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俄罗斯世界杯11城
  新华网 ( 2018-06-27 09:48:23 ) 来源: 《环球》杂志
 

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

  11座城市,有各自的风情与性格,巡礼一番,一幅波澜壮阔的俄罗斯历史与现实交汇的画卷即刻铺展开来。

宁柯

  俄罗斯世界杯激战正酣。虽然我是一个伪球迷,但在俄罗斯工作生活多年,对这届世界杯算是有份特殊感情。本届世界杯的11个承办城市,大多是我的“老朋友”。这些城市,相对于世界杯32强和各位耀眼球星,更能触动我的心弦。

  11座城市,有各自的风情与性格,巡礼一番,一幅波澜壮阔的俄罗斯历史与现实交汇的画卷即刻铺展开来。

莫斯科,我曾跑过你

  今天的莫斯科,用很多俄罗斯人的话来说,是一个“独立王国”。因为无论是在苏联时期还是现在的俄罗斯,莫斯科作为全世界领土面积第一大国家的首都,一个拥有1400多万人口的超级城市,因虹吸效应而汲取了太多的国家资源,使其在承办本届世界杯的11个城市中毫无争议地成为精神领袖。

  莫斯科是本届世界杯中唯一有两座体育场举办比赛的城市。根据赛事安排,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和斯巴达克体育场共承担12场比赛,包括最重要的开幕战、半决赛以及决赛。

  卢日尼基体育场是俄罗斯最大的体育场,共有8.4万个坐席。它位于著名的莫斯科大学对面,一河之隔,距离我曾经住过的外交公寓也很近,大约5公里。在迷恋上跑步的日子里,我常常沿着莫斯科河一直跑到卢日尼基。冬日的白雪皑皑与夏日的光影斑驳,都铭刻在记忆中。

  卢日尼基体育场也是1980年第22届夏季奥运会的举办地。至今在体育场内仍能看到不少与那届奥运会相关的雕塑,比如在入口处能看到吉祥物米沙熊的雕像。那是奥运会第一次来到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当局为主办那届奥运会总共耗费了将近90亿美元,使之成为当时奥运会历史上最昂贵的一届。但由于此前苏联入侵阿富汗,那届奥运会遭到美国、加拿大等国抵制,最终只有80个国家参加。

  2013年,莫斯科举办第一届城市马拉松,卢日尼基体育场是终点所在地。我是3名参赛中国人中的一员,我清晰地记得,当我穿过漫长幽暗的入口即将进入体育场时,耳畔传来观众和主持人用扩音器给选手们鼓劲的声音,前面是耀眼的白光,让我仿佛穿越时光隧道,来到了1980年的奥运会……

  讲述莫斯科,可以有很多种方式,但我总是忘不掉那年夏天刺眼的阳光、淋漓的汗水、畅快的呼吸和诚实的心跳。

圣彼得堡,白夜之城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大城,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这是普希金在《青铜骑士》里留下的关于圣彼得堡的美丽文字,无论读多少遍都不厌倦。

  但俄罗斯又有这样一句谚语:“阅读7遍描述圣彼得堡的文字,不如亲眼看一下这座城市。”因为她的美不是文字所能描述的。

  始建于1703年的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第二大城市,俄罗斯人更习惯称其为“北方首都”,它是世界上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中位置最北的一个。

  圣彼得堡,市名源自耶稣的弟子圣徒彼得。苏联解体前,圣彼得堡曾叫做列宁格勒,解体后又恢复原名。这里有大量18~19世纪的著名建筑:彼得保罗要塞、彼得大帝夏宫、叶卡捷琳娜花园、斯莫尔尼宫、冬宫、喀山大教堂、伊萨基辅大教堂等建筑,无一不享誉世界。

  虽说一年四季各有各的美,但圣彼得堡最美的还是夏季,而夏季最美的是白夜。因为纬度高,圣彼得堡从5月底至7月中旬总是白夜,白天时间长达20个小时。

  陀思妥耶夫斯基借《白夜》主人公之口直抒胸臆:“那是一个奇妙的夜晚,亲爱的读者,只有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夜……我的上帝!那是足足一分钟的欣悦啊!这难道还不够一个人受用整整一辈子吗?”在这样一个白夜,他遇到了自己的爱人。

  在无眠的白夜,我也曾走向窗前眺望外面的涅瓦河。空气清冽,河水潺潺,大地沉睡。没有了白天的喧闹,只是从远处密林里偶尔传来几声鸟儿的啁啾,像窃窃私语。忍不住怀想,普希金、托尔斯泰、柴可夫斯基当年或许也曾有过这样的瞬间,而这静怡的时分亘古不变。

  为迎接世界杯,圣彼得堡建造了一座能够容纳6.8万名观众的新体育场。体育场的外观类似一艘降落在芬兰湾沿岸的外星人太空船,耗资17亿美元,是本届世界杯最贵的球场。

下诺夫哥罗德,最美的黄昏

  第一次去下诺夫哥罗德,是在一场令人战栗的暴雨之后。倾盆大雨把汽车挡风玻璃完全遮住,仿佛沉入海底,四周电闪雷鸣。于是忍不住虔诚祈祷:“快快停雨吧!”上天仿佛听到了我们的心声,雨须臾便停了。

  或许是为了给受惊过度的我们以安慰,天放晴了。夕阳把密云撕开了一道口子,将万丈光芒慷慨投向大地。霎那间,树是金色的,土地是金色的,屋顶是金色的,头发是金色的,瞳孔也是金色的。

  后来又去过几次下诺夫哥罗德,最喜欢黄昏时分站在古城墙脚下,看雄壮的伏尔加河和宽阔的奥卡河静静交汇。但记忆中最美的黄昏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下诺夫哥罗德体育场是为本届世界杯新修建的场馆,设计灵感来源于当地的自然景象——水和风。本届世界杯的小组赛为数不多的“强强对话”之一——阿根廷对阵克罗地亚就在这里上演。此外,这里还上演一场1/8决赛和一场1/4决赛。

加里宁格勒,琥珀之城

  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最西端的飞地,被波兰、立陶宛和波罗的海包围在中间,像一个海外遗孤。

  它是最不具备俄罗斯气质的城市。因为在1945年前,它仍是德国的一个城市,原名叫柯尼斯堡。德国哲学家康德去世后就安葬在这里。

  走在静怡的街巷,时不时能发现战争遗迹。一些红砖墙上至今仍残留着二战期间激战的弹痕。

  今天,不少人对加里宁格勒趋之若鹜。不过他们并不是为了追忆康德,而是为了追逐另外一番美景——沉睡在大海之下的瑰宝琥珀。

  1711年,普鲁士国王弗雷德里克一世下令建造一个琥珀厅。琥珀厅呈方形,占地约200平方米,用了整整6吨琥珀。5年后,弗雷德里克一世之子将其赠与彼得大帝,庆祝普鲁士与俄国结盟。1770年,当装饰一新的琥珀厅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时,565支蜡烛照亮整个大厅,令人目眩神迷……

  加里宁格勒如同这琥珀厅一般特立独行,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康德生前曾说过:“我是孤独的,我是自由的,我就是自己的帝王。”今天,这句话仿佛成了他为加里宁格勒所作的注脚。

  本届世界杯,这块俄罗斯最西边的飞地共举办4场小组赛比赛,大牌包括西班牙和英格兰。

叶卡捷琳堡,荣耀归于女皇

  叶卡捷琳堡没有落俗地被称为叶卡捷琳格勒。因为始建于1723年的它,是为了献给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而她是德国人。

  在叶卡捷琳娜统治期间,沙俄不断向南、向西扩张,从奥斯曼帝国和波兰立陶宛联邦手中将包括克里米亚、北高加索、乌克兰、白俄罗斯、立陶宛和库尔兰在内的大片领土纳入囊中,使得俄国成为一个真正的帝国。因此,叶卡捷琳娜二世也是俄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冠以“大帝”之名的女皇。

  今天,叶卡捷琳堡是俄罗斯第四大城市,西伯利亚铁路上的重镇,欧亚分界线从这里经过,也有人把它称为“乌拉尔山上的巴黎”。

  它是本届世界杯最东边的一个举办城市。为了举办本届世界杯,叶卡捷琳堡中央体育场在2015年进行了大规模的翻修重建,延伸了球迷看台区域。

伏尔加格勒,铁血之城

  要了解这座英雄之城,你可以爬上著名的马马耶夫岗,从位于高地上的纪念碑旁俯瞰整座城市。

  它过去曾叫斯大林格勒,被称为“二战中最惨烈的绞肉机”,上演过人类历史上最为血腥和规模最大的战役之一。斯大林格勒军民浴血奋战了200多个日夜,将德军全部歼灭,导致德国法西斯停止了战略进攻并开始走向崩溃。

  智利诗人聂鲁达对这次战争的评价语是:“勇气规则奖赏给了这片土地。”全城有近百座纪念碑和雕像以及数十处供人们凭吊和瞻仰的纪念地。

  最震撼人心的,是位于山岗顶部的“祖国母亲在召唤”雕像,高85米,重8000吨,“祖国母亲”右手持剑,左手遥指敌人进犯的方向,呼唤儿女们奋勇杀敌。时至今日,这尊雕像仍被视为伏尔加格勒市甚至整个俄罗斯的象征。

  这是一座有着钢铁意志的城市。

  伏尔加格勒胜利体育场坐落于伏尔加河畔,4场世界杯小组赛在这里开战。参赛球队中没有德国队。

喀山,混血之城

  想起喀山,首先就会想起一位当地官员给我讲的趣事。数百年前,鞑靼人首领骑马来到这里,看见中间低四周高的地形,不禁脱口而出,“哦,这多像口大锅。”喀山在鞑靼语中就是大锅的意思,城市因此得名。

  这里曾经居住过土耳其人、鞑靼人、西班牙人和俄罗斯人,最后都被蒙古人征服。多元就是喀山文化的最大特色。

  很多人会误认为,克里姆林宫仅在莫斯科。其实克里姆林宫就是内城的意思,在俄罗斯有很多个克里姆林宫。除了莫斯科之外,另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克里姆林宫就在喀山。伊凡雷帝将喀山纳入俄罗斯版图之后,推倒了喀山城的木质城墙,在原来的位置修建了一座石头城堡,就是今天的喀山克里姆林宫。

  喀山竞技场2013年为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而建,是一座4层体育场,设施完善。世界杯期间,这里举办4场小组赛、一场1/8决赛和一场1/4决赛。

索契,温柔之乡

  “哦,黑海!”很多到过这里的俄罗斯人,在看到幽暗大海时都会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话。仿佛在人生必达的愿望清单里,又一个选项被打了勾。

  在经历每年长达半年之久的严冬折磨之后,俄罗斯人最向往的地方就是索契。一个被太阳炙烤的温柔之乡。

  索契代表着椰风海韵,代表着一个极寒国家对温暖的想象。出租车司机在得知我是中国人时,告诉我遍布大街小巷充满异国情调的椰子树并不是从海上漂过来的,而是中国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赠送的。

  这里是唯一一个举办过冬奥会的亚热带城市。从高山上滑雪到山脚,然后立刻就可以跳入温暖的黑海畅游一番。山海相映的索契实在是一个浪漫的存在。

  本届世界杯,C罗上演帽子戏法的葡萄牙与西班牙“双牙大战”就在索契的菲什特体育场上演。

顿河上的罗斯托夫,自由的意志

  对于学俄语的人而言,顿河上的罗斯托夫是个非常有趣的地方。因为它的名字不是一个词,而是用三个词一句话来命名的。

  很多人知道顿河,都是通过《静静的顿河》一书。它描述了哥萨克人的爱恨情仇,这让顿河仿佛有了血肉。哥萨克骑兵至今仍是忠诚骁勇的代名词。斜戴羊皮帽、足蹬高筒靴、一撇俏皮的小胡子、腰间一把匕首,这就是哥萨克人给我的印象。

  “哥萨克”一词源于突厥语,意为“自由人”,原指从中亚突厥国家逃到黑海北部从事游牧的人。沙皇政府允诺哥萨克人实行自治,但同时又规定每个哥萨克男人都必须为沙皇服兵役,并宣誓效忠沙皇。

  这次在家门口举办世界杯,当地人乐得胡子都飞起来了。一场1/8决赛在这里举行。

萨马拉,混杂的气质

  萨马拉市位于莫斯科东南1054公里。对于球迷而言,他们有两个选择从莫斯科抵达那里:花3小时坐飞机或者花16小时坐火车。

  作为长途旅行的奖励,他们会欣赏到萨马拉市的众多风景名胜,其中最出名的是“三最”:俄罗斯最长的河流堤岸、欧洲最高的火车站大楼以及欧洲最大的广场。

  这座城市兼具大都会和伏尔加河畔度假村的混杂气质。换句话讲,在某些俄罗斯人眼中,它更像城乡接合部。破旧的木屋住宅与时尚的商业大厦毗邻,仿佛是在争夺这座城市的话语权。它是一座重要的要塞,二战时1941~1943年间,萨马拉是苏联的陪都。今天它是俄罗斯第九大城市。

  萨马拉竞技场的设计受到了航空工业的启发,就像一个玻璃穹顶,在夜间灯光的照射下蔚为壮观。除了小组赛,这里还有一场1/8决赛和一场1/4决赛。

萨兰斯克,意外的胜出

  把萨兰斯克放在最后介绍,因为它是一个出人意料的承办城市。它是莫尔多瓦共和国的首府,也是11个世界杯承办城市中最小的一个。千万不要把莫尔多瓦和摩尔多瓦混淆。虽然两个都是共和国,但前者是俄联邦的一个行政主体,而后者是独立的主权国家。

  2012年前,萨兰斯克是个极普通的小城,罕有旅游者前来。这里没有什么举世瞩目的古迹建筑,也没有什么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奇景。然而就是这么一座知名度不太高的城市,却成为俄罗斯评选的最佳宜居城市第一名。这或许就是选择它作为世界杯承办城市的原因吧。

  我没去过萨兰斯克,但是和莫尔多瓦人打过交道。当人们得知,我身边这位朋友是从莫尔多瓦来的时候,脸上通常会泛起笑容,仿佛见到外国友人。莫尔多瓦,对于很多俄罗斯人而言,也是陌生而遥远的存在。不过随着世界杯的举办,这里的寂静也会被打破。

  萨兰斯克为本届世界杯而专门建设了莫尔多维亚竞技场,充满民族风情,俨然是这座城市的地标性建筑。到当地记得要尝“熊掌”,一种碎牛肉和碎猪肉包在面包屑当中烹制的菜品,形状就像一只熊掌。

来源:2018年6月2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