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英国“脱欧”,答案仍在风中飘
  新华网 ( 2019-04-10 06:49:23 ) 来源: 《环球》杂志
 

    英国“脱欧”,折射出西方世界多个维度的深层次问题。从欧陆到北美,一些西方国家政治“黑洞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政治体系严重内耗,却难以产生服务于民众、造福于国家的积极力量。政党斗争导致决策体系失效,无力推动根本性、长期性的改革。

《环球》杂志记者/韩梁 叶书宏

  尽管欧盟已同意将英国“脱欧”时间从3月29日向后适当推延,但为此设定了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看来难以完成的附加条件。3月23日,数百万英国民众走上街头,呼吁就是否“脱欧”举行第二次公投,一些内阁部长也开始酝酿“倒梅”。这部“超长剧”的焦点似乎正由如何“脱欧”转向是否“脱欧”,以及是否更换首相继续推进“脱欧”。3月27日,特雷莎·梅表示,只要“脱欧”协议获议会通过,她将在英国“脱欧”后辞职。

  “脱欧”公投已过去1000多天,英国人也如同经历了光怪陆离的“一千零一夜”。千日之前,许多英国人冒雨出门,投票选择离开欧盟,他们以为只需按下一个启动钮,政治操作系统就会自动给出答案;千日之后,他们依旧在迷茫中徘徊。

“集体政治失败”

  3月29日英国“脱欧大限”来临之前,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向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正式发出了一封信函,要求把“脱欧”时限延迟到6月30日。媒体评论,这无异于向欧盟发出了求救信号。

  折腾了快3年,“离婚大限”将至,“分手协议”还没签。法国欧洲事务部长纳塔莉·卢瓦索甚至给自己的猫起名“脱欧”:“她吵嚷着要出去,可我打开门,她又立在那儿不动了。”当然,后来这位部长说这只是个玩笑。

  3月中旬,英国议会对“脱欧”协议进行了“三连投”,先是否决了新的“脱欧”协议,再投票否决无协议“脱欧”,最后投票决定推迟“脱欧”。三次投票结果至少透露出几个信息:第一,英国人不愿意无协议“脱欧”,这一点倒是同欧盟态度吻合;第二,特雷莎·梅和欧盟达成的过渡期“备份方案”行不通,因为英国保守党强硬“脱欧”派和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认为,新协议不足以防止北爱尔兰无限期留欧;第三,矛盾尖锐,各方都没有决断,为避免无协议“脱欧”,只能继续拖。

  如今,欧盟虽然同意英国延迟“脱欧”的请求,但拒绝修改协议,同时把英方提出的延迟“脱欧”时长“打折”,在附加条件中提出两个日期:如果英国议会通过“脱欧”协议,英国可以把“脱欧”正式日期从3月29日推迟至5月22日,即欧洲议会选举开始前一天;如果“脱欧”协议第三次遭否决,英国不会“无协议脱欧”,但需要在4月12日以前“指明前行方向”。

  两个日期的提出大有玄机,核心是围绕欧洲议会选举布局谋篇,冷拒的同时留有后手。欧洲议会选举日期是5月23日,若“脱欧”协议顺利在英国议会通过,则没有英国参加的选举照常举行;若英国议会仍然否决“脱欧”协议,4月12日则成为英国决定是否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时间点。这意味着,在“硬施压”的同时,欧盟对英国仍然有“软挽留”,甚至为英国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留了一扇门。

  这边厢,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说,这个新抉择可能是批准协议,也可能是无协议,或是继续延期,甚至是撤销“脱欧”;那边厢,英国内部角力进入新阶段,悬念多多。

  英国议会下院议长约翰·伯科公开宣布,拒绝已被议会下院两次否决的“脱欧”协议在“实质内容不变”的情况下第三次交付议会表决。欧盟以通过协议为条件,英国议会下院却公开拒绝第三次表决,特雷莎·梅面临的斡旋压力可想而知。

  当下的“脱欧剧”,已经进入即兴表演阶段。再投一次票?以当前的协议版本,英国议会肯定不答应。重谈一个新版本?欧盟不奉陪。死结怎么破,是不“脱欧”,还是闭着眼睛闯关的“硬脱欧”,或是第二次公投,抑或是“分家不离婚”的无限期拖延?在英国政治面临“死机”的情况下,结局很难预料。以致特雷莎·梅也不禁感叹,这是英国议会的“集体政治失败”。

困在一条边境线

  “脱欧”协议“难产”,矛盾集中在爱尔兰岛上一条500公里长的边境线。

  爱尔兰和英国北爱尔兰地方政府都不能接受任何导致出现“硬边界”的“脱欧”协议。因为早在1998年,英国就同爱尔兰政府签署协议,以法律形式规定了英属北爱尔兰和爱尔兰间的“软边界”状态。这被认为是爱尔兰岛和平的重要基础。

  目前,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之间人员与货物均可自由流动,彼此相安无事。但是,英国“脱欧”之后,这条边界将从现在的欧盟内部英国与爱尔兰的两国边界变为欧盟区与非欧盟区的边界。这也意味着,爱尔兰和北爱尔兰之间将设立实体海关和边检,重回“硬边界”时代。

  欧盟为此提出了“备份方案”:如果英欧在“脱欧”过渡期内未谈妥贸易协定,过渡期结束时,为了避免出现“硬边界”,北爱尔兰将临时留在欧盟关税同盟内且不设截止期,英国也不能单方面退出。

  英国人不干了,“既然都不是欧盟成员了,怎么还得听你管”,北爱尔兰要是一直“滞留”在欧盟,显然有损英国主权利益。在英国要求下,欧盟写了个不会无限期拖住北爱尔兰的“保证书”。可英国人一研究,这个保证书根本没啥法律约束力,不接受。

  英国和欧盟就这么吵吵闹闹,始终谈不拢,不仅消耗着对彼此的耐心和信心,也迫使英国人重新思考自己在欧洲和世界的角色定位。

英欧两边各自喜忧

  有人预计,“脱欧”将使英国经济受到重大冲击,严重程度堪比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

  英国从欧洲大陆进口大量日用品和食品,若是“无协议脱欧”,可能会导致英国短期内出现食品药品短缺,商品价格上涨。英欧之间的交通运输也会受影响。这段时间乘坐“欧洲之星”火车往返英法的乘客排队时间明显变长了。

  不同行业的从业者,受到“脱欧”的影响和感受也并不相同。

  英国金融从业者最关心的是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会不会被取代。金融及保险服务贸易是英国服务业的“主力军”,欧盟对其贡献超过40%。如果“硬脱欧”,英国将失去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的“护照特权”,对英国银行业和以欧元计价的交易结算业务产生影响。

  但是跟欧盟其他国家相比,英国在地理位置、营商环境、产业生态、人才储备等方面都更有优势。这些核心要素不变,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短期内就不会发生重大变化。

  所以人们看到,当一些金融机构把岗位从英国迁出时,一些顶级投资银行反而打算在伦敦扩员,因为它们预期英国仍将是欧洲业务的主要中心。这么看来,英国的金融精英们可以稍微踏实些了。

  而对英国制造业来说,最不能承受的是“无协议脱欧”。关税上升、清关拖延、供应链中断……招招致命。一旦英国退出欧洲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英欧之间又无法达成自贸协定,那么汽车发动机每跨越一次英吉利海峡都将面临核查征税。如此这般,谁还敢在英国造车?

  所以,一些经济学家干脆放弃了预测英国2019年经济走势——因为无法预测。

  不过,也有人认为,“无协议脱欧”并非不可承受之重。比如,英国财政部前商务大臣吉姆·奥尼尔认为,国际贸易主要由各国需求增长决定。英国未来贸易取决于英国是否有世界其他地方所需要的产品,而不是双方将签订何种贸易协定。

  欧洲大陆同样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得益于欧盟共同渔业政策,法国每年捕捞的海产品中有1/3来自英国海域。法国的渔民担心,一旦英国跟欧盟分手,他们就不能自由进出英国渔场,当地经济或将遭受打击。

算法的“无声之战”

  当欧洲民粹遇上大数据时代的精准算法,“脱欧”成了“数据政治”的试验场。

  最近,一部名为《脱欧:无理之战》的纪录片风格电影风靡网络,真实还原了“脱欧”公投背后一场隐秘的“数据战争”,讲述了政治操盘手如何使用网络和大数据操纵民意,最终赢得公投胜利的过程。

  在英国精英阶层尽享全球化和一体化成果时,底层民众却饱尝困顿和苦涩,加上外来移民大量涌入,冲击了他们的平静生活,让他们越发感到生活无望,被边缘化。“脱欧”于是成了他们发泄愤怒的渠道。

  “脱欧”阵营和右翼政客恰恰利用了社交媒体、数据挖掘和精密算法,精准定位了这批没有话语权的“隐形人”,又通过量身定制的网络政治广告投放,煽动并操控他们的情绪,让他们投票支持“脱欧”。

  一贯务实精明的英国,如今陷入“脱欧”无法自拔,似乎让人难以理解。但是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过去被主流舆论忽视的潜在民意通过算法得以聚合,汇集成足以改变政治格局的力量。一场无声之战,不仅带来了二战以来西方最惊心的政治事件之一,也深刻影响乃至塑造着21世纪的政治形态。

一个若即若离,一个积弊重重

  实际上,英国人的“疑欧”“脱欧”情绪由来已久,参与欧洲一体化进程也一直三心二意。40多年来,英国对欧盟始终是利字当头。英国最初不愿入欧是因为担心让渡主权而利益受损,后来发现,不参与一体化潜在损失更大。若即若离,患得患失,一直是英国对欧盟的心态。

  同时,一些骄傲的英国人难以接受自己的生活受到海峡对岸巨大“超国家机制”的支配,因而对欧洲一体化的“大试验”“大工程”保有戒备之心。

  从罗马帝国对英格兰的征服,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国和欧洲大陆的交往,充斥着征服与被征服、侵入与被侵入。多数英国人对于欧洲建设并不感冒,不相信英国作为一个全球角色的命运跟欧洲一体化的成功绑定在一起。

  对英国而言,欧盟是一个拥有5亿人口的大市场,一个可以从中获利的自由贸易区,一个放大国家权力和经济繁荣的工具,一个实现目标的方式而不是目标本身,作用跟北约、联合国安理会或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类似。一旦这个工具不好用了,就要及时止损,选择抽身。

  英国“脱欧”犹如试金石,亦折射出欧盟发展进程的“中年危机”。

  这些年来,欧洲一体化进程走得磕磕绊绊,希腊债务危机蔓延直至引发欧元区危机;非法移民问题持续发酵,引发二战后最大难民危机;成员国发展步调不一,导致内部政策协调难度加大,围绕财政、移民、预算的纷争持续不断……

  可以说,欧洲一体化的政治架构设计不少,但经济融合不彻底,有统一的货币政策而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不仅削弱了执行力,有时成员国之间还相互打架。欧盟成员之间分歧和矛盾加深,对于欧盟未来的路径选择也没有统一思想。欧洲难民危机如同催化剂,强化了英国人的观念:选择离开,并不完全是非理性。

  英国人欲走还留,欧盟却没有表露出过多的眷恋。

  在欧盟一些成员国看来,英国享受着不同于普通成员国的特殊待遇,还不满足现状,反而为欧洲一体化添堵,对英国一直心怀戒备。从40多年前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两次阻拦英国入欧,到如今“脱欧”谈判里欧盟的冷脸、强硬、不松口,都不难看出英国和欧盟的同床异梦。

  欧盟也担心,英国“脱欧”可能在欧洲引发不好的示范效应,助长地区内部的民粹和疑欧倾向。2019年5月,欧洲议会将举行“换届”选举,若是各种支持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力量在选举中得势,可能会聚合起来,改变欧洲的政治天际线,阻碍欧洲一体化的推进,冲击欧盟赖以存在的价值体系。

“政治黑洞”吞噬发展资源和共识

  “脱欧”操作,如同踩下刹车换赛道,然后重新踩油门。转换成本和政治损耗之高,英国社会已经深有感触。

  一次关系长远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最终却交由信息严重不对称的公投,而政客出于私利操控民意,使其成为实现自身政治目标的筹码。成熟的政治体系所具备的整体统筹、利益协调、战略规划等决策职能被架空,反而制造出一个巨大的“政治黑洞”,吞噬着本应投入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的资源与共识。

  英国“脱欧”,折射出西方世界多个维度的深层次问题。从欧陆到北美,一些西方国家政治“黑洞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政治体系严重内耗,却难以产生服务于民众、造福于国家的积极力量。政党斗争导致决策体系失效,无力推动根本性、长期性的改革。以选举政治和多党竞争政治为核心的西式民主,难以协调社会各种力量,为国家未来发展提供保障的功能正在丧失。

  政治精英还在无休止地辩论,民众已经用自己的方式抵制“黑洞”了,英国“脱欧”进程激发起民众的改良意识。西方不少学者意识到,需要一次彻底的改革。然而问题在于,深度分裂的民意还能重新凝聚共识吗?西方能否从世界其他优秀文明中获得启示,实现自我超越和革新?

  答案仍在风中飘。

来源:2019年4月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7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