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看护老人的日本新思路
  新华网 ( 2020-01-22 06:52:46 ) 来源: 《环球》杂志
 

  REJOB将看护内容分为接送、入浴辅助、烹饪辅助、清扫、陪伴娱乐等9种,短时间、固定内容的工作能减轻看护人员的压力和求职者的畏难情绪,而看护机构则能招聘到包括无经验者在内的多样化人才。

《环球》杂志记者/杨汀(发自东京)

  日本是全球少子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加之劳动力不足,年轻人口向东京等超大城市集中等原因,老年人尤其是生活在地方的老年人的看护问题,成为一大社会难题。

  近年来,日本部分地区创造了远程看护、共享看护等模式,有助于缓解老人看护难以及劳动年龄人口因需要看护老人而离职等问题。

日本老人看护现实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看护保险事业状况报告》数据,截至2018年10月,日本需要看护的总人数约为655.8万人,预计到2040年将达到988万人。而看护人手严重不足,据厚生劳动省推算,2020年看护人手缺口约为26万人,预计到2025年约为55万人。

  日本有医保内的看护,由持有护士、看护资格证的人来提供专业护理。但因财政负担,医保看护无法扩大范围,并且其规则较为复杂,加之看护人手不足,很多老年人无法按需利用。

  同时,家人承担看护的困难也越来越大。与中国一样,日本社会也有“老人看护应该由家人来承担”的传统思想。因此,家人一直是日本社会老人看护的一大承担者。不过,日本总务省的调查数据显示,随着小家庭化、晚婚化、少子化、独居者增多等家庭形态变化,原本家庭中承担看护最多的媳妇如今大大减少,老老看护增多,儿女看护不堪重负,因看护而离职者增多,看护虐待增多,年轻人对看护心存畏惧,等等。

  据日本总务省《就业结构基本调查》统计,2012~2018年,日本因看护而离职者每年都达到10万人左右,对社会经济造成巨大损失。

  据有关看护的社会意识调查,当今日本社会20多岁的年轻人大多对于父母老去、未来要承担看护感到“害怕”和“难以想象”,原因是他们从小生活在只有双亲或单亲的家庭,与老人接触少。

一个主妇的创新

  日本鸟取县米子市的N.K.C公司是提供远程看护的先行者。N.K.C的总经理神户贵子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说,该公司的宗旨是将繁重的看护工作化整为零,利用潜在看护人力,为在大城市工作的上班族分担“留守老人”的看护压力。

  这一创意来源于神户贵子自己的体验,“因为家里的年轻人、中年人都在异地工作,自家和亲戚家的老人看护重担,都落在了在老家生活、持有护士资格证、生孩子以后成为主妇的我一人身上。由于分身乏术,我非常希望能够找到帮手,哪怕无法使用看护保险,需要全额自费。”

  据厚生劳动省推算,日本全国有护士或看护资格却没有在从事该工作的约有71万人。N.K.C正在招募这些人员以及有志于从事看护工作的人加入,提供远程看护服务。

  该公司目前在鸟取有60名员工,在广岛和名古屋有50名员工。他们分成白金、黄金、白银、青铜等4个级别,从事难度和复杂度递减的看护活动。白金级和黄金级是持有日本政府认定的护士资格证或看护资格证的员工,能够进行一些医疗辅助行为。而白银级和青铜级员工则从事陪伴就医、购物、辅助烹调等工作。目前,各级别的服务费都是一小时2600日元(约合164元人民币)。

  神户贵子还牵头成立了“远程看护支援协会”,通过网上视频讲解,提供看护、医疗等各种能力培训,并组织考试,致力于培养看护人才,向全国推广远程看护服务。

  “一位在东京的男性客户说,他原来不得不回鸟取陪父亲看病,还有需要紧急回乡的情况,十分耽误工作,他父亲也非常自责。现在他利用我们的服务,解决了陪父亲看病的问题,他只需要在休假时回乡看望父亲,双方的压力都减小了,心情也更愉快了。”神户贵子说。

  据介绍,最初利用N.K.C公司服务的多是在大城市工作的子女们,而后来,接受过该服务的很多父母开始自己付费主动购买看护服务。

  该公司的员工、70岁的渡边女士说,她很多年以前做过护士,后来一直作为主妇在家“奉献”,加入该公司以来,她觉得生活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帮助了他人,有了更多零花钱,更重要的是增加了与社区、社会的接触,精神愉悦。她还表示,未来自己有需要时,也希望能够利用这种服务。

高效的共享看护模式

  看护人手不足、看护人才招聘难是日本看护业的难题,其原因是看护工作繁杂、劳动强度大、薪酬不高等。据日本看护协会2016年对持有看护资格证者进行的就职意向调查,仅有57%的人希望全勤工作,26%的人表示在求职时最重视的是工作时间。

  抓住这一点,总部设在东京的REJOB公司在为养老院等看护机构提供咨询和招聘援助时,通过对不同工种进行组合排班,减轻了看护人员压力,帮助看护机构大大提高了人才招聘率和看护效率。

  REJOB公司看护项目负责人花木敬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公司通过对看护机构的调查发现,现有的看护业务模式普遍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业务时间有繁忙时段也有一般时段,但配置的人手相同。又比如,排班按时段,员工当班时既要负责医疗辅助等专业性看护,又要负责谈天、陪伴、清扫等不需要看护资格也能从事的工作。”

  对此,花木敬浩介绍,REJOB提供的共享看护方案是:改变之前的早班、晚班、夜班的排班方式,将看护内容分为接送、入浴辅助、烹饪辅助、清扫、陪伴娱乐等9种,短时间、固定内容的工作能减轻看护人员的压力和求职者的畏难情绪,而看护机构则能招聘到包括无经验者在内的多样化人才。

  一家接受了REJOB建议的养老院在改革以后,员工加班减少了,总人工成本下降了,应聘者也比以前多了一倍。在该养老院从事看护工作的40多岁的山下女士向记者表示,作为一线看护人员,她觉得这种改革减小了工作压力和精神负担,有利于提高看护质量。

  “在一般养老机构里,一个拥有看护资格的新手员工需要3个月才能独当一面处理各种复杂业务;而在共享看护模式下,一种业务一般只要一周就能熟练掌握。熟练员工可以集中精力从事难度更高的业务,也可以得到相应提薪。收入提高了,人们对看护职业专业性的认识也会随之提高,看护界就能聚集更多人才。”花木敬浩说。

  他还认为,随着医疗和科技发展,会有越来越多六七十岁的健康老人成为提供看护服务的生力军,他们与被看护者年龄相近,有共同话题,双方都觉得容易相处。

  另外一家名为PLUSROBOT的公司则创建了为看护人才和看护机构配对的平台,共有50多家机构和300多名人才登记在册,平台上招聘的工作有400件以上。有意思的是,这家公司原本是看护机器人的代销商,但一台机器人也卖不出去。经过反思,该公司发现老年人能熟练使用IT和AI技术的很少,于是转而“销售各种看护技能”,变成看护中间平台。

  日本经济新闻前编委山形健介对记者说,“当前日本老人看护业界面临人手不足、提供适当的看护服务难度很高、看护费用问题愈加严峻等难题。在此情况下,远程看护、共享看护等是非常好的创意。而如果想要将这些创意推广下去,需要进一步应对上述课题。”

来源:2020年1月2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