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脱欧病毒”侵蚀英国政治版图
  新华网 ( 2019-11-05 06:51:10 ) 来源: 《环球》杂志
 

    “脱欧病毒”已经侵蚀肌体,导致严重的社会撕裂和政治“瘫痪”,政治碎片化更为明显,激进化的势头也难以遏制。这种创伤很难在短期内得到救治,英国政治的分化与混乱恐将持续下去。

文/曲兵

  “脱欧”拉锯战背后,是英国政治的乱局与困境。新形势下,传统的政党格局受到冲击,英国政治版图生变。

  一方面,党争加剧,不同政党之间和政党内部派系之间激烈博弈,妥协空间减小;另一方面,大党难以维系“垄断”地位,小党不再是点缀和“陪跑”,一些极端政党和地方性政党在英国政治中的影响力大增。

民意极化下的政党格局

  英国举行“脱欧”全民公投3年多以来,支持“留欧”的人数比例有所上升,但英国民众的基本立场并未发生明显变化。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英国四大民调机构2019年7月2日至10月4日的平均民调值显示,在是否应该“脱欧”的问题上,“留欧”和“脱欧”两大阵营中改变主意的人不多。如果再举行一次公投,2016年支持“留欧”的人群中88%的人不会改变主意;在支持“脱欧”的人群中,这一比例为86%。

  因为民意分化,政党也得“选边站”,这导致英国政党不仅按照“左-右”分野,也开始按照“留欧-脱欧”划界。保守党、英国独立党(UKIP)、“脱欧”党等都站在“脱欧”阵营,自由民主党坚决要求“留欧”,工党则立场骑墙、态度暧昧。

  加剧困境的是,在“脱欧”问题上,英国每个政党内部都有分歧。工党内部就是否举行二次公投争论不休,党魁杰里米·科尔宾不愿举行二次公投,因为工党的支持者同时来自“脱欧”和“留欧”两个阵营,一旦明确立场就会流失很多选民,因此科尔宾更希望“脚踩两只船”。

  保守党内部的“软脱欧派”与“硬脱欧派”展开缠斗,前者希望尽量减少“脱欧”对经济的冲击,而后者要求不顾一切“拿回控制权”。新党魁约翰逊把“反叛议员”驱逐出党,但也将自己推到一个更加弱势的位置。纷争之中,工党和保守党议员中都有人“愤而出走”,他们成为无党派人士、成立新政党或加入自由民主党。

  主流大党因内部纷争而实力受损,小党渔翁得利。新成立不久的“脱欧”党和亲欧盟的自由民主党开始蚕食保守党和工党的选民基础。2019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在英国的73个议席中,“脱欧”党和自由民主党分别夺得29席(在英国排名第一)和16席(排名第二),就很能说明问题。此外,苏格兰民族党已经超越自由民主党成为英国议会第三大党,绿党的影响力也有所增加,英国政党政治趋于碎片化。

极端政党崛起

  “脱欧”公投前的造势运动以及其后的“脱欧”进程,为一些极端政党宣传其激进思想、实现其“脱欧抱负”提供了舞台。它们以思想极端、语言亲民而得到不满现状的选民的支持,挖主流政党的墙脚,严重威胁到后者的选情。只是因为英国议会的“简单多数”选举制度不利于小党,这些极端政党才无法将选票转化为下院议席。

  代表政党之一是英国独立党。该党将英国“脱欧”与限制移民相关联,被一些英国主流媒体抨击为“种族歧视”,被贴上“极右翼”的标签。

  独立党前领导人奈杰尔·法拉奇早年曾信奉撒切尔主义(推行市场竞争、私有化、紧缩和自力更生的经济改革政策)并加入保守党,后代表独立党竞选英国下院议员未果,遂转战欧洲议会,开始了“在欧盟体制内反体制”的进程。他的主张可以概括为“三反”:反欧洲一体化,主张英国“脱欧”;反移民,主张严格限制移民数量;反精英,抨击建制派不知民间疾苦。

  法拉奇利用英国民众对中东欧移民大量涌入的不满而推进“脱欧”议程,分走了保守党的选票。2014年5月,英国民调机构“舆观”的调查显示,2010年大选中支持保守党的选民中有18%的人打算在新一届大选中支持独立党。独立党咄咄逼人的态势促使保守党在对欧问题上更加强硬。但经历了2016年“脱欧”公投的“高光时刻”后,独立党再度陷入混乱与萎靡。

  代表政党之二是“脱欧”党。该党成立于2019年1月,注册于同年2月。骨干成员是从英国独立党“跳槽”过来的10多名英国籍欧洲议会议员,包括“脱欧”旗手法拉奇。法拉奇称其使命是防止英国政府在谈判中对欧盟示弱,他于2019年3月接任“脱欧”党党魁。

  在2019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脱欧”党大获全胜,获得31.6%的选票。法拉奇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他支持新首相以“无协议脱欧”方式离开欧盟,并用威胁的口吻说:“没有我们的支持,保守党别想赢得大选。”

地方性政党得势

  20世纪末英国实行“权力下放”后,一些地方性政党在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地区议会中拥有较大发言权。他们不是威斯敏斯特(英国议会)的玩家,但“脱欧”为他们创造了机遇,使他们从边缘走向主流,成为影响政治决策的重要力量。

  代表政党之一是苏格兰民族党。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被否定后,该党的气势一度受挫,但“脱欧”为该党要求独立提供了绝佳理由。2016年“脱欧”公投后不久,苏格兰民族党党魁、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大臣妮古拉·斯特金就表示,62%的苏格兰选民支持“留欧”,但英国整体支持“脱欧”,因此“独立”可能是保护苏格兰免受“脱欧”冲击的唯一方式,苏格兰政府将开始准备第二次独立公投。

  特雷莎·梅执政时期,苏格兰民族党称“脱欧”违背苏格兰人要求留在欧洲单一市场的愿望,三次对“脱欧”协议投下否决票。2019年10月15日,斯特金在党代会上再次表示,该党永远不会支持让苏格兰退出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脱欧”协议。她还证实,已正式要求英国政府在2019年年底之前同意苏格兰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

  代表政党之二是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该党是北爱地区亲英的第一大党,但领先地位遭到新芬党的挑战。2017年大选,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失去议会多数席位,不得不依靠民主统一党的支持维系执政地位,原本在英国政治舞台上没有什么分量的民主统一党扮演了“造王者”的角色。

  正因如此,该党能够干预“脱欧”谈判及“脱欧”协议的批准进程,在英国政治舞台上发挥了与自身实力不成比例的影响力。特别是在大量保守党议员反对“脱欧”协议的前提下,拥有10个议席的民主统一党的支持就显得非常关键。特雷莎·梅曾极力“做工作”,但由于“脱欧”协议中有该党坚决反对的“担保”条款,该党不肯为“脱欧”协议背书。有分析指出,不久前约翰逊政府与欧盟达成的新版“脱欧”协议若想通过议会表决,民主统一党仍是关键性力量。

贻害无穷

  长期以来,欧洲议题对英国政治的影响有如毒药,加剧其内部分歧。“脱欧公投”更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引发严重政治内耗。

  一是主流大党“民粹化”。民粹政党也许只是昙花一现,但对主流大党的冲击是实实在在的。保守党、工党开始争相使用民粹主义的语言,全面妖魔化欧盟。同时,他们“借鉴”民粹政党的社会动员方式,为了讨好选民,不惜开空头支票。约翰逊在“脱欧”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和彪悍作风,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仇视欧盟,而主要是为了获得“脱欧”强硬派选民的支持,从而保住执政地位。

  二是只破不立,政治失能。各党各派,无论立场如何,没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知道不想要什么。反对党为反对而反对,不愿为执政党“抬轿子”。执政党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脱欧”问题上,无力推进医疗保健、就业、打击犯罪等急需的改革。党派利益凌驾于国家整体和长远利益之上,“跨党派共识”成为稀罕物。丘吉尔的外孙索梅斯爵士就指出,“我们已经花费了太多的时间与‘脱欧’搏斗,而国家利益则遗憾地被忽略了。”

  三是寻求妥协的空间减小。在政治观点两极分化时,人们并不愿留在中间地带,因为留在中间地带是危险的。英国政治就处在这样一种极化与激化的状态:各党派针锋相对,每个人都呼吁其他人做出让步,但每个人自己都不愿妥协,各方难以在相互妥协的基础上达成共识。特雷莎·梅多方斡旋,试图调和各方立场,却得不到支持,只能黯然下台。这既是梅的悲剧,也是英国政治的悲剧。

  四是助长分离主义思想。“脱欧”表面上看涉及英欧关系,实际上牵出复杂的身份政治问题。公投搅乱了两个政治上敏感的地区,再度触动了苏格兰和北爱的分离主义神经。“联合王国”可能因“脱欧”而解体。在“脱欧”过程中,“地区独立”问题甚至成为政党间的交易。比如,英国媒体曾传出,工党以同意苏格兰举行二次独立公投为条件来换取苏格兰民族党对科尔宾出任首相的支持。

  “脱欧”乱局及其溢出效应要持续多久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脱欧病毒”已经侵蚀肌体,导致严重的社会撕裂和政治“瘫痪”,政治碎片化更为明显,激进化的势头也难以遏制。这种创伤很难在短期内得到救治,英国政治的分化与混乱恐将持续下去。

  (作者单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来源:2019年10月3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