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在澳大利亚说高铁,实际在说什么?
  新华网 ( 2019-03-05 10:32:41 ) 来源: 《环球》杂志
 

    澳大利亚媒体指出,新南威尔士州政府2018年12月提出的高铁计划,瞄准的是2019年3月份的新州选举,因此这一计划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而新州政府提出的开始修建高铁的时间为2023年,正是下一届选举的年份。

文/《环球》杂志记者 徐海静

  很多澳大利亚人,无论是否去过中国,遇到中国人时都喜欢谈论中国的高铁。去过中国坐过高铁的,说起来满脸享受;没去过没坐过的,则一脸羡慕,多半还会表示去中国一定要去体验高铁。

  没啥想啥。其实,澳大利亚的“高铁梦”做了已经快40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高铁在澳大利亚还会只是个不可企及的空中楼阁吗?

“高铁梦”可以有,万一实现了呢?

  在澳大利亚,城市之间的交通以飞机为主,而远离城市的农村城镇之间、城镇与大城市之间的交通则以汽车为主。铁路虽然在运输矿业、农业产品方面作用巨大,但在远途客运方面只占据很少的市场份额。

  铁路排在长途客运各种交通方式的末位,实在是因为澳大利亚铁路线路少,车辆旧,耗时长。以相距300公里左右的澳大利亚最大城市悉尼和首都堪培拉为例,澳洲航空公司和维珍航空公司两家航空公司几乎每小时均有对开的航班,长途客车也是每小时有对开大巴,而火车每天只有中午和傍晚两班。火车车程为4小时,而长途大巴全程3.5小时,自驾车3小时,飞机仅45分钟。从票价而言,悉尼至堪培拉火车单程普通车厢价位为56澳元,长途大巴为49澳元,机票不同时段票价不同,一般在150澳元至250澳元之间。

  自上世纪60年代日本的新干线开通运营以来,高速铁路就吸引了澳大利亚的目光,而自从80年代法国的TGV高铁正式运营后,澳大利亚真正开始做上了自己的“高铁梦”。从那时起,澳大利亚多届政府做过修建高铁的可行性研究。据澳大利亚伍伦贡大学副教授菲利普·莱尔德统计,历届澳大利亚政府花在高铁可行性研究上的费用累计已达1.25亿澳元。

  2010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再次拨款2000万澳元对建造高铁进行了详细的可行性研究和调查,以确定在澳大利亚东部海岸建造一条高铁的经济可行性和可能的路线。

  2011年,澳大利亚政府公布了这一可行性调查的第一阶段调查结果。结果显示,修建一条高速铁路的费用在610亿至1080亿澳元之间,取决于路线和站点的不同组合。2013年4月11日,政府公布了第二阶段调查的结果,确定修建高铁费用为1140亿澳元,如果即刻启动,则2065年可建成运行。

  澳大利亚政府规划的高铁路线是一期由悉尼到堪培拉,二期从堪培拉延长至墨尔本,三期从悉尼至布里斯班。悉尼到墨尔本一线的澳大利亚东南部是澳大利亚人口最稠密的地区,总人口约1500万,占全澳人口的一半。

地广人稀,高铁经营者的梦魇

  高铁在路途更远的旅行中会有较大优势。比如,根据可行性研究,在澳大利亚坐高铁从悉尼到墨尔本只需2小时44分钟,大大短于目前11个小时的火车旅行(130澳元)和12小时的长途大巴(65澳元)。因此,澳大利亚有关高铁的可行性报告自2013年公布后受到一些企业的欢迎,民众也对高铁能够带来的改变充满期待。

  澳大利亚铁路协会是铁路业的游说组织,一直在游说政府支持兴建高铁。该协会前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高铁最重要的地方在于其对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而在澳大利亚修建高铁能够促进除中心城市之外的小城镇发展,从而带动澳大利亚农村地区的经济腾飞。澳大利亚联邦众议员约翰·亚历山大曾担任议会基础设施和地方发展委员会成员,也是高铁的大力鼓吹者。他认为高铁必将在澳大利亚拥有一席之地,因为高铁对“分中心化”、对澳大利亚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不过,布莱恩·奈也承认,修建费用高、人口太少是澳大利亚发展高铁最大的障碍。作为世界上国土面积排名第六位的国家,769万平方公里的澳大利亚全国人口仅2500万,每平方公里只有3.25人,是世界上最为地广人稀的国家之一。

  尽管规划中的墨尔本-堪培拉-悉尼-布里斯班高铁线路贯穿澳大利亚人口最稠密的地区,覆盖全国约一半人口,但其所覆盖的人口绝对规模仍偏小。其中最大城市悉尼人口约510万,墨尔本约480万,第三大城市布里斯班人口约240万。市场规模小,投资回报期长,这些因素阻碍和打击了以营利为目的的私营企业在澳政府不提供财政补贴的情况下参与澳大利亚高铁项目的积极性。由于澳大利亚政府对高铁缺乏足够的热情,尽管民众和企业颇多期待,但仍没有一家私营企业或私营企业联合体提出可以不要政府财政援助而独立承建。

  2013年的可行性报告出台后,有消息人士告诉《环球》杂志记者,由于财政状况紧张,澳大利亚政府没有计划出面推动高铁建设,也不太可能对此加以补贴。而此后几年,澳大利亚政府的财政状况继续恶化,政府每年公布财政预算案,“主旋律”都是削减支出。2018-2019财年,澳大利亚政府稍稍稳住阵脚,但仍将有145亿澳元的财政赤字。有分析人士指出,即便如预计的那样于2019-2020财年实现盈余,经过10年奋斗才实现财政盈余的澳大利亚政府,难道会对高铁这样的巨型项目进行补贴?

  伍伦贡大学的菲利普·莱尔德教授透露,澳大利亚政府各个层面都没有表现出对高铁项目的支持态度。最直接的体现是,那么多次可行性研究都建议政府确认未来高铁的路线,并预留修建高铁的用地,但政府在这方面并没有任何举措。

为“高铁梦”等白头,还是修一条“中速铁路”?

  高铁的吸引力就在于其速度,但很多澳大利亚铁路相关的业内人员会警告做“高铁梦”的国人,不要只想着时速300公里的子弹头列车。其实,即便是在此前澳大利亚政府所做的多份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澳大利亚谈论的高铁,其时速也只有210公里,勉强够上高铁时速200公里的门槛。

  在澳大利亚,有不少人认为,与其为一个不能实现的“高铁梦”等白了头发,不如实际一点,修建“中速铁路”,对现有铁路进行改造提速,以更有效率的铁路连接推动二三线城市的发展,进而促进经济更加均衡发展。

  悉尼大学交通和物流学院教授里科·默克特说,对于铁路,政府目前的重心是内陆铁路计划。2017年4月,澳大利亚政府宣布,目前澳大利亚东北部的布里斯班至东南部的墨尔本内陆货运铁路线路老旧,政府将加速对其升级改造。2018年年底,首个路段的改造工作正式开工。布里斯班和墨尔本两地相距1700公里,项目投资将超10亿澳元(约合7.5亿美元)。按照计划,铁路升级提速后两地之间的行程仍需24小时。

  最近,新南威尔士州(新州)政府提出要建4条高铁,这里所说的“高铁”实际上是悉尼与周边城市之间的短途城际线路,其目的是希望借助铁路的连接,带动纽卡斯尔、伍伦贡等距离悉尼较近的二三线城市的发展。

  目前,新州政府已邀请一名专家对四条高铁的路线、速度、车站选址等进行调研并提出建议。这4条线路是:北线由悉尼经中央海岸、纽卡斯尔至麦夸里港;南部内陆线由悉尼经古尔本至堪培拉;西线由悉尼经利斯戈、巴瑟斯特,至奥兰治/帕克斯;海岸南线由悉尼经伍伦贡至瑙拉。

  新州交通和基础设施部长安德鲁·康斯坦斯说,短期计划是对现有线路进行升级,以便火车速度能够达到时速200公里,将旅行时间缩短三分之一。预计将于2023年开工。长期目标是铺设新的线路,将火车时速提升至250公里,甚至350公里,将旅行时间减少75%。

  澳大利亚媒体指出,新州政府2018年12月提出的高铁计划,瞄准的是2019年3月份的新州选举,因此这一计划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而新州政府提出的开始修建高铁的时间为2023年,正是下一届选举的年份,已连续两届当政的自由党目前民调落后于老对手工党,自由党提出4年后开始修建高铁的计划用意相当明显——想要高铁的话,就让自由党继续执政。

  专家估计,新州建设4条高铁线路的费用可能高达2500亿澳元,而新州政府虽然财政有盈余,但盈余不过40亿澳元,这还是在房价没有下跌的情况下做出的财政预测,而目前悉尼的房市低迷,房价已进入下行通道,政府的算盘恐怕要重新打过。

  也是因为新州政府财政状况不错,政府才敢于着手将一些规划多年的大型基建项目付诸实施,目前已在施工的包括耗资200亿澳元的悉尼地铁项目和83亿澳元的悉尼地铁西北连接线项目。

  但这些项目也暴露出超支、超期等大型基建项目的通病,这对普通民众生活带来极大不便,招致人们的反感。

  最遭诟病的莫过于悉尼市区主干道乔治街。为了修12公里的悉尼东南轻轨(悉尼地铁西北连接线项目的一部分),乔治街自2015年被封路施工,原本计划2018年4月完工,但直到今天那里还是个大工地,被澳大利亚媒体调侃为“就像二战期间被德军轰炸过的伦敦”。不仅如此,工程还严重超支近一倍,负责施工的西班牙公司还与新州政府打起了官司。

  澳大利亚修建高铁的支持者、绿党参议员詹妮特·赖斯曾在一次议会发言中呼吁她的参议院同行们想象一下,在墨尔本市中心上车,仅仅3小时后就能抵达900公里外的悉尼市中心,在火车上,可以上网、打电话、自由走动,或者去餐厅吃顿饭;想象一下,原本2个半小时汽车车程的内陆城市变得45分钟就能到达,人们将更愿意选择这样的地方定居,悉尼、墨尔本将免于患上大城市病,倡导多年的“去中心化”会更易实现……

  的确,高铁改变生活。也正因如此,尽管有着如此多的障碍,澳大利亚人这么多年也不愿放弃这玫瑰色的高铁梦。

来源:2019年3月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5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