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英国制定成文宪法“三大难关”
  新华网 ( 2019-10-29 06:40:34 ) 来源: 《环球》杂志
 

    英国政制的当务之急,或许并非制定成文宪法,而是在议会下院逐渐成为英国政治权力中心之时,理顺下院议员、政党政治、以首相为代表的内阁之间的权力关系与运作程序,以避免政治被党争和议员个人过度滥用。

文/丁冬汉

  10月14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英国议会发表讲话,被英国工党内政事务发言人戴安娜·阿博特点评为一场“闹剧”,这也是女王近来尴尬境况的一个缩影。

  在女王“被迫卷入政治漩涡”的同时,有关英国宪政危机的讨论也此起彼伏。一个代表性事件是“议会休会”事件。为破解“脱欧”困局,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8月28日请求伊丽莎白二世同意,要求英国议会休会5个星期,使议员无法通过立法阻止英国无协议“脱欧”。2019年9月24日,英国最高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裁定强制议会休会5个星期的做法违法。

  有分析认为,英国最高法院这项裁决,标志着英国这个罕见的没有成文宪法的国家,将迎来不同寻常的制宪时刻和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英国“开放民主”网站的作者兼联合创始人安东尼巴奈特指出,英国不成文宪法中的非正式制衡制度等,已经被一系列急于改变规则以利于他们的首相打破了,约翰逊让女王“关闭议会”只是许多事例中的最新一例。

  那么,英国的制宪时刻真的到来了吗?目前来看,英国制定成文宪法至少面对三重难关。

难关一:强大的保守主义传统制约

  英国是今天世界上罕有的没有成文宪法的国家,英国政治可谓一件“百衲衣”,是在历史演进中不断“修补”的产物。英国著名宪法学家戴雪在其名著《英宪精义》中指出:“英宪未尝被造出,只自然生长。”

  英国宪法既不能以一道或数道公文列举,也不能以过去或现在的时间来严格区别;既缺乏明确的内容,也没有完整的体系。戴雪将英国宪法分为英宪法律(法理、法规)和英宪典则(典俗、成训、惯例等)两部分,政治体制主要依赖宪法惯例与传统来运行。

  戴雪指出,近现代英国政制取得成就的精神传统,源于两个主义——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

  保守主义核心思想主要有三点:

  一是认为政治问题本质上是一种宗教、道德问题,人类社会是一个有机体而非机械体。强调历史与传统,强调必须同过去保持连续性,尽可能使变革逐步进行和尽可能不去打乱原来的正常秩序,反对基于人类理性建构的“逻辑主义”(认为成文宪法很大程度上基于人类理性的建构)。

  二是相信文明社会需要等级秩序。不反对“上帝”面前最根本的平等和法律面前的平等,但反对身份地位的平等,认为身份地位的平等实质是对人的奴役。认为君主制是值得保存的制度,因为国王体现着国家权力的尊严、历史的悠久和文明的灿烂,君主制能够激发出国民的爱国热情。

  三是相信传统、合理的成见、过去的习俗等,有存在的天然合理性。

  这种保守主义传统,并非单纯体现为一种政治思想,其实质涉及到英国社会利益结构和政治心理。

  英国虽是世界上最早迈入现代政制和工业社会的发达国家,但今天只要在英国待上较长时间并且注意观察,就不难发现,英国实质上还有较为浓厚的等级制残余。

  典型如议会上院,虽然今天为国家、社会等做出了较大贡献的人,也能通过首相荐举、女王赐爵等途径成为英国上院议员,但传统贵族依然有一席之地。牛津、剑桥等名校录取的学生60%以上都来自所谓“公学”(实质是有钱有权家族子弟为主的私学),英国民众对此似乎少有怨言,这与部分民众在心理上接受、认同等级制分不开。

  等级制顶端,是英国王室。二战后,虽然英国国内有不少人提出要废除王室,认为其不过是浪费纳税人的钱,但这种呼声只来自少数人。因为废除王室,实质就是废除英国的等级制,废除保守主义的传统。

  如果说英国工党代表中、下层平民的呼声,保守党则代表中、上阶层,保守党与英国王室之间有紧密的利益关联。要制定成文宪法,强大的保守主义思想与政治社会势力,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

难关二:传统政治权力运作模式限制

  英国对人类近现代历史做出的突出贡献至少包括两项:一是工业革命;二是创建现代政制。现代政制对传统政制的最大突破,是“代议制机构”的诞生,英国议会则号称“世界议会之母”。

  英国形式上体现为君主立宪制,是君主主权。戴雪则指出,自1688年确立君主立宪制后,英国政治制度的主要特征体现为“巴力门主权”。这里的“巴力门”并非单纯的议会,而是君主、贵族院(上院)、众民院(下院)的统一体。

  英国政制发展史,一定程度上体现为君主、贵族院、下院三者争夺立法权的历史,尽管下院日益占优势,但君主、贵族院的权力依然不可忽视。如很多重要法律,下院提议并通过后,依然需要上院批准,并由国王发布。二战后由于政党政治日益重要,英国首相权力日益凸显,在君主、贵族院、下院之外,多了首相这个要素。

  约翰逊向女王申请强制性要求议会休会5个星期,实质是这种权力争夺的又一个较有影响的政治事件。虽然今天英国女王表面上似乎就是为议会或首相的决定“画押”,但王室在英国政治中的地位,比形式上要重要得多。英国要制定成文宪法,实质上要改变的是英国传统的政治权力运作形式,尤其是君主的地位与作用。考虑到英国强大的保守主义传统,这并不容易。

  此外,英国曾经是世界最大的殖民帝国,二战后,在殖民帝国基础上,英国主导成立了英联邦。特别是由英国人后裔参与建立的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都尊英国女王为国家元首,这些国家的元首都称“总督”(殖民时期英国派到各殖民地的最高长官)。

  在形式上、心理上,这些国家都尊英国为“母国”,英国王室在这些国家也有较高威望,英国今天所拥有的国际地位,离不开其在英联邦的政治影响力。制定成文宪法,也需妥善处理好王室在新政治体系结构中的地位,否则英国在英联邦的主导地位,会受到较大影响。

难关三:英国国家结构限制

  今天的英国称为“联合王国”,本土由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四部分构成,其都是政治实体,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还有自己独立的议会。这种政治结构是以英格兰为中心的英国通过兼并、征服等形式逐渐形成的,是英国政治“百衲衣”的重要组成部分。

  若制定成文宪法,英国中央政府如何处理与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三个地方实体的关系?特别是在苏格兰独立呼声高、北爱尔兰地位尚不稳定的情形下,这是一项高风险的政治事业,英国必须仔细掂量。

  英国最高法院裁定约翰逊要求议会休会5个星期的做法违法这一点,不要高估和过分解读。戴雪曾言,英国宪法是“千百年来法院替私人权利力争而得到的结果。简约地说,英宪只是一宗裁判官造成的宪章”。此次裁决或许不过是“裁判官造成的宪章”又一例而已。

未来英国政制走向

  未来,英国政制会走向何方?这里需要回顾英国政制演进路径。如戴雪所言,英国政制根源于两种精神——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但演进趋势仍或是一个自由主义日益削弱保守主义的过程。

  英国政制起初是国王主导,后来议会权力逐渐增强。公元14世纪,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在位期间,议会被一分为二:下院(各郡与各自治区代表组成)与上院(领有圣职者及贵族组成)。因当时英国贵族政治与神职人员影响重大,上院远较下院更具权势。随着下院权力逐渐增长,最终与国王和上院的冲突难以调和,这是1640年英国内战的根源。

  内战中代表下院的“国民军”获胜,而“光荣革命”后上院权力也一度强势,但“民主”“平等”的历史大势难以违背。君主制、贵族制主导,日益让位于民主制(下院)主导。随着政党政治成为主流,首相和内阁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国王的权力。当然,英国国王影响力依然不可忽视。

  到21世纪,保守势力大本营——上院有几大标志性削弱:一是下院拥有立法、财政和监督权,成了议会权力中心,上院对下院权力的制约,也被大大削弱;二是1999年英国政府对上院实施激进改革,通过《上院议员改革法案》,废止了600多名世袭贵族的议员资格,只保留92名世袭议员,上院大多数议员由“俗职议员”组成(一般由首相提请君主册封);三是《2005年宪政革新法案》规定,新的“联合王国”最高法院成立,原来为上院所拥有的最高司法权,转到“联合王国”最高法院。

  从英国“脱欧”乱局看,今天以下院为中心的政制,显露出了其弊病。英国作为所谓民主国家,根据投票结果,一开始支持公投“脱欧”的人多于支持“留欧”的人。而漫长的“脱欧”拉锯战中,下院党派、议员个人野心之争,却似乎压倒了民众公投结果。有人说,英国“脱欧”困境,不是与欧盟谈判的艰难,而是疲于议会内斗。这种弊病,有学者称之为“职业政客对议会民主的滥用”。

  今天英国下院议员和议长在立法过程中有很大权力。议员可较随意地提出“动议”“草案”或“修正案”,议长则具有解读规则和决定议会日程的权力。

  10月17日,约翰逊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同时发布推特,确认英国和欧盟正式达成了“脱欧”协议。约翰逊随即要求下院在10月19日召开特别议会,对新协议进行表决,开启“脱欧”新阶段。但议会却通过了前保守党议员、现独立议员奥利弗·莱特温的修正案。该修正案要求约翰逊政府在把与欧盟达成的新协议拿给议会投票之前,必须先让那些能确保该协议得到落实的法案在议会获得通过。而该修正案通过,将自动触发所谓“本法案”,要求政府在“脱欧”协议未完成有关立法前,不要通过新“脱欧”协议。当天本应举行的“脱欧”协议表决因此被取消。根据英国相关法律,约翰逊必须致信欧盟,申请延迟“脱欧”3个月,至2020年1月31日。

  无奈的约翰逊不得不做出令世界愕然的举动——10月20日其向欧盟致函要求延迟“脱欧”,但故意不在信上签名。同时,他向欧盟发出另一封签名信函,表示希望欧盟不要同意延期。

  从“脱欧”乱局看,英国政制的当务之急,或许并非制定成文宪法,而是在下院逐渐成为英国政治权力中心之时,理顺下院议员、政党政治、以首相为代表的内阁之间的权力关系与运作程序,以避免政治被党争和议员个人过度滥用。

  可预测的未来是,如果约翰逊成功带领英国“脱欧”,其想谋求在英国政治史上更高的历史地位,下一步可能并非制定成文宪法,而是推动英国议会政治变革。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2019年10月3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