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大国金融进入复杂竞争时代
  新华网 ( 2019-08-22 07:23:24 ) 来源: 《环球》杂志
 

    国际社会围绕经济金融主导权的竞争加剧,各国为争夺有限的国际金融资源,纷纷出招。国际金融呈现百年罕见的保守与创新、孤立与开放并存的复杂竞争局面。

徐飞彪

  中国科创板在万众期盼中成功开市,引发全球关注。此前,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刚公布了金融业对外开放“新11条”。中国金融改革开放力度持续增强,步伐越来越快,不断跑出“新速度”。

  近年来,全球化陷入低潮,一些西方大国保护主义抬头,国际金融发展明显放缓,进入“后危机”深度调整期;但另一方面,大国地缘政治博弈日趋激烈,国际社会围绕经济金融主导权的竞争加剧,各国为争夺有限的国际金融资源,纷纷出招。国际金融呈现百年罕见的保守与创新、孤立与开放并存的复杂竞争局面。

金融全球化陷入低潮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金融市场遭受重创,原有的发展模式已难以为继。国际金融一改过去30年(上世纪80年代至本世纪前十年)高歌猛进、快速发展的状态,进入全面放缓的盘整期。

  一是全球金融资产增长大幅放缓。

  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统计,1980年,全球金融资产(股权资产、银行信贷资产以及包括公司债与政府债在内的债权资产的总和)总额为12万亿美元,而到了2007年,全球金融资产总额增至206万亿美元,增长了17倍;全球的平均金融深度(金融资产与GDP的比值)由1980年的120%,增至2007年的355%。

  1990~2000年,金融资产增速年均为7.8%;2001~2007年年均增速为8.1%。但金融危机之后,全球金融资产的增长明显下滑。2007~2013年,全球金融资产年均增速仅1.9%,远低于之前20年的平均水平。

  二是跨境投融资明显下滑。

  跨境资本流动包括跨境的股权投资、债权投资、银行信贷以及跨境直接投资,既包括短期投资,又包括中长期投资。过去30年,跨境资本流动飞速增长,从1980年的0.5万亿美元,增至2007年的12.4万亿美元。但2008年以来,跨境资本流动大幅萎缩,至2016年为4.3万亿美元,较危机前下滑了65%左右;欧元区银行境外金融资产2007年至2013年,下降了3.7万亿美元。

  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一路下滑至2009年的1.1万亿美元,近年虽逐步回升,比如2017年为1.43万亿美元,但与2007年2.2万亿美元相比,仍有较大差距。据联合国贸发会议2019年最新统计,受美国税改政策以及部分经济体加强外资项目审查的影响,去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总额为1.3万亿美元,较2017年减少13%,连续第三年出现下滑,远低于金融危机前的峰值。

  导致国际金融发展全面放缓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国际经贸投资动能下降、全球金融“去杠杆化”和金融监管加强等因素外,另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去全球化”势力和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抬头。

  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社会贫富分化加剧,民众对酿造危机但却不负责任地挥霍国家巨额援助的资本精英极度失望和不满,反全球化意识空前高涨,再加上中国等新兴发展中国家快速崛起引发的战略焦虑,西方发达国家整体向“去全球化”方向逐步偏移,出台了大量保护主义政策。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在“美国优先”旗号下,推动海外资金回流与制造业回流,导致跨境投资萎缩;同时,出台多项加大外来投资审查的新规,包括2018年接连通过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进一步控管外国对美投资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改革法案等,大幅增加跨境资金流动的国家安全壁垒。欧洲内部同样民粹势力抬头,加大外国投资审查措施,提高跨国并购与高科技投资的门槛。

全球金融百年新变局

  西方保护主义抬头,金融全球化陷入低潮,固然是传统金融自由化模式内在矛盾爆发、负面效应显现的结果,但同时也是全球金融格局大调整、美国霸权主义式微以及美国承担全球责任的意愿收缩所致。

  正如美国著名世界经济史学家查尔斯·金德尔伯格指出的那样,历史上,每次金融危机爆发、全球化退潮,其背后都与霸权国家衰落,不愿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有密切关联。数十年来全球金融发展的态势表明,当前全球金融版图正在发生巨变,近两三百年来全球经济金融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中心、广大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为依附的“中心-外围”结构,正在逐步改观,影响深远。

  一是南北总体趋向平衡。发展中经济体的金融地位快速上升,在外来投资接收方面,2017年,发展中及转型经济体吸引的FDI达7174亿美元,占全球总额达到50.2%,超越发达国家的7120亿美元。发达国家的全球占比,已经由2000年的82.5%,降至2014年的最低值44.5%;最近几年有所改观,2017年回升为49.8%,但2018年流入发达经济体的FDI总额再度萎缩,减少27%,降至2004年以来最低值。

  2008~2018年,发达国家吸收FDI的全球份额平均为47.5%,其地位总体已被发展中国家超越。对外投资输出上,发达国家仍占据主导地位,但新兴发展中国家开始增长,尤其是中国、俄罗斯、韩国、阿联酋、新加坡、泰国等,已进入世界前20大资本输出经济体。

  二是西方独大格局逐步被打破。目前,在基金和证券公司、投行、评级公司等金融服务公司的规模和市场影响力上,西方金融机构均大幅领先全球,但在局部领域,情况正逐步改变。

  2000年之前,美欧银行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据英国《银行家》杂志统计,1990年全球前1000家最大银行中,西方银行无论是在数量还是总资产规模上,均占80%以上;2015年,西方银行在榜单上缩减至不及500家,而新兴市场国家及发展中国家的银行则占大头。预计2020~2030年,西方银行的数量、规模、地位将进一步缩减,约占40%多,亚洲银行可能追平西方。

  其他领域的金融机构包括基金、保险等,大趋势与此类似。其中,在主权财富基金领域,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牢牢占据主导地位。据伦敦金融机构的统计,2008年全球拥有3.9万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其中中东产油国占比最大,为45%,其次是亚洲,占33%的份额。全球主权财富基金已经超过私募基金和对冲基金,成为国际金融市场的主要机构参与方,表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力量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影响力的增强。

  三是新兴大国在新金融领域的“后发”优势。金融科技的国际角逐激烈,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区块链、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的快速发展为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创新提供了强劲动力,与之相关的新金融模式、金融技术、金融业态、金融产品、金融主体等(统称新金融)快速发展,并将成为国际金融的未来发展潮流。中国等新兴大国“后发”优势凸显。

  新金融发展迅速,其中美国因其发达庞大的市场和独特的创新机制,目前在新金融的国际竞争当中据主导地位。据美国商务部2016年的统计数据,自2010至2014年5年间,美国在新金融领域的投资占全球投资总额的43.3%,大幅领先其他国家,优势明显;其中北美约占全球的64%,远高于亚洲(13%)和欧洲(20%)。

  不过,部分新兴大国紧跟潮流,期待在新金融的全球竞争中后来居上,新金融可能成为新兴大国实现“弯道超车”的历史性机遇。

复杂竞争时代开启

  由此,全球金融出现既相互对立又相互(紧密)联系的复杂两面性:一方面,美欧金融保护主义势力抬头,金融全球化浪潮面临逆流和倒退;另一方面,国际金融格局呈现翻天覆地的变化,新兴金融力量群体性崛起,大国间政治经济博弈和金融竞争白热化。

  前者体现的是金融孤立和拒斥金融国际化的倾向,后者则表现为各国为维持自身国际地位,加大内部改革,改善营商环境,以达到提升本国竞争力,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的目的。

  这一点在特朗普时代的美国表现明显。特朗普政府出台种种反全球化政策措施,但又在上台伊始便推动大规模的减税和金融自由化改革,宣布废弃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美国费尽心思制订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大幅度放宽金融监管,并叫停另一项奥巴马政府时期力推的监管措施——“信托规则”(要求金融机构确保客户利益最大化)。同时,对外要求其他国家扩大金融开放和自由化改革,甚至不惜动用关税等手段进行施压。

  显然,美国所奉行的,本质上是非对称的金融开放主义,其理念基础就是特朗普口口声声宣称的“美国优先”:对内推动金融自由开放,对外推行保护主义。其目的之一就是通过政治经济手段打压对手,让美国金融“再次伟大”,保持全球首屈一指的金融霸权地位。在此背景下,国际金融竞争进入复杂博弈时代。

  一方面,在国际经济下行、全球金融活动相对萎缩的背景下,各国加大金融工具创新和金融制度创新,以争夺有限的国际优质金融资源,促进本国经济发展。比如,2016年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允许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以吸引世界具有高成长潜力的高新科技公司在新加坡上市;2018年4月,港交所吸取阿里巴巴离开香港远赴美国上市的教训,改变上市制度,放行AB股机制并给予生物科技企业更宽松的上市条件;近期中国加大力度推进金融开放与改革,包括科创板开市。

  另一方面,在新的国际竞争格局下,大国政治博弈加剧,各国围绕国际金融主导权的争斗日趋激烈,金融秩序酝酿大调整。各国面对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社会数字化信息化新时代,加大金融理念与模式创新,意图引领经济金融时代发展潮流。

  十八大以来,中国提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服务经济转型升级、服务民族伟大复兴的新金融发展观,并通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丝路基金等宏大制度创新,弘扬中国的金融解决方案,国际影响力显著上升。“风物长宜放眼量”,大国金融复杂竞争时代,中国立足自身,拥抱世界,稳扎稳打,正显露出越来越强的生命力竞争力。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金砖国家暨G20研究中心副主任)

来源:2019年8月2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7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