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疲态与风险挑战美国经济
  新华网 ( 2020-01-23 06:53:37 ) 来源: 《环球》杂志
 

    展望2020年,美国经济仍将延续增长态势,大危机、大动荡或不致发生,但“疲态”会进一步显现,风险不断累积。美国多家官方机构预测,2020年美国经济增长仅为1.9%~2%,经济增长将进一步放缓、下行压力依然不小。

文/孙立鹏

  目前,美国经济已连续扩张126个月,创造二战后最长历史繁荣周期。展望2020年,美国经济仍将延续增长态势,大危机、大动荡或不致发生,但“疲态”会进一步显现,风险不断累积。

  此外,大选政治贯穿全年,美伊军事冲突前景不明。为实现连任目标,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料将主动求变。

为大选力保经济

  2019年前三个季度,美国经济实际增长3.1%、2%和2.1%,全年有望实现2.2%的增长。虽然低于2016年和2017年的增长水平,但在发达经济体中算得上表现最佳。这种增长态势有望在2020年得到延续,主要基于以下原因:

  第一,私人消费依然强劲。2018年开始实施的税改,有效刺激了私人消费,是拉动近两年美国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力量。此外,美国劳动力市场向好,工资收入稳步增长、消费信贷持续繁荣,提升了民众信心和消费能力,这些因素有可能助力2020年美国经济持续稳步增长。

  第二,货币政策“托底”作用。为应对2019年美国经济减速、金融恐慌苗头、国债收益率长短期倒挂,美联储3次降息,扩展资产负债表,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直接干预贷款利率。货币政策“组合拳”托底了美国经济。2020年,美联储货币政策“托底”作用,将确保美国经济继续在正常轨道上前行。

  第三,“财富效应”凸显。在宽松货币政策、跨国公司资本回流并大幅回购股票的利好作用刺激下,2019年标普、道指、纳指分别上涨28.71%、20.09%、30.6%。资本市场持续繁荣,对经济有一定积极作用。

  尤其是,美国大选已经拉开序幕,特朗普对经济表现高度重视,视其为重要竞选连任资本,必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确保经济总体平稳。加之美国经济基本面尚在,2020年大危机、大衰退或不致发生。

减速或不可避免

  美国多家官方机构预测,2020年美国经济增长仅为1.9%~2%,经济增长将进一步放缓、下行压力依然不小。这意味着,特朗普任内4年,美国经济均无法达到他吹嘘的3%以上的高增长水平。

  可以看到,影响美国经济增长的不利因素正日益凸显。

  一是税改急速“退坡”。根据美国《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特朗普政府减税政策将在2022~2026年逐步减弱直至结束。但美国多家经济机构预测,税改对经济刺激作用将在2020年底丧失殆尽。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政策并没有达到预期刺激效果,且可能比计划提前5~6年结束。

  二是经济结构性问题沉疴难除。特朗普标榜的重振制造业效果不彰,2018年美国传统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仅为17.9%,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20.3%,不升反降。私人服务业比重却提升至69.9%。“锈带”民众薪资增速远低于富人和中产阶层,普遍获得感不佳,收入差距、贫富分化问题难解。结构性问题导致制造业等传统行业难以为经济前行提供充足动力。

  三是长期增长潜力依然不足。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统计,2019~2029年美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仅为1.9%,远低于二战后3.2%的长期平均增长水平。其中,美国实际全要素生产率仅增长1.1%,仍然缺乏新一轮高增长的科技或创新动力支撑。强刺激政策“潮退”后,美国经济将重回奥巴马时期的“平庸增长”态势。

潜在风险持续累积

  2020年美国经济表现平稳是大概率事件,但隐忧也在显著上升,“大选季”或面临五重潜在风险。

  一是周期性风险。美国经济虽然持续扩张,但进入扩张晚期迹象增多,愈发符合“朱格拉中周期”(19世纪的法国经济学家克里门特·朱格拉首次提出市场经济存在9~10年的周期波动。这种中等长度的经济周期被后人称作“朱格拉中周期”)特点。流动性过剩导致资本市场非理性繁荣,市值高估和资产价格泡沫风险累积。缺乏真正的科技进步或重要产业突破的支撑作用,股市等资本市场离掉头向下或已不远。

  二是贸易战风险。摩根士丹利预测,虽然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但后续谈判仍存一定的不确定性。尤其是,美欧、美印等双边贸易分歧尚未有效解决,贸易摩擦“回火效应”或提升美国消费成本、伤及企业投资和出口。

  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统计,2019年二、三季度,因经贸摩擦影响,美国总私人投资分别衰退6.3%和0.1%,出口二季度衰退5.7%,三季度仅增长0.9%。美国对全球主要贸易伙伴挑起的经贸摩擦,易招致贸易报复,或成为2020年美国经济的最大外部不确定性风险。

  三是债务风险。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美国联邦债务总额高达23.08万亿美元,占GDP的112%,严重制约特朗普政府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的空间。若再次发生危机或动荡,美国财政应对能力显著不足。

  四是资产负债表风险。为应对2019年夏季的金融波动,美联储再次开启扩表行动。仅2019年8月26日至12月31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就从3.759万亿美元增加至4.173万亿美元,规模已是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4倍多。美联储增持各类债券资产的后果是,资产负债表中负债方的流通货币量、储备基金快速上升,导致资本市场流动性泛滥风险陡增。

  五是政经共振风险。“农业州”“锈带”是美国大选的主要政治摇摆地区,也是2016年特朗普胜选的关键力量。但贸易战导致佛罗里达、艾奥瓦、密歇根、明尼苏达、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等州损失惨重,对特朗普不满情绪升温。

  其中,农民和工人并没有从美国过去3年的增长中获得满足感,继而政治立场更加摇摆,给2020年大选增加变数。这必然导致两党之争、政治逐利的白热化。例如,美国或在2020年9月再现“政府关门”的类似危机,加剧经济运行风险。而经济减速、现状难改,或坚定“摇摆州”求变的决心,加剧美国国内政治乱象。共振风险,不容小觑。

  此外,如果美伊冲突未来继续升级,也将加剧美国经济运行风险。

  一是导致美国金融市场波动。美伊军事紧张已经引发美国国内投资者极度忧虑,投资避险情绪显著升温,纷纷“抛短买长”,增持长期金融资产。据美联储统计,2020年1月8日美国30年固定期限抵押贷款利率降至3.91%的近1年新低。股票等资本市场也紧绷神经,波动加剧。这对原本高位运行、存在资产价格泡沫的美国股票市场而言,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二是推高全球能源价格,间接影响美国经济。美伊军事紧张直接对中东地区石油基础设施、运输航道等构成威胁,推高全球能源价格。虽然美国已是能源生产大国,对外能源依赖显著降低,但也将招致间接损失。若石油市场动荡加剧,航空、航运和石化等能源密集型企业将受到冲击,全球经济也将遭到严重破坏。一旦外部经济环境恶化,美国经济也将步履维艰。

  三是美国实体经济受拖累风险陡增。若短期内美伊紧张局势难有转圜,美国个人和企业对经济前景将充满悲观情绪。对个人来说,不愿再通过扩大消费信贷等方式,购买商品和服务,甚至削减日常必要支出。对企业来说,固定投资意愿会进一步减弱,以避免潜在风险。这必将严重动摇支撑美国经济增长的根基。

经济政策系列调整

  为应对上述减速现象和潜在风险,特朗普将调整内外经济政策,不惜代价确保美国经济2020年继续向好,助力竞选,谋求连任。

  第一,微调财政政策。因美国财政政策空间有限,两党分歧巨大,2020年美国或难以推出二次税改、大规模基建等刺激经济措施。或仅在放松监管、简化审批等流程上采取一些象征性的行政措施,以向民众显示政府“积极作为”。

  第二,继续施压美联储。鲍威尔治下的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逐步减弱,易受特朗普政府干扰。在财政政策受限的情况下,特朗普将继续强力施压美联储,推行进一步削减联邦基金利率、扩大资产负债表等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即使是引鸩止渴,也要确保2020年经济不出问题、持续向好,以积攒最为重要的竞选政治资本。

  当前,美联储处于短暂的降息“休眠期”,为后续操作预留空间。预计2020年3月后,美联储迫于政治和经济压力,再次降息的可能性比较大。

  第三,转移贸易政策焦点。特朗普对外贸易政策或将出现重要阶段性调整,从关税施压转变为立即收割,寻求与主要贸易伙伴达成阶段性协议,尽快宣布胜利并炫耀成果。避免贸易回火效应持续伤害摇摆州。同时,美国也不会“收手”,或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地区经贸合作等场合再生事端。通过重塑经贸规则和秩序,维护自身经济霸权。

  第四,产业政策更加激进。为赢得摇摆选民支持,不排除特朗普政府再次推出农业补贴或新的救助计划。同时,为再次争得白人蓝领的支持,特朗普政府也可能在更广领域升级“雇用美国人、购买美国货”政策。继续“关城门、拉吊桥”,助力美国经济“自私”增长。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经济室副研究员)

来源:2020年1月2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