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切尔诺贝利,在春天里醒来
  新华网 ( 2018-05-21 07:47:35 ) 来源: 《环球》杂志
 

  32年前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没有这些勇士,丰饶而美丽的乌克兰黑土地及其周围地区今天大概就不复存在了,甚至整个欧洲都将不再适宜人类居住。

《环球》杂志记者/陈俊锋(发自基辅)

  切尔诺贝利曾在春天里“死去”,现在,它正在春天里醒来。在禁区的生态保护区内,普里皮亚季市的足球场几乎消失不见,茂密的树林将其覆盖,往日喧嚣的人声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这里如今已被400多种脊椎动物占领。

  32年前的那个春日的凌晨时分,这里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数千人直接死于过量核辐射,数十万人因此终身残疾。

  在乌克兰驻外的3年里,《环球》杂志记者曾5次来切尔诺贝利采访。2018年4月,记者终于在第6次探访期间,首次获准进入爆炸点隔壁的3号反应堆厂房内。一些鲜为人知的事实,就从这里向你讲述。

噩梦中的勇士

  上世纪70年代,苏联在乌克兰北部建设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电站距离拥有12万人口的切尔诺贝利市约18公里,它是距离核电站最近的城市。1970年2月,在距离电站3公里的地方,苏联政府决定建立普里皮亚季市,作为核电站的配套城市。这座城是按当时苏联现代化城市的标准而建,拥有宽阔的街道,15所幼儿园和5所11年制学校,还有电影院、大型超市、体育场、游泳馆和文化公园等。在核事故发生前,也就是这座新城市建立10年后,当地已拥有约4.74万居民,主要是核电站的职工和家属。

  1986年4月25日,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星期五。按计划,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当天开始对4号反应堆进行停堆检修。一般在停堆过程中,技术人员会进行一些重要实验。这一次是惯性实验——模拟在外接电源被切断的紧急情况下,涡轮机剩余惯性产生的能量能否继续驱动水循环主泵,直到柴油发电机组接替。由于电力公司和电站工作人员之间缺乏指挥协调,以及第二代核电站本身存在安全缺陷,实验过程中反应堆内温度和压力超标。

  当时,正在值班的主泵操作员霍杰姆丘克发现主泵异常抖动,便进入车间察看设备情况,这时爆炸发生了。人类和平利用核能的历史从那刻起被改写——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4号反应堆因堆芯压力和温度过高发生爆炸,重达1200吨的防护层以及车间屋顶被掀开。一瞬间,一些专家鼓吹的“石墨沸水反应堆绝对安全可靠的神话”破灭了。

  驻站消防员在6分钟内赶到了事故现场。他们在充满放射性污染的粉尘、蒸汽和烟雾中控制火势。此刻,霍杰姆丘克被永远埋在了坍塌的水泥构件下,他的遗体至今没有找到。

  凌晨2时,消防员和其他抢险人员开始出现呕吐、头晕等症状,但他们没有立即撤离,只是就地处理了不适,便继续抢险。

  凌晨4时,火势被成功控制在4号反应堆发电机组车间顶部,没有蔓延到3号反应堆厂房。

  6时许,4号反应堆的明火被扑灭。这时,工程师沙申克因辐射过量和脊柱伤势而离世。弥留之际,他一直呼喊着他的同事和霍杰姆丘克的名字。

  爆炸发生时,电站内有134人值班,很多人尽一切可能坚守岗位,直到早上7时上级下达撤离命令。有的伤员在被送往附近的普里皮亚季医院后又跑回电站继续抢险。

  第一个危险消除了。如果由石墨、机油、沥青燃起的火焰蔓延到紧邻的3号反应堆,进而发展到1号和2号反应堆,那后果将不堪设想。4号反应堆内的核燃料有约200吨,其他相邻的3个反应堆内有着同样数量的核燃料。当时的爆炸已将8吨污染物直接抛向空中,随后高空气流将其扩散到欧洲全境,甚至全球。其污染程度比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高100多倍。

  电站附近的松树林因为强辐射而变成了棕红色,后被称为“红树林”。最初受伤的28名抢险人员中多数是消防人员,他们被立即用专机送往莫斯科第六医院,但最终在一个月内全部牺牲。其浮肿和大面积溃烂的遗体被装进锌制棺材,并被迅速下葬于莫斯科米季姆斯基公墓,地面还浇筑了厚厚的水泥。一切都在高度保密状态下进行,直到1995年他们的花岗岩头像才被制作并安放在墓碑上,供后人瞻仰。

  为了控制污染物扩散,一大批士兵从阿富汗战场被调回,其中包括直升机驾驶员和化学部队官兵,他们从空中投放沙袋、铅块、硼砂和混凝土,以封闭裸露在外并发出耀眼白光的堆芯。头一批实施投放的官兵受到的辐射量是致命剂量的成百上千倍。当时他们无法确知辐射量,因为测量仪器早已爆表。

  5月10日,被炸开的反应堆洞口终于被彻底封住,但在反应堆内,高温正不断累积,堆芯熔化了,出现更大的危险。堆芯可能因热量不能排出而烧穿底部。

  由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位于由北向南注入黑海的东斯拉夫母亲河——第聂伯河上游,一旦地下水脉被污染,这条孕育生命的大河将被彻底毁坏,进而危及黑海水域。从5月13日开始,一个月内先后有约一万名矿工挖掘地下冷却通道。缺氧、高温、比正常值高300倍的核辐射浓度折磨着他们,终于一条从3号反应堆底部到4号反应堆底部的150米长的地道被挖通。在这些矿工中,有超过四分之一没有活过40岁。

  今天,当一支名字听起来很土的足球队——顿涅茨克矿工队在欧洲冠军联赛的对抗中屡屡获胜时,请不要奇怪,他们背后是个异常顽强的群体,他们当得起“欧洲拯救者”的称号。

  32年前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没有这些勇士,丰饶而美丽的乌克兰黑土地及其周围地区今天大概就不复存在了,甚至整个欧洲都将不再适宜人类居住。

禁区里的返乡人

  从核事故发生时起,发生爆炸的4号反应堆向外30公里范围被划为禁区,不允许任何人擅自进入和居住。在军警协助下,禁区内的所有居民都被陆续撤离,包括普里皮亚季和切尔诺贝利两市的居民和附近村庄的农民。

  然而,在事故发生后的几个月内,因为各种原因,有少数居民偷偷返回家园,生活至今。据统计,目前共有约180人留在禁区,其中切尔诺贝利市大概有80人,还有100人居住在禁区内的几个村庄里,他们被称为“自住民”,即自己住到禁区内的人。多数人回禁区的主要原因,是不愿离开故土以及撤离安置的条件艰苦——当时因为缺乏住所,往往几个家庭被安置在一套住房内。

  自住民在此后的30多年里继续在自家院子里种土豆、蔬菜和水果,在附近水体里捕鱼,在树林里采蘑菇。当地相关部门每月两次组织食品流动车开进这些地方,向他们提供面包和其他食品;邮局则每月一次给他们送信。由于今天的自住民几乎清一色是老人,因此邮局还负责向他们发放退休金。

  为保障他们的安全,当地政府派出技术人员对他们的生活区域进行监测,确定放射性指标处于正常数值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他们的存在。但根据法律,除了工作人员,30公里禁区内至今也是不允许居民居住的。

  “我其实是非法居留者,但这不影响我的幸福感,核事故对我本人的影响并不大。”居住在切尔诺贝利市的78岁老人马尔克维奇告诉《环球》杂志记者。32年前事故发生期间,作为老师的他正带领学生去集体农庄帮忙种土豆,大家都看到了核电站方向的浓烟。因为核电站方向是重工业区,且电站的5号和6号反应堆仍在建设中,冒点黑烟并不能引起人们担心。但几天后,上级开始要求居民全部撤离,很多人被告知,不用多久就可以回来,但这一走就是32年。

  马尔克维奇在事故发生后仅数月,就坐船从乌克兰首都基辅来到普里皮亚季市,在上岸时遭到警察阻拦,但他找到了其中一位熟人,解释说回来是因为想家,于是这位熟人脱下自己的警服送给他,装扮成警察的他顺利回到了故居。

  当时,他看到在切尔诺贝利市内,军人们还在忙于清洗被污染的街道和房屋,测量员们则把测到的辐射值直接标注在路面和建筑物墙面上。后来他就在自己家住了下来,并且找到了一份负责当地辐射剂量监控的工作。“当时想着只要能留在切尔诺贝利就行,干什么工作都愿意。”老人说,他至今仍认为留在这里是正确的。

  近些年来,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后续减灾工作还在继续开展,特别是在4号反应堆的新掩体建设过程中,相关公司雇用了大量工作人员,很多人从各地赶来工作。他们的临时宿舍都在切尔诺贝利市,最多时有约4000人在此住宿。他们在禁区内工作15天,然后离开,回家休息15天再工作,如此周而复始。因为这里的工资比其他地方高一倍,最低一个月也有约800美元的收入,所以吸引了很多年轻人。

  据悉,核事故发生的头10年内,相继有20多万工作人员来到禁区消除核辐射污染。30多年来,在禁区内工作过的人数高达50万。

废墟旁的春天

  4月底,《环球》杂志记者首次进入爆炸点隔壁的3号反应堆厂房内。3号反应堆直到2000年12月15日才正式全面停止向乌国家电网供电,1号和2号反应堆机组则已分别于1996年11月和1999年3月彻底关闭。

  记者看到,4个反应堆实际上处于一个总建筑物之中,内部相互隔开,一条长约1公里的通道连接着它们。通道墙体用黄色的特殊金属材料贴面,被戏称为“黄金通道”。

  在这次采访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管理局向记者们介绍了过去一年来电站的主要工作进展,主要涉及新掩体竣工后的设备调试、地上干式核废料储存库建设进展、禁区内太阳能电站建设可研报告、禁区内旅游项目开发情况、生态保护区的情况等。

  自2016年11月巨大的弧形钢质新掩体顺利覆盖到局部破损的4号反应堆机组旧石棺上之后,这里的安全性提高了。据称使用寿命达100年的新掩体,除了用于封闭4号反应堆,还要在未来用内置的机械臂清理核废料和污染物,进一步从源头消除和防止灾害。

  禁区内配套的核废料储存库的土建部分已全部竣工,截至目前,储存库已通过了耐寒冷测试,耐高温测试也即将展开。一直以来,切尔诺贝利的核废料都储存在俄罗斯,每年需要为此花费两亿多美元,一旦这个储存库建成,存在俄罗斯的核废料将被运回乌克兰,而此后清理出来的废料也将储存在此。

  禁区内1.2吉瓦大型太阳能电站的科研报告已于2018年3月完成,并向外界公布。太阳能电站需要的土地和输电线路,在禁区内都具备。这为今后吸引投资者和开展具体招投标活动创造了条件。

  近年来,禁区内的旅游项目日趋成熟,游客人数从2015年的1万多,一路上升到2017年的6万多。在进入禁区的入口处,今年有了新变化——一辆绘有核辐射警示标志和切尔诺贝利旅游网址的轮式装甲车被高调停放在那里;新设了一个纪念品销售亭,里面出售核事故纪念币、钥匙链、T恤、棒球帽、军用水壶、马克杯等。

  2017年,电站管理局还在禁区内正式建立了生态保护区,保护区可以提供游览项目,也可以进行科研。

  32年来,人类活动的退出让这里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比如在普里皮亚季市的足球场,球场内已长满参天大树,如果不是四周的水泥看台,你一定会认为这里就是茂密的森林。

  无人打扰的禁区渐渐变成鸟兽鱼虫的天堂,一些濒危动物也出现在禁区里。禁区生态监控处官员维什涅夫斯基说,从人类大撤离后,动物们就开始进驻。最早是一些啮齿动物,它们被荒地里成熟的粮食吸引而来,还有果园里美味的水果。慢慢地,动物种群迅速扩大。

  如今,禁区内已发现山猫、猫头鹰、棕熊、欧洲野牛、野马、獾、野猪、鹿、狐狸、水獭、狼以及白鹭、灰蓝山雀、黑松鸡、白尾雕等动物,其中包括400多种脊椎动物,一些动物甚至在废弃的农舍和居民楼内安了家。一些鲶鱼在电站冷却水渠里长到一两米长,喂鱼成为禁区旅游的金牌项目之一。

  维什涅夫斯基说,今天,当我们站在核电站废墟旁,或者提起切尔诺贝利这个名字时,我们已经开始憧憬未来。

来源:2018年5月1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