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数字游民的眼前与远方
  新华网 ( 2018-07-02 07:46:17 ) 来源: 《环球》杂志
 

  在全球化大背景下,随着无线上网技术、远程工作方式和“世界公民”的出现和发展,近20年来,一群名为“数字游民”的全球性劳工群体,正将旅行、旅居与工作结合起来,游走世界。

《环球》杂志记者/黄麟云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逃离北上广,去外地流浪”……借助文艺作品、社交网络和自媒体传播,旅行与工作似乎水火不容、不可兼得。

  然而,在全球化大背景下,随着无线上网技术、远程工作方式和“世界公民”的出现和发展,近20年来,一群名为“数字游民”的全球性劳工群体,正将旅行、旅居与工作结合在一起,边工作边游走世界。

  这个群体与自由职业者、SOHO族、斜杠青年、背包客、轻资产一代、间隔年旅行者等新兴群体有诸多重叠,但又别有特色——数字游民本质是借助互联网远程工作,并借此实现地点独立之人。自媒体从业者、互联网创客、旅行设计师、客服、程序员……无论职业,只要可通过互联网创造收入,都可成为数字游民,享受地点独立带来的自由生活。

  数字游民还有一大特点,即“地理套利”,他们挣着高工资、高生活成本地区的薪酬,却在东南亚、南欧、东欧、南美这些生活较便宜的地方生活。一些人旅行,在一个城市待数周到数月;另一些人则选择在一个城市旅居1~3年,用慢旅行和沉浸式生活体验人生。

  数字游民真能兼顾眼前与远方吗?成为数字游民之前需做哪些准备?游民生活中有哪些自由与束缚?

被动收入流

  每天固定工作4~5个小时,使用Trello项目管理应用及番茄工作法,一次工作1个番茄钟(25分钟),一天8个番茄钟——这是数字游民张乐的工作日常。

  同时运营“数字游民部落”“智用英语”2个自媒体账号,张乐的工作围绕着内容创业:早饭后,晨读资讯、整理资料做选题;到了晚上,则为在线付费课程做准备规划。

  每年2/3的时间,张乐会在呼和浩特的家中工作,其余时间则游走在曼谷、布拉格、布达佩斯、华沙等城市,一边工作、一边旅居。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旅居至少一个月,工作时则前往当地的咖啡馆、联合办公空间或在酒店就地工作。这种慢节奏旅居生活,让他有更多时间和心情感受各个城市的细节。

  成为数字游民之前,张乐曾在油田服务公司斯伦贝谢在非洲乍得的基地担任石油工程师。驻非期间,他利用轮休间隙走过埃及、法国、马来西亚、美国等国家,成为环球旅行达人。

  张乐开启数字游民生活与一本书、一次旅行密切相关。2009年,他碰巧读到了蒂莫西·费里斯的自我管理书籍《每周工作四小时》,书中的工作生活方式让他十分向往。

  2015年春节期间,张乐在清迈和曼谷旅行时遇到了一群外国年轻人,这群人做网站、写程序、写博客、做翻译、电商创业……工作内容五花八门,但都有相同的内核:通过互联网工作养活自己,实现地域不设限。他意识到这群人就是《每周工作四小时》的实践者,而自己也必须成为其中一员。

  依靠此前的工作积蓄与投资收入、环球旅行培养的心理适应度、长期的个人生活方式设计准备,2015年张乐终于选择通过内容创业,开启数字游民生活。然而,这一切并不容易,起初两年他几乎没有获得任何收入。

  这种状况让张乐的家人忧心忡忡。和中国其他传统家长一样,他的父母并不希望他成为工作不稳定的大龄男青年。“譬如我妈常给我转发一些公务员招考信息,但现在他们看到我做出了一些成果,他们也在转变。人生道路都是自我选择,这很难去说服别人,只能用结果去证明。”张乐说。

  在张乐看来,数字游民与自由职业者最大区别是后者靠出租时间换取主动收入流,而前者更强调被动收入流,即只需付出一些努力做后续维护,就能定期获得收入。

  “例如我之前在网上发布的一些内容已在搜索引擎中排名前列,网友只需搜索关键词就能看到这些内容的链接。1万人看到链接,1000人看到内容,100人看到课程,10人最终为课程付费,这就会形成稳定的被动收入漏斗。”

  经过3年半的时间,张乐已小有所成。他在知乎上已收获了约2.3万名粉丝、53287次赞和88803次收藏;其“数字游民部落”付费社群已吸引了580多位成员。目前,他正在准备“地域独立的生活方式”付费课程,帮助人们从零开始一步步设计自己的生活方式。“近年来,中国的互联网发展迅猛,很多人的收入都来自互联网。想要成为数字游民,技能和职业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门槛是心理门槛。我想要以一半课程、一半培训的方式,帮助人们打开心结。”张乐说。

  张乐还说:“人的财富有两个面向,一是时间,二是金钱。如果赚钱很多,但时间很少,那依然是穷人。只有创建稳定的被动收入流并获取规模化的收入,才能变成真正的富人。”

开启人生更多可能性

  去年12月,24岁的陈钊庆抵达古巴,开始在拉美的环游旅居生活。今年2月,为了满足自己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也为了扫除旅居拉美的语言障碍,她在墨西哥的瓜纳华托大学报名参加了西语培训课程。每天3个半小时,4个月下来,她已可以用西语与当地人日常沟通无碍。

  “旅居生活中最有趣的不是各地风景,而是各地的文化与生活。在当地学当地文化,既便宜又地道。”2016年大学毕业后,陈钊庆开始了为期8个月的间隔年旅行,期间她在印度学了海娜文身,在巴厘岛学了瑜伽。

  间隔旅行年途中,陈钊庆遇到两位从事定制旅行的数字游民,从她们的职业生涯获取灵感后,去年3月,陈钊庆也开始从事定制旅行,正式成为数字游民中的一员。期间,她的一位艺术品行业客户,在获悉其艺术设计专业背景后,与她达成合作,她又有了两份职业——艺术品买手与与艺术品文案写手。同时,她结合自己的游民生活,开启了旅行自媒体“丸子游学ING”的创业生活。“虽然身兼数职,但这些工作并不稳定。我也一直在尝试和转变,寻找更适合自己的职业和生活方式。”陈钊庆说。

  今年4月起,她开始为中国一家旅行创业团队全职远程工作,负责旅行产品设计。

  数字游民的生活不仅让陈钊庆获取了更多职业机会,也让她的生活圈更加开阔,“之前我的朋友圈大多是从事设计的人,现在我结识的人有街头艺人、乐队鼓手、企业高管等,这些人让我看到了职业与生活的更多可能性。”陈钊庆说。

遇见更多积极与勇气

  张乐和陈钊庆的数字游民生活是出于内心选择,而行之(化名)走上数字游民的道路,开始却有一些无奈和被迫。

  2010年,行之大学毕业后开始找工作,却屡遭拒绝,原因只是他身患残疾。

  先天性的脑瘫和运动神经损伤,让行之所有与肌肉相关的活动都受到影响,既包括跑、跳、爬山等运动,也包括面部表情、呼吸、说话等一系列功能。“对我而言,连将一碗汤从厨房端到餐桌都有困难,但我一直独立生活,为此,我会借助手推车完成。”行之说。

  找工作屡屡碰壁,行之只好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从网上找项目做。一开始,他什么项目都接,做网页、做flash,甚至帮个人站长配置服务器,饥不择食只是为了养活自己。“大学毕业那年的11月,我第一次拿到了2000块收入,开心地请爸妈吃了一顿——终于可以从‘养不活自己’的焦虑中解脱出来了。”

  此后,行之逐步建立起自己的职业人脉圈,他的工作与生活日渐好转。现在,他已成功转型,从事数据库与后端程序开发,“现在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挑选项目。尽管收入还不稳定、也不算高,但只要肯干活就会有足够收入。”

  2015年,IBM向行之提供了一份带领项目团队的工作机会。然而,习惯了独立工作,他拒绝了这份传统职业。同年,经历创业失败,行之选择边旅行边思考未来,“就在旅行途中,有项目找到了我,我也接受了。但行程已定,我也舍不得更改,只好边旅行边工作,努力平衡好工作效率和旅行体验。”行之说,“此前我也会偶尔旅行,但不喜欢带着工作,否则会觉得旅行玩不好、工作做不好。但这次的经历启发了我,其实可以边旅行边工作。”

  于是,毕业5年后,行之成为了数字游民的一员。

  现在,每年有约一半的时间,行之会在成都的家中工作,而另外一半时间则在外一边工作、一边旅居。旅居期间,他会在民宿的院子中或附近的咖啡馆工作。上午工作、下午则视情况而定,节奏有条不紊但并不过于紧张。去年,他在马来西亚的槟城,深圳、合肥、道孚各自旅居了约1个月,今年初,他又在土耳其旅居了约1个月。“从小就爱读历史,现在有机会就会去这些历史地点旅居,将书本上的概念具象化。目前,我正沿着古文明游走,已经去过埃及、以色列,接下来会去希腊、意大利。”

  数字游民生活也让行之有机会看到更多人的生活,并由此获得一些勇气,“2015年12月初,在泰国大城到曼谷的火车上,我遇到一位单身母亲,她带着患有智力障碍的儿子旅行。”行之说,“在火车上,他们开心地一边自拍,一边用社交软件与朋友分享照片。下车后,我在售票厅又遇到了他们,那位母亲正在鞠躬感谢一位帮他暂时看住儿子的车站保安。谁规定残疾人的生活就是压抑痛苦呢?我们聊了一路,尽管那位母亲时不时需要给孩子擦擦口水之类,但他们十分阳光,充满正能量,丝毫没有被拖疲压垮的状态。”

谁可以成为数字游民?

  通过互联网创造收入、不再受地域限制,数字游民这种特质让很多人向往。然而,想要成为数字游民,必须进行诸多前期准备,其中,语言、经济储备、心理调试、工作能力尤为重要。

  在成为数字游民之前,张乐正是靠英语加成,获得了世界最大油田服务公司斯伦贝谢的驻非工程师机会。之后的数字游民生活中,也是英语让他可在旅居全球各地时真正深入当地社区,实现旅居的真正价值;而陈钊庆更是为了在拉美进行数字游民生活,学习了4个月的西语。

  尽管数字游民可通过地理套利降低生活成本,但在准备期和游民生活初期,收入来源不稳定、不足是许多游民的常态。为此,在准备游民生活期间,就应积极谋划如何创造更多被动收入流。

  数字游民通过互联网远程工作或独自创业,独立思考与工作是生活常态。各地旅居,也对自身适应性提出挑战。学会独立、适应环境变化带来的归属感与安全感缺失,这是一道长久的自我心理培训课程。“特别恋家,或偏好在多人办公室工作的人,就不太适合数字游民这种生活方式。”陈钊庆说。

  拥有专业的工作技能,并能通过互联网创造收入,这是成为数字游民的基础。自媒体创业者、程序员、编剧、音乐制作人、心理咨询师、在线教育从业者、设计师……这些人都有机会通过互联网,提升自己的能力并将之变现。

  开始游民生活后,还需改变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方式。

  数字游民首先要做到比“组织中的人”更为自律,将工作与生活时间分开。为此,陈钊庆就设定了严格的工作计划表,“日计划、周计划、月计划,都是为了管理工作与生活时间。”

  工作无人监管,游民还需用科学的工作方法规划工作,避免工作时间低效。项目管理软件、网络多人协作工具、GTD(尽管去做)或番茄工作法都是可选项。

  游民生活缺少职场内培训机会,这就需要自我培训,保持技能与职场要求同步。行之举了自身的例子,“IT业发展太快,因此我每天都会花时间追踪新技术发展、保持学习,让自己跟上互联网行业的节奏”。

来源:2018年6月2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