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西双版纳:“走出去”疗毒“金三角”
  新华网 ( 2018-11-19 06:58:22 ) 来源: 《环球》杂志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采取开放合作的模式,与外国政府和地方组织一道推广替代种植,彻底改变了“金三角”地区以罂粟种植为主的历史。

《环球》杂志记者/黄红华

  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中国的西南边陲,为遏制毒品危害,从源头上铲除毒源,以水稻种植为主的替代种植在中缅边境地区悄然兴起。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采取开放合作的模式,与外国政府和地方组织一道推广替代种植,彻底改变了“金三角”地区以罂粟种植为主的历史。

  2006年,中国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在缅甸老挝北部开展罂粟替代种植发展替代产业问题的批复》的文件,鼓励和支持云南省及各地各类有实力的企业到缅甸、老挝北部开展罂粟替代种植、发展替代产业。自2013年以来,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西双版纳被赋予了更多的角色,替代种植企业有了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

“勐海模式”开启替代种植

  “替代种植”,是指通过发展其他粮食经济作物,替代罂粟种植,使罂粟种植区居民摆脱对毒品经济的依赖,从源头上遏制毒品泛滥。

  “替代种植最早是我们州的勐海县帮助缅甸搞的,之后才开始在全州、全省推广。”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农业局副局长龚云宏告诉《环球》杂志记者。

  勐海位于中缅边境,对面是缅甸掸邦第四特区。100多年来,那里的人们以种植罂粟为生。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于1989年6月正式成立,面积4952平方公里。成立初期,当地禁毒形势十分严峻,全区401个村寨中有262个种植罂粟,鸦片年产量达9.8吨,吸毒人员占该区总人口的5%。海洛因加工和毒品借道走私相当严重,国际社会把该地区视为毒品泛滥的主要地区。

  1991年5月,缅甸掸邦第四特区制定了以“禁种、禁制、禁运、禁贩、禁吸”为主要内容的“六年禁毒计划”。缅方派人到中国勐海县,请求提供技术支援,以解决禁毒期间老百姓吃饭难的问题。勐海县委领导在综合分析境外毒品泛滥的原因后,认为毒源地的产生是境外一侧国家的贫困问题所致,要解决境外罂粟种植和毒品走私问题,必须帮助境外一些地区居民改变以种植罂粟为生的经济结构。为此,勐海方面组织相关机构派出农业科技人员,辅导当地农户开展绿色替代种植。这一做法被联合国高度评价为“勐海模式”。

  勐海模式的成功,引起了“金三角”其他地区的关注。

  缅甸掸邦第二特区(佤邦)开始实施禁毒政策,在世纪之交的那几年,陆续从北佤向南佤移民8万人。2001年,西双版纳州禁毒委与佤邦相关方面达成协议,计划用2至3年时间解决这8万人的吃粮问题。随后,西双版纳州农业局的科技人员赴南佤的万宏地区,拉开了“金三角”腹地替代种植的序幕。

  李忠明外表憨厚,总是面带微笑。作为西双版纳州种子管理站高级农艺师,他曾被派到缅甸南佤和老挝北部,长期负责推广农业替代种植项目。“当时我主要搞水稻种植,帮助移民解决粮食不足的问题。”李忠明说,“起初,这些搬迁到南部的移民,基本不懂如何种植其他农作物。比如说,他们插秧的间距比我们宽得多,一亩地半天不到就插完了,完全达不到水稻种植标准。”

  由于缺乏其他谋生手段,一些烟农来到南部以后生活愈加艰难,不少人又偷偷返回原住地或跑到其他地区,重新种植罂粟。

  为了教会农户种粮,李忠明和他的同事们边试验、边培训,手把手从整田、浸种、播种、喷药、施肥到除草等逐个环节,一一向农户传授技术。但一些种惯了罂粟的烟农,对改种粮食兴趣不大,有些人态度消极。对此,科技人员“现身说法”,以小部分反响积极的农户为示范点,以带动周边群众。

  “当时在万宏,我们住在一个叫刘老八的农户家里,和他同吃同住,带着他一起种水稻。这个过程中,很多烟农趴在山坡上观望,既看不懂我们在干什么,也不加入我们。后来,粮食丰收了,我们搞了个展示会,想更好地动员他们,结果没有一个农户来现场。再到田里一看,发现农户们都在那儿整田开荒呢。原来是见我们的水稻丰收了,也迫不及待地纷纷效仿。”农业推广研究员李建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李建如今已60岁,到了抱孙子的年纪,但对替代种植工作热情不减,现在又在老挝北部推广农业替代种植。

  位于泰缅老三国边境的“金三角”地区,一度被称为“三不管”地带,有多支地方民族武装。

  “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在教农民种芒果。晚上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枪声大作,我们马上从床上爬起来躲到房间角落,只听到子弹在屋顶上‘啪啪啪’地响,当时很害怕,也不敢出门。”李建说,“还有一次更惊险,我们有个科技人员驾驶拖拉机在沼泽地里开水田,触发了一颗地雷,地雷爆炸后的气流将他连人带车掀上半空,幸好有水,人掉下来无大碍,但拖拉机被炸散架了。”

  为了保证中国农业科技人员的安全,缅甸南佤方面下了番功夫。“记得有一年水稻快收割的季节,为了防止其他势力的破坏,派了一个排的兵力来保护粮食和我们的安全。每次出行我们都坐皮卡,每辆车后面站着4个全副武装的卫兵。车里座位下都放着枪,以防万一。”李建告诉《环球》杂志记者。

  南佤地区生活着佤、傣、阿卡以及果敢等十多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如何有效地把农业知识传递给他们,是个不小的挑战。据科技人员王俊回忆,在向当地民众授课时,最辛苦的是翻译人员,因为王俊每讲一句,翻译要同时将他讲的话翻译成多种少数民族语言。

  “在‘金三角’你不会几种语言寸步难行。作为科技人员,要与当地民众交流,就要懂当地语言。我在南佤这段时间,学了老挝话、缅甸话,其他少数民族语言也能说一些,”李建说,“解决了语言问题,与农户交流没了障碍,我们的农业技术推广效果特别好。”

  根据西双版纳农业局的统计数据,2002年,中国农业科技人员在万宏地区先后现场培训了水稻旱育秧技术、水稻旱育稀植栽培技术、水稻田间管理技术及喷施农药和施肥等技术,接受培训的人员达3296人次,培训村民技术骨干43人,为辅导大面积生产奠定了基础。到2003年,万宏地区种植的杂交水稻总面积达1233公顷,总产稻谷544.8万公斤,有力缓解了南部地区粮食紧张的局面,稳定了移民情绪。

罂粟减少,生活变好

  随着替代种植在“金三角”的推广,原来种植罂粟的很多境外烟农改种了水稻、玉米等粮食作物,罂粟种植面积大幅减少。《环球》杂志记者从西双版纳州禁毒委了解到,缅甸掸邦第四特区已实现罂粟全面禁种,万宏地区更是在2003年被“中缅两国禁毒高官会议”确定为中缅两国国家级替代种植示范区。据禁毒部门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06年,缅甸的罂粟种植面积比1998年减少了10.8万公顷,下降83%。整个“金三角”地区的罂粟种植面积已减少到2.43万公顷。

  在普通人看来,毒品是个暴利行当,但对境外烟农来说并非如此,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仍然一贫如洗。买家采用支付定金的方式,提前预定了烟农来年收割的全部罂粟,烟农在收割后只能卖给这个买家,买家再把收购的罂粟转手卖给毒贩,毒贩再制成市面上流通的毒品。在这个交易链中,获得暴利的是毒贩。

  在替代种植项目开展前,绝大多数境外烟农不知道水稻、玉米也可以通过市场交易换来收益。实现替代种植后,烟农实现了粮食自给且有盈余。“之前境外烟农种植大烟,辛苦劳作一年,换来的粮食只够吃3个月,缺粮的时候只能靠救济。现在温饱问题已得到了解决。”王俊对《环球》杂志记者说。

  除了种水稻、玉米等农作物外,一些境外农户还在中国农业科技人员的帮助指导下发展了副业,每家每户都在房前屋后种了水果蔬菜,有的还养着猪和鸡,部分农户还挖了鱼塘养鱼。“虽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教烟农种水稻,对其他农作物的种植半懂不懂,但是看到那边很落后,我们也没考虑那么多,凡是农民需要的技术,只要是我们懂的,都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们。”李建说。

  王俊对农户生活的显著改善深有感触。“以前我们去农户家吃饭,桌上只有盐巴、辣子和野菜,肉很少见到。替代种植推广几年后,农户桌上的菜丰富多了。”

  “我离开的时候,故意问了几个烟农,‘还愿不愿意回去种大烟?’他们都说,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好得多,不想再种了。”李忠明对《环球》杂志记者说。

  当地的种植理念也受到了替代种植的影响。在当地人眼里,罂粟是一种“懒庄稼”,只要播种下去,后期基本不用管理,只等着来年春天收割就行。另外,他们采用刀耕火种的农作方式,每种一季罂粟,都需要砍伐一大片原始森林,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

  1999年,科技人员分别在缅甸掸邦第四特区勐拉县散道区、色勒县、南板县设立了旱地粮食作物替代罂粟高产示范点。缅甸掸邦第四特区对此项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示范结果优选出了适合我区大面积耕种的优良品种,这次试验改变了农民传统的耕作方式,对如何组织科学种田、科学管理进行了直观的教育。”

  “我们替代种植项目的技术和理念在当地很实用,针对性很强。再加上我们科技人员吃苦耐劳、甘于奉献,所以中国在境外的替代种植项目能取得成功。”王俊告诉《环球》杂志记者。

  “有一次,联合国禁毒署一位官员到万宏地区视察我们种的水稻,拍完照片后,他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说,‘你们(中国)的援助太有成效了’。”李建说。

向替代产业转型

  通过十多年在境外毒源地开展以粮食生产为主的替代种植,当地居民的温饱问题已基本得到解决,替代种植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原来的)烟农的要求已经不再是填饱肚子,他们也渴望像中国老百姓一样脱贫致富,提高生活水平。”王俊所在的公司在境外从事替代种植项目多年,对于境外烟农的思想变化体会很深。

  2006年,中国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在缅甸老挝北部开展罂粟替代种植发展替代产业问题的批复》的文件,鼓励和支持云南省及各地各类有实力的企业到缅甸、老挝北部开展替代种植、发展替代产业。

  这一政策很快得到了落实。2007年,云南省商务厅制定了《云南省境外罂粟替代企业(项目)管理暂行办法》,并向在境外开展替代种植的企业核发《境外罂粟替代种植企业证书》。自此,云南独有的到境外开展替代种植、发展替代产业的工作,规范有序地全面展开了。替代种植工作由农业科技人员提供技术帮助向企业主导转变,同时替代项目也由单一的粮食作物向橡胶、甘蔗、茶叶等经济作物转型。

  据西双版纳州商务局副局长张林辉介绍,目前全州开展境外替代种植的企业有38家,实施项目共有41个,项目主要分布在老挝北部6省、缅甸佤邦南部以及掸邦第四特区等。全州替代种植企业累计在境外投资超过20亿元人民币。

  替代种植企业开展的项目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人力。替代种植企业以雇用当地人为主,正好解决了当地就业问题。“目前,我们公司在缅甸掸邦第四特区的橡胶项目,一共雇用了200多个工人,待橡胶全部开割,有可能增加到700多人,且都是当地人。这些工人上岗前,公司都要给他们免费培训一个月,且提供免费住宿。”西双版纳某进出口公司董事长王文勇告诉《环球》杂志记者。

  在采访中了解到,以前的替代种植项目大多是初级农业,农产品未进行深加工,附加值低,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一些替代种植企业引入高产、优质、高效的品种以及配套相应的生产技术,甚至直接在境外建加工厂,如糖厂和橡胶加工厂。

  替代种植企业主导的项目,给当地农户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我们曾经测算过,在‘金三角’,一个最强的劳动力过去一年大概能收3公斤大烟,按每公斤3000元算,一年收入也才不到1万元。现在,我们帮助烟农种经济作物(橡胶),一个劳动力至少可以割4吨橡胶,按现在每吨1万元的胶价计算,年收入可达4万元。算了这笔经济账,烟农觉得种橡胶比种大烟更划算。”王文勇说。

  替代种植企业开展项目的地方,大多经济落后,没有足够的消费能力,大部分农产品返销到中国。为此,西双版纳州为替代企业积极争取进出口配额指标。如在2017年,州商务局共争取到9个品种53.74万吨的境外替代种植农产品返销进口计划,执行48.37万吨,完成下达计划89.99%,产品返销金额达12.5亿元。

  与此同时,国家对于替代产品返销中国也出台了一些优惠政策,如对进入中国的替代产品免征关税和减征增值税等。另外,边检部门实施通关便利化措施,以减少替代种植企业的物流成本。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企业在境外开展的替代种植项目,在带动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还兼顾了公益事业。

  西双版纳某替代种植企业负责人吴敬原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我们公司的一个替代种植项目在进驻某地以前,当地老百姓是用竹片记事的。村长给每户人家发一条长长的竹片,将每人每天做了多少工,都刻在上面。年底要算账的时候,再统计竹片上的记录。”

  另外,在此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金三角”地区基础设施不足,没有正规的公路,从大其力到万宏,短短100多公里,开车要走2~3天。山区条件则更为恶劣,老百姓都用肩挑马驮,住房是简陋的茅草房。大部分地区的适龄儿童上学率不到10%。

  “替代种植企业项目到哪里,公路就修到哪里。”中国企业慷慨解囊,出资为当地老百姓修路架桥,通水通电,建医院、学校等。“我们企业非常重视当地的教育事业。我们帮助他们提高教育水平,教他们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反过来农户的文化提高了,能促进我们替代种植项目的发展。”王文勇说。

  2015年3月,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云南被定位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西双版纳则身处两大国家级战略之下:一是“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经济带”,二是“泛亚铁路”中线(昆明-西双版纳)。这对于西双版纳在境外开展替代种植的企业是一个全新的发展机遇。

  “为解决边境动物走私比较严重的问题,去年,国家有关部门批复了跨境动物疫病区域化管理试点项目,其中德宏一个,西双版纳两个。这个项目如果顺利启动,将是西双版纳最大的产业项目,对于替代种植产业转型升级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张林辉说。

  经过十多年努力,西双版纳替代种植企业人才、资源、市场等要素得到了有效整合,在推动双边及多边经济的交流与合作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同时,也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和云南省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我从2011年开始分管替代种植工作,这些年来,亲眼见证了我们(西双版纳)的替代种植企业由小到大,替代种植产业从稳固到发展的过程。”对于替代种植产业的发展前景,张林辉很有信心。

  李建告诉记者,自己一直有个未了的心愿,就是再回到当初自己开展替代种植项目的地方,看一看那里发生的变化。“在‘金三角’这么多年,已经有了感情。而且,通过这几年参与替代种植项目,我深深地感到,‘金三角’要禁绝罂粟种植,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离不开咱们中国的帮助。”

来源:2018年11月14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