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美国中东战略底色
  新华网 ( 2020-01-28 07:34:59 ) 来源: 《环球》杂志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在中东似乎正在陷入一种“死循环”:永远下决心要收缩,但永远也找不到一个好机会。展望2020年,这种内在矛盾恐怕只会越来越激化,而不是逐渐化解。

文/龚正

  伊朗乃至中东重量级军事人物卡西姆·苏莱曼尼遭美军“地狱火”导弹袭击身亡,如同一颗突如其来的原子弹,给本就动荡不安的中东带来巨大震颤。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也门、海湾地区……耸动性消息在岁末年初接连来袭,全世界在惊诧之余频频陷入恐慌与迷茫,不知道下一秒的中东会发生什么。

  用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文章的话说,美国暗杀苏莱曼尼的行动是两国40年对峙中前所未有的升级,这是一次极具象征意义的刺杀行动,美国的麻烦是,象征主义具有促使人们采取行动的力量。

  地区舆论普遍认为,苏莱曼尼事件引发链式反应,无疑将加剧中东地区的紧张与动荡。然而,这次非常规暗杀事件所折射的美国中东政策的自利、短视和冒险性,对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可能意味着更大的长期性危险。这已不是美国特朗普政府第一次以“突破常规”的方式处理中东事务,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对伊朗、叙利亚、伊拉克、巴以等诸多中东新老热点的介入方式都与此前的奥巴马政府明显不同。就在“苏莱曼尼之死”引发的舆论海啸持续之际,特朗普又高调表态,要拉中东盟友“入伙”北约。接下来,美国搅局下的中东,又将发生什么?

“战略收缩”的相对论

  在分析眼前变幻莫测的乱局前,有必要看一看美国在中东的“基本盘”。虽然特朗普在中东的许多做法令外界错愕,但从更宏观、更长时段的视角看,其中东战略与小布什第二任期、奥巴马政府时期并无根本区别。

  从2011年起,“收缩”一词开始越来越多地见诸对美国中东政策的评论与分析文章中,如何理解战略收缩成为各方讨论的焦点。综合各方面因素看,这种“收缩”是置于美国中东战略的历史参照系中的一种判断,是相对的、动态的、认知层面的概念,而不是绝对的、静止的、物质层面的变化。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目前在中东政治、经济、军事诸领域的影响力仍是最大的。

  历史上,英法两国通过大规模驻军、建立殖民地等方式深度介入中东,划分势力范围;美国则采取扶植盟友、间接遥控的方式处理中东事务。起初美国在中东既没有大规模驻军,也没有永久性军事基地。随着海湾战争的爆发和苏联的“退阵”,美国才开始大规模向中东驻军,最高峰时军队人数一度达到53万。也就是从这个时间点开始,美国在中东的军事、政治、外交、经济投入不断攀升,给人们留下了美国深度卷入中东事务的直观印象。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连续打了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其中东投入继而进入“疯狂扩张期”。美军基地出现在越来越多中东国家境内,航空母舰开始常态化地在中东附近海域游弋,美国的政客、外交官等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中东媒体聚光灯下。

  2004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提出了所谓“大中东民主计划”,积极介入中东国家内部政治事务,试图靠推广美式民主制度引导中东局势。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美国大规模军事介入、大力度政治干预中东的弊端愈发凸显:伊拉克国内动乱久拖不决,地区反美声浪此起彼伏,恐怖主义威胁有增无减,等等。

  与此同时,美国内政层面也“压力山大”,2008年的金融危机至今余波犹存。内外两重因素让很多美国精英人士认识到,将主要精力、资源耗费在中东的战略已得不偿失、难以为继,必须做出改变。

  2011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从伊拉克全面撤军,对向中东战乱地区派遣美国地面部队极为谨慎,终结了大规模军事介入中东的举措;奥巴马政府对所谓“阿拉伯之春”的态度反映出美国当时不打算再搞所谓的“大中东民主计划”。奥巴马曾亲口说,美国在中东国家的政治改革问题上不能越俎代庖。

  美国从中东“战略收缩”就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实际上,奥巴马本人就曾用“收缩”一词为美国的战略调整定性。2017年上台的特朗普虽然在很多问题上与奥巴马“对着干”,但仔细观察,其中东战略底色却与奥巴马并无太大区别。

  其一,特朗普明确反对卷入中东地区的大规模军事冲突,多次扬言从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地撤军;其二,特朗普似乎对在中东推广民主毫无兴趣,明确表示不愿为中东的“国家建构”花钱。

  换句话说,特朗普在中东的铺排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热闹,但战略实质与奥巴马并无差别。在某种程度上,美国还是试图回归冷战时代的“离岸平衡”政策。西班牙媒体埃菲社指出,袭杀苏莱曼尼是美国试图通过旧冷战战术恢复其中东影响力的一次尝试,行动触及的法律问题在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引发争议。

四种中东议题的“轻重缓急”

  如果说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在战略层面上延续大于变化,那么其在战术执行层面上,就有太多“历史性突破”了。特朗普在“美国优先”口号下将中东热点问题重新排列了“轻重缓急”次序,相应的热点处理方式也相比奥巴马有了明显区别。

  第一类是既重要又紧迫的议题。这类热点是在美国看来关涉到美国在中东乃至全球的整体利益,并且需要在一定时间压力下做出迅速反应的问题。在特朗普眼中,这类议题的对象根本上只有一个——伊朗。

  2019年5月以来的波斯湾油轮遭袭、美无人机被击落、沙特油田遇袭、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袭美、苏莱曼尼之死等引发的一连串紧张事态,其实都是围绕伊朗展开的。奥巴马更多希望靠所谓“规则”“制度”等塑造伊朗行为,特朗普则更多使用“极限施压”“战争边缘政策”等约束伊朗,但二者对于和伊朗进行大规模“热战”都无甚兴趣。

  第二类是紧迫但相对次要的热点。这类事件对美国的中东利益只构成局部性或间接性威胁,但因事情紧急,需要短时间内做出反应。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等战乱国家偶尔爆发的紧张局势即为此类。

  特朗普对此类问题的态度总体上是听之任之,不愿卷入乱局,这一点与奥巴马态度相似。在2019年4月利比亚哈夫塔尔武装向首都的黎波里发动攻势、10月土耳其入侵叙利亚北部等危急关头,美国都是第一时间撤走地面部队。但与奥巴马不同的是,特朗普喜欢更肆意地利用空中干预搞“乱中取胜”,2017年和2018年的叙利亚化武事件、2019年的刺杀巴格达迪等案例都是此类代表。

  第三类为重要性较高但并不紧迫的热点问题。此类问题涉及到中东国家普遍存在的政治经济矛盾,如2019年来阿尔及利亚、苏丹、黎巴嫩等国爆发的大规模动荡。

  尽管这类问题关系到中东的长治久安,但特朗普对与之相关的某些“介入讨论”即在中东搞民主化改造,显得毫无兴趣,他曾提议将用于“支持民主计划”的预算削减40%。

  第四类是重要性和紧迫性均不高的热点,如久拖不决的巴以关系问题。奥巴马两次试图推动巴以和谈未果,特朗普对耗费精力斡旋巴以没有太大兴趣,甩手给女婿库什纳搞所谓“世纪协议”。

  这种试图用经济利诱处理政治、历史、民族问题的做法被指难以成功。尽管如此,特朗普似乎也并不着急,表现出只要以色列能够继续为美国在中东出力即可的态度,也并不在乎巴勒斯坦的感受。

难解美式自相矛盾

  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鼓吹的“美国优先”理念在投射到中东外交时,暴露出严重的自相矛盾问题。

  一方面,特朗普热衷于“退群”“卸包袱”,让盟友“还账”“买单”,似有回归美国传统的孤立主义之意;但另一方面,他又对一些热点国际事件反应强烈,更愿意打着捍卫美国的旗号猛烈反击。这也是这届美国政府虽然在战略底色上与奥巴马并无太大不同,但又带来更多混乱与不确定的原因所在。

  正如某些观察家所说,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在中东似乎正在陷入一种“死循环”:永远下决心要收缩,但永远也找不到一个好机会。展望2020年,这种内在矛盾恐怕只会越来越激化,而不是逐渐化解。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刊登美国凯托学会安全问题高级研究员特德·盖伦·卡彭特的文章指出,(杀害苏莱曼尼)这次,那些认为美国在中东的处境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里去的人,多半要大吃一惊了。

  在中东地区国家自主性不断增强的今天,美国自利而短视的中东政策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有评论指出,美国可能永远无法成为中东诸多问题解决方案的提供者,因为美国就是问题本身。

  苏莱曼尼事件不断发酵、美伊对抗持续升级之际,国际社会呼吁克制与对话的声音也在增强。中东国家和人民厌倦战争和动荡,需要和平与发展,滥用武力只会加剧仇恨,军事手段没有出路,极限施压更行不通,共同维护地区和平安全符合各方利益,以对话协商解决问题才是当今时代处理国际关系的正确途径。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来源:2020年1月2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