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城市与“儿童政治优先权”
  新华网 ( 2019-06-14 06:40:29 ) 来源: 《环球》杂志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将‘儿童友好型城市’定义为:一个明智政府在城市所有方面全面履行儿童权利公约,不论是大、中、小城市或者社区邻里单元,在公共事务中都应该给予儿童政治优先权,将儿童纳入决策体系中。”

《环球》杂志记者/吴美娜

  在人声鼎沸的大街小巷,孩子们可以无拘无束地尽情“撒欢儿”——在一些空间管理较为传统的城市,实现这种场景似乎不太现实。但近年来,在世界的某些地方,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越来越多不同领域的人正参与到‘建成环境’与人的生理心理健康关系的研究中。其中,儿童群体被很多学者视为城市系统中最敏感的神经,他们是一座城市活力和智慧的标志,也是城市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指标。”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城市与区域经济博士研究员、瑞典注册建筑师、《童之境——斯德哥尔摩体验》一书的作者荆晶对《环球》杂志记者说。

  早在1996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人居署就发起了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的行动倡议,并得到许多城市的响应,如瑞典斯德哥尔摩、印度布巴内斯瓦尔、美国丹佛、德国慕尼黑,等等。

  何谓“儿童友好型城市”?先行的城市有哪些实践,又带来怎样的启发?就这些问题,荆晶接受了《环球》杂志记者的专访。

全球共识

  《环球》杂志:儿童友好型城市是如何进入大众视野的?意义何在?

  荆晶: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城市规划大师凯文·林奇指导下的一项国际研究计划——“成长于城市”,将儿童与城市的主题带入城市规划的学术和实践视野中。1989年11月20日,联合国首次通过了《儿童权利公约》,号召各国尊重儿童权利,通过立法改善儿童生存环境。

  1996年,第二届联合国人居会议提出,儿童的幸福是健康人居环境、社会民主和良好管理的最终指标。此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人居署发起了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建设构想,旨在联合各地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等,通过立法、城市规划等方法,依照联合国儿童权益公约,提升和保障儿童权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将“儿童友好型城市”定义为:一个明智政府在城市所有方面全面履行儿童权利公约的结果,不论是大、中、小城市或者社区邻里单元,在公共事务中都应该给予儿童政治优先权,将儿童纳入决策体系中。

  目前,知识界普遍认同建成环境的物理空间可影响儿童的社交能力、学习能力以及生理、心理健康。为儿童量身定制人性化设计,对于城市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环球》杂志:世界范围内,近年来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和发展状况如何?

  荆晶:近年来,儿童友好型城市的世界网络联盟发展迅速。很多城市都在因地制宜,寻求创新之路。比如,英国倡导“以步代车”——孩子在停车站等待,一群步行的孩子在几位家长的陪同下到车站来接他,然后一起走到学校,从而构建起一种儿童安全护送模式;有“美国第一儿童友好城市”之称的丹佛,则将全市46块废弃的学校场地改造为充满吸引力的、多用途的户外儿童游乐空间;荷兰代尔夫特的“儿童出行路径”项目则通过修建更加安全有趣的人行道、自行车道等来营造儿童宜居交通环境。

  全球很多城市的基础设施还没达到可以让父母自如地推着婴儿车行走和游憩的条件。而在斯德哥尔摩,城市是“可行走”的,从家到学校、游乐场、公园、图书馆、市中心等,步行道系统和公共交通系统的结合,让出行变成了一件轻松的事。同时,人们也更加熟悉和喜爱城市建筑环境和自然环境。

  为什么以斯德哥尔摩为代表的北欧城市如此有城市亲和力?为什么这样的城市能让很多孩子乃至整个家庭乐不思蜀?“人本设计”的北欧精神是如何在儿童的尺度上体现的?这些问题的答案,也正是开启“儿童友好型城市”大门的钥匙。

瑞典经验

  《环球》杂志:请以瑞典经验为例,谈谈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具体构建之路。

  荆晶:瑞典于1990年在立法上通过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1993年设立了儿童监察员这一新政治职位,成为国际先例。儿童监察员意为儿童法律专员,负责在政治进程中从儿童的角度和权利去思考和辩护,并确保儿童公约在瑞典的执行。

  在城市规划实践方面,20世纪60年代,瑞典社会开展了SCAFT改革与交通分流计划,有效改善了儿童出行的交通安全状况,它对瑞典的城市基础形态也有着深远的历史影响。

  在学术界,如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比约克利德教授,几十年来从事儿童的户外环境使用、安全与交通方面的研究;其同事诺德斯特姆教授关注儿童对城市环境的认知和使用;瑞典农业科学大学则以研究一系列儿童户外空间的使用为特色,重点关注城市绿地、学校操场与游乐场。这些研究成果拓展了常规规划设计方法与工具,并不同程度地被应用到瑞典国内国家级和地区级项目中。

  从政策层面看,瑞典是世界上有最长带薪产假的国家,足足有480天,父亲的必休产假有60天。在瑞典,有幼儿的父母的受聘率也很高。这是瑞典高税收高福利政策的体现。目前,包括从“开放式亲子班”、托儿所、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大学的教育费用都由国家承担。瑞典小孩的平均入园年龄为一岁。这样的福利保障系统为许多在打基础的年轻家庭减轻经济负担,有利于家庭的健康成长。

  从城市空间看,一座城市的公共空间(包括建筑)设计是这座城市对儿童是否“友好”的最直观体现。其中,学校与学校操场、游乐场与公园是儿童在家庭之外驻留时间最长的空间场所。

  斯德哥尔摩受欢迎的幼儿园和小学,尤其是特色学校,较多选址在公共交通站点附近,也有一些靠近主要办公区,如大型公司综合区和校园区。最受家长和孩子喜爱的幼儿园常选址在品质高的公园内,或是邻近趣味性强的公共游乐场。一些教育领域的人士认为,这样的选址战略对小规模的独立型幼儿园很有益,因为能很好地利用儿童友好的公共空间资源。

  斯德哥尔摩的游乐场,经历了从商品化标准件游乐设施,到个性化手工艺游乐器械的创新发展。后者通常需要通过政府、规划师、景观建筑师、艺术家和手工艺人的整体协作。据项目专员介绍,这种方式并不一定会增加成本,反而能增强游乐场的品质和特色,以及社区文化和身份认同。典型的传统式瑞典游乐场,常有沙坑、秋千、滑梯和攀爬装置等。一些游乐场还有水景、石块、灌木、树林和可移动材料,这些材料能激发儿童的想象力与创造力。

  “公园乐玩”是一项市政“软件项目”,它是由大人组织的与孩子一起玩耍的活动项目,许多市政公园和游乐场都有。这样的软件项目给公园和游乐场增添了额外的人性关怀和冒险乐趣。此外,在游乐场的绿植选配中,会特别注意避免过敏性、有毒性、招惹蜜蜂和蚊虫的植物。

  《环球》杂志:按照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定义,“儿童参与”是其内涵的关键词之一。具体该如何理解?

  荆晶: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鼓励所有《儿童权利公约》的签署国在涉及儿童的所有决策上进行儿童影响分析。儿童在城市规划过程中的参与,对于城市当局和规划人员有着宝贵的价值,同时这些经历也有益于儿童自身的成长。一方面,这样做可以善意地提醒成人,在工作中需要切实考虑儿童的需求,创造条件让成人与儿童直面交流,倾听儿童并向儿童学习。另一方面,对儿童而言,参与规划城市,可以培养和激励他们的市民意识和对身边环境的意识和责任。

  目前,瑞典国内约有10个城市设立了“儿童战略师”,他们的职责是确保儿童的意见在城市发展中得到聆听。尽管关于该做法究竟是否带来了足够的社会影响尚待进一步研究,但这一职位设置本身,就是社会创新与进步的体现。

挑战与未来

  《环球》杂志: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中碰到的典型性难题有哪些?儿童友好型城市有哪些负面或潜在负面影响?

  荆晶:难题和挑战是分不同层次的,不同城市和地区的难题与挑战也不尽相同,主要涉及三大层面。

  一是认知问题,即社会对儿童权利的认知。其核心是不能把成人的想法附加给儿童,或者把成人自己的儿时想法和需求作为现在儿童的想法和需求,而是要真正认可儿童的社会公民身份,承认其与成人公民一样享有社会参与权。

  二是理解需求问题,即我们如何观察和理解儿童的需求并设法去满足。每个年龄段儿童的特定需求是不一样的,相关设计不能整体划一,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三是行动力问题,即方案实施中的行动力质量和均衡性问题。建一个游乐场不难,难的是如何保证该游乐场每个建成前后的细节都有长足发展的视野和品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建设可能会被误解为某些专业人士的事情。其实直接与儿童成长环境相关的职业至少有17种:法律、环境、教育、政客与议员、政府公务机关、交通与工程、休闲娱乐、房屋、社区管理与社会福利相关部门、规划、建筑、设计、艺术、房地产、建造、媒体、艺术。这其中,规划和建筑职业能发挥的直接影响力非常有限,儿童友好型城市的最终实现,需要社会各部门的系统性努力和每个社会成员的用心参与。

  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中可能带来的负面或潜在负面问题,与上述“难题”相关,比如在建设中若失之片面,将引发或加剧相关争议。需要强调的是,“儿童友好型城市”不是城市其他发展战略或愿景的竞争对手,而是协同伙伴,比如老年友好型城市、生态城市、可持续发展城市等。因为这些城市发展战略的最终目标是一致的,即人的健康发展和社会的永续发展。

  《环球》杂志:随着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的发展,从创新层面看,儿童友好型城市未来发展可能会呈现哪些形态?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荆晶:人类已经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但相关技术仍面临着哲学性、伦理性、立法性等问题的挑战,如何解答这些问题,将是人类未来包括城市生活形态发展很重要的决定因素。目前,我们可以应用智能技术采集交通和人流物流信息,一些城市已将此应用到儿童出行安全上。

  与此同时,科技进步带来了儿童认知世界方式的改变。“屏幕上的一代”是部分当代人的写照,特别是儿童。有研究表明,年轻一代受社交媒体等虚拟环境影响,部分人的同情心和自我修复力减弱,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也有明显下降。

  基于相关研究,在当下和未来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中,尤其需要考虑如何“与时俱进”培养孩子情绪修复能力,保障其身心健康发展。一方面,社会政策需要支持儿童成长的社会环境构成;另一方面,在物理空间和环境的规划设计中,需要更多地创造“修复性”环境,比如让孩子有更多机会与大自然接触,有更多空间游玩,鼓励社会交往和与人对话。

来源:2019年6月1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