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电竞王国”起与落
  新华网 ( 2019-04-17 07:02:04 ) 来源: 《环球》杂志
 

    在与中国隔海相望的邻国韩国,电竞行业已发展了约20年,荷兰《魔兽争霸》职业电竞选手Grubby曾表示:“专业游戏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形势和规模,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韩国人。”

《环球》杂志记者/马琼

  中国互联网协会电子竞技工作委员会筹备组成立会议3月在清华大学召开。成立该委员会的主要目的,是协助主管部门加强对中国正在快速发展的电竞行业进行规范管理,引导该行业良性且可持续发展。

  在与中国隔海相望的邻国韩国,电竞行业已发展了约20年,荷兰《魔兽争霸》职业电竞选手Grubby曾表示:“专业游戏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形势和规模,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韩国人。”

  那么,韩国电竞行业成功的秘密在哪?

政府全方位支持

  韩国电竞行业的起源大致可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国际金融风暴席卷亚洲,韩国的实体经济遭受严重冲击,大量企业裁员。韩国政府被迫转变经济发展思路,开始大力发展影视、动漫、互联网等软工业并力促出口。

  韩国的电竞行业就是在那个时期登场的。当时,美国暴雪娱乐公司推出了知名游戏《星际争霸》,韩国也开始加大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在全国建设高速互联网。数据显示,2005年,韩国已基本普及百兆宽带网;2011年末,韩国无线宽带普及率达到100.6%,成为经合组织(OECD)首个突破100%的成员。

  韩国的网络不仅普及率高,网速也堪称“逆天”。根据国际电信联盟(ITU)的排名,2015年韩国被评为全球网络连接最好、速度最快的国家,其平均网速达到22.2Mbps,是美国的2倍。此外,由于韩国SK、KT等几大电信运营商之间竞争激烈,韩国的网络资费水平也较低。

  同时,为了实现电子竞技行业管理的专业化、组织化,韩国政府于2000年成立了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该协会负责包括游戏联赛的举办、转播及选手管理等多项工作。为了给分散在民间网咖的游戏玩家提供专业平台,韩国政府在2005年兴建了第一个电竞馆——首尔龙山电竞馆,2015年又出资1400万美元建造了韩国历史上最大的电竞馆。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竞分会专家马玺清告诉《环球》杂志记者,“在协调主流媒体向电竞行业开放,以及将大财团资本引入电竞行业的过程中,韩国政府都发挥了极大推动作用。”

  1999年初,为观众提供专业电竞比赛直播以及相关资讯的电视频道OnGameNet(OGN)成立;此后,随着市场不断成熟,MBCGame、ITV、GhemTV等电视频道相继跟进,为观众提供职业联赛的转播服务,从而使电竞比赛及相关资讯登上了电视荧屏,让更多韩国民众有机会了解这一行业。

  政府大力支持,主流媒体广泛传播,三星、现代、大韩航空等韩国财团也逐步嗅到了电竞行业的商机,纷纷为其“慷慨解囊”,这为韩国电竞行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可靠资金来源。

  目前,电竞行业已成为韩国经济的支柱之一。有分析人士指出,在韩国,电竞相关产业链的价值甚至已经超过了汽车行业。根据韩国相关部门发布的《2017年电子竞技现状报告书》,2016年韩国电竞行业的规模达830.3亿韩元(约合5亿元人民币);电竞赞助相关市场规模达212亿韩元(约合1.3亿元人民币),仅次于该国足球和棒球行业;职业选手的平均年薪达9770万韩元(约合59万元人民币)。

打造“电竞文化”

  除了在资金、场地、通信基础设施等硬的方面给予电竞行业支持和倾斜,韩国政府还在包装电竞职业选手、正确引导青少年参与电竞活动,在全社会营造电竞氛围等软的方面支持该行业发展,形成了韩国独特的“电竞文化”。

  韩国电竞职业选手时常出现在韩国各大电视台的综艺类节目上。例如,OGN旗下一档综艺节目True LoL Show,会邀请一些《英雄联盟》(一款热门电竞游戏)的职业选手到节目现场,挖掘他们台前幕后的故事,为广大电竞粉丝答疑解惑。还有一些综艺节目会邀请当红人气偶像进行电竞游戏对战,以人气偶像带动电竞传播。

  对于一些优秀职业选手,韩国政府还会给予特殊奖励。例如,被中国电竞迷称为“教主”的《星际争霸》选手李永浩(Flash),2016年就以韩国十大杰出青年的身份参加了在中国杭州举办的G20峰会。

  马玺清介绍,“职业电竞选手还可以推迟服兵役,林耀焕(Boxer)就是推迟服兵役时间最长的职业选手。”韩国的兵役制度规定,20~28岁体检合格的男性公民必须服兵役。但对一名电竞职业选手来说,18~25岁的这个阶段正值电竞事业发展黄金期,林耀焕正是因此一直到27岁才开始服兵役。

  在电竞推广的过程中,有一个重要社会问题需要解决,即青少年的电子游戏或者电竞上瘾问题。韩国的家长、教育界一开始也对政府的电竞战略持质疑和观望态度,所幸政府及时意识到这个问题,于2011年通过“辛德瑞拉法案”,规定16岁以下的青少年儿童禁止在凌晨12点~6点玩电子游戏,以保证其作息和学习,遏制“网瘾”发展。

  法律的出台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家长对于电竞的抵触情绪,加之社会氛围的转变,他们也开始认识和了解电竞,配合整个社会正确引导青少年参与电竞活动。这对韩国“电竞文化”的逐步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

  如今在韩国,顶级电竞职业选手的受欢迎程度丝毫不亚于一些人气偶像和体育明星,电竞已成为“韩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纽约时报》曾撰文称,电竞已经成为韩国的一种主流文化,观看、参与比赛的韩国人成千上万。韩国电竞选手的表现甚至关乎民族自豪感。

危机暗藏

  虽然整体发展势头良好,但韩国电竞行业近年来还是暴露出不少问题。

  韩国职业选手薪资与赞助体制比较僵化,近些年一些明星选手的薪资收入往往无法反映其比赛成绩。这导致部分优秀选手为获得更加丰厚的回报而加盟外国战队,造成韩国电竞选手人才流失。

  同时,韩国电竞行业的监管还有待加强。一些非法赌博组织为牟取利益,在赛前会贿赂买通部分职业选手进行假赛,而一些同样追求巨额回报的电竞选手也是“来钱不拒”。此类假赛事件不但扰乱了正常的比赛秩序,也严重影响了选手的自身发展。《星际争霸2》的职业选手李承泫(Life)于2016年1月被曝出假赛丑闻后,被法院处以1年零6个月监禁,缓刑3年,罚金7000万韩元(约合41.5万元人民币)的处罚。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些问题已经对韩国电竞的整体发展造成了影响。这从2018年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可见一斑。此前韩国已连续5届获得该总决赛的冠军,但在本届赛事上,韩国无一战队闯入4强,冠军最终由中国IG战队获得。

来源:2019年4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8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