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现代战争迷雾”下的美国
  新华网 ( 2020-01-21 06:49:11 ) 来源: 《环球》杂志
 

    在现代战争条件下,信息匮乏造成的“传统战争迷雾”逐渐消散,但信息泛滥、信息过剩所造成的“现代战争迷雾”又骤然袭来。

文/姜春良

  在当前复杂局势下,尽管中东“火药桶”似乎随时可能被点燃,但基本不存在美国大规模向伊朗开战的可能——那么未来呢?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日前表示,未来美国和伊朗可能会陷入“打击与报复”“再打击与再报复”的恶性循环,甚至不排除局面迅速失控、双方陷入战争的可能。

  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结果均伤人伤己,落得一地鸡毛,并没有取得实质意义上的胜利,反使政治形象严重受损,至今仍陷泥潭。其实,这也是历史上欧洲国家分治中东时的“老剧本”。

  前车之鉴仍在眼前,重蹈覆辙绝非明智之举。在美国向伊朗挥动战争大棒之前,须知伊朗比阿富汗、伊拉克都要强大。

“泥潭”真相

  阿富汗战争爆发至今已19年,美军阵亡官兵超过2400人,成为美国在海外进行的时间最长的战争,经济代价达2万亿美元以上;2003~2011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国阵亡官兵4500余人,耗资近2万亿美元,至今伊拉克仍动荡不安。

  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成为21世纪美国阵亡官兵最多、花费资金最多、对美国形象损害最严重的两场战争。这两场战争也证明了现代和未来战争的基本特点:过程和结局不能精确预测,难以控制。

  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其2014年出版的回忆录《责任》一书中对其领导的战争进行了回忆:“尽管我阅读了许多有关战争的历史书籍,知道战争的荣耀与辉煌、愚蠢和恐惧,但担任国防部长的经历,让想象变为现实,原本光鲜的生活如今鲜血淋漓。我有机会近距离看清战争的代价,那些被毁灭的生活和逝去的生命。在任职国防部长的4年半时间里,我不断意识到几条经验教训的重要性。”

  盖茨得到的教训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战争的不可预见性。丘吉尔指出:“一旦开了第一枪或引爆第一枚炸弹,政治领导人就失去了对战争的掌控权,战争本身成为了主导者。”每一场战争似乎都被规划为“将很快结束”,然而追溯历史,几乎所有战例都表明,这种规划只是一种假象,这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反复重演。

  每天都有好消息,但偏偏无法取胜,这是许多美国民众对阿富汗战争的印象与疑惑。不久前,美国《华盛顿邮报》解答了这一疑惑。在其获得的2000页政府机密文件基础上,该媒体发表了一篇旨在揭露阿富汗战争真相的报道。

  该报道质问,在没有取得多少成果的情况下,2万亿美元战争费用背后的受益者究竟是谁?最大的受益者当属美国国内的军火公司。诸如波音、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雷神公司等军火巨头都从阿富汗战争中赚取了巨额利润,同时,这些公司也是继续进行阿富汗战争的坚定支持者。

  正所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美国私人军火公司存在的最大目的便是为股东赚取最大利润,这是所有公司的特性,但当这种逐利的特性与战争结合起来,必然会对国家利益造成消极影响。这些军火公司与美国政府、国会有着密切联系,例如有美国前任国防部长就曾担任波音高管。

  通过游说国会议员和政府高官,私人军火公司可以对美国国家政策施加巨大影响力,让美国倾向战争选项,这样一来,只要战争开打,美军旺盛的军火需求就会为这些私人军火公司带来大量订单。

  按照美国原来的计划,在推翻塔利班后,美国将模仿本国制度扶持一个亲美政府,并通过输入重建资金以牢牢控制阿富汗。不过,在塔利班的抵抗下,美国的这一“最优方案”早已没有了实现的可能。因此,治国带有商人思维色彩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将阿富汗战争视为一个失败的项目,大力推动从阿富汗撤军。

  按照其计划,早在数月前,美国就该与塔利班在戴维营举行高级别会谈,但在私人军火公司等势力的阻挠下,此次会谈被取消。随着特朗普在西方感恩节期间访问阿富汗,美国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的可能性再次上升,而在这个节骨眼上曝光阿富汗战争机密文件的《华盛顿邮报》,也为特朗普送上了助攻。

不得人心是关键

  失去民心是美国在中东地区发动的几场战争中不能取胜的重要原因。

  美军军官彼得·曼苏尔指出,鉴于反暴恐作战的战场是在民众中间,战争最终的胜负取决于与民众的关系和人心向背。因此,包括士官和尉官在内的一线普通官兵的行动至关重要,正如阿布格莱布监狱看守士兵的犯罪行为(虐囚)所显示的那样,在互联网和卫星通信的时代,小小的战术行动往往会产生战略性后果。

  再如,“基地”组织策划恐怖行动时更多着眼于那些行动的媒体影响,而不是在军事或经济上能对目标造成多大损失,伊拉克的一些恐怖组织就有所谓媒体支部,它们的职能就是通过互联网、传单、视频等,宣传自己所取得的“胜利”。

  曼苏尔说,美军的公共关系和信息战部门在对付敌人的宣传攻势方面必须灵活机敏,要抢在敌人前头推出美方对事件真相的恰当表述。战场指挥官必须得到应对媒体的权力,不必担心因讲错话而受惩罚。如果每一条信息的发布都要经过逐级仔细审核只会坐失良机,陷于被动,因为此类繁琐的应对程序永远不可能赶上恐怖分子宣传攻势的节奏。总之,不管反恐军事行动对恐怖力量的实际打击效果如何,最终都必须着眼于公众对其合法性及有效性的认识。

  阿富汗政治分析人士穆什说,美军在阿富汗频繁发动袭击,平民却为战争付出惨重代价。热衷于谈论塔利班袭击杀伤平民的美国人,却对美军在阿富汗滥杀无辜的行为只字不提。简言之,美军无人机炸死平民悲剧的频频发生,激起阿富汗民众的愤慨,从而加剧与驻阿美军的对立情绪。

现代战争迷雾

  在战争中,参战者往往受各种不断变化的主客观因素的影响,而对未知和意外情况充满恐慌,这种充斥的不确定因素,就如笼罩在战争中的迷雾一般,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战争迷雾”。正如普鲁士军事学家、《战争论》的作者克劳塞维茨所说:“战争是充满不确定的领域。战争中行动所依据的情况有四分之三好像隐藏在云雾里一样,是或多或少不确定的。”

  造成战争迷雾的主要因素是气象、地形、敌情、通信、指挥、技术和运气。现代战争条件下,随着科学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特别是集高新技术之大成的信息作战系统,把雷达探测、光纤通信、数据处理和遥测控制等技术复合起来,使交战双方获取战场信息的手段越来越多,效率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下,信息匮乏造成的“传统战争迷雾”逐渐消散,但信息泛滥、信息过剩所造成的“现代战争迷雾”又骤然袭来。

  因此,即使是现代战场,也不可能是透明的。迷信战场可以透明,使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付出了生命和鲜血的代价。

  盖茨在回忆录中指出,美军在战争中对敌人和战地局势一无所知。当美军入侵和控制伊拉克时,全然不知伊拉克的分裂程度;美军对阿富汗的部落化、民族风俗、政客关系网、村庄地形和位置亦一窍不通。因此,美国在这两个国家的局势比预期的更严峻。

  曼苏尔在其所著的《巴格达黎明:一位美军旅长对伊拉克战争的回顾》—书中指出,卫星监视、无人机和信号情报能力固然重要,但是它们代替不了人力情报和对不同文化的理解。部族关系结构、暴乱组织网络、教派和民族之间的恩怨纠葛是不可能通过技术手段获取的。

  总体来看,国家与国家间的大规模战争由于代价高昂,风险极大,难以控制,将此类战争用作达成国家政治目的的手段日益困难。

  英国《卫报》1月3日刊登社论指出,(当前中东)最严峻的危险仍然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曾经担心的:中东再次爆发战争,这次特朗普执政的美国将成为主角。德黑兰是经验丰富的不对称战争的践行者,会准确估量它发动的挑衅行为的影响。但是如果它判断失误,那么有可能会爆发全面冲突,其他地区角色也可能被卷进来,比如以色列。

  美国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英语教授穆斯塔法·巴尤米说,虽然批准在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用无人机刺杀伊朗将领苏莱曼尼的责任非特朗普莫属,但如果美国政治体制的核心不具备发动战争所需要的深厚基础——特别是自2001年以来——那么特朗普就不可能采取这些行动。

  1916年5月16日英法俄签订了瓜分奥斯曼帝国亚洲部分的秘密协定《赛克斯-皮科协定》,将其分裂成多个国家。100多年后的今天,一段新的中东历史正以血铸就。有建言者指出,美国的当务之急,是汲取相关教训,避免重蹈大英帝国100多年前的覆辙。

  (作者系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少将)

来源:2020年1月2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