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原创绘本的痛点
  新华网 ( 2019-09-10 07:12:53 ) 来源: 《环球》杂志
 

    越来越多各类专业院校、高校直接开设插画专业或绘本创作专业,致力于培养新生代绘本作者;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热爱绘画而作画;越来越多的父母和老师关注绘本,甚至转行从事绘本创作。“可能再过十年,等这批看着绘本长大的孩子长大了,整个市场会更好,绘本的艺术价值会得到更多认可。”

文/《环球》杂志记者 胡艳芬 喻珮 姚依娜

《环球》杂志实习生 刘璇 袁安琦

  “业界曾将2015年称为中国原创绘本元年,”接力出版社婴幼分社社长唐玲说。《出版人》也刊文表示,“我国原创图画书在2015年迎来爆发。新成立的活字文化致力于培养原创图画书画家、出版原创图画书;老牌童书出版机构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明天出版社等把原创图画书作为重要的出版方向,并不断推出新作;以出版教育类图书闻名的教育科学出版社与绘画名家合作推出精美图画书;坚守了多年的蒲蒲兰绘本馆、耕林文化等机构,也陆续有原创图画书出版。”

  4年后,中国原创绘本已满足千万家庭的期待了吗?那些蓄势待发,准备为孩子们讲好中国故事的作者们是否已得偿所愿?

原创绘本市场份额不足两成

  据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凌晨介绍,全国每年新增童书约4万种,其中儿童绘本3000~4000种。前两年以引进为主,国外绘本活跃度明显更高。近年来国内原创绘本涌现,但仍然只占到市场的10%至20%份额。

  该社绘本编辑室主任刘嘉鹏表示,由于中国原创图画书发展时间短、底子薄,在与引进版图画书的竞争中一直处于不利地位。与欧美、日本等图画书发达国家(地区)相比,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发展还存在较大差距。从国内主要图书电商平台的畅销榜单可以发现,引进版图画书始终占据较大份额。如当当网2017年度精装图画书畅销榜前100名中,引进版图画书有94种;京东网2017年度图画书畅销榜前100名中,引进版图画书占90种。从国内图画书研究机构的推荐书目看,引进版图画书占比也非常大,在2018年评选的“第一届爱阅童书100”和“亲近母语中国小学生分级阅读书目·2018年”推荐的图画书中,引进版图画书占比都超过2/3。

  “随着市场上引进版图画书大行其道,严重挤压了原创图画书的市场空间,十分不利于培养我国年轻的原创图画书作者。如果不加大对原创图画书创作和出版的支持,未来我国原创图画书将面临人才短缺、资源枯竭的危险境地。”刘嘉鹏说。

为什么要原创

  为什么呼唤中国原创?“这一方面是因为引进版权的争夺白热化。”唐玲说,“我们真的已经把世界最好的、最经典的、获了很多大奖的、知名度比较高的都引进了。但同时,各出版社争夺引进版权已经越来越激烈了。现在国外获大奖的绘本的引进报价都非常高,可能是当年的10~20倍,这种情况必然促使我们加强原创。”

  “另一方面,许多作家、画家经过引进绘本的熏陶和学习,在对绘本的构图、语言及视觉表达进行了长期研究后,都跃跃欲试,想要开展独立创作。”唐玲说。

  北京蒲蒲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市场发行部部长卢芳说,15年前,在北京这座拥有3000个品种、200平方米的绘本书店中,几乎没有中文简体字绘本,280元一套的引进版图书并非所有人都消费得起;而如今,绘本馆内的引进本只占到全部绘本数的10%,图书编辑也开始喜欢做原创、抢着做原创。“所以是外部环境和内部需求共同推动了中国原创绘本的爆发。”唐玲总结说。

  刘嘉鹏则表示,图画书对儿童阅读兴趣、阅读偏好和阅读习惯的养成具有十分重大的影响。当广大儿童读者习惯阅读引进版图画书后,其在未来对儿童文学作品、儿童科普作品等图书的选择将更倾向于引进版作品。反之,如果广大儿童读者从小就接受原创图画书,受到中国文化的熏陶,其未来选择原创作品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中外绘本差异

  中外儿童绘本的差异主要体现在图文共融上。刘嘉鹏告诉《环球》杂志记者,为了表达作品的整体思想,国外绘本作者大多文图合一。而在国内,绘本图、文几乎全部剥离,文图合一的作者在国内很少。

  凌晨表示,放眼国外,绘本大师通常有多种专业基础,出于喜爱和情感的迸发从事绘本创作。比如澳大利亚“幻想大师”葛瑞米·贝斯,他既是一位音乐家、地质学家,也是画家、绘本作者,他的作品通常表达生物多样性、环保等题材,也因高超的艺术性而极具张力。

  而反观国内,绘本作者主要分布在三大领域:画家、儿童文学作家、大学教师。这样的范围过于狭窄,有的作品在内容丰富性、思想严谨性上经不起仔细的推敲。加之版税低、知识产权保护仍存在诸多壁垒,一些作者创作积极性不足。

  更多的家长则反映,购买国外绘本的直接原因是好看,吸引人。美国绘本《大卫不可以》是新锐父母几乎人手一本的书,讲述男孩大卫随意玩弄食物、看电视晚睡、不归还玩具等诸多“坏毛病”,通过展现“坏”而教育孩子规避“坏”。

  凌晨说,国外绘本也有自己的价值观,但是他们善于将其隐藏在图文背后,深入浅出,娓娓道来。而国内绘本说教成分更重,很难让孩子感觉到一种俯身的关怀和平等的对话。“当然,我们的文化背景也允许一定的说教,但是市场会告诉作者,这并不应该成为绘本的表达重点。”

  想象力缺乏是另一个痛点。北京蒲蒲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张冬汇说:“如果是图画,我们的画家是不输给国外的,但是我们讲故事的能力不如国外作家,想象力和文字表现力欠缺。”

  “在编辑原创的这十几年里,我们特别深刻地感到,中国的语文教育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它在活跃孩子的想象力、让孩子自由地写出好故事方面缺乏有效的手段。而且,在我国的作者中,写长篇的多,写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的也非常多,但擅长写绘本故事的人少,因为绘本的每个故事都是特别小的切入点,而我们的语文教育常常给予孩子的都是宏大的主题。”张冬汇说,所幸现在的孩子们能接触到各种优秀原创绘本,而绘本恰恰就是一个特别好的媒介,教给我们如何在最短的篇幅里,讲一个出色的故事。

原创绘本未来可期

  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荣获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证明中国儿童文学正在挺进世界舞台;2018年,中国受邀成为博洛尼亚书展的主宾国,体现出外国对中国图书储量和图书质量的信心和期待;2019年,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搭建起家门口的国际版权贸易平台,来自95个国家和地区的2600多家出版机构密切交流合作,共同推动中国出版走出去。中国原创绘本的未来值得期待。

  “我觉得绘本是最容易走进来和输出去的产品。一方面,绘本是给小朋友看的,全世界的孩子都是一样的,文化隔阂和差异很小;另一方面,绘本以图为主,外国人即使不懂中文字,也大概能猜到书里讲的是什么故事。所以,我们会继续努力做原创,并争取有更多优秀的版权可以输出国外。”唐玲告诉《环球》杂志记者,自2018年11月至目前,接力出版社已产生80多种原创图书版权,今年内有望超过100种。

  凌晨等专家则认为,如今,越来越多各类专业院校、高校直接开设插画专业或绘本创作专业,致力于培养新生代绘本作者;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热爱绘画而作画;越来越多的父母和老师关注绘本,甚至转行从事绘本创作。

  “大环境的保障将是有力的支撑。”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师刘畅说,可能再过十年,等这批看着绘本长大的孩子长大了,整个市场会更好,绘本的艺术价值会得到更多认可。

配文:我曾为了绘本,冒着生命危险……

口述/彭懿 整理/姚依娜

  绘本不是插图书,不是一个作家写了一段文字,然后找一个画家往里配一些插图。以我的创作为例,当我要创作一个绘本,会先选中一个画家作为合作伙伴。我们会面对面地讨论,然后像拍电影一样,画分镜头剧本。绘本多为32页,分镜头剧本一改就是几个月,一本书的创作周期往往是一到两年。我的一部作品《怪物爸爸》,就跟一位画家合作了整整7年。

  我本身是幻想小说作家,但我会尝试不同的风格。我现在在写“荒唐故事”,要挑战一种题材,比如屎尿屁,因为小孩特别“喜欢”这种东西。如何把这样的故事写得脱胎换骨,让孩子爆笑,又获得很多感动,还不能恶俗,这就是一种挑战。

  我本身也是摄影师,我还做摄影图画书。《精灵鸟婆婆》就是一本摄影图画书,是我跟北京的一个电影美术设计师合作的。我拍到温带雨林的照片,他在我的照片上把图画画上去。那是一个幻想故事,里面有一个现实世界,有一个幻想世界。现实世界是画出来的,幻想世界是用我的照片和图画合成的。我们称那本书为“纸上电影”,就是人们读这本书的时候好像看了一场电影。这些年我更多地是做这种探索。

  我还出了一本书叫《驯鹿人的孩子》。那个民族在全世界只剩不到一百人,他们是最后一个游牧民族,没有固定住所。我去了蒙古国,当时率领一支马队、十来个人,走了七天七夜,最后在大山背面找到这个部落。我在那里跟他们朝夕相处,住了五天四夜,记录了那个部落里的一个五岁小男孩托克逊,把他的生活全部拍下来。回来以后我就做了一本图画书,讲这个小孩的日常生活、他爸爸妈妈的故事和他那群驯鹿。这本书并没有与画家合作,是我一个人完成的。

  这本书就像一个纪录片,孩子看了以后,就知道世界上除了我们身边这样一个社会,其实还有人在遥远的地方和鹿生活在一起。那里冬天零下52摄氏度,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这不就等于带孩子去做了一次旅行吗?让孩子知道世界上有人过着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我们有的他们没有,他们有的我们也没有,但是我们也有共同的东西,就是爸爸妈妈都非常爱孩子,生命都是这样在延续。所以,从绘本中,可以看到生命的光芒。你的想法有多大,你的思想有多深,绘本的含义就可以有多深。

  我拍过一本书叫《巴夭人的孩子》。巴夭人生活在大海之上,其纬度距离赤道只有4度。巴夭人没有国籍,永远不能上岸,他们的孩子也划着独木舟漂荡在海上。我找到他们,拍了十几天,在书里呈现了他们的家、他们的生活状况、他们和自然的接触。这本书想告诉孩子,你有你的童年,世界上其他孩子也有他们的童年,你们过得不一样。但是只要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童年总是幸福的。在这本书的最后,主人公的奶奶对他说:“你长大了之后就要像爸爸妈妈一样,去海里打鱼,一辈子生活在海上。”大人看了会明白,这些孩子是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的,因为他们没有国籍,不能上岸,一辈子都不能上学。他们的世界,有很多我们向往的东西,也有很多我们根本无法适应的东西。所以说,绘本不仅是给孩子的书,也能给大人更多的感触。

  我出过十几本绘本,每一本都在做各种尝试。其实我每一年只出两三本,很多时候都是在外面寻找题材。有时候跑了十个地方,一本书也拍不出来,这也很正常。有的题材可能要准备一两年,甚至三四年。我没有资助,就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只要想做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到。

  比如说创作《驯鹿人的孩子》这本书,起因是我看到一张照片,知道蒙古国的大山深处有这样一群人,就想找到他们。于是我就找到一个蒙古国的翻译,对她说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去这个地方。然后她就在蒙古国帮我找司机,找厨娘做饭,找猎人保护我们。

  后来我们真的去了,开了很多天车,走到边境,走进大山里,走到不能开车的地方,就组建马队。我们带了14匹马、5个马夫,我们中国人和蒙古国人一起,翻过几千米的高山,走过无人区、沼泽地,在河边露营,最后在大山背面找到了那个部落。我从马上摔下来很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创作了这样一本绘本。所以,如果要问我中国的原创有多好,我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彭懿系图画书研究者、作家)

来源:2019年9月4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8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