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解构巴黎圣母院
  新华网 ( 2019-05-02 07:20:50 ) 来源: 《环球》杂志
 

  巴黎圣母院一方面是早期哥特教堂的里程碑,一方面又保持了罗曼建筑的一些特征,同时由于漫长的建造历史,又带有哥特盛期之后辐射式哥特建筑的特点,因此雨果将它称作“一座过渡时期的建筑”“所有教堂的综合”。

王南

  4月15日,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中,巴黎圣母院的尖塔轰然倒塌,建筑的其他部分亦损毁严重。作为世界最知名的教堂之一,巴黎圣母院的火灾“燎伤”了许多人。

  为了早日重建尖塔,最近法国政府广发英雄帖,开放了国际建筑竞图,一时间围绕新尖塔的建筑样式和风格的讨论纷至沓来——

  “新尖塔可以玻璃材质重建,与卢浮宫前的玻璃金字塔相呼应。”

  “应该是一个充满绿意的屋顶,可供人穿梭其中。”

  “我们现在不要以模仿的方式重建过去的形象,那会像是在卢浮宫展出《蒙娜·丽莎》的复制品。”

  虽然人们对设计风格莫衷一是,但从网络征集的意见来看,更多的人倾向于复原,“圣母院是巴黎的指标性建筑,是法国人的象征,塔尖应以同样材质,依原样重建。”

  然而,火灾前的巴黎圣母院究竟是什么样呢?纵使曾有幸目睹它原本的模样,大部分人恐怕对它的建筑特征并不了解。

“教堂皇后”

  巴黎圣母院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大教堂。哥特式大教堂是西方建筑史的经典建筑类型,其中法国的哥特式大教堂最负盛名、最具艺术成就。而在法国为数众多的哥特式大教堂中,巴黎圣母院虽然不是规模最为宏大的一座,也不是艺术造诣最为卓绝的一座,但却无疑是最为著名的一座,其原因有三:

  一是巴黎圣母院坐落的希岱岛是巴黎的中心,也就是说它处在法国心脏的位置上;二是巴黎圣母院在法国哥特式教堂的大家族中属于承上启下的重要角色,作为早期哥特教堂的经典杰作,承接了罗曼式建筑与哥特式建筑两种重要的西方建筑历史风格;第三是,雨果的小说《巴黎圣母院》把这座本已十分重要的历史建筑提升到家喻户晓的地步,足见文学艺术的重要力量,就像雨果在书中感叹的一样,“印刷术要消灭建筑艺术”——意指印刷要代替建筑的重要文化记录功能。不过,巴黎圣母院这座伟大的建筑并没有被雨果的文学取代,倒是因为他不朽的著作而声名更盛。二者可谓建筑与文学相得益彰的典范,就像中国历史上的《滕王阁序》与滕王阁、《岳阳楼记》与岳阳楼的关系一样。

  巴黎圣母院是众多学者公认的早期哥特教堂中最完整和最经典的杰作。所谓的早期哥特教堂是相对于盛期哥特教堂而言的,后者的代表是法国的沙特尔大教堂、兰斯大教堂、亚眠大教堂等更加不可思议的巨构。

  巴黎圣母院由大主教、来自苏利的莫里斯创建,可惜早期的建筑师无从考证,从1163年开始兴建,教堂主体工程大约在1345年完工,历时182年之久。

  1831年《巴黎圣母院》发表时,教堂已十分衰颓,雨果于是发起了一场筹集资金、恢复教堂的运动,重建工作于1841年开始,由欧仁·维奥莱-勒-杜克主持,23年后教堂终于恢复其壮丽景象。

  雨果笔下的巴黎圣母院是“教堂皇后”,她可以作为哥特式教堂的经典教科书。

平面

  首先来看巴黎圣母院的平面布局:原始的设计是典型的坐东朝西的拉丁十字布局,前所未有的高大正厅(拱顶高35米)两侧对称分布着双重侧廊,与之相对应,唱诗堂部分也有双重回廊环绕。唱诗堂东端是呈半圆形放射分布的10个扇形单元。由于13世纪的改造,在飞扶壁的墩柱间加建了一系列小礼拜堂,使得最终拉丁十字的横轴——横厅在平面上几乎被完全淹没——整个教堂平面呈现为前方后圆的一贯到底的形状,不复是清晰的十字形布局,颇为可惜。也正因如此,巴黎圣母院从平面布局上呈现的整体感觉较为雄浑有力,是法国哥特大教堂中体形较为厚实的一座。

西立面

  再来看最重要也是最为人所熟悉的西立面。圣母院的西立面是哥特教堂的经典之作,其基本构图大致分作三段。

  下段包括三座大拱门形成的一主、两次三个入口,分别对应教堂内部的中厅和两个侧廊;拱门边缘采取层层缩进的形式增加了透视和阴影效果,并且饰以密密麻麻向着拱顶升腾的雕像,极具动感;三座拱门的上方是占满整个立面宽度的国王廊,排列着28尊君王雕像,形成下段立面的檐口一般的横向饰带。

  中段立面是整个立面的核心,包括巨大华美的圆形玫瑰窗和左右两座拱窗(分别由两个小拱窗和一个小圆窗构成),玫瑰窗使夕阳的光辉得以洒进整个中厅,而两个拱窗则对应建筑内部的高侧廊和高侧窗部分;中段的顶部是雕刻纤秀的透空的长廊,中部长廊后面就是中厅高耸的屋顶。整个立面的下段和中段形成一个完整的正方形,极为庄严沉稳。

  立面的最上面一段是高耸的双塔钟楼,不过两座钟楼都是平顶的造型——法国众多哥特大教堂原本皆设计了带有耸入云霄的尖顶的钟楼,但大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终没能建完尖顶,而呈现为平顶的造型。

中厅与侧廊

  巴黎圣母院有着比早期哥特教堂都要宏大和高耸的中厅,中厅拱顶石的高度达到了115英尺(约35米)高,创造了震撼人心的室内空间效果——这一纪录后来被沙特尔等大教堂不断打破。

  中厅的结构为早期哥特教堂惯用的“双开间”单元:即每侧三根柱子组成的两个开间为一个基本单元,上部支撑着带有6个顶面形成的肋拱拱顶,以此为单元不断地重复。圣母院的中厅最为震撼人心的是柱子和侧墙形成的强烈对比:柱子为巨大的圆形柱墩,上部支撑的墙体却显得极其轻薄、通透,最精彩的创造在于圆柱柱头上升起的三个一组的极为纤细的束柱,它们毫无阻碍地从圆柱柱头一直延伸到拱顶,第一次体现出纯粹的、强烈的向上飞腾的线性力量与态势——酷似从一株株巨大粗壮的树干上抽出的一条条柔美纤细的枝条……这是巴黎圣母院有别于其他所有哥特大教堂的最动人心魄的创造。

  圣母院为双重侧廊布局,并且在13世纪的改建中连飞扶壁的墩柱之间也被建筑填满。中厅的内立面则最终被建成经典的三段式。19世纪恢复的一些部位如临近十字交叉处的开间内,则更多体现了原始的设计意图:立面分成四部分,顶部的大型高侧窗原来分为一个圆形小窗和一个小一些的高侧窗。

  室内光线绝大多数来自西立面和横厅的三大玫瑰窗以及环绕建筑一周的高侧窗,这些巨大窗户拥有色彩斑斓、壮美瑰丽的彩色玻璃,遍绘宗教故事场景。阳光透过这些窗户,变得神秘莫测、美不胜收,让整个中厅弥漫着神圣的天国色彩……

唱诗堂

  唱诗堂位于中厅深处,中厅的高耸空间一方面把人的心灵向上方提升,一方面推动信众和参观者不由自主朝向深处的唱诗堂前行。唱诗堂背后巨大的十字架和圣母哀悼基督的雕像成为所有人的视觉中心和焦点,其背后衬着半圆形放射状排列的小室,上方是沿圆弧形墙面展开的彩色玻璃窗,作为整个教堂中轴线优美的屏风和结束。

  这座宏伟壮丽的教堂内部除了中厅、侧廊、唱诗堂的空间以及彩色玻璃带来的神秘光线之外,一些美丽的雕像包括石雕、木雕以及金属雕刻把教堂装点得愈加庄严。

飞扶壁

  在罗曼式和早期哥特教堂中,中厅拱顶的侧推力被高侧廊以及高侧廊开间之间的圆拱所抵消。大约在1180年时,建筑师们开始意识到拱形扶壁可以被抬升到侧廊和高侧廊的屋顶之上,在一个更高的点给中厅以支撑。因为上升到屋顶之上这一空旷区域之内,这种结构被形象地称作“飞扶壁”——它们飞跃侧廊和高侧廊的屋顶,“飞”抵中厅屋顶侧面支撑中厅。

  现在所知的最早飞扶壁即运用在巴黎圣母院(1180年),在圣母院中飞扶壁这一极具创造性的哥特建筑结构主要作为高侧廊横向支撑之外的辅助支撑——后来在盛期哥特教堂中发展为主要支撑结构——尽管如此,这也是圣母院值得自豪的一项成就。

  更重要的是,排列整齐、造型轻盈而富于动感的飞扶壁,为巴黎圣母院的外立面——特别是西立面以外的其他立面增添了丰富的表现力,尤其是半圆形的东部立面,呈弧形放射状的飞扶壁格外挺拔有力。从塞纳河上欣赏巴黎圣母院的侧影,钟塔和屋顶十字交叉处的尖塔固然为建筑提供了优美的轮廓,但飞扶壁带给建筑的优美韵律则令人更加难忘。

钟塔

  经过上文的勾勒,我们可以看到巴黎圣母院作为哥特建筑的经典,几乎展现了哥特建筑艺术表现力的方方面面。当然它最动人的部分,正如我们在前文所说的:沿着它门厅两侧两座幽暗的小型螺旋楼梯可以盘旋而上钟塔,在那里一切变得豁然开朗,可以俯瞰巴黎最美的景色——这是巴黎圣母院拥有的世间任何一座哥特教堂所不能拥有的宝藏!

  钟塔上富有魔幻色彩的造型各异的怪兽则是建筑师欧仁·维奥莱-勒-杜克修复时的大胆创造——尽管看似荒诞不经,却很好地诠释了“哥特”这个词带给人的无尽遐想,神秘、诡异、怪诞乃至于恐怖和离奇……这与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塑造的加西莫多这一形象不谋而合,富于瑰丽的浪漫主义色彩。

  如果由钟塔东望,清晰可辨圣母院的十字形平面,而在中厅与横厅交汇的十字交点上,有一座高耸、纤细的美丽尖塔。许多文人都不吝对这座尖塔的赞美。雨果写道:“这座小钟楼的纤细和大胆不亚于旁边圣礼拜堂的尖顶,它比旁边的两座钟塔更加突出在天空下,挺拔、尖峭、剔透而且钟声洪亮。”而昂贝尔多·艾科则更富于想象力地描绘道:“有谁说过,这支‘箭头’是用来把巴黎悬在宇宙的最深处?”在这次大火中,损失最为惨重的就是整个十字形屋顶和十字交汇处这座美丽的小尖塔全部灰飞烟灭,至为可惜。

  巴黎圣母院一方面是早期哥特教堂的里程碑,一方面又保持了罗曼建筑的一些特征,同时由于漫长的建造历史,又带有哥特盛期之后辐射式哥特建筑的特点,因此雨果将它称作“一座过渡时期的建筑”“所有教堂的综合”。除了丰富的历史风格烙印之外,由于它位居巴黎乃至法国的心脏,因此成为法国建筑文化的不朽象征,正如雨果热情赞颂的,“这座可敬的纪念性建筑的每一面、每块石头,都不仅载入了我国的历史,而且载入了科学史和艺术史。”

  由衷希望这座伟大的教堂能够得到精心修复,继续持久地承载法兰西的历史和文化。

  (作者系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师)

来源:2019年5月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9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