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美俄军控“失火”
  新华网 ( 2020-01-15 07:04:45 ) 来源: 《环球》杂志
 

  “美国竭力谋求单方面安全优势,严重破坏全球战略稳定;动辄毁约‘退群’,国际安全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科技发展‘双刃剑’效应日趋显现,高新科技军事应用正对全球安全产生深刻冲击。”

文/《环球》杂志记者 吴美娜

  “国际军备控制体系的关键组成部分正在崩溃。如果《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中导条约》)作废,整个世界尤其是欧洲将变得更加不安全和不稳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019年2月25日在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上发出警告。

  一语成谶,这一年,美俄之间围绕军控展开的博弈不断升级,引发世界范围的焦虑。

  2月1日,美国政府宣布美方暂停履行条约义务并启动为期6个月的退约程序;3月4日,俄罗斯政府宣布暂停履行《中导条约》;8月2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正式退出条约,随后俄外交部宣布,由于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条约正式失效。由此,被指早已名存实亡的《中导条约》正式成为过去时。

  8月18日,美国试射了一枚此前受《中导条约》限制的陆基巡航导弹。应俄罗斯和中国的要求,8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在“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的议题下,就此事召开紧急会议。不少安理会成员国都强调,美国此举破坏国际和平与安全,《中导条约》失效将对全球军控努力产生负面影响。

  古特雷斯指出,《中导条约》失效后,世界将失去宝贵的“核战争制动器”,弹道导弹带来的威胁也将随之增加。无论《中导条约》结局如何,相关各方都应积极寻求国际军控新的“共同路径”。

  军事观察员孙迁杰表示,相较而言,美国是主动“退约”,俄罗斯则是被动“退约”。当前的美俄军事力量对比远非30年前光景,美国在军事技术上的领先地位和军费开支上的高额投入,使得其在军事能力上对俄罗斯拥有绝对优势。《中导条约》成为对美国霸权主义和军事扩张的束缚,特朗普政府为了实现自我松绑,重新谋求中短程导弹和相关武器平台,继续保持军事绝对优势和战略威慑能力,为打压所谓的安全对手扫清规制障碍。

  让世界更为担心的是,美方还放言要退出美俄间目前仅存的军控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该条约限制双方部署的战略核弹头及其运载系统数量,将于2021年到期,期满后可延长5年。

  2019年12月13日,美国军方进行了新型中程弹道导弹试射。俄罗斯随后公布了“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的发射训练视频作为回应。据悉,在美方此次试射新型导弹之前,俄外长拉夫罗夫刚刚结束对美国的简短工作访问。拉夫罗夫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就俄美两国续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同美方进行谈判。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透露,双方关于军控及战略稳定的对话没有取得进展。

  12月17日,美国参议院审议通过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授权美国2020财年国防支出为7380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增长约2.8%。美国媒体分析称,该法案包括的多项措施被认为明显针对俄罗斯等国,这势必进一步加剧美俄分歧。

  “当前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处于关键的十字路口,面临一系列重大挑战。”10月11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第74届联大第一委员会一般性辩论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在发言中指出,美国竭力谋求单方面安全优势,严重破坏全球战略稳定;动辄毁约“退群”,国际安全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科技发展“双刃剑”效应日趋显现,高新科技军事应用正对全球安全产生深刻冲击。

多角度探索新军控路径

  “面对新的国际战略形势,美俄双方都根据自身的利益需求和比较优势采取了两手策略:一方面加紧保优势、补短板,力争在新一轮世界军事革命过程中占据前沿甚至实现‘弯道超车’;另一方面,也为未来国际军控体系的构建做准备。”复旦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玉军回顾2019年国际军控事态,对《环球》杂志记者分析说。

  他指出,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军费预算连年增长。美国以应对中俄两国军事现代化为理由,将所谓大国战略竞争作为主要决策依据,在核武器现代化、反导系统部署、高超音速武器研发、网络战、太空战、人工智能的军事化应用等领域都加大了力度。

  反观俄罗斯,“尽管其在军事领域雄心勃勃,但无奈经济捉襟见肘,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不得不放弃与美国保持全面战略平衡的策略,在试图与美国保持‘不对称战略平衡’的同时,将军备发展的重心转向应对更加现实的国家安全挑战。”冯玉军说。

  他进一步指出,当前的国际军控困局是冷战时期以美苏双边军控条约为核心的国际军控体系加速崩塌的一个缩影,表明在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和大国军事力量对比重构的背景下,旧有的国际军控体系已经难以反映国际军事力量对比,也无法对新形势下潜滋暗长的军备竞赛进行有效控制。

  “不受约束的军备竞赛将进一步弱化世界主要大国间的相互信任,使各方陷入军备增长并不必然带来安全的‘安全困境’,也将使国际安全环境进一步恶化。各主要大国的决策层应充分考虑到这种风险,并表现出足够的战略意志与政治智慧,就填补国际军备控制体系的漏洞并搭建新的国际军控体系架构进行真诚而有效的合作。”冯玉军说。

  就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推进全球安全治理,傅聪在联大提出了四点主张:一是应坚决捍卫多边主义,维护和发展多边军控体系;二是应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循序渐进推进核裁军进程;三是应坚持通过政治外交手段解决扩散问题;四是应切实推进战略新疆域治理,促进和平发展。

  中国外交部主管的《世界知识》杂志刊文展望2020年国际军控形势时指出,国际军控的全面倒退促使蕴藏在民间、国际组织、学术界、媒体和政府中的和平力量再次动员起来,他们主张巩固既有军控体制,并在此基础上创建符合时代特点的新安排,这为全球军控界和各国政府在减少核对抗、管控高新技术竞争等问题上探索合作之路提供了动力和机会。

来源:2020年1月8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