降低或减免遗产税等优惠;对于那些没有继承者的中小企业,则会介绍外部管理人员或者并购商,并要求后者保证企业的利益和社会价值。据悉,目前已有数家中小企业接受了这一“换血”方案。

来源:2018年5月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9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