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东非两国“二十年后来相会”
  新华网 ( 2018-10-11 06:53:49 ) 来源: 《环球》杂志
 

    埃厄双方关系转圜是历史性的大事件。这对埃塞俄比亚释放经济潜力,厄立特里亚由封闭走向开放、拥抱国际合作,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在两国签署和平协议的第二天,埃塞俄比亚即请求联合国解除对厄立特里亚的制裁。

刘诗琪

  自1998年爆发大规模战争以来,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之间的关系陷入僵局,并不断围绕划界等问题发生摩擦。直至20年后,这一切终于有了转机。

  2018年9月16日,埃厄两国领导人在沙特红海沿岸城市吉达签署和平协议。此前的9月11日,两国重新开放边界口岸。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当天宣布,两国部队将从各自边境撤离。

  2018年6月5日,埃塞俄比亚宣布将完全接受并全面执行2000年同厄立特里亚达成的阿尔及尔和平协议,以及埃厄边界委员会关于两国边界划定的决议。两周后,厄立特里亚不仅接受了埃塞俄比亚的和平提议,还派遣了以厄立特里亚外交部长为首的代表团前往埃塞俄比亚进行访问,开启了“融冰之旅”。

  一个月后,两国领导人在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实现历史性会晤,双方签署了和平友好联合声明,重开了大使馆,重启了交通、贸易、通讯的互联互通,许多因双方冲突而分裂的家庭得以重聚。

  有分析人士认为,埃厄关系正常化对红海航线以及非洲之角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也为中国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加强中非关系提供了新机遇。

历史恩怨

  历史上,埃厄两国同属阿比西尼亚帝国,二战期间遭到意大利入侵,成为“意属东非”的一部分,后英军占领了厄立特里亚并经联合国授权托管,直至1950年与埃塞俄比亚结成联邦。

  1962年,埃塞俄比亚皇帝塞拉西强行把厄立特里亚划为第14个州,由此引发厄立特里亚人民武装独立斗争。此后,经过30年的独立战争,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和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联手推翻了埃塞俄比亚门格斯图政权。厄立特里亚于1993年宣告独立,1995年8月22日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宣告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埃厄两国领导人曾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因此当时两国是“分家不分界”,双方边界在许多地方划分不明。两国在巴德梅、索罗纳、布雷等地区存在领土争端。同时,厄立特里亚的独立使得埃塞俄比亚再次成为内陆国家,其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制约;厄立特里亚独立后发行新货币,不再使用埃塞俄比亚货币……一系列因素导致两国最终反目成仇,在1998年至2000年间爆发大规模战争。据联合国难民署和儿童基金会统计,该冲突导致7万~10万人死亡,至少50万人流离失所。

  2000年,两国在阿尔及尔签署了全面和平协议,而后埃厄划界委员会就两国边界划分作出裁决,将巴德梅地区划归厄立特里亚,但埃塞俄比亚表示强烈反对并占领该地区。由于在巴德梅归属和埃塞俄比亚出海口需求等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两国关系陷入僵局。

  近年来,两国边境冲突不断,双方都通过支持对方反对派与武装叛乱势力的方式来扰乱对方国内秩序。2016年,两国爆发近年来最激烈的一次边境冲突,埃塞俄比亚表示厄立特里亚的态度将决定全面战争是否打响,两国关系一度跌到冰点。

  两国纷争对各自的经济、文化和政治都造成了巨大影响。

  经济上两败俱伤,埃塞俄比亚失去出海口变成内陆国,经济发展受到制约;厄立特里亚也失去了其最大的贸易伙伴,经济下滑。

  文化上,战争冲击了两国社会结构,异族通婚突然中断,邻里、家庭被迫分离。

  政治上,厄立特里亚陷入孤立主义。一方面,因为埃塞俄比亚在非洲的大国地位,其他国家宁愿孤立厄立特里亚,也不愿开罪埃塞俄比亚;另一方面,厄立特里亚被一些西方国家指责长期向破坏索马里和该区域和平的武装反对派团体提供支持,从而被一些西方国家孤立。

开启融冰

  埃厄的边境之争绵延经年,2018年出现的转折,是由多方面因素促成的。

  第一,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的上台是直接原因。

  2018年4月,阿比上任,成为埃塞俄比亚第一个来自奥罗莫族的总理。奥罗莫族虽为埃塞俄比亚第一大族,但在经济、政治与社会中处于边缘地位,对掌控埃核心政治权力的提格雷人所推行的政策颇为不满,因此近年来各地反政府示威、抗议活动不断。阿比上台后将政治改革列为优先要务,力图与厄立特里亚实现外交和解,以为国内稳定政局、平息动乱赢得更多空间。

  同时,阿比的奥罗莫族出身给予他解决埃厄矛盾的独特机会。埃塞俄比亚北方的提格雷人曾与厄立特里亚并肩作战,推翻了门格斯图统治,而后因斗争目标上存在严重分歧而关系破裂。两国的边境僵局一直未解,与两国的统治阶层皆为提格雷人而不肯让步有关。如今阿比的奥罗莫族出身使得他在解决埃厄矛盾时少受掣肘,拥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第二,双方和解带来的经济实惠是重要的内部原因。

  经济发展需要和平的周边环境,若厄立特里亚步索马里后尘成为一个所谓“失败国家”,埃塞俄比亚会被极端主义和激进主义围困,对其经济发展与安全来说都是重大隐患。并且,自边境冲突以来,埃塞俄比亚原经厄立特里亚转运的货物均需转道吉布提港,在贸易出海口上埃塞俄比亚的选择受限。

  作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厄立特里亚经济基础十分脆弱,粮食不能自给。过去20年来,边境冲突使其经济发展陷入停顿,且该国的全民皆兵政策限制了青壮年劳动力投身经济生产,结束与埃塞俄比亚的争斗状态有利于国家集中精力发展经济。两国和解还有利于厄立特里亚打破西方孤立,吸引外资。这对于长期受到打压和封锁的厄立特里亚而言,极具吸引力。

  第三,国际社会长期推动解决两国争端是外部原因。

  首先,美国出于对其他国家在吉布提建立基地的顾虑与其在非洲之角的战略布局,转变了对厄立特里亚长期的反感态度并力图促和。路透社称,美国为促和埃厄两方,进行穿梭外交已有一年多。

  其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此次埃厄和解的幕后推手。为遏制伊朗和卡塔尔等战略竞争对手在非洲之角获得立足点以及分享埃塞俄比亚不断增长的经济红利,阿联酋一直与埃厄双方保持密切联系。阿联酋对厄立特里亚一直提供经济援助,且在厄立特里亚拥有军事基地。在7月埃厄两国签署和平友好联合声明前夕,阿联酋王储访问了埃塞俄比亚并宣布提供30亿美元援助。8月,阿联酋表示计划修建连通埃厄的石油管道。种种迹象都表明阿联酋对推动埃厄关系正常化起到了重要作用。

  再次,厄立特里亚是继叙利亚、阿富汗之后排名第三的难民输出国,欧洲为此面临极大的难民接收压力,也急欲促成两国达成和平协议。

  中国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工程承包方和主要投资来源国,在中国支持下,东非修建了第一条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中国在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下,也积极调解埃厄双方的矛盾,保障非洲之角和平安全的外部环境。

前景与展望

  埃厄双方关系转圜是历史性的大事件。这对埃塞俄比亚释放经济潜力,厄立特里亚由封闭走向开放、拥抱国际合作,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在两国签署和平协议的第二天,埃塞俄比亚即请求联合国解除对厄立特里亚的制裁。

  对埃厄两国来说,关系回暖必会促进贸易往来与外部投资。近些年,埃塞俄比亚完善国内基础设施,大力发展农业与服务业,厄立特里亚境内的矿产资源极具开采价值,两国的经济互补性较强。

  同时,厄立特里亚地理位置优越,连接苏伊士运河的红海另一端曼德海峡入海口,马萨瓦和阿萨布港则是天然良港。目前埃塞俄比亚97%的进口都途经吉布提港,若打通东非腹地经过厄立特里亚的马萨瓦港口通往红海的通道,以厄沿岸港口作为贸易运输的中转地与集散地,能大幅降低埃塞俄比亚的运输成本,扩大贸易。

  事实上,埃厄两国已把港口和道路建设视为重点合作领域,力图建立起连通埃厄的铁路大动脉以及扩建厄立特里亚沿岸港口。虽然厄立特里亚国内的相关基础设施和配套服务还不完善,维持国际航运、港口管理和物流行业运作的能力也较低,但这对那些有意支持厄立特里亚海上贸易的国际利益攸关方而言则是投资机遇。

  若两国能抓住关系升温带来的贸易和投资机会,完善基建并改善投资环境,既有利于自身发展,也有利于整合地区资源以促进东非经济一体化和打造红海经济走廊。

  同时也应注意到,20年的恩怨不会一笔勾销,两国还要经历磨合期,需把国内各政治团体、族群利益考虑在内。在阿比宣布接受阿尔及尔和平协议并宣布放弃巴德梅等争议地区后,与厄立特里亚接壤的提格雷州抗议活动却此起彼伏,且阿比曾在6月的一个集会上遭手榴弹袭击,这反映出埃塞俄比亚国内的反政府势力依然活跃。另外,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排名与全球反腐败指数中,厄立特里亚的排名远落后于其他国家,说明厄立特里亚在改善投资环境方面仍需付出较大努力。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

来源:2018年10月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