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曾士生:苏州24年前
  新华网 ( 2018-06-15 07:38:44 ) 来源: 《环球》杂志
 

    上世纪90年代,中国需要招商引资、利用外资发展经济并与国际接轨,苏州工业园区提供了相关经验;到了21世纪初,在开发的同时要保护碧水蓝天、实现可持续发展,在这个背景下诞生了天津生态城;如今,互联互通变成重要主题,于是中新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应运而生。

《环球》杂志记者/王丽丽 夏立新(发自新加坡)

  曾士生,戴着宽边眼镜,穿着东南亚热带风情的花色衬衫,坐在新加坡滨海湾附近一家高档酒店的一层咖啡厅里,一边呷着咖啡一边与《环球》杂志记者侃侃而谈。

  这位中国-新加坡苏州工业园区开发公司首任CEO一开口,便是20多年前“拿脑袋做担保”的波澜壮阔的岁月。

苏州工业园区诞生记

  1994年2月26日,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和新加坡国务资政李光耀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署合作开发建设苏州工业园区的协议。苏州工业园区成为中新两国政府间第一个合作项目,也成为改革开放中的中国学习借鉴新加坡发展模式和经验的试验田。

  1994年3月,曾士生接到出任苏州工业园区CEO的任命后,第一时间赶往中国苏州。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工业园规划用地一片繁忙的春耕景象,农民们正忙着往田里插秧。晚上当地中方官员招待他吃饭,席间对方指着饭桌上的毛豆告诉他,苏州工业园区这块地出产中国最好的毛豆。曾士生回答说,“上月两国领导人签署了苏州工业园区的协议,您必须想想是要工业园区还是要毛豆。”

  回到新加坡后,曾士生向新方人士建议,现在最重要的是落实协议,不惜一切代价把项目向前推进。当时,拟议中的苏州工业园区开发主体——中新各出资35%和65%的合资公司——尚未组建,建设用地的土地证也没有拿到,但曾士生提议,先出资开建一个2平方公里的启动区,公司组建成立之后再追算这笔账目,如果出现问题就“砍我的头”。在曾士生等人的推动下,短短两个月后,也就是1994年5月,苏州工业园区项目正式启动。

  1995年春节来临之前,曾士生前往苏州探望当地娄葑乡乡长,对园区拆迁工作给村民带来的不便表示道歉。在村长简陋的办公室兼卧房里,曾士生告诉村长,如果园区开发成功了,后代的生活就会好过了,辛苦他们迁就合作一下。对方听明来意,不仅摒弃前嫌,还热情地招呼新方吃饭喝酒。这让曾士生不由得感慨,这些人是改革开放背后的无名英雄。

  半年多后,中新合资公司组建,一年之后拿到土地证,而曾士生为园区的建设赢得了宝贵时间。

  曾士生回忆,项目启动一年后,1995年5月12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到苏州工业园区视察,为园区题词:加快建设苏州工业园区,为发展中外经济技术互利合作积累新经验。

  同年8月,李光耀到访苏州工业园区的时候,中方把这28个题字刻在一块红木板上,镶上苏绣的框子送给他。李光耀则把这份礼物放在他会客室外的签名簿旁边,并附上了英文翻译。曾士生说,“来拜会李光耀先生的有很多企业界泰斗,都能看到这块(牌匾),他用这种方式来帮我们招商。”

  曾士生告诉记者,当年有些企业原本考虑在新加坡投资,但顾虑新加坡运作成本比较高,新方就会推荐这些企业到苏州工业园区,并成功地为相当多的企业落户园区牵线搭桥。

  过去20多年来,苏州工业园区是中新两国历届领导人见面必谈的话题,而且园区的发展让两国领导人都感到满意,“互相讲一些鼓励的话”,这让曾士生非常欣慰。

  曾士生说,自己当时年轻,怀着一腔热血,也就敢想敢做。如今细细想来,这么多年来有关苏州工业园区最深的记忆,就是两国领导人对园区的支持,正是这一支持,“使我今天脑袋还保得住”。

从单向学习到互学互鉴

  1978年11月,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访问新加坡。1992年他在南方谈话中说,“新加坡的社会秩序算是好的,他们管得严,我们应该借鉴他们的经验,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之后,中新友好交往十分活跃。据不完全统计,1992年,中国各部委、各省市有1000多个团组到新加坡访问、考察、洽谈、展销;新加坡到中国访问的官员也特别多。

  当时李光耀觉得新加坡太小,政府接待任务太重,加上中国官员来新加坡时间有限,就想出联合搞一个项目,通过这个项目促进双方干部之间互相学习,新加坡不能以老师的身份自居。曾士生坦言,“老实说,我在苏州工业园区也学到了很多中国方面的宝贵经验。”

  曾士生认为,邓小平说应该借鉴新加坡,原因可能是:首先,新加坡成功地发展了经济、成功地落实了经济转型,而且社会秩序不乱;第二,新加坡的体制,汲取了西方的思想,也融入了东方社会的特色,更易于中国吸收借鉴。

  继苏州工业园区之后,中新两国又合作了天津生态城和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曾士生说,中新政府间的3个合作项目,代表了中国不同发展阶段的需求:上世纪90年代,中国需要招商引资、利用外资发展经济并与国际接轨,苏州工业园区提供了相关经验;到了21世纪初,在开发的同时要保护碧水蓝天、实现可持续发展,在这个背景下诞生了天津生态城;如今,互联互通变成重要主题,于是中新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应运而生。

  他说,其中苏州工业园区有鲜明的特色——它是中新双方出资建立的实体公司,起初新方持股65%、中方持股35%,2000年在李光耀的倡议下变成新方持股35%、中方持股65%。中方成为大股东后,中国的银行贷款源源不断涌来,如果一直由外方控股,开发速度不太可能这么快;此外,它还是政府主导的投资项目,企业也紧随其后。

  “苏州工业园区后来设立高校区、纳米园区、创业园区,都是继续借鉴新加坡的经验。比如高校区,我们给中方的建议是,如果园区要引进知识型的项目,要具备研发能力,就必须把大学的科研组织、企业与政府的政策支持有机地衔接起来,与其等中国教育部把大学搬过来,不如在招商的同时就吸引世界著名的大学在园区开办教学点,为园区储备人才。”

  他说,中国很多开发区都曾派人去苏州工业园区调研,那里也多多少少能看到新加坡搞开发区的经验,比如他们把新加坡的绿化理念融入中国的园林特色。此外,开发区拆迁也参考了新加坡的做法,失去土地的农民可以到园区找工作,很多农民转而从事园区绿化工作,也没种地那么辛苦。

  曾士生认为,现在情形大有改变,中国和新加坡在知识方面的距离也越来越小。上世纪90年代在招商引资、利用外资和与国际接轨等不少方面,新加坡可以提供一些经验供中方参考,现在是大家一起走一条双方都没走过的路。“不过双方都有走自己路的经验,而且双方又能互相信任,知道旁边有个很好的朋友,大家一起走胆子就会大一些。”

“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前景

  曾士生说,中新两国长期的商贸往来,催生出了一种信任和默契,这远远超出两国外交关系的历史。上世纪60年代,新加坡已经是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国,尽管当时的贸易额没有今天这么大。“很多我们这个年纪的新加坡人,在学校用中国英雄钢笔,吃上海大白兔奶糖、梅林罐头,新中两国向来都有非常好的经贸联系,双方民间、商家也建立起了互相信任的平台。”

  如今,中新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曾士生认为,要将这一项目放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大背景下来考量,现在“一带一路”倡议已经比较明朗化,或许中新双方可以讨论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互联互通可以做哪些具体工作,这样双方的合作可以更加全面具体:陆路从重庆、成都或者西安沿着古丝绸之路抵达中亚、西亚,直通东欧、西欧,新加坡客商在这方面缺乏经验,可以借此机会向中国学习;而海洋方面,通过中国沿海海港前往东南亚各地,新加坡对东南亚比较熟悉,或许可以利用自己的信息和经验与中方进行更多合作。

  他指出,“新加坡对‘一带一路’要采取宽阔的心情,‘一带一路’为中国与东南亚国家进一步增进关系提供了可能,投资改善本区域包括海港在内的基础设施,或多或少会影响新加坡的港口业务,但如果新加坡的港务局集团能与中方合作,共同在本区域进行投资,就能做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他说,新加坡的很多资金来自世界各地,通过新加坡这个亚洲金融中心搞“一带一路”项目的融资,让包括欧美在内的投资资金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就能更好地实现互惠互利。

来源:2018年6月1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