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池田大作:万代和平、世界繁荣,中国担有莫大使命
  新华网 ( 2020-01-10 06:57:38 ) 来源: 《环球》杂志
 

  “在国际社会上,无可讳言,政治和经济层面的往来十分重要。但要构建永续的友好关系,最不可或缺的是要推进能缔结民众与民众心灵纽带的交流。”

《环球》杂志记者/刘明

  池田大作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长期、坚定致力中日友好,为恢复、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作出了重要贡献。

  1968年,池田大作提出中日邦交正常化倡议,表现出超凡的政治勇气和远见卓识。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之际,他获颁“中日友好贡献奖”,让我们再度忆及这一彪炳中日关系史册的功绩。

  在池田大作心中,日中两国建立更加紧密的友好合作关系,对维护亚洲乃至世界稳定与繁荣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中国成为和平与发展的坚强核心。这一点,也正是池田大作自始至终的最大心愿。

  20年前,记者曾在东京拜会池田大作。20年后的今天,池田大作十分高兴“借此机缘”,通过《环球》杂志纵论世界和平与发展大势,畅叙对新时代的展望与期许。

  《环球》杂志:你一生致力世界和平,1983年获联合国和平奖,1989年获联合国难民专员公署的人道主义奖,1999年获爱因斯坦和平奖。你的一生也充满传奇色彩。我们想知道,是什么因素促使你在心中萌发对和平的向往,走上献身世界和平事业的人生道路?

  池田大作:20年前,很高兴迎接到作为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代表来日访问的刘明博士一行青年领袖,对我来说,那是一段令人十分难忘的回忆。

  我在《新·人间革命》的序言中写道:“没有比和平更珍贵的!没有比和平更幸福的!和平才是人类向前迈进的根本!”

  我出生于1928年,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早已深刻体悟到,没有什么比战争更加悲惨;没有什么比战争更加残酷。于是我在心中立下决心,将来绝不再让这种惨无人道的悲剧继续上演。

  萌生要与中国友好的信念,也恰恰是这个少年时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大哥被日本政府派到缅甸战场,最终再没能回来。直到战争结束近两年之后,我们一家才收到这一消息。时至今日,我依然无法忘却母亲当时收到通知后悲痛欲绝的身影。

  不久之后,19岁的我,邂逅成为后来我人生导师的户田城圣先生(创价学会第二任会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户田先生同创价学会首任会长牧口常三郎先生一同坚持追求和平的信念,被日本军部政府逮捕入狱,但他始终秉持不屈不挠精神,彻底贯彻信念,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工作者和杰出的精神领袖。

  户田先生承继冤死牢狱的牧口会长遗志,在饱受战火摧残、了无生机的一片荒野上奋勇站起,高举珍视生命尊严的旗帜,毅然决然地展开为民众追求幸福的行动。

  当时,由于战败而导致日本社会中既有的价值观瓦解。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开始探索未来该以何种信念为准则去度过正确的人生。

  正在此时,我有幸邂逅户田先生。当我听到他针对人生所讲述的一席话,内心深受感动。尤其是他所秉承的坚定信念和诚恳的待人处世之道,让我深受吸引。

  户田会长一向迫切祈愿民众的幸福与世界的和平。他向青年们提出“地球民族主义”的理念,极力呼吁尤其要同以中国为首的亚洲民众缔结交心的友情与信赖关系。

  与户田先生的相逢相识,正是我展开和平行动的起点。

  《环球》杂志:在你担任创价学会会长期间,创价学会发展成为一个国际性的组织。1975年1月,你还亲自担任了国际创价学会会长,在世界各国和地区成立国际创价学会,致力于促进国际文化交流。你认为国际文化交流的价值是什么?特别是对于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人类共同繁荣具有什么重大意义?

  池田大作:在国际社会上,无可讳言,政治和经济层面的往来十分重要。但要构建永续的友好关系,最不可或缺的是要推进能缔结民众与民众心灵纽带的交流。

  政治或经济层面,总是容易以权力多寡及利害关系作为优先考量。因此,总是会有兴起风浪、产生摩擦与对立之时。这种现象在全球化急速发展的现代社会中更是日趋严重。

  不过,即使在那样严峻的情况下,只要加强深化民众层次的信赖关系及友好关系,缔结友谊之心的交流往来就不会中断。即使需要花费时间,只要通过对话,彼此激荡出智慧的火花,就一定能够超越。

  总而言之,倘若有民众交流的这片“大海”作为基础,政治和经济的“船舶”就能安安稳稳地向前航行。

  就此意义来说,深化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促进彼此发展、强化心灵纽带的文化教育交流,特别是肩负未来的青年交流,就尤其显得重要。

  从历史的维度来看,贵国与日本之间具有十分悠久的文化及教育交流。迄今为止,日本从中国蒙受许许多多的文化恩惠。追根究底,贵国对日本而言,是文化大恩之国。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国学大师,也是伟大教育家的季羡林先生在同我进行对话时指出:“文化交流是人类社会前进的最主要的力量。我感觉到,在新千年开始的时候,我们全世界人民需要的是和平,是相互理解,是友谊。”

  超越国家、区域的交流,能雀跃人心、撼动灵魂、唤醒生命、分享感动。这正是文化所具有的“连结力”。即使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但只要日积月累地付出行动,随着时光流转,自然会形成一道构筑和平大道的光源。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站在同为人类的立场,衷心祈愿和平共融、追求繁荣幸福,努力不懈推进超越国境及不同信念的文化交流。特别是,我们长期通过民主音乐协会(后简称“民音”)、东京富士美术馆及创价大学、创价学园、东洋哲学研究所等机构,开展与贵国的文化、艺术、学术、教育交流。最值得一提的是,贵国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长年来同我会青年部一道,携手合作,几乎年年持续举办互访交流活动。深信两国的世代友好,定会对21世纪的亚洲乃至世界的稳定繁荣起到更关键的作用。

  《环球》杂志:为推动国际间理解及世界和平,你的足迹遍及全球,与各国、各界的杰出人士,例如,与汤因比(《展望二十一世纪》)、威尔逊(《社会变迁下的宗教角色》)、金庸(《探求一个灿烂的世纪》)等等,进行过许多回顾历史、洞见未来的对话。如今,人类早已经进入了21世纪。在你眼中,现实中的21世纪与你们当年对话中展望的21世纪有什么不同吗?

  池田大作:汤因比博士和我一致认为,“中国定是21世纪最受世界瞩目的焦点”“中国将对世界整体动向带来巨大影响”。

  汤因比博士还对贵国寄予深切期许,他提到,东亚国家,尤其是贵国,定会为“世界的和平共存”“人类文明的进展”作出积极贡献。对此,我亦深表赞同。

  如今世界局势的发展,正如博士当年所预见的,因此,此时此刻,我特别希望能把这个振奋人心的结果向博士报告。

  汤因比博士是20世纪最具权威的历史学者,博士同我针对人类所面临的诸多课题,举凡和平、文化、科学、教育、健康、福祉、环境、宇宙论、哲学、宗教、东亚和西欧等,进行了广泛对话。

  我们的对话是在半个世纪以前进行的,理所当然,之后的科学技术取得空前的发展,而国际情势、人类生活、社会环境等方面也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甚至可以说,其变化的速度,远远超乎当年我们的想象。

  其实,汤因比博士当时最忧心的,就是20世纪人类曾两度发动世界大战。然而,核时代的战争再无所谓谁是胜者谁是败者,所有的一切均将遭受致命性的毁灭。与此同时,人类最根本的社会性和道德性开始遭受巨大考验,甚至开始产生动摇。

  面对众多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博士指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构成人类社会的网状组织,而各种制度的改革,只有当它作为上述的每一个人精神变革的前兆或者作为结果显现时,它才是有效的。”

  诚然,这正是21世纪人类所面临的最大课题,也是我们对话自始至终所围绕的主题。

  我们对话的同时,电视新闻正在报道当年苏联和西德的首脑会谈。博士当时说道:“与政治家间的对谈相比,或许我们的对谈朴实无华。但是我们的话语,是为了后世的人类。如此的对话,才能开创永远和平之道。”

  的确如此。东西方冷战结束,导致国际情势发生巨大转变。

  当今地球上,依然是对立与纷争不断,情况甚至日趋深刻化、复杂化。无论科学技术如何发展进步,社会变得如何便利,人类所面临的生老病死及幸与不幸的问题,是任何人都无法回避的课题。

  此时,掌握具有普遍性及永续性的生命观、人生观、社会观、宇宙观极为重要。

  博士在对话的尾声指出:“人类的技术水平和伦理水准之间的差距空前增大。”还特别强调:“人类如果没有尊严的话,那么我们的生命就失去了价值,我们的人生就不会幸福。因此,我们必须要为确立这种人类之尊严而作进一步的努力。”这正是现今21世纪最迫切希求之处。

  《环球》杂志:为实现理想,你创办了涵盖由幼稚园到大学的完整的创价教育体系,致力发掘人们创造价值的潜能;你还成立了多个独立、非营利的研究机构,推动跨文化、跨学科合作;你还在哈佛大学、莫斯科大学、北京大学等世界最具权威性的高等学府及科研机构作过演讲。你推动的教育和研究,试图阐述和传播的核心理念是什么?新时代的世界需要什么样的思想引领,才能将人类社会导向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池田大作:我们秉持的理念,简而言之,即是和平主义、文化主义和教育主义。归根结底,其核心价值是人本思想主义。

  创价学会的牧口首任会长和户田第二任会长均为教育工作者。创价学会成立伊始,其名称即为创价教育学会,顾名思义,就是由教育工作者所组成的团体。1930年11月18日,牧口会长所撰写的《创价教育学体系》(第一卷)发刊日期,正是创价学会的创办日。

  “创价”两字的意思是价值创造,即是要构建自我与他人皆能获得幸福、提升文化素养、引导人们朝着和平的方向、繁荣的方向前进之意。

  人的生命里,蕴藏着无限可能和创造力。

  即使在困难的环境里,只要能发现自我和他人的可能性,并使其开花,达到创造和成长的目的,就能获得莫大喜悦。

  人生的幸福在于创造丰富的价值。培养“价值创造的人格”即是教育的目的。其终极目标,就是以教育改革作为根底,进而促进社会变革与发展。

  当时日本是军国主义政权当政,也是向法西斯主义倾倒的时代。对于日本军国主义政府所谓“为了国家的教育”,牧口会长敲响了警钟,他极力呼吁,“教育应当是为了儿童的幸福、为了人类的幸福而有。”这样的主张与当时所谓的主流思想完全相反。战争期间,牧口会长与日本军部政府对峙,最后于1943年以违反治安维持法和不敬罪(不敬重天皇)的罪名被逮捕入狱。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牧口先生最后竟于1944年11月18日创价学会创立纪念日的这一天在狱中与世长辞。同一时间被逮捕入狱的户田会长,于战争结束前的1945年7月3日走出牢狱,开始着手重建创价学会。

  创办创价的教育机构,一直是牧口会长和户田会长的终极夙愿。户田会长将其心愿托付予我,于是我在1968年创办了创价学园、1971年又创办了创价大学。尔后,又陆续创办创价幼儿园、小学,并在2001年创办了美国创价大学。除此之外,也在巴西开办创价学园,在中国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开办创价幼儿园。

  创价教育的目标,不仅要培养孩子习得知识,更要启发孩子的智慧,教导他们如何充分活用知识。其教育的根本就是要激发出蕴藏在每个孩子生命里的那股价值创造的潜能,培养为人类、为建设美好社会,以及为人类和平贡献聪明才智的人才。

  我为最初创办的创价学园订定了五个原则:生命尊严;尊重人格;深厚友情的毕生之友;否定暴力;有知识、有智慧的人生。

  而我创办创价大学的初衷,亦是希望构建一所支援日日祈愿社会和谐,为此付出辛勤劳动,并为缔造自我和他人幸福而行动的无名百姓服务的机构。

  我每每会向刚进大学的新生强调:“创价大学的核心精神,是为不能上大学的人服务而有的。”这其中蕴藏着牧口会长和户田会长的不朽精神,也体现在创价大学的三项建校精神之中,即成为人本教育的最高学府、成为建设新文化的摇篮、成为坚守人类和平的要塞。

  创价大学不断积极开展同世界各国的学术教育交流。它是日本在战后第一所接收新中国首批公费留学生的大学,并逐步同贵国各个大学开展起学术教育交流。创价大学的众多毕业校友,也在促进日中友好的道路上,发挥着无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创价大学正在积极筹措准备,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核心基地。

  面对气候变化等诸多全球性课题,大学的使命从教育和研究层面,逐渐转换到掀起时代改革浪潮。大学成为日趋重要的角色。

  能将大学联结起来的,正是现今联合国所提倡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可持续发展目标”正式提出了包括应对气候变化等课题在内的一系列项目。联合国目前有一项“学术影响工程”,这项工程正是一个集结世界大学的网络,现有约140个国家、地区,1300所以上的大学加盟。

  我认为,世界的各个大学,应当明确表明迎接挑战的意愿,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等“可持续发展目标”着力开展的项目。

  我不断强调,大学是成为社会希望和安心的港口,大学具备的这种力量,可为人类创造共同利益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作为创价大学的创办人,我之所以始终坚持一边为推进大学之间的交流倾注心力,一边同世界众多大学首脑围绕“大学在社会上的使命”的议题持续进行对话,一切的出发点均是来自这个根本信念。

  大学如何发挥在社会上的使命,是一个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关的话题。我认为,最为重要的是,大学应推行培养能为地域社会及地球社会发展作贡献的世界公民教育。

  大学的存在,是一道照亮各国未来的璀璨光芒。我深信,大学是孕育崭新睿智的摇篮,而这些智慧,正能带领人类超越所面临的种种困境。

  《环球》杂志:你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长期致力于增进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往来,是中日邦交正常化倡导人之一,为促进中日人民友好作出了巨大贡献。你在中国获得过中国艺术贡献奖(1959)、中日友好“和平使者”称号(1990)、“人民友好使者”称号(1992)、中国文化交流贡献奖(1997)等等。你能否谈谈我们如何进一步携起手来,将中日和平友好事业推向前进?

  池田大作:目前,日中两国关系处于良好状态。我们殷切期待习近平主席作为国宾来日访问。此外,两国之间各个层面的人员往来有日益增多的趋势,对此我也由衷感到欣喜。

  2012年时值日中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重要时刻,日中之间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局面。尽管如此,我在翌年国际创价学会(SGI)创办纪念日发表的纪念倡言中仍提及,对于日中关系的未来,我丝毫不感到悲观。

  为何能够如此笃定?因为我在发表日中邦交正常化倡议的年代,在日本倘若随口提及与中国友好之事,就会感受到周遭紧迫逼人的氛围,从这个时代背景来看,当年的局势,远远比2012年的情势来得更加严峻。

  在那样的环境下,极富睿智的先人们,为了攀越树立在两国之间的各种障壁,犹如徒手攀岩,通过不懈努力,一步又一步地向前向上。

  迄今为止的日中友好历史进程,正是历经长年累月诚恳且坚实、坚韧且顽强的不断积累,才能缔造出如此坚固无比的友好交流基础。

  实际上,2012年之后,民间交流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展开。2013年,创价学会青年部代表也受到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之邀,到中国进行访问,深化友谊。2014年,“民音”邀请舞剧《朱鹮》在日本29个城市巡演,约10万名观众到场观看,并深受感动。

  《朱鹮》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协同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和上海歌舞团共同创作,从最初构思到实际演出,总计耗时4年有余。中方机构最终与“民音”联袂,把这台喻意友好的舞剧搬上日本舞台。

  超越国家、民族,让具有普遍性的生命开花结果,正是艺术及文化的使命。越是在困难的情况下,这种友好交流,越是能强化彼此心灵纽带的最佳捷径。

  事实上,日中关系也历经过无数次的考验。我曾在北京大学发表讲演时呼吁过:“不论两国之间产生怎样迂回曲折的局面,我们都决不切断这友好纽带。”

  两国邦交恢复正常化已过40个寒暑。现今,中国已成为日本的最大贸易伙伴国。反之,对中国来说,日本也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两国之间的人员往来,每年高达1000万人次。

  当然,更重要的是,双方要始终坚守《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原则,不断努力,为实现双方高层对话创造良机。有鉴于此,我在SGI和平倡言中提出建议,应尽早促成日中首脑会议制度化。

  同时,殷切期许尽早构建以“和平共存”“为人类共同利益合作”为根本的新的伙伴关系。为了推进这些方面的协力合作,应积极开展、扩大青年的交流往来。

  习近平主席曾经高度评价我会各项活动,殷切希望我会今后能为促进新时代中日关系的发展作出更加崭新和巨大的贡献。1968年发表邦交正常化倡言之际,我曾大声疾呼,“日本青年和中国青年必须以欢声笑语,携手共同建设光明的世界。”现今,这个基础建设工作,已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拥有了坚实的基础。2022年将是日中邦交恢复正常化届满半个世纪的重要年份。今后,我们会在青年、文化、教育交流上更加倾注心力,继续开展各项友好交流活动。

  《环球》杂志:你能否为我们的读者留下你对未来的期盼、对我们这一代人责任与担当的寄语?

  池田大作:我曾与被誉为现代化学之父的美国鲍林博士就和平、科学、健康、教育等议题进行对话。当时,我提出了21世纪是“生命的世纪”这一观点。让21世纪成为人类最值得讴歌的生命的世纪,是我们每个人的重要使命。随着科学技术日益发展,我们更要把生命尊严的思想视为最核心的价值。

  鲍林博士对我的看法即刻给予回应,他指出:“所谓21世纪,就是指比到现今为止更进一步将焦点放在人的生命上,重视人的幸福和健康的时代。”

  能生活在和平的社会、每个人都拥有健康幸福、自由自在辉耀生命尊严的光芒,这是万众共通的夙愿。除此还有一点,先前已经提到的,21世纪最受世界瞩目的焦点正是贵国。

  中国古代思想典籍《书经》提出“协和万邦”,而《庄子》则提到“万物与我为一”的概念。这些中国古典文献所赞颂的精神,联结多样的事物实相、缔造和谐风气,正是中国自古以来所尊崇的传统思想。

  为了打造万代和平稳定、世界和谐繁荣,贵国担有莫大使命,也定将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周总理在展望21世纪时对我说过,全世界要在平等的立场互相尊重,互利互勉。总理的这一席话,至今依然萦绕在我的耳畔。

  为了实现世界命运共同体,我希望贵国能成为和平与发展的要塞。这一点,也是我自始至终的最大心愿。

来源:2020年1月8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