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中国夏令营升级迭代
  新华网 ( 2019-05-28 06:54:31 ) 来源: 《环球》杂志
 

    “假期的本质,就是让孩子过不同于学校、家庭的生活,去看更广阔的世界。夏令营在儿童成长的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可以说,没有夏令营,就没有童年。”

文/《环球》杂志记者 刘娟娟

  夏条绿已密,朱萼缀明鲜。一年中孩子们最向往的时节即将到来。在快乐的暑假里,他们可以暂时摆脱课业束缚,奔向大自然,探寻生物的奥秘,拥抱新奇的科技,徜徉于艺术的海洋……丰富多彩的夏令营激发着孩子们各种各样的兴趣。

  然而,形形色色的夏令营,难免“乱花渐欲迷人眼”。面对纷繁复杂的市场,如何选择适合孩子、能够帮助孩子成长的夏令营,是摆在很多家长面前的一个课题。

夏令营的升级迭代

  孙云晓是国内较早关注夏令营的学者之一,现在是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他于1993年发表文章《夏令营中的较量》——在乌兰察布草原上,中国孩子的娇生惯养与日本孩子的吃苦耐劳形成鲜明对比。这篇文章在当时给中国读者带来了很大的触动。20多年过去了,那些以锻炼孩子生存和自理能力为主题的夏令营正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

  在一个名为“我是特种兵”的夏令营里,烈日下晒得黝黑的孩子们以标准姿势用力拉开弓、瞄准、放箭——射箭运动不仅能增强臀、腰、腿部力量,还能提高注意力,同时也能满足孩子的成就感;校园反暴力训练旨在帮助孩子在遇到困难时克服消极逃避观念,培养孩子勇敢无畏、坚韧不拔的意志,增加孩子自信;定向寻宝游戏则重在培养孩子的团队协作能力,磨炼意志,提高逻辑分析能力。

  类似“我是特种兵”的夏令营在全国不少城市都很火热。孩子们自己叠被子、洗衣服,进行严格体能训练,挑战各种艰难任务,学会独立、坚强、互助、感恩和团队协作。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背景下,一些家长不再满足于让孩子参加“吃苦型”夏令营,而是希望培养孩子更多方面的能力、兴趣与特长。

  这个暑假,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举办地乌镇将举办4期“少年互联网”夏令营。每期6天的活动中,在导师的带领下,孩子们可以设计打印3D作品,编写人生第一个程序,体验乌镇车船调度系统、人脸识别系统、互联网医院等等。孩子们不仅可以在古色古香的千年水乡里感受5G时代的万物互联,还可以在原生态的乌村体验锄地种菜、蔬果采摘、喂养动物的农耕生活。

  著名话剧演员濮存昕创办的心灵艺术戏剧夏令营已经走过了5个年头。2018年的夏令营主题是“让孩子笑起来”,来自四川、河南、北京、陕西、香港等地的30名儿童一起度过了6天时光。他们自发结组,分工明确:年长的孩子主动帮年幼的孩子熟悉剧本,提示走位;年幼的孩子也能独立搬道具、记台词。他们最终在北京菊隐剧场完成了戏剧首秀,其中很多台词都由孩子们自己创作,多个舞美细节也采取了孩子们的奇思妙想。其中几名来自四川凉山的留守儿童在导师的指导下,放下羞怯,逐渐打开心扉,平时不被关注的艺术天赋得以施展。

  此外,还有锻炼数学思维、逻辑思维和空间思维的数学思维夏令营,学习航空知识、进行模拟飞行的航空飞行夏令营,可以在野外露营观星的天文夏令营,认识昆虫的昆虫记夏令营,以及由明星运动员担任指导的体育夏令营等等,不胜枚举。

  产业研究机构中研普华最近一份调研报告指出:分布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武汉等一二线城市的夏令营机构已经多达近千家;从各地夏令营的行程来看,旅行及生活体验是主要课题,单纯上课的夏令营非常少见,约占整个市场份额的2%,科普类、拓展类的夏令营发展势头较好;夏令营的承办主体多数为旅行社,部分中小学校、培训机构、社会团体等利用自身行业或资源优势也在积极进入夏令营市场。

  孙云晓对《环球》杂志记者说,近年来中国夏令营市场发生了显著变化:由公益性向商业性转变,主办方也从学校、教育局向企业转变,同时出国游学夏令营比例逐渐上升。“目前中国大约60%的家长有让孩子留学的愿望,让孩子参加出国游学夏令营,提前感受国外的学习氛围和语言环境,也是在为将来留学做准备。”

  2019年春节假期,卓女士带着女儿笑笑参加了新加坡游学冬令营。笑笑今年7岁,目前正在上二年级。她作为插班生和新加坡一所国际学校的孩子们一起上了3天课。由于是全英文授课,对于历史类的课程,笑笑有些不适应,但手工课、体育课、数学课等,笑笑上得不亦乐乎,迅速与同学们打成一片。

  与卓女士通过专业机构带女儿出国游学不同,逗逗妈是通过自己研究以及请当地朋友帮忙,让女儿在新西兰上了3个星期的插班课。逗逗妈对《环球》杂志记者说,第一周的时候,逗逗还比较兴奋,到了第二周就觉得无聊了,历史课实在听不懂。逗逗和笑笑一样,也比较喜欢上手工课和体育课,在数学课上也因为自身优势获得了不少自信。

“没有夏令营,就没有童年”

  孙云晓认为,假期的本质,就是让孩子过不同于学校、家庭的生活,去看更广阔的世界。他对《环球》杂志记者说,夏令营在儿童成长的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可以说,没有夏令营,就没有童年。”

  夏令营的意义是什么?可能每个孩子、家长以及主办方心里都有自己的定义。

  一名小朋友这样回忆他在“我是特种兵”夏令营里挑战野外攀岩的经历:“我很小心,每一格都确定能抓得住才爬上去。爬到顶后,该下去了,我往后仰,直到和岩石是90°的位置开始往下走。走了50米后我一不小心,一翻身,摔进了一边的树丛里。这一瞬间是最刺激的。这个夏令营是我见过最美好、最丰富的夏令营。”

  卓女士告诉《环球》杂志记者,在新加坡,环保理念贯穿国民日常生活始终,笑笑从新加坡回来后,环保意识变得特别强,“比如我从厕所出来没关灯,笑笑就会批评我。”

  2017年中国的暑假,正值南半球冬季,逗逗像当地孩子一样穿短袖在户外上体育课。逗逗妈告诉《环球》杂志记者,逗逗独立性、自理能力都比较强,但不够勇敢,女儿在新西兰的表现让她感到很欣慰。

  濮存昕说,“戏剧艺术为孩子们打开了一个内心笃定自信的世界。无论家庭富裕还是贫穷,无论来自城市还是农村,大家互相帮助、互相了解、互相进步,这就是举办夏令营的初衷。”戏剧教育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引入中国,作为国内艺术教育中的一个新兴门类,它对儿童感知力、领悟力、想象力、表现力、协作力等方面的提升具有一定作用。

  孙云晓认为,家长为孩子选择夏令营,要符合孩子的年龄特点和认知水平,比如幼儿和小学低年级的孩子,比较适合到近郊参加夏令营,而小学高年级学生和中学生才适合到其他城市甚至出国参加夏令营,“太小的孩子出国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孙云晓说,他的女儿就是中学时才到日本参加游学夏令营的,“女儿在日本度过了两个暑假,住在寄宿家庭里,进行了丰富的跨文化交流,还和主人家的孩子成了好朋友。”

夏令营市场如何良性发展

  近年来,中国夏令营市场呈现出快速增长态势,同时,在国内夏令营和海外游学类夏令营中,也出现了一些不规范现象。

  孙云晓说,目前夏令营市场呈现出商业化、贵族化、成人化、娱乐化的趋势,“有的夏令营带孩子吃法国大餐,有的带孩子打高尔夫球,标榜所谓的‘领袖精英’,这些夏令营忽视了孩子的特点、孩子的需要,根本不适合孩子。”

  一些博物馆类夏令营,“老师”靠网上内容拼凑讲解词,甚至一本正经“胡说”,只是带着学生进入博物馆,然后以“自主发现”的名义,让学生自行“探索”。

  一些出国游学夏令营重游不重学,只是带着孩子到名校转一圈,甚至把孩子带到商场去购物。逗逗妈研究过某些机构组织的出国游学夏令营,发现价格不菲却少有实质内容,“中国孩子放暑假的时候,美国的孩子也放假,不可能插班上课。如果只是带着孩子到名校走一圈,我自己也能做到啊。而且出去一趟需要几万块钱,性价比实在不高。”因此,逗逗妈选择让孩子到新西兰的学校插班,而自己带着孩子到美国旅游的时候顺便在一些大学校园里逛了逛。

  更有甚者,一些极端案例显示,夏令营里还曾发生人为伤害孩子的情况。比如,2018年在河北野三坡,一个夏令营中发生了教练猥亵女童事件。这类事件让很多父母更加难以放心孩子长时间脱离自己的呵护。

  孙云晓对武汉市开展了20年的“跟着课本游中国”夏令营表示欣赏。从1998年开展至今,该夏令营策划实施了文史、科技、环保等60多个教育主题,先后有230多所中小学校、超过22万名中小学生参与。中国的广袤大地,本身就是一部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的知识宝典。“‘跟着课本游中国’寓教于游,成为学校教育的实践延伸和拓展。”

  在孙云晓看来,由于担心发生安全责任事故等原因,中国的基础教育系统对于举办夏令营比较慎重,而一些商业机构则重利益、轻安全,出现安全责任事故后容易产生纠纷,“这就需要出台夏令营意外伤害相关法律法规,让教育部门、公益组织放心办夏令营。”

  此外,孙云晓建议,应成立如“中国夏令营协会”“中国夏令营监视委员会”等协会、组织,以加强夏令营市场监管;同时应加强营地建设——位于上海青浦的东方绿舟营地,是上海市教委直属事业单位,倚靠淀山湖,占地5000多亩,各项设施齐全,是夏令营营地的典范,“每个大型城市都需要有这样一个营地”。

  而家长如何在纷繁复杂的市场中选择适合自己孩子的夏令营,孙云晓给出的建议是:首先看主办方有无相关资质,教练是否有教育学、心理学等资质;其次看活动安排,是否是孩子需要的、有利于孩子发展的,要让孩子奔向大自然、拥抱科技和艺术,而不是再现学校生活。

  “好的夏令营,必须是‘儿童友好型’的,即儿童优先、儿童利益最大化。”孙云晓说。

来源:2019年5月29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1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