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WTO遭美国“霸凌式改革”威胁
  新华网 ( 2018-08-30 11:16:23 ) 来源: 《环球》杂志
 

    “WTO与‘美国优先’理念是冲突的,目前美国政府眼中最好的WTO是那种没有牙齿、没有规则,无需美国付出任何代价的组织。”

文/《环球》杂志记者/郑启航

  美国和欧盟7月25日达成了通过谈判缓解贸易摩擦的协议,并同意成立联合工作组推进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而10天前,中国和欧盟也承诺就WTO改革开展合作,并为此建立世贸组织改革副部级联合工作组。另据外媒报道,加拿大已在为10月份在其首都渥太华举行探讨WTO改革的国际会议做准备。

  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日前在《中国日报》网站上撰文指出:“我们看到世界各国领导人更多地参与到WTO事务中来。他们想要努力加强和改进WTO体系,而不是破坏它。”

  如今,WTO改革已成为各方关注的一个焦点,它既关系到该组织的存续和发展,又将成为多边贸易体制与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重要角力场。

美国正严重干扰WTO运转

  WTO成立于1995年,前身是1948年成立的关贸总协定,目前WTO有164个成员,成员贸易总额达到全球贸易总额的98%。一直以来,WTO都是全球多边贸易规则的重要制定者和有力维护者,而美国在这一过程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但如今,伴随着美国经济实力的相对下降,美国政府奉行“美国优先”,推行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其与WTO的冲突不断升级,并正采取措施逼迫WTO做出屈从于美国私利的改革。

  今年2月2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了提交给美国总统的《2018年贸易政策议程和2017年年度报告》,详细阐述了美国对于WTO及WTO改革的态度和观点。美国依然认为WTO是一个重要机构,但美国对其不满和担忧在增加,美国认为WTO并未像其当初预想的方式运转,已对美国保护自身国家利益的能力造成了损害。

  该报告列出了美国不满的诸多方面,其中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WTO争端解决机制(DSU)。DSU是WTO成员通过司法手段解决贸易争端的机制。美国对其有两点不满,首先是DSU做出的裁决,美国政府必须执行,美国认为这侵犯了其主权;其次,美国认为DSU的法官在一些裁决上不公正,损害了美国利益。

  美国的抱怨没有道理。因为DSU做出的裁决,其所有成员都必须执行,非美国一家,而且这正是DSU当初设计的目的,也被认为是WTO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牙齿”。其次,设立至今,美国作为起诉方的胜率也在平均水平之上。

  此外,该报告表示,美国将与WTO成员合作,推进WTO改革,共同解决上诉问题,但现实中,美国却采取了单边主义和极限施压的做法。

  3月份,美国政府表示,美国将无视WTO的一些裁决,如果这些裁决损害了美国的主权。5月份,上诉机构的韩国籍法官张胜和的任期结束,按照多年来的传统,他将获得第二个4年任期,但美国打破惯例,不支持张胜和连任,使得应由7名法官组成的上述机构的空缺名额扩大至3人。上诉机构是DSU的终裁机构,有着“世界贸易最高法院”之称,其审理一件贸易诉讼案件通常需要3名法官,如今上诉机构仅余4名法官,WTO解决贸易争端的效率将大受影响,而且如果美国继续阻挠法官遴选程序,到9月份,毛里求斯籍法官到期离职后,上述机构将仅剩3名法官在任,此后如果再有一名法官离任,DSU将面临停摆的尴尬处境。

  对于美国的上述行为,路透社表示,美国认为WTO对其不公,要进行大幅改革,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美国已将DSU逼到了崩溃的边缘,而这些行动可能使WTO“窒息”。

  但美国逼迫WTO“就范”的行动并未停止。7月初,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政府已拟好一份名为《美国公平和对等关税法》的法律草案,该草案允许美国总统随意提高美国关税,无需经国会同意,也不受国际规则约束。

  该草案被认为是美国抛弃WTO基本准则的一个标志,因为其将赋予美国不遵守WTO两条基本准则的单边权力。第一条是最惠国待遇,即WTO成员,除签署自贸协定外,不能给与其他国家不同的关税税率;第二条是约束税率,指世贸组织成员在一般情况下,不能将某产品的关税提高并超过该成员对该产品在上一轮谈判中达成一致的并已写入该成员减让表的关税水平。

  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美国国会批准该草案,意味着美国实际上已退出了WTO,即使没有公开发表退出WTO的声明。对此,《名利场》网站载文指出,若从常识判断,美国国会是不会批准类似上述草案的法案的,但是目前的事实是国会并没有表明它会百分百对这种行为说“NO”。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就明确表示,这个草案可能会在国会获得很多支持,尤其是民主党。

严重威胁多边贸易体制和世界经济

  虽然7月份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及美国政府高官均在不同场合表明美国无意退出WTO,并同意与欧盟成立联合工作组推进WTO改革,但考虑到美国政府奉行“美国优先”理念,3月份以来单方面挑起大规模经贸摩擦,以及同期对WTO采取的措施,不少分析人士对美国真心推动WTO改革的意愿持悲观态度,认为美国正在破坏以WTO规则为基础的全球多边贸易体制。

  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大学政治学教授彼得·麦克纳表示,“WTO与‘美国优先’理念是冲突的,目前美国政府眼中最好的WTO是那种没有牙齿、没有规则,无需美国付出任何代价的组织。相比于开放和自由的全球贸易体系,当前的美国政府更喜爱保护主义和重商主义。”

  康奈尔大学研究贸易政策的资深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认为美国对于WTO的所作所为,将对当前的多边贸易体制造成沉重打击。“如果美国决定一走了之,WTO的贸易裁决将散失有效性和可信度。”

  美国前任执行副贸易代表温迪·卡特勒表示,美国目前在WTO上的行动“显然背离”了其以往的政策,尤其是在对待WTO的裁决结果上,其危险之处在于其他国家可能会跟随美国采取类似举措。“我不确定,如果我们的政策是只遵守我们认为可以接受的裁决,我不确定,我们能期待其他国家遵守WTO的裁决。”卡特勒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认为,美国目前的贸易政策实质是对等贸易,与WTO规则不符,如果任其继续发展下去,将成为全球自由贸易的陷阱,也将带来全球多边贸易体制的崩溃。

  除了严重威胁多边贸易体制,美国目前采取的贸易措施还对世界经济的健康稳定发展造成严重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已成为近期世界经济增长面临的最大威胁。IMF的模型分析显示,如果当前的贸易政策威胁变为现实,商业信心由此下降,到2020年全球产出可能比当前预测值低0.5%。

  而且,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将受到冲击。麦克纳说,目前还无法预知美国政府会走多远,但加拿大75%以上的产出都出口到美国,美国的贸易限制措施将严重影响加拿大经济。

  世界银行东亚太平洋地区首席经济学家苏迪尔·谢蒂表示,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将伤及东南亚(全球经济增长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因为东南亚是区域供应链中的重要一环。一些东南亚的经济分析师认为,高度依赖出口的泰国、菲律宾、越南和高度依赖服务和转口贸易的新加坡将深受冲击,进而给东盟一体化发展远景蒙上阴影。

美国受伤也不轻

  虽然美国政府当前的贸易政策处处优先考虑美国利益,但其实际效果却并不一定能实现“美国优先”。

  首先,美国的国际信誉受损严重。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法学教授格雷格·谢弗在评价美国近期针对WTO的行动时说,美国反对张胜和的重新任命,造成了将政治引入本该完全是一个司法进程的风险。而且此举让美国看起来像一个仗势欺人的国家,而非支持法治原则的国家。

  其次,美国与传统盟友的关系遭遇挑战,经贸互信大受影响。在欧委会主席容克就解决美欧贸易争端访问美国前5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每年一度的夏季记者会上说,“我们不能简单地依靠美国这个超级大国”,欧洲应该找到自己在全球秩序中的角色。

  容克此次访问美国,双方达成的缓和美欧贸易摩擦的协议也被外界解读为内容空洞,且并未解决汽车关税威胁。当时,正在韩国访问的德国外长海科·马斯对该协议的表态很谨慎。而德国工商业界的代表、德国工商总会主席埃里克·施魏策尔的表态则更为直接。他说,现在要靠美国来重建与欧洲的信任基础,取消关税,并与欧洲达成一个符合WTO规则的全面协定,“这些都取决于美国”。

  第三,美国的经济损失不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7月份在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时发出警告。他表示,美国政府的贸易政策可能已对美国企业资本开支产生影响,因为美联储听到越来越多的企业表示将暂时搁置资本开支计划。

  此外,美国的一些产业已开始因其他国家的贸易反制措施蒙受损失,例如,美国农业的损失就很明显。据美国农业部的估算,自美国单方面挑起经贸争端以来,其他国家的反制措施已给美国农业造成约110亿美元损失。虽然美国政府已公布了一份总额最高达120亿美元的农业补贴计划,但该计划遭到了许多国会议员、农业协会代表和农场主们的反对,他们纷纷表示“要市场不要补贴”。

  而且,当前的单边经贸政策还将给美国长期经济增长埋下隐患。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对比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的数据,2016年美国资金净流入1465亿美元,2017年是897亿美元,2018年是513亿美元,预计2018年资金净流入的4季度移动平均值将降至2012年的水平。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表示,美国今年有很多利好企业增加投资的信息,例如企业所得税税率被大幅调低,从35%降至20%,美国经济增长预期提升等,但是美国及跨国企业投资却不升反降,而且降得很厉害,主要原因就是美国激进的单边霸凌行为和抛弃了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经济秩序,抵消了上述利好对投资的刺激,导致美国对于企业投资吸引力的快速下降。而这将影响美国长期增长、减少高薪工作的机会并加速全球商业离开美国的进程。

来源:2018年8月2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7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