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故事、方案、治理、理念:“一带一路”呼唤新时代国际传播
  新华网 ( 2019-04-03 06:46:19 ) 来源: 《环球》杂志
 

    “一带一路”宏伟构想的“灵感”和“传统”来自历史。讲好历史,可以唤醒共同的记忆,拉近心理的距离,奠定合作的基础。但是,只有讲好“一带一路”倡议的美好未来,“一带一路”建设本身才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光辉灿烂未来。

刘明

  5年来,“一带一路”常讲常新,不断有新故事、新思路、新进展、新讨论。

  关于“一带一路”的国际传播,出现了两个新特点:一是关注、讨论“一带一路”的人群日益广泛,从相对集中在精英人士扩展到社会各领域、各阶层,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扩展到几乎世界所有国家和地区;二是海内外受众关注的问题、讨论的话题日益深入。

  这两个新特点要求新时代国际传播工作者不断深入实践、深入探索,同时善于在实践中不断总结提炼,注重理论建构,进一步讲好“一带一路”的故事、方案、治理和理念。

从回望历史到走向未来——如何进一步讲好故事

  早在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就强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要继承和发扬丝绸之路精神,把我国发展同沿线国家发展结合起来,把中国梦同沿线各国人民的梦想结合起来,赋予古代丝绸之路以全新的时代内涵。

  “一带一路”的宏伟构想的确从千百年前走来。陆上丝绸之路可溯源于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由此开辟以长安为起点,经中亚、西亚,连接地中海各国的陆上通道。德国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其《中国》一书中使用“丝绸之路”称呼这一通道,并很快被广泛接受。海上丝绸之路也可追溯到秦汉时期,汉武帝就曾派使者远航南海和印度洋,后经历代拓展,特别是经历唐宋时期的繁荣,形成了古代中国与海外贸易联系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

  但是,回望历史不等于机械地“复原”和“重复”历史,更不是简单地在物理上“重建”历史。事实上,“一带一路”的历史本身就是丰富多彩的,并不是一条简单的“路”和一条固定的“带”。李希霍芬的“丝绸之路”就既包括中国与中亚之间的“路”,也包括中国与印度之间的“路”。“海上丝绸之路”曾经主要以南海为中心,故又被称作南海丝绸之路,但是郑和下西洋开启的东方大航海则远远超越了这一范畴。就功能而言,即使是历史上的“一带一路”,也早已经超越了运输丝绸的范畴,而是对东西方各国人民间的贸易互通、经济发展、民族融合、文化交流,甚至对人类文明的进步,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回望这样的历史,更重要的是要说明,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一个开放的国度,中华民族具有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中华文化能够包容和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这样的历史也证明,世界上不同国家、民族和文化,完全能够通过和平、友好的对话与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包容发展。也正是这样的历史方位,决定了新时代中国做出共建“一带一路”的历史性选择,并赋予其全新的时代内涵。新时代的中国要以这样的“丝路精神”,进一步探索国际合作的新地域、新领域、新内涵、新方式、新梦想,不能简单地将自身局限于复兴某一特定传统地域、开展某一特定领域的传统合作、延续某一特定形态的传统模式。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广大发展中国家加快工业化城镇化、进而实现经济独立和民族振兴正方兴未艾。共建“一带一路”之所以得到广泛支持,反映了各国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对促和平、谋发展的愿望。共建“一带一路”是经济合作倡议,不是搞地缘政治联盟或军事同盟;是开放包容的,不是要关起门来搞小圈子或者“中国俱乐部”;是不以意识形态划界,不搞零和游戏,只要各国有意愿,我们都欢迎。讲好这样的未来和方向,才能最终形成人们齐心协力为之奋斗的共同事业,真正凝聚起同舟共济、携手共进的强大力量。

  “一带一路”宏伟构想的“灵感”和“传统”来自历史。讲好历史,可以唤醒共同的记忆,拉近心理的距离,奠定合作的基础。但是,只有讲好“一带一路”倡议的美好未来,“一带一路”建设本身才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光辉灿烂未来。

从收获早期成果到实现可持续发展——如何进一步讲好方案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建“一带一路”正在成为我国参与全球开放合作、改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促进全球共同发展繁荣、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方案。

  当我们讲“一带一路”,简单的“讲故事”已远远不能满足海内外受众的需求,更无法有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向纵深发展。在讲故事的基础上,我们需要进一步讲好中国方案。

  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际社会期待着中国作为,也相应地期待着中国方案。就当今世界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发出中国声音,中国无法回避,也用不着回避。

  5年来,我们同“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货物贸易额累计超过5万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超过600亿美元,为当地创造20多万个就业岗位,我国对外投资成为拉动全球对外直接投资增长的重要引擎。今天,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其中,30多个沿线国家同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20多个国家同中国开展了国际产能合作;以亚投行、丝路基金为代表的国际金融合作不断深入,一批有影响力的标志性项目逐步落地,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肯尼亚蒙内铁路等重大项目的进展,都讲述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的“一带一路”故事。

  “一带一路”建设收获了丰硕的早期成果,这样的判断不仅站得住脚,而且事实早已超越了这样的判断。但是,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人们关注的议题也在不断深入。人们不仅在讨论基础设施建设、沿线经济项目开发、延伸的产业技术合作,还在聚焦“一带一路”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对接,进一步关注开放、绿色、创新、包容、合作的共建。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也需要不断回应国际社会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项目透明问题、环境保护问题、合作开放问题、金融支撑问题、营商环境问题、风险管控问题、安全保障问题、社会责任问题以及“债务陷阱”问题等不同方面的核心关切。

  当前,特别需要对“一带一路”建设5年来的成果和经验进行阶段性总结,对面临的问题和解决方案进行深入研究,尤其需要突出在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全球趋势与中国选择,并提炼出带有规律性的东西来。这样的问题既涉及经济领域,包括对“债务陷阱”问题的系统阐释与回应,也涉及政治、安全、社会、环境、文化等各个领域,包括更广阔的国际合作空间和领域在哪里、“一带一路”建设如何能够惠及沿线各国人民、运用什么样的平台和方式能够吸引更加广泛的国际合作等。

  对于如何讲好方案,习近平总书记在总体方向上和具体方法上都有十分精辟的论述。他说,经过夯基垒台、立柱架梁的5年,共建“一带一路”正向落地生根、持久发展的阶段迈进;在保持健康良性发展势头的基础上,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向高质量发展转变。他还说,过去几年共建“一带一路”完成了总体布局,绘就了一幅“大写意”,今后要聚焦重点、精雕细琢,共同绘制好精谨细腻的“工笔画”,推动这项工作不断走深走实。

  遵循这样的方向和要求,我们才能向国际社会讲清楚,“一带一路”建设不仅能够“行稳”,而且能够“致远”。讲清楚这一系列的问题,才可以让国际社会相信,“一带一路”建设不是一城一池、一时一刻的权宜之计,而是真正的“21世纪最大的故事”。这样那样的“陷阱”论也会不攻自破。讲不清楚这一系列问题,就难以进一步巩固国际社会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信心,“一带一路”建设就难以在收获早期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拥有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从推动全球发展到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如何进一步讲好治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我们要具备战略眼光,树立全球视野,既要有风险忧患意识,又要有历史机遇意识,努力在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把握航向;共建“一带一路”不仅是经济合作,而且是完善全球发展模式和全球治理、推进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的重要途径。

  “一带一路”倡议着眼于各国人民的友好合作、推动全球发展。进一步,建什么?怎么建?全新的开发倡议将自然延伸出全新的、全地域的、全领域的国际合作组织方式、组织平台、组织体系和治理形态。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引起越来越多国家热烈响应,其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除“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参与者来自亚、欧、非,甚至美洲等几乎全球所有地区,涉及地域日益广泛。参与者身份也日趋多元,代表性日益增强,涵盖政界、智库、国际组织、企业界等不同领域。

  组织规模如此宏大的国际合作,将地域、领域、见解等各不相同且如此众多的参与者,整合到一个宏大的倡议、一项伟大的建设之中,的确并非易事。毋庸讳言,“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也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涉及经济、政治、安全、社会、文化、环境等各个方面,需要进行建设性的讨论并加以解决。

  组织国际合作,讨论并解决问题,本身就是“全球治理”。在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在整合来自全球的参与者的过程中,需要坦诚沟通、共同努力,更需要共同的规则、程序,需要大家认可的方式、方法。这些规则、程序、方式、方法将形成一系列涉及政治、安全、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等各个领域的国际秩序和国际制度,这种秩序和制度的稳定化、模式化,就是我们常说的全球治理体系。

  为了解决政治与安全等综合性、全球性问题,战后形成了运作至今的联合国体系。在全球经济领域,为了管理世界经济和贸易秩序,产生了世界贸易组织及其前身“关贸总协定”体系;为了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产生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体系;为了促进国际性的重建与开发,产生了世界银行体系;等等。

  由于历史原因,战后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不免带有浓厚的西方色彩。冷战结束后,这样的处理和解决全球事务的制度、体系、规则、程序等所谓“国际机制”还一度出现了一波强劲的全球性扩张。正如布热津斯基所言,“美国体系的大多数内容是在冷战期间出现的,并成为美国遏制其全球性对手苏联的努力的一部分。一旦那个对手倒下而美国成为了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全球性大国,美国体系就可以成为现成的东西在全球应用……”

  但是,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这一整套的制度、体系、规则、程序等遭遇了普遍的质疑,推动形成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呼声日益高涨,新兴经济体的群体性崛起为这样的努力提供了强劲的动力。“变革”成为时代潮流。

  “一带一路”倡议可谓生逢其时,其空前规模的新型国际合作为新型国际规则、国际制度、国际体系的探索提供了广阔的实验场。新型全球治理体系的探索完全可能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实践中不断取得新的进展和成果。整合国际资源,讨论并解决问题的一系列方式、规则、程序、体系不断成熟、稳定,就是一种新型全球治理模式的渐进形成。我们讨论多年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今天正发端、发展、成熟于各国人民友好合作的伟大实践之中,并必将结出变革的果实。

从倡导新型国际合作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进一步讲好理念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一带一路’建设国际合作框架内,各方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携手应对世界经济面临的挑战,开创发展新机遇,谋求发展新动力,拓展发展新空间,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不断朝着人类命运共同体方向迈进。这是我提出这一倡议的初衷,也是希望通过这一倡议实现的最高目标。”

  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5周年座谈会上,他再次强调,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实践平台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从我国改革开放和长远发展出发提出来的,也符合中华民族历来秉持的天下大同理念,符合中国人怀柔远人、和谐万邦的天下观,占据了国际道义制高点。

  可以说,“一带一路”倡议跨越时空,展现出新型国际合作的无穷魅力和广阔前景。这一倡议也是对人类发展未来的美好憧憬,处处闪烁着全新的理念和思想光辉。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提炼好、展示好这样的理念和思想。

  仅以“五通工程”为例,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既是“一带一路”建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工作,也是新型国际合作所应遵循的重大原则,更体现着有别于传统国际开发模式的全新国际制度和全球治理理念。今天,共商、共建、共享、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等理念日益深入人心,成为时代潮流。

  当然,“一带一路”建设成功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此。5年来的实践已证明,“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和世界提供了增进了解、促进互信、加强合作的平台,有利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也让沿线国家和人民有了越来越多实实在在的获得感,为实现世界的共同繁荣增添了不竭动力。“一带一路”倡议最初着眼的国家只有65个。经过5年发展,“一带一路”的发展理念逐渐被更多国家和人民所接受。新时代的中国,正在跟几乎整个世界的所有人群一起探讨“一带一路”,一起构架“一带一路”,让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惠及整个人类。

  所以,“一带一路”倡议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具体实践,“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则是“一带一路”建设的最终目标。“一带一路”倡议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中找到了伟大的“天下情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则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找到了现实路径。

  讲好“一带一路”倡议和建设中所蕴含、体现的核心理念,讲好“一带一路”倡议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之间的这一内在逻辑,是新时代国际传播工作者光荣的历史使命,也是思想理论界应予重点研究、阐释的十分重大的理论课题。在这一领域,思想理论界和国际传播界的确可以大有作为,也应当不断推出更杰出的思想理论成果。

  (作者系瞭望周刊社副总编辑;本文主要内容曾在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刊载)

来源:2019年4月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7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姬斌(兼)
  • 执行总编辑:金风
  • 副总编辑:聂晓阳
                 李晓明
                 刘新宇
                 刘 洪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