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无缘社会里的日本寺庙
  新华网 ( 2019-07-26 06:31:58 ) 来源: 《环球》杂志
 

    “寺庙的核心价值不是建筑或举办的各式活动,而是里面的人。”

郭瑞婵

  在当前城市化、老龄化、少子化日趋严重的日本社会里,寺庙从往昔的辉煌中走来,正处在寻求转变的十字路口。

  唐朝时期,日本遣唐使来华,汉传佛教文化源源不断地传至日本;后又有鉴真和尚东渡弘扬佛法,给日本带去了医药、书法、建筑等领域的知识和技艺;宋朝时期,日本荣西大师两次来华求法,禅宗文化随之传入日本。

  实际上,寺庙是日本传统文化的发源地,诸如汉字、茶道、花道等文化皆从寺庙向外传播,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至江户时代,幕府将军德川家康设置“檀家制度”,寺庙与国民的生活息息相关,并得到了稳定的经济支持。

  如今,檀家制度衰落,寺庙面临经营困境,与人的联系也渐趋疏远。为寻出路,一些寺庙可谓殚精竭虑。

经营之困

  位于京都三条商业街上的瑞泉寺已有400年历史。住持中川龙学是一位插画师,插画是他的兴趣爱好,也是他用来赚取生活费用的兼职手段。实际上,早在中川龙学的爷爷与父亲还担任住持时,两位也需另寻兼职以维持生计——爷爷卖盐,父亲兼任幼儿园园长。

  在日本,寺庙住持做兼职并不是新鲜事。维持与修缮寺庙往往需要很多花费,住持承受着很大压力。中川举了个例子,瑞泉寺仅修复去年因台风受损的一个寺庙屋顶,就需要花费1亿日元(约合600万元人民币)。

  过去,依靠檀家制度,寺庙能够获得稳定的经济来源,不难进行维持。江户时代的檀家制度规定:每个国民归属于特定寺庙,祖先的牌位被要求安放在寺庙里,家族世代(即檀家)继承墓碑,由寺庙僧侣做日常管理与护持,檀家负有维持寺庙开销的责任。

  檀家制度所形成的“寺庙—檀家”关系一直延续到现代,并仍作为部分寺庙经济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日本约有7.5万座寺庙。一些有名的寺庙如东京浅草寺、京都清水寺等,就像“大企业”,拥有许多资源,旅游观光收入可观。但大部分寺庙都是“中小企业”,只能靠檀家捐赠、举办葬礼与管理墓地生存。

  现今,日本社会面临着多重困扰,檀家制度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老龄化、少子化带来人口减少与家族代际传承中断,并催生无缘社会问题——血缘、地缘和社缘关系乏力。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8年发布的调查,日本65岁以上的高龄家庭占比达到47.2%,其中仅有夫妇两人的家庭与单身家庭共占比58.9%。此外,日本内阁府针对55岁以上的高龄者的对话、外出频率调查显示,在单身家庭中,大约有两成的老人一周或一周以上才与家人或朋友进行一次对话,也有一成的老人一周或一周以上才外出一次。可以窥见,相当一部分人正面临生前失去社会联系、死后无后代供养的困境。

  这影响着寺庙的生存空间。大阪大莲寺住持秋田光彦观察到,最近二三十年,由于没有后代的家庭很多,家族墓已经很难传承下去。大莲寺的檀家数量从2002年的450家下降至现在的350家。

  此外,随着城市化发展,人口加速流动,乡村里的檀家制度也面临着瓦解。潮音寺位于日本三重县一个沿海渔村,该寺副住持内田裕大表示,人们纷纷迁移到大城市,寺庙檀家流失严重,他还没找到合适的办法去应对。

  在日本,像内田一样陷入迷茫的僧侣并不少,他们对未来寺庙应该如何维持发展感到困惑。

重新认识寺庙

  困境之下,日本社会各方力量不断寻求破局之策。民间组织“寺庙的未来”应运而生。“寺庙的未来”致力于探索寺庙新的发展方向,为寺庙僧侣提供培训与经营咨询服务,利用网站、社交媒体等推广寺庙,以支持寺庙的发展。

  “寺庙的未来”创始人井出悦郎今年40岁,曾在银行做企业经营咨询工作。因为经常遇到寺庙主办的大学向他咨询经营问题,他对佛教与寺庙产生兴趣,思考起寺庙的生存与发展问题。在竞争激烈、节奏快速的银行里,井出悦郎认为自己也需要停下来思考。于是,他在2014年创办了“寺庙的未来”。

  在井出悦郎看来,寺庙在当代出现经营困境,不仅仅是因为檀家减少,还有寺庙原有定位及功能转移等原因。

  “寺庙的未来”2016年颁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扫墓是人们拜访寺庙的最大目的,其次是法事以及葬礼。目前,人们对寺庙的印象单一化,把寺庙看作办法事、办葬礼的场所。井出悦郎认为,寺庙的转变需要社会对寺庙的重新认识。

  他介绍,在日本历史上,寺庙与人的联系十分紧密,寺庙往往是一个村落的中心,是所在村落人际关系的聚集地,承载着村落的历史记忆。作为人际关系的聚集地,实际上寺庙具有多种社会功能,它承担了一定的基础教育功能,提供医疗服务,并发挥社会福祉功能。在江户时代,寺庙还具有人口管理功能,檀家的通行证、结婚证皆由寺庙发放。

  明治维新后,这种多功能的寺庙定位被打断。日本掀起学习西方文化的热潮,“宗教”(Religion)一词传入日本,随后寺庙、神社等场所被认定为宗教场所,被赋予宗教法人的身份,受《宗教法人法》管控。井出悦郎说,这切断了寺庙原有的包容性。

  此外,随着现代政府机构的职能扩张,寺庙的社会福祉功能渐被取代,仅留下为檀家办葬礼与管理墓地的功能。

  “寺庙有了人际关系,才会有经济的基础。”井出悦郎认为,为应对经营困境,寺庙需要重新积累多元的社会关系资源。

多样化探索

  早在上世纪90年代,面对日本社会转型的征兆,大莲寺就开始了探索。

  大莲寺坐落在大阪城中心,至今仍保留着350年前的概貌,唯独寺庙墓地前的建筑有明显变化。1997年,一座圆筒形的钢结构寺庙建筑在墓地前立起——大莲寺的附属寺院应典院重建后正式投入运营,作为独立文化中心面向全社会开放。

  应典院与一般传统寺庙不同,没有墓地,也没有檀家。传统寺庙的本堂大都设有香火与金幡,应典院本堂仅有放置在正中间墙壁前的一座佛像,空间开阔。根据需要,本堂可布置成不同场地。这是本堂,同时也是一个能动的沙龙、戏剧厅、放映厅、艺术展览厅等。应典院与非营利组织“应典院寺町俱乐部”进行合作,由寺町俱乐部带头组织策划活动,或者由寺庙外的市民团体、非营利组织等向寺町俱乐部申请使用场地。

  运营初始,当时41岁的住持秋田扛住了佛教界一些年老住持的成见。他表示,寺庙本来就是一个不管什么身份的人都可以互相交流的场所,“我想做的不是一个完全的创新,而是恢复寺庙原来发挥的作用。”

  如今,作为地域文化中心,许多年轻人汇聚在应典院里,寺庙热闹而有活力。

  结合无缘社会现状,大莲寺也进行了诸多尝试,其中一个突出的创新是2012年设立的“生前个人墓·自然”。“生前个人墓”,顾名思义,是人们在生前申请的去世后的墓碑。据介绍,有了墓碑后,人们就会经常到寺庙里参拜。通过一起参加诸如聚餐、旅游等活动,原本没有接触的陌生人就有可能慢慢成为一个大家庭,让独身的人在晚年可以老有所依。

  在秋田看来,寺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即教育人们如何更好地生活,涵盖“教导”“治愈”“照顾”三方面机能。

  除了大莲寺,位于京都的瑞泉寺与正定院也都结合自身特色,做出了转变。

  大约15年前,瑞泉寺就曾为一名患绝症的DJ(流行音乐节目主持人)在寺庙的庭院里举办了一场南美音乐风格的DJ音乐会。中川对此印象深刻,这场音乐会给予临终病人以关怀,也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平台,让人们在寺庙里放下平日的烦恼。

  寺庙承办活动,曾引起中川父亲的不满。但是中川希望能尽量维持寺庙与人交流的感觉,希望“这个寺庙能被更多人使用,尤其是艺术家”。

  因为插画师职业的缘故,中川结识了许多艺术家朋友,这也成为瑞泉寺对外开放场地使用的契机。因为寺庙里有充足的空间,艺术家们可以在瑞泉寺办活动,进行音乐、绘画等艺术表演与创作。通过举办活动,瑞泉寺与艺术家们结了缘。中川相信,当瑞泉寺遇到困境,艺术家们会伸出援手。

  位于京都出町柳一带的正定院则通过设立茶道、书道、祭典舞蹈等传统文化课室建立“社缘”。正定院曾与一个名为“田中村”的村落建立紧密联系。历经地域变迁,田中村早已消失,过去村庄集体用以献佛的祭典舞蹈却在1998年得到了恢复。现在,正定院每月都会举行两次祭典舞蹈练习,附近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居民凭兴趣参与,住持木村纯香、继承人木村武扬也一同参加练习。

  年轻的继承人木村武扬还打算带领正定院展开新的探索。他今年29岁,从小对佛教与寺庙感兴趣,大学时就已决定成为住持接班人。“和尚本来就受人敬重,他们帮助人的办法有两种:精神上的和经济上的。根据特长,我希望自己能从经济上帮助人。”木村武扬设想未来在寺庙开展信托咨询服务,帮助人们管理财产及遗产。

  目前,木村武扬一边在寺庙实践,一边在东京的信托银行上班,学习有关信托服务的知识,并通过与银行客户接触、交流,增进社交能力。当掌握了这两方面的内容后,他就可以回到正定院正式开始住持生涯。

  “寺庙的核心价值不是建筑或举办的各式活动,而是里面的人。”井出悦郎说。

来源:2019年7月24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5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