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面川家的农二代
  新华网 ( 2019-06-28 07:33:10 ) 来源: 《环球》杂志
 

  “我们这一代与父祖辈对农业的态度不一样:我们把农业当成工作,他们把农业当成生活。”

《环球》杂志记者/胡俊凯 杨汀(发自东京)

  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刚完成水稻插秧不久的面川大明趁着休息日,带怀孕的妻子到附近寺庙祈愿,祈求孩子能够平安健康地生下来。

  这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飞抵日本访问。对日美领导人将要讨论的话题,日本媒体最为关注的要属贸易谈判。

  “我知道日美谈判的事情。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危机。日本大米已经有点多了,或者说刚好是供求平衡的状态,如果加上美国大米,日本农民日子就不好过了。”面川大明说。

  面川大明是宫城县角田市农户面川家的第20代,今年29岁。4年前,他从东京返回家乡,跟随父亲从事农业,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农二代”。

  美国大米对日本农民的冲击,只是问题的表面。日本农业面临的最大危机,根源在于由于人口减少和老龄化,农业后继乏人,乡村将进一步萧条。

“田园漂流”中的面川家

  “农二代”是从面川大明父亲这辈算的。从父亲面川义明的角度,则宁可把大明看成“农三代”,因为大明的祖父、义明的父亲面川义二就是农民。如果还往上追溯,面川家的祖先曾是福岛豪强手下的武士,因功分到了土地,后代遂成为农民,传到面川义明已是第19代,可谓农民世家。

  面川义明的名片上,身份只印了两个字:百姓。“百姓”在日语中就是农民、庄稼人的意思。面川义明性格爽朗,说话间总会爆发出一阵阵笑声。他这辈子没做过农业之外的职业,属于专业农民。

  角田市位于宫城县南部的角田盆地,离仙台市约40公里。阿武隈川自南向北流经境内,浇灌了这一大片肥沃的土地。角田市总面积147.58平方公里,其中七成以上为农地和森林(分别占33%和38%)。这一带从1827年(江户时代后期)开始种植水稻,近几十年来种植的“水稻农林150号”“一见钟情”等品种均为宫城水稻的代表。

  面川家人丁兴旺。面川义明老父母健在,自己有4个儿女。老大从东京农业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东京工作。老三是个女儿,在东京保育园做营养师。最小的儿子现在在家,学习蔬菜种植。面川大明是次子,在仙台的东北工业大学读到了大学院,6年前去东京的建筑设计事务所从事空调线路设计工作。

  与《环球》杂志记者同往面川家的同济大学教授程国强,和面川义明是老朋友。面川家是程国强在日本的固定调研点,他曾于2013年2月和2016年4月两次前来考察。程国强说,2013年来时,当时60岁的面川义明还曾忧心忡忡地说,老大老二都在东京工作,不肯回乡务农,让他很担心家族事业的继承问题。

  这种担心在日本农民中普遍存在。由于农田无人耕种、食物消费变化等多种因素,日本全国水田面积由上世纪60年代的340多万公顷,下降到2015年的不到250万公顷。而一人大米年消费量,现在比上世纪60年代几乎下降了一半。加上面川义明那一辈从事稻作的人逐渐进入退休年龄,在田里干活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寥寥无几。在角田市农业劳动力中,60岁以上的已超过了60%。农业后继无人成为最大课题。

  像面川家这样的专业农户越来越少了。角田的农家约有1500户,其中九成为兼业农户,即一面从事农业、一面从事其他行业的农户。在日本东北乡村,85%的农户都是兼业农户。曾几何时,兼业农户以既与专业农户不同又与公司职员不同的特点,通过“农业+兼业”模式增加了收入,一时被称为“兼业神话”。但由于这些年经济衰退、非正式雇用盛行等,兼业农户的农业外收入在减少,以至于现在人们用“田园漂流”来形容兼业神话的破灭。有评论者认为,由于兼业农户生产了约六成的日本大米,兼业农户面临危机,即意味着日本粮食自给面临危机。

回来务农的,就他一个

  面川义明有两个身份是名片上看不出来的,一个是面川家从2016年2月起注册成立了公司,他成为面川农场株式会社的董事长;另一个身份则沾点官气,为角田市“南冈行政区长”。这个“区长”不是公务员,有点像日本古时的代官,代理政府处理些地方上的琐事。

  “现在做区长,虽然不会有什么邻里打架的事要管,不过小到这家的狗常出去、那家的猫乱拉屎,大到市里有什么事情要通知大家,都是区长份内的事。”面川义明说。

  面川义明是个特立独行、做事有魄力的人。日本农民通常会把大米卖给农协,由农协到市场上去销售。而他是自己拿出去卖,不给农协。这么做不符合日本乡村社会的习惯,易招非议,按道理当不了区长的。“我当区长,说明我们这样的小地方,乡村社会也在变,人们能够接受我这样的人了。”面川义明爽朗地大笑着说。

  不过他的魄力对长子不愿回乡务农这件事没起作用。日本乡村一直有长子继承家业的风俗。长子原本也想从事农业,所以到东京读了农业大学,只是在读大学时想法发生了变化,毕业后不肯回乡务农了。

  还好次子面川大明改了主意,于4年前回到家乡务农。“原想面川家会由哥哥继续干下去的,事实上哥哥毕业于农业大学,但他意外地不从事农业了。我们家如果不做农业的话,这个地方将会变成什么样呢?”面川大明觉得很不安,有一种将要失去故乡的恐惧。

  大约从20年前开始,面对少子老龄化和市场竞争激烈的多重冲击,日本政府和农业界把农户法人化经营作为农业的一个应对之策。但面川义明一直思考这种做法的利弊,直到五六年前,都还觉得不设立公司为好。

  直到长子决定不回乡、次子表示愿意回来时,面川义明才决定设立公司。他说,这一方面是为了让面川家的事业符合今后的农业趋势和多元化发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把务农与生活区分开来,符合现代年轻人的意愿。次子本来在东京的公司工作,既然愿意回来务农,就要帮助他适应农业——旧农业把生产与生活混在一起,做农民没有上下班的概念,而公司化有益于规范管理,将生产与生活分开。

  面川大明小时候从没想过长大了会做农民,他喜欢漫画和动手做东西,现在还喜欢麻将,常和朋友一起打几圈。周围几乎所有人也都没有想到他会从东京回来务农。不过面川大明出生于农家,从小就帮家里干农活儿,对农业倒不陌生。他说知道哥哥不想从事农业后,觉得家里的事业没有后继者就太可惜了,是他主动向父亲提出来回乡务农的。

  “农业工作的趣味,首先是可以一边工作一边欣赏自然景色,其次是我喜欢制作东西,所以大学选择了建筑专业。农业从种植到收获,都是自己做,很有成就感。”面川大明告诉记者,现在农活没有完全机械化,许多是要人工完成的,如去水田看水情;还有洒农药,现在也有用无人机洒的,但不普遍,要花不少钱,所以还是人工洒的多;再比如水的管理,有的地方利用电脑管理,但他们家还没有进步到这种程度,还是人工在做。

  在角田,在地里干活的年轻农民还有,但像面川大明这样去了东京或其他地方再回来务农的,就他一个。

只学到了一成

  “大明长得很帅,偶像派,所以很有前途。一般农民难找媳妇,取缔役(董事)容易找媳妇,而大明是在做取缔役之前就有了女朋友,说明他很有魅力。”邻里乡亲说。面川大明在面川家的朋友圈里很受喜爱。他的妻子是本地人,是名幼儿园老师,是他返乡后认识的。

  面川大明2019年初成了面川农场株式会社的专务董事。4年前他刚返乡时,跟父亲商量,给他在东京时能拿到手的工资数额。在东京时除去各种税、保险和房租,他能拿到手的钱大概一个月有15万多日元(1日元约合0.06元人民币)。今年大明升为董事后,年薪可达约300万日元。

  父亲把报税、统计、销售等工作都交给大明做。他也与父亲的好友、农民庄司先生合作卖大米。农忙的时候,面川大明每天早晨5点半就起床,6点开始农田的工作,晚上11点左右睡觉。父亲天亮之前就会起来,晚上9点睡。冬天没有农活就比较轻松,可以根据自己的节奏安排日常。

  做了4年农业,面川大明感觉最困难的还是务农不容易,不光是农忙时得早起,还因为自己缺乏农业知识和经验。父亲是个农业实干家,却不太善于传授。面川大明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父亲怎么做,跟着学,不懂就问父亲和父亲的好友铃木忠则先生。

  铃木忠则是附近一家农业公司的董事长,主要做农业生产资料和花园种苗等业务。他评价面川大明的“学农成绩”——如果把面川义明的技术和经验看作十成,面川大明还只学到了一成。

  “我们这一代与父祖辈对农业的态度不一样:我们把农业当成工作,他们把农业当成生活。”面川大明对记者说。

  父亲对儿子则要宽容得多。面川义明说大明已学到了他的近一半,“大明很有干劲。销售方面主要是告诉他一些重点,然后还有教科书。更多的还是让他自己在现场学习和体会,如果失败了就会吸取教训。自己实践更重要。”

  铃木忠则说,在日本农村,关于后继者更大的问题,不在于人数多少,而是从事农业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包括环境的改变,技术在不断进步,需要掌握的东西很多很不容易。有些技术可以通过电脑管理,有些则需要观察力。做农业就像做医生一样,要能看出庄稼有什么问题,及时采取措施。具有这些观察力和经验的人很少,特别是回来做农业或转行做农业的人,不是从小做农业的,没有基础,不太了解农业。

  铃木忠则介绍,面川家农田的收获是一般农民的两倍。面川义明看一下农作物,就知道它需要什么,看看明天是什么样的天气,就知道今天应该怎么办……这种丰富的经验和观察力、办法,都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开拓更多国内外市场

  2019年是面川农场公司化也即面川义明回乡务农的第4个年头。此时的日本大米市场正处于优质大米“战国时代”,由于大米消费量下降,各地纷纷开发优质大米新品种加入“战团”。宫城县也于2018年推出了高端大米品种“伊达正梦”。宫城农民将其视为“夺取大米天下”的利器。面川家现在种的就是这个品种。除了大米,面川家还种植大豆和小麦。

  从2016年到现在,面川家的农田从30公顷增加到了45公顷,自有的为17公顷,租借的为28公顷。面川义明说:“农家在减少,水田租金逐渐在降低。尤其是一些条件不太好的水田,只由租用者自己负担修建水利设施的费用,就不用给租金了。旱地基本上是白借,而且就是白借也没人要。”

  面川义明准备在农田增加到50公顷时停下来不再扩张,然后致力于提高单位产量、品质、收入等。50公顷是日本农业公司的平均水平,面川家的朋友中也有做到120公顷的。

  此外,面川家以前一直有用杵和臼捣制年糕的传统,现在这一带几乎看不到这一景象了,即使是农家,大部分家庭也不再做年糕了,甚至在正月也吃买的年糕。因此,从成立公司后,面川家便把捣制年糕作为稻作农家的传统坚持下来。

  面川大明说,他的愿望是要让面川家大米品牌化,开拓更多国内外市场。言谈中,他不断向《环球》杂志记者提出有关中国大米市场、消费情况、中国年轻人是否愿意务农等方面的问题。看得出,这位面川家的新一代农民,正在努力适应自己新的人生角色。

来源:2019年6月2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