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墨西哥人如何优雅地吃虫子
  新华网 ( 2018-07-13 06:52:17 ) 来源: 《环球》杂志
 

    为了将虫子送到顾客口中,墨西哥商家煞费苦心地推陈出新。除了传统的昆虫烹饪法——将昆虫烤熟配上盐和各种咸辣味酱料,他们竟然尝试将昆虫与甜味相结合,制作了昆虫点心和昆虫蛋糕。

《环球》杂志记者/杨春雪(发自墨西哥城)

  据说,早在西班牙殖民者到来前,生活在墨西哥的阿兹特克人就有吃虫子的传统。当时,这块大陆上没有牛羊马猪等大型牲畜,印第安人生产、生活所需的营养很大一部分是来自昆虫。

  如今,这个“前西班牙时期”的吃虫传统正在悄然复活。

  不久前,在墨西哥城举办的昆虫美食节上,多个本土店家竞相向顾客科普昆虫的营养价值,他们用最优雅的方式将昆虫纳入食谱,再搭配上一段祖先与昆虫的传说,令顾客驻足买单。

舌尖上的昆虫百科全书

  众多昆虫中,我一眼便识得蝎子(Alacrán,西班牙语,下同)。这种昆虫在中国食谱上也找得到。据《本草纲目》和《中国药典》记载,蝎子具有“熄风镇痉、消炎攻毒、通络止痛”等功能。中国人早已研究出蝎子的上百种烹调法,比如著名的“蝎子宴”。

  墨西哥蝎子的个头比我在国内见到的略大一些。一只只油炸全蝎按照身材大小整齐地摆放在桌上,单只出售,一只中等大小的蝎子卖130比索(约合40元人民币)。

  商家将顾客选定的蝎子小心地摆放在一张玉米嫩衣上,挤一瓣青柠檬,让汁水渐渐浸入蝎子身体,并在其全身均匀地撒上辣椒粉。为了让这份美食显得更优雅,商家还在蝎子身旁添置一瓣鲜橙,并在上面落一小勺辣椒酱。于是,递到顾客手上的菜肴成了一件暖色调艺术品——淡黄色玉米嫩衣衬着亮褐色蝎子,还搭配了橙色和鲜红色。

  如果说有的昆虫连很多墨西哥人都叫不上名字,那么蝗虫则是无人不识。蝗虫在墨西哥和中美洲被称为Chapulín,源于古老的印第安语Nahuatl。墨西哥人最熟知的Chapultepec公园(蝗虫山公园)的词根便是这种昆虫,究竟是因为山头的形状像蝗虫还是树林中蝗虫数量多,已无从考证。

  吃蝗虫在墨西哥瓦哈卡州十分流行,人们每年5月初至初秋期间收集蝗虫,洗净后置于平底锅上烘烤,配上大蒜、柠檬、盐、辣椒等佐料。

  常出现在墨西哥食谱上的昆虫还有以龙舌兰为食的Chinicuil,这是一种飞蛾的幼虫,据说其多肉的身躯透着龙舌兰的清香;还有Hormigas Chicatanas,一种会飞的红色大蚂蚁,只在雨季出现;以及一种蝉的亲戚Cocopache,又名Giant Mesquite Bug(大豆科灌木虫),据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昆虫之一,其化石可以追溯到侏罗纪时期;还有一种来自非洲的昆虫Cucaracha de Madagascar(马达加斯加蟑螂),这种昆虫无论从名字还是外形都令人无法下咽,其外形不似普通蟑螂,会发出嘶嘶叫声,生活在森林里,以水果和植物为生。

美是前提

  为了将虫子送到顾客口中,墨西哥商家煞费苦心地推陈出新。除了传统的昆虫烹饪法——将昆虫烤熟并配上盐和各种咸辣味酱料,他们竟然还尝试将昆虫与甜味相结合,制作了昆虫点心和昆虫蛋糕。这一大胆尝试无疑迎合了墨西哥人对甜食的喜爱。

  墨西哥人将美视为美食的前提。在每一份点心上都可看出他们试图让昆虫产生美感的良苦用心。他们将昆虫自身的线条、色泽与点心的形状、颜色加以融合,例如,用Cocopache点缀蛋糕,这种虫子棱角鲜明,乍一看像是趴在巧克力蛋糕上的一粒粒核桃仁;用Hormigas Chicatanas装饰巧克力块,红蚂蚁的大肚腩圆圆的,像极了蓝莓;他们还将Chinicuil与曲奇相搭,飞蛾幼虫的波浪形线条与饼干的曲线配合得格外优雅。

  除了坚持美学,还有商家选择走本土化路线——将昆虫卷到墨西哥人最爱的玉米饼(taco)里。还有一种披萨大小的薄脆玉米饼(picaditas),放在火炉上烤,上面铺一层芝士,“芝士丛中”挤满各类虫子,简直是一本摊开的昆虫百科全书。更有一种充满童趣的吃法——将一只只昆虫串成“冰糖葫芦”。

  大多数顾客同我一样,只是看客。商家告诉我,并不是所有墨西哥人都能接受吃虫子。这一习俗流行于农村地区,在城市并不常见。

  尽管如此,很多墨西哥人还是选择大胆试吃。

  虽然虫子种类千差万别,但人们吃虫子的第一环节极为相似——拿出手机拍照。

  一个高个子男士接过玉米嫩衣包的蝎子,眉头微蹙,不知该从何处下手,他的手在蝎子头部和尾部间迟疑片刻,提起蝎子的尾巴,艰难地咬掉了一只前鳌。

  我观察到大部分人吃虫子前表情都是凝重的,但待虫子咀嚼下肚,他们通常会点头示意周围的看客“味道不错,值得尝试”,尽管蹙眉并未立刻释然。

  也有一些爱虫人士是专门冲着美食节来一晌贪欢的。他们的目标通常是那个“爬满昆虫的百科全书”。一个小胖孩嘴角未擦便兴冲冲地去排队买第二个,他看到我这个外国人在打量他,便先竖起大拇指,又指了指虫子,意思是“那个很好吃”。

昆虫味道考

  虫子究竟是什么味道?

  曾经读过汪曾祺先生的短篇小说《老鲁》,其中吃虫子的经历令人印象极深。

  在无米下锅的岁月,他们曾经吃过一种甲虫,“形状略似金龟子,略长微扁,有一粒蚕豆大,村里人即叫它为蚕豆虫或豆壳虫。”

  这种虫子吃柏树叶子,小说中,老鲁“带一个可以封盖的瓶罐,走到哪里,随便在一个柏枝上一捋,即可有三五七八个不等”,拿回来后,“掐了头,撕去甲翅……热锅里下一点油,煸炸一下,三颠出锅,上盘之后,撒上重重的花椒盐,这就是菜”。

  汪先生在书中写道,“豆壳虫味道有点像虾,还有点柏叶的香味。因为它只吃柏叶,而且很‘雅’。”但他也坦言,“以后,即使在没有虾的时候也不会有吃这玩意的时候了。”

  昆虫美食节逛一圈下来,味觉有些异样。刚要离开,却看到一家店铺桌上赫然摆着意大利狼蛛。有乒乓球大小,黑得匀称、浓密,全身每一处绒毛都清晰可见。500比索(约合150元人民币)一只。

  在我惊叹之时,一对青年男女买下一只。偌大的黑点被装到了一个更大的白色一次性塑料饭盒中。把此次昆虫节中的霸主随随便便放到一次性饭盒中,实在是不够尊重,更不够优雅,而且竟然没有附带任何酱料。

  这对顾客询问了店主如何食用。我在一旁依稀捕捉到“鳄梨酱”“辣椒”之类的词,他们便提着饭盒离开了。

  那么,他们究竟如何吃狼蛛?这个问题此后一直深深困扰着我。

来源:2018年7月1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4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