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在吴哥修文物的中国人
  新华网 ( 2019-05-07 07:21:57 ) 来源: 《环球》杂志
 

    约400平方公里的吴哥考古公园内散落的90余处吴哥时期的庙宇组群,也吸引着3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文物工作者前来修复古迹、研究吴哥文化。其中有支特殊的队伍,在长达21年的时光里,在吴哥先后修复了周萨神庙和茶胶寺,如今已成为国际支援力量中的“领跑者之一”,这支队伍正是中国队。

文/《环球》杂志记者 毛鹏飞(发自金边)

  在中南半岛腹地、柬埔寨北部暹粒省的原始密林深处,记录着古高棉王国辉煌文明的数百座千年古刹,一度被岁月遮蔽。直到数百年后,神秘的面纱才被层层揭开——吴哥寺建筑森严、规模宏大,巴戎寺里四面佛的微笑无处不在,塔布隆寺内古树和古庙共生、景致奇绝,吸引了无数游人。

  约400平方公里的吴哥考古公园内散落的90余处吴哥时期的庙宇组群,也吸引着3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文物工作者前来修复古迹、研究吴哥文化。其中有支特殊的队伍,在长达21年的时光里,在吴哥先后修复了周萨神庙和茶胶寺,如今已成为国际支援力量中的“领跑者之一”,这支队伍正是中国队。

吴哥也是竞技场

  1992年,吴哥古迹以濒危遗产的形式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199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协调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发起拯救吴哥保护行动,并成立了保护吴哥遗址国际协调委员会(ICC-Angkor)。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国际文化遗产保护合作行动。26年来,3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保护和修复吴哥古迹、研究吴哥文化,吴哥古迹成为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理念和技术的竞技场。

  中国从1998年开始启动援柬吴哥古迹保护工程,第一期周萨神庙修复项目于2007年完工。经过近10年的努力,中国文物保护工作人员终于令一组濒危的庙宇建筑从废墟中重新站立。中国队的此次工作得到了柬埔寨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充分肯定。

  2009年中柬两国政府签署正式换文,由中国政府提供4000万元人民币援助经费用于茶胶寺保护修复工程。2010年,中国对茶胶寺的保护修复工作启动,汇集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天津大学、湖南大学、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北京特种工程设计研究院等单位的力量,开展多学科和跨学科保护。其研究贯穿始终,成为展示中国文物修复保护理念和技术水平、增强中柬文化交流、推动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国际合作的重要平台。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郑军说,“茶胶寺项目使中国队从与其他国家队齐头并进,逐渐变成了领跑者之一。”

修复茶胶寺的中国人

  位于吴哥通王城胜利门东约1公里处的茶胶寺是吴哥古迹中最为雄伟的庙山建筑之一,建于10世纪末至11世纪初。其平面布局按中心对称和轴线对称相结合的方式组织,整体是逐层收进的五层方形须弥坛。顶层五塔呈梅花状布置,未经精雕细琢,线条硬朗、别具一格。傍晚时分,硬质砂岩建造而成的五座塔殿在夕阳照射下熠熠发光,堪称一绝。

  茶胶寺的名称也和这一奇景有关,它的名称“Ta Keo”中“Ta”意为祖先,“Keo”为玻璃、水晶、宝物之意,因此茶胶寺又称“水晶之塔”。

  然而,这样一座“水晶之塔”却是“未完工的建筑”,“很多地方没有来得及打磨雕刻,它留下来的构造特征和施工工序痕迹,就像一个个‘时间切片’,把吴哥庙宇的建筑流程一一展现给世人。”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柬埔寨政府吴哥古迹保护工作队的文物保护工程师金昭宇告诉《环球》杂志记者。

  记者第一次见到金昭宇就是在茶胶寺,那时他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戴着黑色圆框眼镜,笑起来有些腼腆,看起来就像位游客。不过,一开口就能知道他的与众不同。

  “我们可以从这一侧看到,从长厅的山花,到藏经阁的山花,再到东内塔门的山花,它们都处于不同的建筑步骤。长厅的山花是原石切割以后还未经过细细雕刻的状态,藏经阁的山花上有纹饰轮廓的雕刻,东内塔门和东外塔门的山花雕刻已完成,十分精美。”一提起茶胶寺,金昭宇就滔滔不绝打开了话匣子,顺着他的手势和话语,一幅吴哥建筑的流程图已经展现在眼前。

  从2013年第一次来到茶胶寺项目至今,这座古寺已经成了金昭宇生命中的一部分。在他看来,虽然茶胶寺没有吴哥寺、巴戎寺名气大,却有着无可取代的独特价值。

  茶胶寺的独特之处也给中国专家带来了更多挑战。茶胶寺建造时期较早,历经近千年风雨,虽主体保存较为完整,但上部石材砌筑的塔殿、长厅、回廊、角楼等建筑大部分坍塌损毁,存在多处结构安全隐患。

  “茶胶寺的建筑十分精巧,可以说每块石头都是独一无二的。哪怕只有一块石头归安位置不对,也会导致重新垒砌的时候缝隙越来越大,无法精准修复。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就得拆了重新再来。我们在这里的核心工作就是‘寻’和‘配’——找到坍塌位置需要的石构件,并归安到唯一适合它的位置。”金昭宇语气平和,像在叙述一件平常事,但那些散落的石块就像一本本“无字天书”,要读懂石头上的“密码”,理清每块石头之间的关系,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在位于吴哥管理机构的办公室内,《环球》杂志记者见到了茶胶寺的“石头档案”。档案里每块石头都有各自的“肖像”照片、编号、“三围”数据等。它们就像一个个迷路的孩子,等着中国文物修复者为它们找到家。

为了“修旧如旧”

  8年间,测绘、地质、结构、考古、建筑、生物等多学科的专家纷纷来到现场,为茶胶寺修复工程日夜奋战。他们面临的不仅有茶胶寺本身的挑战,还有高温高湿、毒虫疫病的环境考验。

  “我们曾经把温度计放在建筑表面,测到60多摄氏度。一些检测设备的寿命都会受到影响。”但这就是他们的日常工作环境,金昭宇告诉记者,这里蛇虫出没频繁,为了防止被蛇咬,他们在检查测量石头前,都会习惯性地先敲一敲。

  为了避免仪器在气温过高情况下失灵,测绘工作每天早上5点开始。通过全球定位技术、三维激光扫描、无人机倾斜摄影和传统人工测绘,从整体到局部给茶胶寺建立完整的数据模型。

  金昭宇在电脑上演示了茶胶寺的三维模型,大到寺庙结构,小到一条石缝,都能够精确显示。他告诉记者,其实在实际归安散落的石构件之前,他们已在这个系统里测量、寻找、匹配、试验了多次。不过,即使如此,在实际修复过程中,也有很多缺失的石构件无法找到,或者已经碎裂无法修复使用,必须补配新料。

  修复茶胶寺所用的新石料与上千年前建造时的石材来自同一片区域,这片采石场距暹粒约50公里,位于荔枝山脚下,不通公路也不通电。一条树林中蜿蜒的土路是这个村子和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村口一块空地上摆放着数十块新采出的巨石,采石工人就生活在这里。

  “这里没有电也没有机器,采石工人还是沿用传统的工艺在人工采石。”金昭宇告诉记者,工作队特别注意坚持最小干预、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尽量在原有状态基础上进行修复。修复过程中尽量将散落的旧石料利用起来,安放在合适的位置,实在配不上才会用新石材补。茶胶寺整个修复工程中新增配的石材比例被控制在了15%以内。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郑军说,茶胶寺项目实施过程中,充分尊重了茶胶寺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得益于中国近年来科学技术的发展,许多先进技术都应用到了茶胶寺的保护实践中。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文物研究所副所长王元林则表示,吴哥作为文物保护利用和当地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国际交流的综合平台的态势已越来越明显。“我们也从之前的文物保护结构加固、材料修复和建筑复原研究与历史考古研究,拓展到文化遗产的综合保护研究。我们要实现柬埔寨文物援外工作从‘本体保护’到对吴哥地区的整体环境、生态、旅游和民生等‘整体保护’的转变。”

迎来新的托付

  从周萨神庙到茶胶寺,20年的吴哥文物修复,使“中国队”赢得了柬埔寨和国际社会的认可和赞誉。

  2018年1月,中柬签署了《关于实施吴哥古迹王宫遗址修复项目的立项换文》。中国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胡冰对《环球》杂志记者表示,柬埔寨将吴哥古迹中最重要的遗址——王宫遗址交给中国队进行考古、修复、研究与展示,既是对过去中国队在吴哥古迹开展的文物保护修复工作的有力肯定,也是两国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合作向更加纵深发展的具体体现。中国队将统筹考古发掘、保护修复、生物病害防治、研究利用等多学科力量,把在实践中形成的保护与利用相结合的可持续发展经验用在即将开展的王宫遗址修复项目中。

  “国家文物局将促进文物保护‘走出去’主体和形式多样化,综合考虑保护工程、联合考古、人才培训、科研合作的比例,既‘见物’也‘见人’,推动文物援外工作全面发展,促进‘一带一路’民心相通。”胡冰说。

  柬埔寨文化艺术大臣彭萨格娜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是柬埔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伙伴”,“中国专家修复文物的水平非常高,得到了国际认可,柬埔寨的文物修复人员通过和中国专家的合作也获得了更多学习交流的机会。”

  2018年12月,在ICC-Angkor成立25周年大会上,因为对保护吴哥古迹作出了突出贡献,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许言、王元林、顾军获柬埔寨王国骑士勋章。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在大会上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友好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保护和发展吴哥古迹的工作表示了感谢,并称“这是一项无止境的重要工作”,呼吁国际组织和友好国家继续参与其中。

来源:2019年5月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9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