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盛产金属乐的芬兰
  新华网 ( 2019-05-03 07:21:18 ) 来源: 《环球》杂志
 

  “芬兰的金属乐队已成为国家的重要经济资产。凭借全球数百万粉丝,芬兰金属乐已然提升了世界其他国家对芬兰的认识和兴趣。”

《环球》杂志记者/徐谦(发自赫尔辛基)

  联合国可持续行动网络近日发布了“世界幸福国家”年度排行榜,芬兰连续第二年位居榜首。

  谈及“最幸福的国家”,通常想到的标志可能是平静、安宁,但是芬兰人却给自己的国家一个不一样的符号:声响巨大而厚重的金属乐。

兴盛起于90年代末

  目前,金属乐被芬兰列为国家形象的重要名片之一。

  据专业音乐数据网站“金属乐百科全书”2016年的统计,芬兰每百万人拥有630支金属乐队,位列世界第一。邻国瑞典,以每百万人拥有428支金属乐队位居第二。

  重金属乐是摇滚的一种,通常简称为金属乐,泛指所有具有金属音乐特点的音乐风格。最早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末70年初的英国,源于布鲁斯摇滚、迷幻摇滚。具有声响巨大而厚重、失真音效高度放大、伴有长时间的吉他独奏等特点,节奏强劲,整体上给人以嘈杂狂躁的印象,充满阳刚之气。

  重金属的概念很宽泛,涵盖了五花八门的流派和子流派,比如黑金属乐、厄运金属乐、民族金属乐、华丽金属乐、哥特金属乐、死亡金属乐、力量金属乐、异教金属乐、速度金属乐和交响金属乐,等等。

  金属乐在芬兰的历史并不长。上世纪70年代,当金属乐在世界其他地区进入发展黄金期时,芬兰大众尚未对这种音乐形式产生兴趣,芬兰的一些金属乐先驱者只有迈出国门才能得到发展。到了八九十年代,金属乐在芬兰悄然兴起,但影响力寥寥,直到90年代末期,金属乐才在芬兰迎来了兴盛期。

  1997年,芬兰金属乐先驱“博多之子(Children of Bodom)”凭借首张专辑《Something Wild》,一举成为国际巨星,这是一支旋律死亡金属乐队,当时被誉为“芬兰最令人惊喜的乐队”。

  与此同时,“博多之子”在零下15摄氏度的室外雪地上的激情演奏,激发了芬兰观众潜在的所谓“病态品位”及反主流愿望,在芬兰国内引发极大共鸣,一经发行立即占据当年芬兰音乐排行榜首位。从那时起,金属乐在芬兰流行起来,到2006年,著名的重金属摇滚乐队“妖怪(Lordi)”以一曲《Hard Rock Hallelujah》在欧洲歌唱大赛中折桂,将芬兰金属乐的发展推向高潮。

独树一帜

  芬兰重金属的一大特色是歌曲结构复杂。“博多之子”精湛而缠绵的吉他独奏,古典金属乐队“启示录(Apocalyptica)”以大提琴替代吉他的执着,交响金属乐队“夜愿”(Nightwish)讲述奇幻故事的冲动,等等,使芬兰音乐在世界重金属乐坛上独树一帜。

  芬兰金属乐队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表达多种情感的强烈愿望。死亡金属乐队“失眠(Insomnium)”的双吉他演奏及感人的歌词催人泪下;“博多之子”的音乐可以激励听众内在的进取心;而“夜愿”乐队凭借民间音乐与金属乐的交融,能让观众发自内心地欢笑……

  这些特征使芬兰的金属乐不仅在国内流行,在全球也大受欢迎,粉丝无数。“夜愿”乐队在全球的唱片销量已超过800万张。而且,芬兰金属乐在世界的流行还激发了不少年轻人学习芬兰语的热情。有媒体报道称,芬兰教育国际化中心(CIMO)曾在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组织过民意调查,该中心芬兰语与文化部门主任玛尔尤特·韦赫卡宁发现,97%的学生说他们学习芬兰语的首要动机是金属乐,“这让我们感到震惊”。

为何盛产金属乐队?

  为何芬兰盛产金属乐队?这与芬兰的自然环境、地理位置及历史文化都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芬兰地处北欧,冬季漫长而黑暗,造就了芬兰人坚毅而内敛的民族性格。另一方面,长达半年之久的寒冷且黑暗的冬季难免使人感到压抑,这种消极情绪需要释放。金属乐的激情与狂热恰好为芬兰人发泄悲观情绪找到了一个出口,因而得以在芬兰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并结出硕果。

  芬兰民族自古热爱音乐,其民族音乐、古典音乐及轻音乐等都在国际乐坛享有一席之地。芬兰历史上出现过像让·西贝柳斯和弗雷德里克·帕修斯这样享誉世界的古典音乐大师,这些都为金属乐的流行和发展提供了深厚而肥沃的土壤。

  而且,芬兰的学校从小学到高中都开设音乐课,包括金属乐在内的所有音乐类型都被纳入音乐欣赏的范畴,一些低龄发烧友甚至从中学就开始组建金属乐队,大多数芬兰年轻人都曾接触过乐器。阿尔托大学商学院研究音乐管理与文化出口的研究员托尼-马蒂·卡尔亚莱宁曾对媒体表示,“在我们国家,你能感觉到一种对待音乐的积极氛围。”

  此外,芬兰语与重金属非常契合。卡尔亚莱宁曾在现代重金属大会上说,芬兰语是一种“辅音驱动型”语言,“与乐器很合拍”。“任何尝试过学芬兰语的人,都会注意到大量存在的双辅音”。

  赫尔辛基大学研究历史与艺术的教授埃萨·利利亚认为,芬兰重金属一直是国际舞台的一部分,这与芬兰的民族文化密不可分。“我认为民族特色更多地与音乐之外的文化因素有关,例如歌词中的神话暗示或乐队的整体形象。”一个著名的例子是Amorphis乐队,这支乐队的歌词许多都引用了芬兰民族史诗《卡勒瓦拉》中的词句。

  卡尔亚莱宁认为,芬兰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及民族文化性格等都对芬兰金属乐产生了影响。“在冬季漫漫长夜和严酷天气下长大的音乐人,会倾向于‘忧郁的曲风’。”

  再者,作为亲近大自然的森林民族,芬兰的艺术家和设计师都会从美丽的大自然——森林和湖泊中汲取灵感,金属乐的创作者也是如此。据卡尔亚莱宁介绍,芬兰的森林覆盖率约为70%,而金属乐专辑的封面中,以森林为背景的比例也恰巧是约70%。

  芬兰金属乐的兴盛也与社会较高的接受程度有关。卡尔亚莱宁说,金属乐在芬兰“或许不被视为主流”,但也没有被视为“叛逆”,如果说金属乐在芬兰是一种亚文化,那它也是一种“大规模的亚文化”。

  对于芬兰人热爱金属乐的原因,利利亚还给出了一个非常特别的解释,他认为,或许是芬兰人骨子里的特立独行使然。他不久前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说,“这有点像神话,也许芬兰音乐家或普通芬兰人愿意认为,或是想要宣传我们是一个奇怪的国家,是一群生活在森林里的奇怪的人。”

“金属礼拜”

  如今,在芬兰,金属乐已深入人心。每年夏季,在芬兰各地都会举办露天音乐节,金属乐当仁不让地是许多音乐节的主角。金属乐的专属音乐节——“极度痛苦露天金属音乐节”是北欧规模最大的金属音乐节,自1998年以来每年夏季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已成功举办了20届。近年来,每年的观众人数都超过3万。来自芬兰国内外的重金属乐迷蜂拥而至,在日不落的仲夏夜里,随着高亢浑厚的鼓点和乐声,与乐队歌手一同无拘无束地狂呼和宣泄。

  令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芬兰,金属乐的热潮甚至进入了教堂。芬兰南部城市图尔库圣米迦勒教堂一位热衷金属乐的牧师哈卡·克凯莱宁从2006年开始,定期在芬兰各地的教堂里专门为金属乐粉丝们举办“重金属”礼拜,用金属乐的节奏来唱赞美诗。“我们仅仅改动了音乐编排,以适应重金属的节奏。”克凯莱宁介绍说,迄今,这支乐队在芬兰各地共表演了95场“金属礼拜”,场场都挤爆教堂。

  金属乐的盛行也引起了芬兰学术界的关注,一些研究文化和艺术的芬兰学者开始研究金属乐流行这一现象。芬兰阿尔托大学商学院自2015年起,每年主办一次“现代重金属大会”,邀请来自世界各国的音乐人和研究人员,在学术层面上围绕金属乐的起源、发展及对社会经济文化的影响等问题进行探讨。同样是在2015年,赫尔辛基大学开始在暑期学院中开设一门名叫“现代历史和社会中的重金属乐”的课程,内容包括金属乐在西方音乐文化中的重要性、其历史发展以及与音乐相关的亚文化特征等,颇受学生欢迎。

  如今,金属乐已成为芬兰国际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芬兰最受瞩目的出口产品之一。卡尔亚莱宁在接受芬兰广播公司采访时说,芬兰的金属乐队已成为国家的重要经济资产。凭借全球数百万粉丝,芬兰金属乐已然提升了世界其他国家对芬兰的认识和兴趣。

来源:2019年5月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9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