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脱欧”牵出英国政治大变局
  新华网 ( 2019-07-18 07:29:38 ) 来源: 《环球》杂志
 

    英国的传统政党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传统大党和新兴政党围绕“脱欧”展开的角逐,有可能重塑英国的政治制度。

李冠杰

  “‘脱欧’停滞之际,英国民意日益两极化。保守党和工党就‘脱欧’事宜做出一些妥协,选民因而正在‘抛弃’两大党。”这是路透社不久前的一段点评。

  英国舆观调查公司受泰晤士报之托在6月9~10日针对未来大选所做的民调显示,“脱欧”党、自由民主党、工党和保守党的民意支持率分别是26%、22%、19%和17%。保守党和工党双双丢掉了原有的位置,这与5月底的同项调查结果基本一致。

  一些观察家认为,虽然这只是当下的民调结果,但它反映了英国民众对保守党和工党的不信任感正在加剧,而传统两大政党的“沦落”将会重新塑造英国的政治格局。

传统政党格局生变

  英国开创了现代政党政治的先河。18世纪,英国逐渐形成了现代意义上的政党,辉格党和托利党是政治舞台上的两盏明灯。后来,各党派的信条和名称也发生了变化。查阅历史,人们看到了保守党和自由党的轮流执政,目睹了自由党的衰落和工党的崛起。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英国政治是两大党的政治,虽然也会偶有关键的第三党参与,但总体而言,执政党和反对党共同塑造着英国的政治图谱。

  二战结束后,英国形成了保守党和工党轮流执政的格局。保守党正式成立于1834年,工党则成立于1900年。如今,两党历经百年沧桑依然活跃于政坛之上,举世关注的“脱欧”牵出了两党拥趸的感慨:大张旗鼓的“脱欧”议程至今没有让英国脱离欧盟,却让英国人民“脱出了”对保守党和工党的信任。

  与相关民调结果一致,在现实政治运作中,保守党和工党正面临着党内外的巨大压力。

  首先来看保守党。该党内部分歧在2016年的“脱欧”公投中开始公开化,时任保守党领袖和英国首相的大卫·卡梅伦与保守党的政治明星鲍里斯·约翰逊对于“脱欧”事务持相反立场。卡梅伦领导的留欧派与约翰逊率领的“脱欧”派展开了一场对决,结果卡梅伦因失败而辞职,英国不经意间走上了“脱欧”之路。

  继任的保守党领袖特雷莎·梅虽坚持“脱欧”,但她无法调和党内人士的看法,因为保守党内部已因政见不同而分裂了。在过去几年特雷莎·梅组建的内阁中,出现了阁员大臣频繁辞职的现象。在调和党内意见无果且无法有效推进“脱欧”的情形下,特雷莎·梅被迫辞职。

  工党的处境也不容乐观。2010年,戈登·布朗领导的工党在大选中失利后,埃德·米利班德被选举为工党领袖,但他在2015年的大选中因失败而辞职,立场更加激进的杰里米·科尔宾继任。工党议员对科尔宾颇有微词,科尔宾曾在2016年遭遇不信任投票,然而却在接下来的领袖选举中再次当选。

  和保守党一样,工党内部在“脱欧”事务上也存在着对立的意见,只不过因其在反对党的位置上而暂时遮蔽了内部问题。目前,工党内部对科尔宾的不满依然存在。2019年2月,7名工党议员辞职并组建了“改变英国-独立团体”,该团体曾吸纳了几名保守党议员。虽然新建政党的影响力并不大,但它足以反映工党和保守党内部的混乱局面。

  对保守党和工党形成威胁的,并不是二者之间的角逐和力量消长,而是那些迎合民意而势力陡增的新政党。

  自由民主党是传统政党格局下受益最大的政党。从过去几年的大选来看,自由民主党虽然在下院议席上并无建树,但其获得的选票却一直排名第三。民众对保守党和工党的不信任,必然间接推动自由民主党的选票增长。

  而向传统政党格局提出挑战的,是2019年1月新成立的“脱欧”党。该党是个“议题党”,就像英国独立党(UKIP)那样致力于阶段性使命,一旦任务完成便会销声匿迹。在2019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该党获得了30.5%的选票和29个议席,稳坐第一大党的位置。有了选民的支持,加上人们对保守党和工党的不信任,“脱欧”党将会在未来的英国大选中发起挑战。

变局背后

  显然,英国的传统政党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传统大党和新兴政党围绕“脱欧”展开的角逐,有可能重塑英国的政治制度。

  首先,传统政党缺乏哲学思想创新,没有清晰的战略构想。

  回顾历史,无论是19世纪的议会改革,还是20世纪的福利国家建设,当时的政党都在哲学思想上大力创新,不管是自由主义、保守主义、社会主义、新自由主义还是其他“主义”。但自从托尼·布莱尔创建“第三条道路”以来,无论是工党还是保守党都没有哲学层面的创新。

  2010年大选后,保守党和工党都在复苏19世纪英国政治家本杰明·迪斯累利的“全民一体”哲学,把国家当成一个有机体来治理。然而不幸的是,大力推进这一哲学思想的两个人物——大卫·卡梅伦和埃德·米利班德相继辞去党魁之职,这让保守党和工党都失去了一次思想创新的机会。

  2016年“脱欧”公投后,保守党忙于“脱欧”事务,特雷莎·梅无力延续“全民一体保守主义”这一思想,也无法通过一种哲学引领保守党前进。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立场激进,试图通过“再国有化”重拾工党遗弃的信条,但他的立场引发了党内极大不满。

  缺失了哲学层面的创新,保守党和工党无法拿出一套理论来统领全局以引领时代发展。对于英国的未来,它们都缺乏清晰的战略构想。不仅如此,两党均已陷入“脱欧”泥潭而无法自拔,这就给新兴的“议题党”留下了空间。无论是主张留欧还是支持“脱欧”的政党,似乎它们的政治主张更为明晰,民众也更容易被这些政党吸引。

  其次,传统大党推行直接民主,但却无力掌控其结果。

  英国传统政治的基石是代议制,即人民选举议员,议员代表人民来议事。这种制度的优势在于,人民部分参与了政治,议员容易就专业问题深入探讨进而快速形成决策。数百年前,英国便经此途径创建了议会,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君主立宪制。时至今日,英国制度的实质仍然没有变化,即通过选举代表来行使权力。

  近年来,英国频繁采用公投这种直接民主模式。理论上,公投的合法性很强,它是对代议制这种间接民主的补充。但是,把公投置于代议民主之上,便侵蚀了英国代议制的基础。更何况,通过公投产生的结果是否更符合国家利益,这仍是值得商榷的问题。自1973年以来,英国全国性和地方性的重要公投共举行了14次。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险些让苏格兰独立出去,而2016年的“脱欧”公投没有那么“干脆利落”,它造就了现在的混乱局面。

  实质上,公投也不能充分体现民主,它只不过是让少数服从多数的游戏。目前为止,英国的公投原则是过半即可,这也引发了人们的质疑,有人认为需要达到2/3多数才算有效。在双方支持率出现胶着之时,公投的这种结果只能带来民意的严重分裂,这在“脱欧”公投后留欧派的情绪表达中明显可见。

  可以说,英国当前的“脱欧”困境源于对所谓直接民主的使用,而相关局面正在对传统的代议制产生冲击。也正因为如此,下院议员才极力反对再来一次公投。

  第三,英国传统深受欧陆思潮影响,传统大党无法捍卫英国遗产。

  历史地看,英国是在对抗欧陆国家中才形成自己的民族特色的。具体而言,英国率先进行了宗教改革;英国率先对旧式的君主制进行改造,形成了立宪君主制;英国有自己的习惯法体系,有自己特有的习俗和观念。但自从1973年加入欧共体后,英国的文化和习俗一步步受到欧洲体制的影响。

  一些英国人无法忍受来自布鲁塞尔的法令,他们对欧陆官僚体系感到厌倦,竭力维护英国的民族特性。因此,在英国国内存在着强大的疑欧主义力量。也正是这种疑欧主义才让英国无法全心全意参与欧洲一体化进程,英国保留了自己的货币,没有加入申根区,而现在又第一个张罗着退出欧盟。

  然而,毕竟英国已受欧盟制度影响40多年,其不经意间也在使用欧陆国家的流行元素。1997年工党领袖布莱尔上台,他援引一些欧陆国家的做法开启了分权,在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建立了地方议会。这些地方议会采取了一些新式的选举制度——比例代表制,这与英国传统的简单多数制明显不同。如今,简单多数制只在英国大选中使用,其他选举基本上都融入了比例代表制。

  一方面,加入欧共体后英国的民族性一度衰退,英国习俗也被欧盟制度影响。但另一方面,坚持留在欧盟,甚至推进欧盟改革的传统大党又无法捍卫英国传统,这就给那些走民族主义路线的政党,如英国独立党、“脱欧”党、苏格兰民族党等留下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英国政治的未来

  无论如何,英国的“脱欧”之路还得继续走下去。有观点认为,当下,英国亟待选出一个强势的领导人,下一任首相必须在特定的时间里妥善处理“脱欧”问题。英国人已经厌倦了没完没了的“脱欧”争论,迫不及待地要让“脱欧”一事尘埃落定。因此,如果不能在短时期内将“脱欧”问题谈妥,谁来当首相都只有一个结果——下台。

  长远来看,“脱欧”后的英国必须深入思考制度建设问题。如今的英国已经变得“不太英国”了。英国的制度遗产正在逐个被丢弃,所采取的新式制度又无法适应英国社会的发展。英国必须在维护国家统一的同时,根据自身实际发展出一套切实可行的制度,这对于任何政治家而言都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脱欧”后的英国还必须重新定位其在国际社会中的角色和位置。事实上,在特雷莎·梅政府时期,英国已经重新确立了其今后在国际舞台上的战略目标,即打造“全球英国”,让英国更加开放和国际化。

  然而在现实中,英国无法完全放手欧盟这个重要伙伴,尤其是欧洲大市场。即使英国离开了欧盟,它还是欧洲国家,英欧关系依然是其最重要的关系。英国与美国建立了特殊关系,与中国打造着“黄金时代”,还有英联邦的存在,因此它似乎并不失落。简言之,英帝国的遗产和英国现有的国际资源很多,就看英国的政治家如何加以利用了。

  6月20日,英国执政党保守党领导人选举投票中,英国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与现任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得票位居前两位,他们将竞争保守党领导人及英国首相之职。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来看,支持率领先的约翰逊更有可能最终胜出,其强硬立场会增加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有人说,鉴于当前的特殊政治生态,英国或许确实需要一位另类政客,来消除民众心中的焦虑,使英国在危机中重新找回自己。

  (作者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

来源:2019年7月1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4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