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澳大利亚林火“烤问”下
  新华网 ( 2020-01-22 06:53:02 ) 来源: 《环球》杂志
 

    林火对于澳大利亚而言,是与生俱来的自然现象,不少原住民部落还利用林火“刀耕火种”。但此次火情的严峻程度再一次刷新了澳大利亚人的认知,也再次引发了对气候变化问题的争论。

《环球》杂志记者/郝亚琳 郭阳(发自悉尼)

  截至2020年1月11日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有将近150处火场仍在燃烧,超过60处火势没有得到控制,约2000座房屋遭烧毁;维多利亚州共有20处火场在燃烧,一处火场11日火情达“紧急”等级;新南威尔士州雪山地区多处火场燃烧,并与维多利亚州部分火场连成一片,过火面积超过60万公顷。

  据统计,自2019年9月至今,澳大利亚林火的过火面积超过2019年巴西亚马孙雨林火灾、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山火和印度尼西亚多省林火面积总和的两倍。

  其实,林火对于澳大利亚而言,是与生俱来的自然现象,不少原住民部落还利用林火“刀耕火种”。但此次火情的严峻程度再一次刷新了澳大利亚人的认知,也再次引发了对气候变化问题的争论。

林火形势严峻

  据澳大利亚地球科学局介绍,林火是澳大利亚环境固有的一部分,自然生态系统伴随大火不断演进,澳大利亚的景观和生物多样性也同样受到林火的影响。澳大利亚的原住民会利用林火开辟耕地,或是有控制性地烧掉一些山林清理出开阔地带,以避免失控的火灾危及房屋和人畜。

  与此同时,根据澳大利亚地球科学局的数据,从1967年到2013年,林火导致澳大利亚433人死亡,8000余人受伤,几乎占到澳大利亚自然灾害死亡人数的50%。

  尽管澳大利亚每年都要经受林火考验,但这场持续4个月的林火来势之凶猛,仍然刷新了纪录。特别是澳大利亚人口最为稠密、经济最为发达的东南部沿海地区,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地区。前三大城市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昆士兰州无一幸免。

  截至记者发稿时,林火仍未完全扑灭。全澳过火面积接近1030万公顷,至少28人死亡,数千人流离失所。甚至最大城市悉尼都一度面临“灾难级”火灾预警,这也是澳大利亚2009年实行新的火灾风险等级后,大悉尼地区首次面临如此高的风险预警。南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和西澳大利亚的火情也一度失控。

  由于气温升高加剧了林火风险,新州、维州、首都领地等多地都实施了全面禁火令,任何人不得在户外用火或进行可能引发火灾的活动。

  据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估算,截至2020年1月上旬,林火造成的损失共计约34亿美元;欧洲联盟哥白尼监测项目说,澳大利亚林火已排放大约4亿吨二氧化碳,并产生有害污染物;林火还加剧了高热天气,导致严重的空气污染。

  悉尼一向引以为傲的蓝天白云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昏黄的天空和散发着烟尘味的空气,特别是地势较低的地区,空气污染更严重,从空中散落下来的灰烬甚至肉眼可见。政府一再警告民众减少户外活动时间,小学的体育课和一些活动也被迫取消。当地媒体报道说,因空气污染而就医的人数大大增加。

  世界气象组织说,烟雾飘过太平洋,影响南美洲部分城市,也许已经到达南极洲。

  林火还让本就因干旱而缺水的澳大利亚雪上加霜。2019年6月,新州政府曾经实施一级限水令。从12月10日起,限水令升级为更为严格的二级,整个大悉尼地区都包含在内,而悉尼上一次实施二级限水令还是在2004年,当时正值“千年大旱”。

气候变化问题再引热议

  此前,莫里森政府因为其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冷漠态度和应对政策不力一直被民众和舆论诟病。2019年以来严重的林火灾害再次引发澳大利亚国内对气候变化问题的热议,不少人认为气候变化是导致林火灾害加剧的元凶。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从1910年至今,澳大利亚气温上升不止1℃,极端高热天气和极端干旱的发生频率也增加了。澳大利亚史上排名前十的最热年中,8个都发生于2005年之后。且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澳大利亚东南部地区4到10月较凉爽季节的降雨量减少了11%。

  2020年1月9日,澳大利亚气象局发布报告说,2019年是澳大利亚100多年来年平均气温最高、降雨量最少的一年。2019年,澳年均气温比历年年均气温高1.52℃,是自1910年有气温记录以来的最高值。与此同时,澳干旱程度空前。数据显示,2019年降雨量只有277毫米,是自1900年有降雨记录以来的最低值。

  澳气象局指出,2019年的炎热干旱尤其值得注意,因为并没有发生厄尔尼诺现象,而厄尔尼诺现象是导致澳炎热干旱的最常见气候因素。2019年对澳气候影响最大的是“印度洋正偶极子”,即西部印度洋海域海水温度较高导致季风延迟的现象,澳大利亚因此气温升高、降雨减少。

  澳气象局还表示,在这个夏季的剩余时间里,气温可能仍将高于平均水平。未来几个月澳大利亚东部地区的降雨量预计也将低于平均水平,而西部和南部大部分地区则可能比往年更潮湿。在大范围降雨到来之前,林火和高温状况不会好转。

  非营利性组织气候委员会的首席研究员马丁·赖斯说,气候变化带来了更多的极端天气情况,其中就包括林火。

  新州农村消防局负责媒体事务的工作人员本·谢泼德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说,“过去10年里,一般来说差不多要到9、10月份才会出现林火,但2019年7、8月份还是冬天的时候林火就出现了。以往冬天的时候,我们会进行培训、预防性地烧出一些空白区域,但此次由于林火出现太早,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大大减少。”谢泼德说。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火灾研究中心主任戴维·鲍曼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眼下正处于澳大利亚传统的林火季,大风和高温干燥天气以前也都出现过,但多种极端天气同时出现,还伴随如此大规模的林火,显示出澳大利亚的气候模式发生了变化。

新措施和老办法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月12日宣布,政府正在制定一项国家减灾机制,应对包括林火、飓风、洪水和干旱在内的自然灾害。

  虽然个别保守党议员公开声称林火与气候变化无关,但莫里森回应,现任政府接受气候变化正在导致更长、更热和更干旱夏季的事实。

  在减少碳排放方面,莫里森承诺想办法改善减排目标,“我们想要减少排放,尽全力做到最好,并不断完善,我想在兼顾澳大利亚广泛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的前提下采取平衡政策。”

  虽然在应对特大山林火情方面,澳大利亚尚有许多需要反思和改进之处,但事实上,与林火多年“共处”的经验已使澳大利亚形成了一套防灾减灾体系,特别是社区、家庭、普通人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成为预防和抗击林火灾害的重要力量。

  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劳动力资源稀缺,如果仅靠职业消防员,根本无法应对严重的林火灾害,因此,让社区充分参与林火防控,让家庭和个人明白在林火季节应当做什么,是将林火危害降低的有效办法。

  根据新州农村消防局的数据,新州大约90%的面积都是由农村消防局负责,他们在全州有2000多个消防站,这些消防站的重要组成人员就是消防志愿者。新州农村消防局下辖的消防志愿者人数有7万多,各行业的人都有。

  “这些消防志愿者承担了很重要的辅助工作,一个奋战在救火一线的消防员,背后至少有3到4个志愿者在协助他工作,比如提供后勤保障、转移运输消防员、帮助飞机加油加水或是添加阻燃剂等。”谢泼德说。

  他告诉记者,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消防志愿者,有意加入的首先要提出申请。消防志愿者还分不同等级,消防局和各地消防站会定期组织培训和考试,确保消防志愿者掌握必要知识。各地消防站还经常举行开放日等活动,鼓励更多人成为消防志愿者。

  农村消防局会帮助学校对学生开展林火知识教育,让他们了解林火的危险性和应对办法;提醒家庭在林火季做好计划,比如及时了解动态火情、提前规划好撤离路线、了解最近的安置点等。

  “面对这样严重的林火灾害,我们总是强调每个人都应当有一个计划,虽然你可能一次林火也不会赶上,但一旦赶上了,做好准备是最好的选择。”谢泼德说。

  与此同时,农村消防局还同交管、教育、卫生等许多政府部门建立了联席工作机制,在面临严重的林火灾害时,各部门会派出协调员在农村消防局的办公大楼里协同工作。

  除了有效调动各方力量,及时准确地将火情告知民众也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华盛顿邮报》就表示,与同样深受林火之苦的美国加州相比,澳大利亚在这方面的做法先进得多,也有效地减少了林火的危害。

  新州农村消防局在办公大楼里为国际知名媒体、全国和本地的主流媒体设置了专门的工作间,借助媒体的力量将火灾险情及时告知民众。

  民众也可以借助手机应用程序、网站等,随时查看最新的火灾地点、风险等级和扑救情况等。

  “现在的预警更精细、更有针对性、更及时。这些预警已经经过测试,让民众可以更好地理解并且知道自己应当采取怎样的行动。”位于墨尔本的林火和自然灾害合作研究中心的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桑顿表示。

配文:林火旁的小镇

《环球》杂志记者/白旭 岳东兴(发自堪培拉)

  如果没有林火,这个季节的布雷德伍德小镇应该十分繁忙,迎接着到东南部海边度假的人们。

  距离小镇45公里的巴特曼斯贝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南部沿海地区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然而新年前的林火烧毁了那里的房屋,困住了不少前去度假的人,也给布雷德伍德小镇人们的生活投下了阴影。

  “林火影响了我们所有人。小镇上的每个人都在心理、身体或经济方面受到了影响。”布鲁克·奥康奈尔对《环球》杂志记者说。

  这个年轻的姑娘是位消防志愿者,1月8日刚回到镇上。“我的祖父母都是消防志愿者,我父亲也是,所以我希望能尽量帮点忙。”她说。

  在她的记忆中,布雷德伍德附近的林火是从2019年11月29日开始的。尽管奥康奈尔说她工作的火场火势已经构不成威胁,但布雷德伍德到巴特曼斯贝的道路仍在封锁中,只有当地人可以通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十多公里外还有火情。

  “我们害怕吗?害怕,也不害怕。我们一定能渡过难关。”奥康奈尔说。

  彼得·詹姆斯是一位年轻的父亲,两个孩子分别只有两岁和一岁。尽管他表示,他们已经习惯了各种未知的可能性,但他和家人还是采取了措施。

  詹姆斯的农场有190头牛,目前他在照看牲畜,妻子、妹妹和孩子则住在镇上租的房子里。“我们等着下雨,火情缓解,就能回家了。”詹姆斯说,他的妻子很担心孩子的健康和安全,“她是德国人,不像我们这样见过林火”。

  60多岁的芭芭拉·海斯也离开家和镇上的朋友住在一起。她经营着一个名叫“乡村工作盒子”的礼品店。店里安静的音乐能让人平静下来,但是海斯时不时的咳嗽声会打破这种平静。

  “这时候最好呆在室内,如果一定要出去就要戴口罩。”海斯说,幸好这几天天气凉快了些,烟霾没有之前严重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林火就灭了,我们身边还有林火在烧,但无法扑灭,这很让人伤心。”

  如果火情更加严重,海斯将会去堪培拉,那里距离布雷德伍德只需要一小时车程。

  但是目前她觉得受影响最大的还是商家。“这个小镇的经济依赖周末去海边度假的游客。每周都有人从堪培拉到巴特曼斯贝过周末,他们中很多人会在这里停留,逛一逛,吃顿饭。”海斯说自己受影响不太大,因为她的顾客大都是当地人,但是饭馆和咖啡厅就比较惨了。

  比如莱昂娜·科尔曼的咖啡厅2020年的收入就同比减少了三成。“这本应该是我们最忙碌的季节,但现在没人来了。”她说。

  32岁的科尔曼有一个两岁的儿子,她现在又怀孕了,4月即将生产。“布雷德伍德镇子最危险的时候应该已经过去了,不过林火还威胁着附近的村庄。”

  这也是93岁的保罗·丹恩所担心的。他在树林里面有个房子,是1993年建的。“我已经把最重要的东西比如照片和我写的文章运到了堪培拉。这样一旦房子被烧毁,我想我也不至于太难过。”老人说。

  记者走出咖啡店。布雷德伍德看起来很宁静,就像很多澳大利亚的小镇一样,只有镇中心飘在旗杆一半位置的国旗让人们想起林火中逝去的生命。

  “我们也收到过数次警报。”奥康奈尔边说边关上她餐车的门。平时她早9点到下午2点经营餐车生意。“但是这里的人们都在试图继续自己的生活,尽量过得像平时一样。”

来源:2020年1月2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