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姹紫嫣红80年代
  新华网 ( 2019-10-13 07:02:35 ) 来源: 《环球》杂志
 

文/卿晨

  1980年代是一段十分有趣的岁月,世界仿佛在我们眼前放了一个万花筒,忽然就五彩斑斓起来,令人目不暇接。对于爱美的人来说,整个1980年代,确实像一个次第花开、姹紫嫣红的春。

  1980年代的风尚,始自1970年代末的改革开放。在这个开端上,有两部电影值得一提。一部是《小花》,饰演妹妹的陈冲带来了“洋娃娃”式的全新审美冲击;另一部当属《庐山恋》,在那“银幕第一吻”的热议之外,是人们对女主角层出不穷的新式服装的艳羡。有好事者细细数过,一共43套,包括一套连体泳衣。

  相应地,《大众电影》月刊长盛不衰起来。每期的封面几乎都是一个女明星。契诃夫的那句“人的一切都应该是美的:容貌,衣裳,心灵,思想”,几乎被收进所有女学生的名人名言摘抄本。

  那个时候,明星就是明星,适合远观。直到引进了国外的电视连续剧,比如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女主角的“幸子衫”成为人们心中女学生的经典着装,可学易做,立刻就流行开来。人们纷纷发现,原来自己可以打扮得和明星一样。

  从此,从发型到服饰,明星们引领起一波波风尚。后来又推出了一年一度的美人挂历,成为新的流行风向标。

  女人爱美,常始于一条漂亮裙子,而裙子,是当时颇具划时代意义的流行元素。现在的年轻人恐怕很难想象,当时穿一条裙子,需要多大的勇气。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只有小女童可以不受限制地穿裙子。成年女性日常大抵都是穿长裤的。小学、初中的女生,裙子只适用于夏天,到天热的时候,要头一天约好,一齐穿出来,互相壮胆。

  1980年代初的夏天,终于被裙子占领了,而且是连衣裙。这与1984年上映的电影《街上流行红裙子》有很大的关系,这部电影反映的是1980年代初,人们的思维方式发生了变化,劳动模范也敢于穿上红裙子。与此同时,随着西方电影的引进,不少人对古典贵妇的蓬蓬裙大为倾心,不敢穿,看看也是好的。现实生活中,流行的是大摆长裙,4片、6片、8片,总之裙摆越大越好,才撑得起飞扬的青春。

  这是一种不分场合不分地点的热爱。甚至在农村,有些女性下地干活也要穿着皮鞋和连衣裙,还可以着同一身装饰飞快地骑着一边挂一捆麦子的自行车。当时一些初来乍到的西方记者见此情景都惊呆了,感叹中国女性竟能“穿着晚礼服骑自行车”。

  而在城市中,开始流行一种叫做“柔姿纱”的面料,轻、软、薄,符合女性对裙装的期待。然而这面料几乎是半透明的。所以有那么几个夏天,街上不少女性,如同在比基尼外披了一层薄纱在行走。

  牛仔裤在中国的流行,称得上是一波三折。

  首先在男性中就有了阻力。因为牛仔裤的开裆处用的是拉链。现在当然很少有人记得,从前的此处,是用扣子的,故而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拉链开了怎么办的联想。记得当时有个男同学穿着牛仔裤到学校里来,一群老师围着他研究了半天。当时引进的牛仔裤都是港台版的紧身风格,臀部被裹紧,年龄略大的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当时还有医学专家专门撰文,说牛仔裤太紧不利身体健康云云。

  到了女性中,阻力就更大了。以前女性的裤子开裆都在侧边,在中间同样是有拉链开了的风险,岂不更是羞死人。争论之大,前所未有,一度上升到“姓社姓资”的问题。后来有理有据的说法是,牛仔裤原是美国的工装,是无产阶级的服装,这才平息了争论。

  毕竟牛仔裤方便、结实还耐脏,在“解禁”之后,不但迅速,而且以压倒性的优势流行起来,直至如今。顺带着还引领了休闲风,1980年代后期,校园里颇流行过一阵“棒球衫”。

  1980年代还没有妆容这一说,都是素颜,除了雪花膏不用别的。要从头到脚打理齐整,发型就是关注重点了。事实上,发型的“倒饬”和服装是同步进行的。

  首先是烫发风潮的回归。时髦的风气一起,女人们立刻对自己平平板板的直发不满,纷纷涌进理发店,把头发烫成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卷,并且长短不一。时不时地还有“爆炸头”一类的“出格”发型出现。

  而在发型的问题上,男性竟然是不遑多让的,因为多少有些心理反差,甚至比女性更惹眼。当时的时髦男青年大致分两类:一类是手提录音机,身着喇叭裤,戴着“蛤蟆镜”(其实就是墨镜,老派人士嘲讽他们戴上像蛤蟆,故名;最好还贴着英文商标,号称是进口货)的社会青年;另一类是大学生,穿绿军装,背绿军挎。而他们的共同特征,却是留长发。

  1980年代的大学校园,长发飘逸的男生抱一把吉他在校园的草坪上唱歌,是动人的一景,还因此滋生出了校园民谣。

  在1980年代,时尚的概念还未普及,市井间追求的是时髦,派生出来的一个词,叫做“赶时髦”。一个“赶”字,带着整齐划一的霸道色彩,和唯恐掉队的惶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成了一种新的条条框框。

  于是就有人不以为然了。比如善写上海的著名作家王安忆,她的小说《长恨歌》里的主角王琦瑶,其时的感想就是,“满街的想穿好又没穿好的奇装异服”,还不如以前的蓝布衫,“单调是单调,至少还有点朴素的文雅”。王琦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而普罗大众中,也总有人生出些审美疲劳,进而起一点叛逆的念头。譬如同为著名作家的铁凝,其时写过一个短篇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主角是一个女高中生,偏不遵从规则,执意穿了一件前面没有纽扣,后面带条拉链的红衬衫。

  1980年代的时尚如蹒跚学步,总是笨拙的,当然会有遗憾。比如后来最爱的旗袍,当时想都不会想。其实一切的时尚,除了与年龄身量等等相关,也逃不开经济发展的规律。在自行车为城市主要交通工具的年代,旗袍如何有容身之地?

  大学念的是外语专业——当时最时髦的学科之一。第一年的初冬,讲一口纯正美音的老师穿着一件中式棉袄进了教室,感觉如此不同,用后来的话形容,就是酷吧。那时的我们知道,更大的世界窗口,正向我们打开。

来源:2019年10月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