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透视美日澳“蓝点网络”计划
  新华网 ( 2020-01-31 07:35:50 ) 来源: 《环球》杂志
 

    “蓝点网络”计划并没有认真联系区域内经济发展的实际状况,所开的“空头支票”并不能填补亚太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缺口,也无法满足区域内国家的现实需要。

苏浩 熊栎天

  过去近两年时间里,美国更多是在国防安全和政治外交领域推动所谓“印太战略”的实施,经济手段尚显不足。如今,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2019年11月4日,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执行总裁大卫·博吉安在于泰国曼谷举办的第35届东盟峰会系列会议“印度-太平洋商业论坛”上,提出了“蓝点网络”计划。该计划由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DFAT)及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BIC)三方共同发起,旨在“统筹政府、私营部门和民间社会,以开放、包容的姿态将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的标准提至高质量、可信赖的程度”。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刊文指出,亚洲和澳大利亚的分析人士对美国“蓝点网络”计划持怀疑态度,认为美国人另有所图。那么,“蓝点网络”背后究竟有何图谋,美国又为何如此关注亚太地区的基础设施?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需要重新审视美国所谓“印太战略”。

重新审视美国“印太战略”

  2017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东亚之行中首次提及“印太”概念。2018年5月,作为对“印太”概念的实践,美国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将“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并在随后6月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详细阐述了升级版的“印太战略”,提出了“强化对海洋空间的关注”“加强盟友和伙伴国间的军事协作”“提升法治、公民社会和透明治理”以及“推动私营部门主导的经济发展”四个具体任务。

  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推动者和执行者马蒂斯在2018年年底黯然下台,但这并没有影响美国推进该战略的步伐。2019年6月1日,美国国防部发布《印太战略报告》,毫不掩饰通过“印太战略”遏制中国崛起的意图。报告提及,“印太愿景”的实现要靠连接经济、治理和安全三大要素,为此需要“做好集体应对准备、加强同盟及伙伴关系、推动区域安全关系网络化”。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还欲将其在太平洋的同盟国家一起绑定在其“印太战略”的“战车”上。虽然日本、澳大利亚两国在印太地区有着差异化的利益诉求,但在美国主导下,仍把它们在该地区的安全与发展战略与美国“印太战略”进行对接。美国甚至试图通过将印度也拉入一种“四边菱形(QUAD)”里,以建构制度化的遏制性战略框架。

  从整体上看,虽然美国在努力推动亚太地区战略安全领域合作时,对区域经济合作的重视程度不断上升,但尚未提出针对该地区的区域经济合作实际操作计划,因此其“印太战略”尚缺乏经济领域切实可行的抓手。

“蓝点网络”关键词

  事实上,美国政府一直关注其所谓“印太战略”在经济领域的落实。2017年底,美日就曾签订关于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的备忘录,之后美国曾与新加坡和印度探讨搭建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框架。2018年7月的首届“印度-太平洋商业论坛”上,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提出美国及其盟国应加大在地区数字网络、能源市场和基础设施领域投资的倡议,进而与其盟国建立工作组,并准备巨额配套资金。

  在这样的背景下,“蓝点网络”的出台并不令人意外。据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官网的描述,“蓝点网络”将“基于对公认原则和标准的遵守情况对基础设施项目进行评估和认证,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和全球范围内以市场为导向,财务透明且可持续的基础设施的发展”。所以,该计划的核心是对项目的“评估和认证”。

  在“蓝点网络”计划正式公布前,美国官员已经向部分媒体提前吹风。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在计划发布前曾向其解释,“参与‘蓝点网络’计划的每一个国家就是地图上的一个点,这将成为对基础设施项目感兴趣的公司安全的经营场所。”

  对于“公认原则和标准”涵盖的范围,美国国务院负责经济增长、能源与环境的副国务卿基思·克拉奇解释说,该计划基于对“透明、责任制、财产和资源的主权、当地劳工和人权、法治、环境以及政府在采购和融资方面良好做法”表示尊重的“全球性标准”。除了基础设施领域,这些标准还将涵盖“数字化服务、采矿和金融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计划推出的同一天,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一份题为“自由开放的印太:推进共同愿景”的报告,介绍了“蓝点网络”计划的诞生背景。基于2018年10月通过的《善用投资促进发展法案》,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与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两部门合并成立的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DFC)是“蓝点网络”计划的领导机构。

  而“蓝点网络”也并非另起炉灶,其合作基础是2017年美国与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加拿大和欧盟的金融发展机构达成的合作协议。

  作为该计划的共同发起者,澳大利亚和日本官员在补充了计划细节的同时,也表现出不同的关注重点所在。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副部长理查·德莫德强调,该计划将“以包容的方式促进私营部门在印太地区对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进行投资”。日本国际协力银行董事前田匡史则强调,该计划旨在推动“二十国集团(G20)承诺的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

  就目前已披露的信息来看,强调所谓“全球标准”、通过“私营企业注资”和关注“高质量、可持续的基础设施项目”,是“蓝点网络”计划的三个最重要特点。

三大意图

  作为美国及其盟友反复酝酿后正式推出的区域经济合作倡议,也即美国官方首次提出的在经济领域落实美国“印太战略”的具体方案,“蓝点网络”的目的非常明确。

  首先,美国希望通过经济合作倡议巩固其在亚太地区的政治地位和影响力。在“蓝点网络”计划发布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直截了当地对媒体表示,“美国不会把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和地缘优势拱手相让。”在推出政治与安全领域的制度化安排之后,美国通过推出这一计划,补齐了其所谓“印太战略”中区域经济合作的短板,企图在政治、军事与经济领域“三管齐下”,进一步强化地区影响力。

  其次,在加强与盟友及伙伴国经济合作的同时,美国试图诱使相关国家在区域经济合作中选边站队。

  另外,美国妄图以“碰瓷”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方式,阻碍中国与区域国家的经济合作。

评估“蓝点网络”

  在该计划已公布的内容中,“全球标准”是被反复提及的关键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罗伯特·奥布莱恩甚至将该标准比喻为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米其林指南》。

  仅由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三国制定的标准是否具有代表性,能否作为“公认的全球标准”尚需打上问号,有多少国家能满足标准的要求且愿意申请认证,更具有很大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该计划的另一个核心特征,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等参与机构并不为该计划提供借贷,其资金来源于私营企业的投资。说服私营企业到被认为形势不够稳定且政治建构不够成熟的地方投资绝非易事,因此,与其说追求“高质量投资”是美国提出的响亮口号,不如说是其面对资金匮乏窘境的自我安慰。

  而就区域内国家对“蓝点网络”计划的反馈而言,积极回应者寥寥。从发起国来看,作为美国所谓“印太战略”重要伙伴的印度就缺席了该项计划。2018年首届“印度-太平洋商业论坛”举办时,印度曾派出大使级代表参加,2019年则没有派代表参加。从时机上看,美国选择在东盟峰会的系列会议上发表该计划,自然是为了向东盟国家“兜售”该倡议,但特朗普连续两年缺席峰会,无疑降低了东盟国家的预期。

  作为回应,2019年的美国-东盟领导人会议只有三个国家由国家领导人出席。根据目前的报道,没有一个东盟国家明确发声支持和参与“蓝点网络”计划。经济合作项目的推动与发展需要以政府的信誉为后盾,如何处理信任危机是特朗普政府无法回避的挑战。

  特朗普在上任之初便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随后又不断退出各类国际合作机制。如今区域内国家对美国提出的经济合作倡议保持观望,也在情理之中。

  总体来看,目前的“蓝点网络”计划更像是一个愿景声明,其作用还有待观察。可以确定的是,该计划并没有认真联系区域内经济发展的实际状况,所开的“空头支票”并不能填补亚太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缺口,也无法满足区域内国家的现实需要。

  可以预见,未来美国可能会利用该项目所提出的所谓“全球标准”对中国与其他国家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各种合作项目评头论足或横加指责;美国甚至可能会拉帮结派,要求有关国家在经济合作中选边站队,企图搅黄中国与各国所开展的经济合作项目。因此,这一计划似乎更像一个“搅局者”,而非“建设者”。

中国的应对之策

  面对“蓝点网络”,中国的态度和应对举措颇受全球舆论关注。

  首先,中国是亚太区域多边经济合作进程重要而积极的参与者和推动者,只要有利于区域经济一体化,有利于公平开放的贸易环境,中国对不同的贸易安排都持开放包容态度。中国欢迎美国提出区域经济合作的倡议,但前提是不能成为遏制别国发展的工具。

  第二,客观而言,二战后美国在整个太平洋地区经济领域深耕细作,与东亚区域经济结合紧密;另一方面,中国是几乎所有西太平洋经济体的最大贸易伙伴,也是东亚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中美作为亚太地区两个最大也最重要的经济体,排他性竞争不但不符合双方利益,而且会增加区域内的不稳定因素。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可以参考“蓝点网络”计划的标准,提升与有关国家的合作水平。

  第三,中国欢迎美国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同理也希望美国的经济合作倡议不排斥他国,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不排除与“蓝点网络”计划的有关合作项目进行对接。

  (苏浩系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熊栎天系外交学院外交学专业博士生)

来源:2020年1月22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