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中日专家论和平友好
  新华网 ( 2018-07-04 06:47:27 ) 来源: 《环球》杂志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步入“不惑之年”。既然是“不惑之年”,对中日关系就应该有理智清醒的战略定位。虽说两国都需要维护各自的“国家利益”,但双方的战略合作带来的利益会更大。这种利益不仅仅是双边的,更是区域性和世界性的。

文/王屏

  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近日,来自中日两国的专家学者们就两国的和平友好及未来关系发展,进行了较为坦诚和深入的沟通和交流。

不应忘记不战初心

  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中日两国政府同意用和平手段解决一切争端,发展永久性的和平友好关系。对此,日本武藏野大学法学部教授、日本广播协会(NHK)评论员加藤青延,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日本学士院会员、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三谷太一郎,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前所长、研究员蒋立峰,日本国际地政学研究所理事长、原内阁府副官房长官辅佐官柳泽协二等一致认为,中日不战的初心不应被忘记,应在此基础上构筑两国的合作体系。

  加藤青延:今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40年来,日中两国关系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回顾其色彩斑斓的历程,我不禁沉浸在一种怀念的情感之中。

  对我个人而言,两国政府签署条约的1978年是我有关这段记忆的出发点。那一年,我进入日本广播协会,开始从事新闻工作。可以说,作为一个观察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在这40年里,我一直关注着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发展以及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后两国关系的变迁。

  在《日中和平友好条约》中,两国政府同意用和平手段解决一切争端,发展永久性的和平友好关系。我认为这种“初心”不应被忘记,以后也绝对不要忘记。

  2017年6月,随着大熊猫宝宝“香香”在日本上野动物园诞生,日本再掀“大熊猫热”。如今,来日本旅游的中国游客很多,各大学校园里都能见到中国留学生的身影。我深深感到,频繁交流是促进互相理解的强大力量。我相信,今后两国人民接触和交流的机会会更多,日中关系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

  周永生:中日两国关系好转,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作为相邻的大国,两国间经贸往来密切,这对两国而言是双赢的事。尤其是近两年中国赴日旅游人员大幅增加,对日本形成了很大的利好。与此同时,作为中国第二大经贸伙伴国,日本与中国的经贸往来,对中国的贸易大国地位也形成了有力支撑。

  中日两国关系好转,成为区域一体化的紧密伙伴,并非没有可能。这不仅有利于双方,客观上也会弱化域外大国对该区域的负面影响。中日经济互补不言而喻,中国有许多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地区,也有经济发展成熟地区,这有利于日本进行大规模投资。中国的劳动力素质、基础设施、人文地理环境,均好于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实践证明,日本企业在中国投资能得到更好的回报。在中国即将进一步开放的格局下,这种趋势将更加明显。

  三谷太一郎: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一个过去无法比拟的强大国家,而现在的欧美,则倾向于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视野正不断缩小。为防止这种趋势蔓延到东亚地区,日中两国应以“不战”作为绝对条件,来构筑自己的国际合作体系。

  蒋立峰:中日关系时冷时热,似为常态。但国无恒敌,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日本人称中国为日本文化的“母国”,日本老人见到中国人时会主动为日本侵华战争道歉,日本人对中国的“好感度”超过80%,中国改革开放后日本对中国的经济建设提供了援助。

  但自上世纪80年代日本提出“政治大国”目标尤其是“战后50年”之后,中日关系开始发生变化。部分日本学者鼓吹的“中国威胁论”在日本渐获市场,与此同时,日本开始强调文化的“独特性”,一些日本人开始为日本侵略战争辩护……

  不过,当今的中国作为世界性大国,申明决不称霸,主张和谐世界、合作共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已得到众多国家的认同、支持和参与,现实使“中国威胁论”不攻自破。显然,日本不能固守陈规,以冷战思维对待中国的发展,导致可能失去有利于日本发展的机遇。

  柳泽协二:日中友好这40年间,两国以及围绕两国的世界局势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果不能正确认识这种变化,就很难确切地理解两国的政治目标。如果相互不能理解对方的政治意图,就无法找准两国关系的平衡点,谋求战略稳定也就无从谈起。

  首先,在这40年中,日中两国的实力发生了逆转。邦交正常化刚恢复时,日本GDP总量远在中国之上,日本站在优越的立场上对中国进行援助,这是一种令日本人很舒服的关系。后来,中国获得了惊人的发展,在作为大国的中国提出自己的主张时,日本失去了那种很舒服的感觉。同时,中国人也无法理解日本人那种排斥中国走强的心态。

  其次,美国实力相对下降并陷入反恐泥潭,难以轻易撼动在亚洲具有经济和综合国力压倒性优势的中国的地位。这使得习惯于依存在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下的日本处于不稳定状态,日本人也因此形成了“中国威胁论”意识。

  今年,安倍首相为了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开始尝试转换一贯的对华政治姿态。同时,中国也在谋求与日本改善关系。但如何改善还有待进一步明确。

中日关系的路径选择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步入“不惑之年”。既然是“不惑之年”,对中日关系就应该有理智清醒的战略定位。虽说两国都需要维护各自的“国家利益”,但双方的战略合作带来的利益会更大。这种利益不仅仅是双边的,更是区域性和世界性的。

  对此,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北京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白智立,日本安全保障·外交政策研究会代表、前东京财团理事长秋山昌广,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高祖贵等人认为,要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为契机,进一步商讨和明确中日友好的“百年大计”。

  松田康博:目前,日中两国正处于进一步改善关系的机遇期。理由如下:

  第一,安全保障方面的利害趋于接近。冷战结束以来,日中两国的摩擦有所增加。但是,两国在地区安全保障方面面临着一些共同课题,为解决这些问题,日中关系的稳定至关重要。

  第二,经济方面的利害关系趋同。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展协定”(CPTPP)和日欧经济合作协定签署之后,日本的下一个目标便是中日韩自贸协定(FTA)。对于日中关系的稳定而言,双方在经济上的发展不可或缺。

  第三,特朗普上台以来,日中两国各自在对美关系上都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对日中而言,让两国关系稳定下来才能打消彼此的不安。这样一来,两国在战略利益上就渐趋一致。

  因而,以《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为契机,两国高层外交的重启备受期待。但由于国民感情改善的步伐缓慢,日中关系可能会因为一些小变故,随时面临恶化的风险。

  因此,日中两国应该超越局部利益,以大局为重;应该超越短视,以长期稳定为重;应该超越双边范畴,以全球视野审视日中关系的重要性,要把日中关系作为“百年大计”来精心设计。

  白智立:在中日关系发展路径选择上,可以更多地寄望于作为顶层设计的高层外交,更好地利用这一顶层决策机制来推进中日关系发展;中日关系发展的路径选择,还在于有效地对接两国国家安全机制,建构正式的外交防务顶层沟通渠道;此外,在中日关系发展的路径选择中,应正确处理中日关系和中美关系,努力营造适合中国未来发展的东亚和平国际环境。

  秋山昌广:日中在经济领域的相互依存度较高,但是从历史或地缘政治学的角度看,将日中关系单纯地定位在经济关系上,未免过于短视,也可以说这是对未来日中关系的误判。实际上,在日本,不仅民众,还有大多数政治家,也希望日中政治关系紧密。为使日中政治关系紧密,必须在历史问题、南海和东海问题以及如何看待中国崛起问题上努力。

  高祖贵:从地区和国际格局看,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在重塑与欧日澳印等的关系,强化对俄罗斯的遏制和对伊朗的打压,对华摆开全面博弈架势,这使得大国关系和亚太地区局势的不确定性上升。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继续深化,中国与英法德等欧洲主要国家继续保持积极合作态势,中韩关系实现转圜,中印关系进一步改善,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晤,朝鲜半岛对话缓和局势继续发展,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在“澜湄合作”中推进,在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的带动下提升和深化。

  这些都增大了日本加强对华合作的必要性、重要性和驱动力,也有利于中日重启友好合作,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尤其是在东北亚和东南亚等地,积极拓展多形式、多领域的合作空间。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2018年6月2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