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2019美联储“鹰”“鸽”指数
  新华网 ( 2019-01-25 06:38:45 ) 来源: 《环球》杂志
 

    鲍威尔曾经反复警告,过慢的“鸽”式加息可能导致经济过热,而过快的“鹰”式加息则可能直接终结当前的经济复苏甚至触发衰退。这似乎也警示着后危机时代的货币政策“正常化”之路其实并不好走,无论美联储是只“鹰”还是只“鸽”,它在这场乱流中的“软着陆”,恐怕难免会有些颠簸。

《环球》杂志记者/杨承霖(发自华盛顿)

  自2018年12月19日再次加息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释放出一系列被市场视为“鸽派”的信号,从移除“货币政策立场仍然宽松”的表述,到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利率已“接近中性”,从美联储官方声明加息节奏和经济增速预期“双下调”,到鲍威尔三次表示对加息“有耐心”,已经在加息之路上走了三年的美联储是否快要到达终点,将成为2019年全球市场关注的焦点。

“鸽”声缓缓传来

  “鸽派”和“鹰派”往往用来描述美联储在制定货币政策时的整体立场是偏向宽松还是紧缩,分别对应着美联储的两大使命——扩大就业和控制通胀。其中,“鸽派”相对看重刺激就业,其主张偏向宽松并打压美元走势。“鹰派”相对看重控制通胀,其主张偏向紧缩并支持强势美元。

  早在2018年第三季度,市场就认为美联储已经出现调整加息节奏的迹象。在2018年9月宣布年内第三次加息时,美联储就从其货币政策例会声明中移除了“货币政策立场仍然宽松”这种“鹰派”判断。面对是否即将放缓加息的疑问,鲍威尔亲自解释说删除这一表述并不预示未来利率政策将发生转变,并且强调美联储仍将继续渐进加息。

  随后,9月刚刚宣誓就职的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又释放出了一个富有弹性的信号。与法律专业出身的鲍威尔不同,克拉里达作为一个擅长计量经济学的“技术派”,抛出了美联储后续决策将“依赖数据”的说法,且短期利率已经“更加接近”既不刺激经济也不抑制经济的“中性利率”,再一次被市场解读为通胀处在有效控制之中,加息节奏可能放缓。

  12月美股出现大幅下跌,道琼斯工业股平均价格指数多日下跌超过500点,到2018年圣诞夜跌至21792.20点,较月初时下跌超过4000点。在股市的震荡中,美联储于12月19日完成了2018年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加息,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25个基点到2.25%~2.5%的水平,同时公布美联储高层对于2019年加息次数的预期从三次下调到两次,这一信号给惊魂未定的投资者们带来了些许安抚,美股又出现了多日回弹。

  进入2019年,道指重回24000点附近,鲍威尔又三度放出“耐心”的信号,先是在美国经济学会的亚特兰大年会上称美联储将耐心对待后续加息,接着释放出了去年12月的货币政策例会纪要,称美联储决策层官员对在低通胀下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保持耐心。在1月10日华盛顿经济俱乐部举行的访谈活动上,鲍威尔重申美联储会耐心细致地观察经济走向。

  然而,在强调“耐心”的同时,这位一贯谨言慎行的美联储主席还是发出了一句“鹰派”言论。在华盛顿经济俱乐部的访谈中,他指出目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略低于4万亿美元,美联储希望能将其缩减到“远比当前规模要低”的“正常水平”,即有效实行货币政策所需的规模。这番言论又给回调中的市场带来了一些波动。

  美国银行经济学家本杰明·鲍勒及其策略师团队认为,近期美股的“放血”,可能还没有达到美联储放弃加息的程度,在股市暴跌时继续加息也表明鲍威尔对金融市场的担忧程度相比前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要轻一些。对于新一年美联储的立场是“鹰”还是“鸽”,大多数市场分析人士仍在观望之中。

“鹰”的底气何在

  一般而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策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中拥有投票权的每名委员对于货币政策松紧的看法会存在些许差异,也可以用“鸽派”和“鹰派”来进行划分。但投票委员某一次具体投票时的立场主要基于其个人当时的判断,可能在中立、偏“鸽派”、偏“鹰派”、“鸽派”和“鹰派”之间发生些许调整。

  而且,投票委员的立场差异在流动性松紧适中或经济形势不明朗时才较为明显。在流动性明显偏紧或偏松时则相对较小,例如,支持紧缩的“鹰派”投票委员也可能在认为流动性过于紧张时支持采取宽松货币政策。

  在美联储最近一次加息投票前,从旧金山联储行长转任纽约联储行长的威廉姆斯和克利夫兰联储行长梅斯特释放出的一系列观点被视为偏向“鹰派”,而包括鲍威尔和克拉里达在内的其余投票人被视为中立。在投票结果公布后,全体投票人均对加息投出了赞成票,这也意味着美联储当前的主流判断认为仍有加息空间。

  鲍威尔2019年1月10日在华盛顿经济俱乐部表示,就业、工资、劳动参与率和通胀等关键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经济的良好势头延续到了2019年,综合考量多个领域,当前美国经济发生衰退的风险并未上升。他说,经常导致衰退的两大因素是通胀上升导致货币政策紧缩,以及累积金融失衡,包括资产泡沫、房地产泡沫、互联网泡沫破裂或杠杆率过高等等,而美联储并未发现上述领域有导致经济衰退的迹象。

  2018年美国经济本身处在复苏阶段,又受到减税、放松金融监管等多重顺周期政策刺激,失业率一度低至3.7%,达到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同时,核心通胀率稳定在美联储设定的2%通胀目标附近。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多家机构预测的2018年美国经济增速都在3%左右。

  尽管不少分析人士指出,随着财政刺激政策效果减退,贸易争端影响逐步显现,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将显著放缓,但从目前来看,无论是美联储预测的2.3%,还是世界银行预测的2.5%,美国2019年的经济增速仍将高于长期以来的平均水平。

  在经济基本面表现尚好,但增长动力逐步放缓,金融市场出现波动,全球贸易环境恶化,美国国内政策不确定性增强的大背景下,最近逐步释放“鸽”派信号正体现了美联储依据其一贯的决策逻辑,对经济走势作出审慎判断和灵活调整。

前路难免颠簸

  鲍威尔在1月10日的讲话中明确表示,美联储已经注意到了强劲的经济数据伴随着震荡的金融市场,以及投资者对于全球经济放缓和贸易争端的担忧情绪仍在不断累积。他认为上述两种方向相反的信号的出现并不罕见,此时应该耐心细致地观察经济走向,从而确定哪一种将成为2019年的主流。

  鲍威尔还表示,美联储的应对方式是利用多种工具开展风险管理,他强调美联储在加息上没有预设计划。他还提到,无论是经济预期趋向积极,还是受全球经济影响出现放缓,美联储都会灵活而迅速地调整政策。

  克拉里达在1月10日晚些时候的言论则把这种“灵活”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表示自己对于停止或放缓减持债券保持开放态度,甚至直言一旦经济形势发生转变,美联储会“毫不犹豫”改变当前的缩减资产负债表政策。这或许也在告诉投资者,在稳定通胀和就业、保障市场信心的大目标面前,连美联储的“缩表”大业也不得不让位。

  然而,美联储以灵活的决策机制应对不确定性的挑战是否奏效,在内有政策不确定性、外有国际环境复杂性的局面下能否准确把握经济脉搏,不少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还有待观察。前美联储理事凯文·沃什和美国投资人斯坦利·德鲁肯米勒表示,美国经济无法承受美联储或其他政府部门的重大政策失误。鲍威尔在美联储上一次加息时也坦承,任何进一步加息的路径和目标都存在“相当高的不确定性”。

  步入2019年,美国内部不确定性包括放松金融监管可能使资本市场风险上升,民主党夺取国会众议院力阻白宫施政,减税造成联邦财政赤字飙升,移民政策收紧导致平均工资成本上涨,贫富差距和老龄化继续加剧等问题;而从外部来看,不确定性则存在于美国频频“退群”引发的国际格局调整,中美经贸摩擦推高美国消费品价格,英国“脱欧”搅动欧洲形势,制裁伊朗原油出口引发能源价格波动,等等。

  与此同时,十年前那场危机留下了海量的流动性和巨额的资产负债表,这些治疗危机的“药物残留”至今尚未代谢完毕。在复杂的内外局面下,加息的节奏和次数更难把握,一旦判断失准,可能就会引发所谓的“硬着陆”。

  鲍威尔曾经反复警告,过慢的“鸽”式加息可能导致经济过热,而过快的“鹰”式加息则可能直接终结当前的经济复苏甚至触发衰退。这似乎也警示着后危机时代的货币政策“正常化”之路其实并不好走,无论美联储是只“鹰”还是只“鸽”,它在这场乱流中的“软着陆”,恐怕难免会有些颠簸。

来源:2019年1月2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