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基贝拉的贫穷与希望
  新华网 ( 2019-04-19 07:02:56 ) 来源: 《环球》杂志
 

    蜗居在基贝拉的肯尼亚人,自己省吃俭用的同时,坚持着孩子们的教育。有教育,这里就充满了希望。

李芮

  这是一片被遗忘的角落,但我在这里看到了希望。

  从乞力马扎罗山下的安博塞利,到与坦桑尼亚交界处的马赛马拉,我的肯尼亚之旅,一直追逐着动物的脚步。直到走入内罗毕的基贝拉贫民窟,我才看到肯尼亚人光鲜背后的艰辛。

  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让人们认识了印度孟买的达拉维贫民窟。英国广播公司(BBC)评选出的全球五大贫民窟,除达拉维外,还包括巴基斯坦卡拉奇的沃兰奇、墨西哥城的曲达德内扎、南非开普敦的卡耶利特沙以及肯尼亚内罗毕的基贝拉。

  基贝拉,在努比亚语中的意思是森林。这片占地约2.5平方公里的社区,据BBC的统计数据,“挤进了70多万人”。

  有关基贝拉的报道少之又少,不多的报道也是把这里描绘成夜晚刑事案件频发、卖淫嫖娼吸毒猖獗的温床,人们晚上都不敢出门,所以“飞行厕所”盛行——即用塑料袋把排泄物直接从门缝随手扔出去,造成整个贫民窟恶臭蔓延。

  然而,我看到的基贝拉,不一样。

  去肯尼亚之前,我就跟旅行社要求去贫民窟看看。旅行社第一时间便一口回绝,还以“危险、脏乱差”等理由劝我不要去。然而,在我再三要求下,旅行社的司机兼导游阿波罗还是带我们去了。基贝拉,是他出生和度过童年的地方。

  阿波罗找了住在基贝拉的朋友Samsung当我们的向导。Samsung皮肤黝黑,很佛系,平静地回答我们提出的各种问题。

  这里确实比较脏,但行走其间并没有闻到刺鼻的恶臭,整体环境比网上说的好不少,或许是公共厕所解决了大小便问题的缘故。

  我们看了几座分别由肯尼亚、法国政府及民间组织出资兴建的公厕,由当地人专人看管,非常干净,除了如厕功能,还提供冷热水沐浴服务。

  贫民窟中还有不少药店,甚至可以提供HIV血液检查服务。网上资料显示,贫民窟的艾滋病感染率高达20%,这里大多数人也患有疟疾、霍乱或肺结核等疾病。

  贫民窟里有不止一家“电影院”,更确切地说,是放映厅,不同时段放映不同影片,30先令(1先令约合0.07元人民币)看一场。

  水果摊、小卖部、生肉坊、路边摊,应有尽有。这里完全是一个功能健全的小社会体系,难怪居民们都把这里叫作“社区”。

  我印象最深的是,贫民窟里有很多所学校,从小学到中学,从当地的社区学校到国外教会办的私立学校。这里的孩子英文普及水平很高,我见到的每一个孩子都会讲英文,很友好地与我们打招呼,有的甚至会用中文说“你好”。

  这里的孩子看上去积极乐观。在一所铁皮学校里,我们看到一群孩子在跳舞,据说这支舞蹈队两年前获得过肯尼亚全国大奖。

  一位负责教授舞蹈的小伙子热情地带我们参观了这座两层的教学楼,上下层分别用铁皮隔出6间教室,根据年龄,每个教室有8~10名学生。他说,工作日这里用作学校,周末就用作活动中心。

  基贝拉的居民非常重视教育。Samsung有1个老婆(肯尼亚允许一夫多妻)、4个孩子,除了最小的3岁半儿子,其他孩子都被送进当地社区学校。他说,“上学很重要。”

  同样出生和生活在贫民窟里的阿波罗,也把他的3个孩子都送去接受教育。他骄傲地告诉我,18岁的大女儿由于成绩优秀,考上了政府出资的公费大学,学习工程专业。

  蜗居在基贝拉的肯尼亚人,自己省吃俭用的同时,坚持着孩子们的教育。有教育,这里就充满了希望。

  最后,我们去了Samsung的家——用草垛和泥土糊起来的房子。这十几平方米的房间,又用两块悬挂起来的大床单分割成厨房、卧室和客厅3个部分,简陋但并不凌乱。

  Samsung的妻子看上去并不像Samsung那样佛系。他们7岁半的儿子坐在沙发上叠衣服。我给他一块糖,他腼腆地收下了。

  他们每月要为这间房支付4500先令的房租。据了解,内罗毕人均月工资仅约1万先令,但物价普遍向北京看齐。

  住在另一个贫民窟、拥有两间房的阿波罗,月租费则高达18000先令。

  贫民窟的房东,往往是很早在贫民窟定居并盖起房子的人。他们有些住在这里,有些靠租金搬去了条件更好的地方。

  阿波罗说,内罗毕最好的高档住宅都是中国公司承建的高层建筑,“有钱人才住得起那样的房子。”

  1个多小时的走访中,大多数贫民窟居民都友好主动地与Samsung和我们打招呼,有的还与我们热情握手。当我们的相机对准他们,没有人强行要小费。

  他们的友好、宽容和乐观,出乎我的预想,令人印象深刻。

  我们给了Samsung 1500先令小费和我们当天带着的所有食物。他有点感动,我有点心酸。

  我们也给了阿波罗1000先令的“介绍费”。这个出生在基贝拉的汉子并不太愿意谈贫民窟,因为他的倔强骄傲。

  离开基贝拉之前,他悄悄去路边给他的孩子们买了一袋被无数苍蝇叮咬过的鱼干。

  他说过,他不吃肉。也许,他只是想把最好的都留给孩子吧。

  鱼干把车里弄得很腥,但我们都假装没闻到。那是一个爸爸带给他的孩子力所能及的礼物。

来源:2019年4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8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