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宿在日本农家
  新华网 ( 2018-11-15 06:57:32 ) 来源: 《环球》杂志
 

    日本的农家民宿,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无论是宿农家、吃农饭,还是走进那些古老的民俗故事和传说,抑或到牧场、酒窖,都会让人完全切换到另一种状态。

《环球》杂志记者/杨汀(发自远野)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自古以来,在繁华都市中生活久了,人们便会对山水田园农家生出向往。近年来,农家乐成为一种时髦的休闲度假方式,中国如此,东邻日本亦然。

  近日,《环球》杂志记者参与日本外国记者中心的活动,在日本北东北地区的岩手县体验了一把日式农家乐。

山林深处有人家

  从东京乘坐东北新干线约3小时,抵达位于岩手县内陆的花卷市。这里在11~12世纪时曾是仅次于京都的日本第二大城市,其佛教建筑、庭院和考古遗迹在2011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从花卷坐地方小火车不到1小时,便来到远野市,这里是日本民俗学泰斗柳田国男的民俗故事集《远野物语》的舞台,也是日本人的“精神原乡”之一。花卷和远野今天都是日本的“乡下”,农家乐发达,同时又因为有名胜和温泉,人气更旺。

  “农家乐”在日本叫做“农家民宿”。在总人口数不到3万的远野,每年到访的游客达到156万人次,登记在案、常年经营的农家民宿有约140家。经营者大部分都是还在务农的农民,有稻农、蘑菇种植户、蔬菜种植户、啤酒花种植户等等,也有上了年纪不再务农或者从大城市回归故乡专门经营民宿的。

  远野的农家民宿已经非常成熟,在雅虎旅行、乐天旅行等日本的旅游网站上都可以预定。一般是住一晚带早晚两餐,也可以“素泊”,即只住不用餐。预定以后,农民主人会开车至附近的车站迎接。

  是日傍晚,我们来自中、韩、德、法、越南等国的十余名记者分别入住远野的十多家农家民宿。迎接我的,是一位70岁的农民伯伯,佐佐木先生。他穿着朴素的灰布衣裤,须发都剃得很干净,只见一点断刺似的灰白颜色,笑起来淳朴而羞涩。坐上佐佐木先生家的小车,我们开始奔驰在远野的山间,路过小小的神祠神社,金黄的田野在晚霞中镀上一层红色,绵延的群山时近时远……

  我们停在一座背靠山,面向田野,带庭院的三层小楼前,四周还有方便残障人士通行的斜面。虽然我早知道日本的城乡差距很小,不过还是略吃了一惊。

  “欢迎欢迎!”佐佐木夫人已站在挂着“农家民宿みずき”牌子的门口迎接我们。蓝染布头巾和围裙,满头银发和温暖的笑容,完全是日本电视剧或广告里在乡间守候的母亲形象。

  走进这栋三层的木造小楼,里面竟是简洁明快的北欧风格,从地板到天花板都是明亮的木原色。大落地窗外,隔着田野是远山。客厅里有3张长条大桌,有自助的茶水咖啡,有传真机,有供客人使用的各种插头转换器。靠里是一个单间和卫浴。二楼有3个大房间,每间能睡五六个人。中间的活动空间有桌椅、沙发和满满一架子漫画。通往二楼的扶梯旁的墙面上写满了留宿者的留言和可爱的涂鸦,多出自学生之手。三楼是主人居住,不过更多时候,两夫妇和儿子及90岁的老母亲住在旁边的老房子里,客人有需要呼唤时才过来。

  佐佐木先生告诉我,他们家经营民宿已经有20年,最初是因为自己年轻时喜欢旅游,没有钱经常住民宿或者汽车宾馆,所以得到启发很早就在冬季农闲时开起民宿。佐佐木先生说,最初是接待跟自己一样的公路旅行者,11年前重新扩建了房子,一本正经开始做这一买卖。“光靠务农,还是太难了。”

  如今,佐佐木家的民宿已经可以同时接待大约20位客人,此外它还是远近中小学上乡间体验课的指定场所。

主客相宜

  佐佐木夫人将为我准备好的晚餐端到客厅里,非常丰盛:有两碗当地的乡土料理,还有西式煎猪排、日式煎鱼、蒸蛋,以及一小碟水果,米饭自己按需盛取,这样的量着实透着农家的实在。“萝卜、菠菜都是我们自家种的。”佐佐木夫人说。

  主人家在旁边的老房子里吃饭,原本以为会与他们同桌,倒也少了攀谈的压力,这或许也是日本式的“体察客人心理”。果然,第二天,佐佐木先生告诉我,他们认为多数客人更愿意享受与家人朋友在一起或者自己独处的时光。

  饱餐完这顿扎实的农家饭,佐佐木夫人已经放好了浴缸的水。在日本农村,卫生条件是完全不用操心的。一夜安睡醒来,落地窗外,金黄的田野笼罩在清晨的薄雾中,远山看不见顶。

  吃完早餐,佐佐木先生领我参观房子四周的庭院。整座庭院位于田野边的小山坡上,坡的斜面上种满了盆栽一般的植物。这些绿化,以及落地窗外的木条长椅和铺在地上的红砖,都是佐佐木先生自己完成的。

  “自己开车买回材料,一砖一瓦都是自己铺的,用了好几年。把积蓄都花光了。”佐佐木先生半带着骄傲,半不好意思地说。我问他,经营民宿这么多年,有什么跟客人相处的难忘的事情。佐佐木先生想了想,“没有呢,你说的意思我知道,没有那种说得上是故事的事情。跟外国客人,语言不通,不过我是个很能察觉客人心情的人,所以总能让他们满意。孩子们来时是很高兴的,年轻人很有活力,我家那位也会特别高兴。”我不死心,本着记者的思路总想问出点什么,便又问他经营民宿遇到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也没有什么,做任何事情都不容易。务农也好,我以前去城市里打工也好,没有事情是轻而易举的。”何其质朴,又何其深刻。

  近年佐佐木先生还用起了社交媒体,“农家民宿みずき”有自己的推特和脸书页面。可以说,佐佐木家是当地经营最久、最丰富、最接近市场模式的民宿,主客之间也保持着一定距离。

  当我们分散在十几家不同农家民宿的各国记者第二天见面,大家开始互相交流彼此的住家。

  另一家中国媒体的记者说,她住的那家是蘑菇养殖户,一到家首先就领着她参观了菌床,晚上是同主人家同桌吃饭,睡榻榻米房间。“主人跟她的两个女儿家,祖孙三代住在一起,一大家子,非常热闹。”这位记者还偷偷告诉我们,这家是地道的日本农村家庭,家里不用抽水马桶,而是真正的“茅坑”。“就是不用冲水,下面非常深的那种坑,不过一点味道都没有!”说得我们都笑起来。

  “大概他们要留下肥料。”另一位年纪稍长的记者指点迷津。他也是同主人家三口同吃一桌,主人还应他要求拿出了多种日本酒,一起喝了个酩酊大醉。

  一名德国记者则入住了一家开餐馆的民宿,主人原是在东京从事餐饮业,近年回到家乡开西餐馆。“所以我吃的是使用本地食材的牛排套餐,味道倒是很好。”

  好几个人都说,早晨主人家驱车带他们去了附近的山顶俯瞰远野城,所以感觉是如果要求主人带着四周逛逛,都会得到应允。

不只有山水田园

  在远野和花卷投宿农家民宿,附近的观光资源是一大福利。

  远野被称为“保持着日本原风景的、永远的故乡”。美好的山水田园自不必说,还有很多民俗故事里的“名胜”。比如著名的“河童渊”。“河童”是日本民俗传说里的一种水怪,爱吃黄瓜等蔬菜,头顶有个秃瓢槽,里面有水可以救火。中国传说里也有河童,又叫做“水虎”。

  远野的河童渊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河边有吊着黄瓜的钓竿。获得河童渊守护人的许可,就可以按“钓河童指南”来“钓河童”。守护人是一位可爱的、戴着草帽的胖大叔(远野观光协会的工作人员),凭从他这里获得的“河童捕获许可证”还可以在远野的一些商店得到5%的折扣。而许可证上像模像样地写着“捕河童时不能让它受伤,不能弄洒了河童头顶的救火水,只能用蔬菜来钓”等等。日本人真会玩。

  除了河童,还有《远野物语》里的很多故事可以在这里找到印证地。如人马相恋的爱情故事。远野神社里的许愿牌不是用“绘马”木牌,而是用彩布。而听许愿的就是与马谱出悲恋,最终成仙的おしら様。おしら様与马的传说在整个北东北(包括岩手县、青森县、秋田县)都非常盛行,也源于这些地方自古就是日本的马产地。尤其是远野,得益于其寒冷的气候以及多原野和山林的地形,盛产名马。每年9月举行的“远野祭”都会有披铠甲骑马的环节。而在7月和8月,从远野火车站出发,还有乘坐马车逛市区45分钟的观光项目。

  此外,远野的气候和地形也适合牧羊,这里的羊毛纺织和羊肉料理都非常有名。这里的羊肉料理叫“成吉思汗料理”。

  岩手县还是日本有名的酿酒大县,所以不论是花卷还是远野,都是美酒飘香,酒美价廉,很多酒窖都开设品酒小店兼做零售,爱酒之人还可以顺便来个“品酒之旅”。

  日本的农家民宿,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无论是宿农家、吃农饭,还是走进那些古老的民俗故事和传说,抑或到牧场、酒窖,都会让人完全切换到另一种状态。

  农家民宿也成为“3·11”大地震以后,日本东北复兴地方经济和旅游的一种渠道。为远野农家民宿进行指导的NPO(非营利组织)负责人、远野市前政府职员菊池新一先生说,农家民宿不仅为当地农民带来了收入,更重要的是带来了交流和活力。

来源:2018年11月14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